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02

  邵方被唐寅夸愣了,不解地看著他。【】[]
    唐寅說道:“邵兄要娶玉王未必出于真心,而欲吞并玉國才是真正的打算。邵兄只用兩郡之地便要換我出兵助你,幫你吞并玉國,這筆生意可謂是賺得盤滿缽豐啊!”唐寅直接把話挑明,讓邵方也明白,自己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瓜,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被唐寅道穿心事,邵方倒也臉不紅、氣不喘,他悠然一笑,說道:“風莫兩國是盟國,難道唐王弟不想再從兩國聯盟變為三國聯盟嗎?”
    “可是邵兄吞并了玉國,可我只得到兩個郡,而且其中還有長孫淵宏這塊難肯的骨頭。邵兄這不是讓我兩個郡,而是讓給我一個大麻煩。”唐寅奈地說道。
    邵方暗嘆口氣,轉目看向與他同行的太傅張榮。后者眼珠轉了轉,向邵方悄悄使個眼色,示意他可以更換條件了。
    得到張榮的示意,邵方哈哈一笑,說道:“除了長孫淵宏所占的那兩個郡,我再加上口和歸二郡,合到一起有四個郡,唐王弟意下如何?”
    上口郡和歸郡位于寧地的中南,境內多河川,土地肥沃,農、商業都很達。莫國和風國本各占寧地八個郡,而現在邵方要一下子讓出四個郡,可謂是在割肉了,這個條件也足夠優厚。
    邵方如此大方,竟肯讓出四郡,由此也可看出他對玉國的重視程度。
    唐寅不再多說別的了,寧地四郡,雖不如整個玉國,但也差不了多少,自己若能順利取下,風國的實力也將大增。他挑起眉毛,笑問道:“邵兄此話當真?”
    “當然!”
    “君子一言!”
    “快馬一鞭!”邵方面露喜色地問道:“這么說,唐王弟是接受了?”
    唐寅含笑道:“邵兄曾經幫過我,現在我反過來幫邵兄也是應該的。你我兩國,合則強,分則弱,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
    聽他親口應允此事,邵方十分高興,仰面大笑,說道:“我果然沒有看錯唐王弟的為人,這次,我也總算是不虛此行了。”
    唐寅問道:“不知邵兄打算何時兵?”
    “事不宜遲,越快越好。”邵方正色回問道:“不知唐王弟目前能派出多少兵馬?”自見了唐寅,他就一直在說風國現在廢待興,國力極弱,他是答應出兵了,但若是只派個幾萬兵力,那還不如不派。
    唐寅察覺到他的顧慮,說道:“四十萬如何?”
    邵方聞言精神頓是一振,四十萬大軍,這再好不過了,當初風莫兩國滅寧的時候,風軍的兵力也未足四十萬啊!他笑道:“如果唐王弟真能派出四十萬兵馬,大事可成。”
    唐寅說道:“好!那我們就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風國現在兵力不少,甚至可以說多得驚人。平原軍十個兵團,三水軍十個兵團,赤峰軍十個兵團,直屬軍十個兵團,天鷹軍十個兵團,虎威軍原新軍十個兵團,飛龍軍原西境軍十五個兵團,再加上預備軍中的新兵,風國的中央軍已接近一萬之眾。
    現在三水軍在亞,天鷹軍駐守寧地,即便如此,風地還是留有五個軍團,唐寅要派出四十萬人,易如反掌。
    唐寅和邵方很快就把出兵的兵力和時間、地點敲定下來。按照唐寅的意思,這次風軍出動四十萬的兵力,于本月底出,在莫、玉邊境的天水縣駐扎,莫國出兵五十萬,同駐扎在天水縣,兩國的軍隊加起來有九十萬之眾,可以對外號稱萬大軍。當然,唐寅也沒忘記哭窮,四十萬的大軍,要穿過風地和莫地才能抵達天水縣,這么遠的距離,長途跋涉,錢糧消耗巨大,這得由莫國來出。邵方倒也大方,許支付風國白銀五十萬兩,糧草一萬石。
    以一石為一斤計算,一萬石相當于五千萬公斤,看起來數龐大,其實分進四十萬的大軍里,這些糧也僅僅夠吃兩個月左右的。這就是戰爭的消耗,哪怕是不打仗,不死兵,每天所消耗的錢糧也是天數。
    如果大軍不出動,留在駐地,便可以通過屯田的方式解決糧草問題,基本可以自給自足。這是打仗為何那么消耗錢糧的原因所在。
    邵方開出的價碼,他覺得不少了,但對于唐寅來說也只是勉強可以接受。接下來,邵方話鋒一轉,說道:“唐王弟,出兵之前,你還得為我辦件事。”
    “什么事?”
    “讓天子下旨賜婚。”邵方兩眼放出精光,說道:“如果你我兩國貿然出兵,師出名,也容易落旁人口實,如果天子賜婚,而玉國未允,那則是玉國有錯,我們的出兵就變成名正言順的正義之軍了!”
    唐寅瞇了瞇眼睛,在心中暗贊一聲厲害!他夸的可不是邵方,是上官元吉。邵方心里在想什么,幾乎都在上官元吉的預料之中,早在昨晚,上官元吉就有說邵方會請唐寅*天子下旨賜婚,果然不出他所料,邵方正是這么打算的。
    由于事先已聽過上官元吉的分析,唐寅并不感意外,含笑點點頭,說道:“這件事好辦,明日一早,我會派人向天子請旨!”
    請殷諄下這種旨意,唐寅都須親自出面,只派大臣前去知會一聲即可。
    邵方聽后,心滿意足的長吁口氣,然后又是羨慕又是感嘆地說道:“把天子掌控在自己手上,真是論做什么事都會事半功倍啊!”
    唐寅感覺好笑地看著邵方,現在你明白得到天子的好處了,當初你干什么去了?
    邵方到風國事情辦的順利,在鹽城僅僅呆了三天,便起程回國了。
    拉攏了風國出兵,又成功讓天子降旨賜婚,現在事情已然是箭在弦上,邵方也需要及早回國準備。
    唐寅也不留他,送他出城的時候,邵方出請唐寅隨大軍一同出征,或許還能趕手*機看上他和玉王靈霜之間的婚事。兩國君主成親,還是史前例的新鮮事,可遇不可求,錯過了肯定會后悔一輩子。
    唐寅可不是那種喜好湊熱鬧的人,但四十萬大軍的調動,唐寅也確實有些不放心,既然邵方主動出邀請,他便順著他的話接受了,許自己會隨大軍去往莫玉邊境的天水縣。
    邵方離開風國不久,天子賜婚的圣旨也隨之傳到玉國。
    這道圣旨,可謂讓玉國朝野一片嘩然,許多大臣震驚的同時也在心里怒罵天子昏庸,哪有兩國君主可以成親的道理,這不是擺明了讓莫國吞并玉國嗎?
    玉王靈霜對天子的賜婚也是驚訝不已,不過表面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看著滿朝義憤填膺的武大臣們,她突然有種想笑的沖動。
    如果當初大臣們不強烈反對她和揚武將軍的婚事,現在天子又豈能下這種理取鬧的圣旨?
    玉國的揚武將軍名叫許問楓,出身卑微,由普通的士卒做起,因為能力出眾,靈武高強,漸漸受到重用,步步高升,并很快坐到王宮衛軍的兵團長職務上,也正因為這樣,他和靈霜的接觸才漸漸多起來。
    他二人年歲相仿,許問楓長的也英姿威武,很快得到靈霜的賞識,并也贏得靈霜的愛慕,而后不久,靈霜親自冊封他為揚武將軍,統管王宮衛軍。
    可是不管許問楓多么有才華,多么有能力,畢竟不是傳統貴族,在當時那個年代,大臣們根本法接受大王要下嫁給一個平民出身的武將這種事。
    當靈霜在朝堂上出此事時,朝堂一片反對,許多大臣甚至以一頭撞死在朝堂上做威脅,靈霜畢竟是個女人,缺少男子那種剛猛的氣魄,在群臣的一至反對之下,此事只能暫時擱置,等以后再商議。
    結果這一等就是數年,群臣的反對依舊強烈,反倒把天子賜婚的旨意等來了。
    有這樣的前因后果,靈霜此時才會心生一股報復式的快感,看著眾臣急的抓耳撓腮,一各個如大難臨頭,象馬上要亡國似的,她的嘴角也不自覺地抽*動幾下。
    好在許問楓只是個揚武將軍,論品級才五品而已,沒資格登上朝堂,參與議事,不然現場得更熱鬧。
    其實靈霜很清楚,天子不會緣故下達這樣的旨意,肯定是有人在*控天子,而現在能*迫天子的只有風王唐寅,風國又與莫國是聯盟,這就可以解釋天子為何要賜婚于玉莫兩國了。
    她深吸口氣,清了清喉嚨,似玩笑地問道:“各位大人,你們認為天子的賜婚如何?本王和莫王足可以稱得上門當戶對了吧?”
    “君上,這門婚事萬萬應不得啊!”玉國的右相崔騰顫聲說道:“自古以來,哪有兩國君主結親的先例?天子賜婚,是讓莫國來吞并我玉國,是要亡我玉國啊!”
    “天子早已成為人家手中的傀儡,他的旨意,誰會去聽?”玉國大將軍尚沖怒聲喝道:“如此兒戲又理的圣旨,我們不尊也罷!”
    尚沖言罷,朝堂上傳出一片吸氣聲,天子是傀儡,這是人人都心知肚明的事,但沒人敢當眾說出口,現在聽聞尚沖的話,人們臉色也同是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