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03

  玉國上下對天子這道賜婚的圣旨義憤填膺,態度一致,皆認為可不理不睬,用漠視的態度來應對。【】
    靈霜雖然喜歡看到大臣們現在窘迫的樣子,可也不是真的想嫁給莫王邵方,她問群臣道:“如果本王不回圣旨,天子怪罪下來又當如何?”
    尚沖怒沖沖地大聲說道:“天子現在要兵兵,要權權,即使怪罪君上,又能如何?”
    左相高淵點頭應道:“大將軍所言有理,以現在天子之權勢,君上完全可以不用顧慮。”
    眾大臣們也紛紛點頭表示贊同。見眾人都這么說,靈霜眼珠轉了轉,心中暗道一聲這不失為一個機會!
    她故作擔憂地說道:“天子畢竟是天子,權勢再怎樣衰弱,但名義上還是帝國的皇帝,我玉國若如此怠慢天子,恐遭天下人敵視,也容易生出禍端。”
    聽聞這話,眾人細細想想,又都皺起眉頭,是啊,君上的顧慮也不是沒有道理。
    見狀,靈霜立刻又接道:“其實要應付天子這道圣旨,并非沒有良策。”
    眾臣精神為之一振,異口同聲地問道:“君上有何良策?”
    靈霜一笑,說道:“只要近期本王完婚,生米煮成熟飯,那么,天子這道圣旨也就不攻自破,毫意義了。”
    呦!這個辦法倒不失為一條上等的應對之策。可說到這里,問題又來了,還是老問題,君上要下嫁于何人?
    靈霜心儀的對象自然還是揚武將軍許問楓,可大臣們依舊是不認同這門婚事,群臣推薦的對象有兩位,其一是大將軍尚沖之子尚德,其二是右相崔騰之子崔藐,先這二人出身高貴,比許問楓的身世要強倍,其次,這二人都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尚德能武,勇冠三軍,崔藐能,才高八斗。shouda8在大臣們看來,這二人才是真正能與君上相匹配的對象,另外,他們如此支持尚德和崔藐,和他二人父親在朝中的權勢也脫不開關系。
    靈霜本打算趁著這個機會把她和許問楓之間的婚事解決,沒想到大臣們的態度依然強硬,抵死反對,如此一來,靈霜又沒注意了,只能繼續把此事壓后。
    他們能等,但唐寅和邵方那邊可等不及,見天子圣旨傳到玉國之后連點反應都沒有,唐寅隨即又讓殷諄下了第二道圣旨,內容和上一道一致,依舊是催玉王靈霜和莫王邵方成親,不過這回圣旨中的語氣強硬了不少,并寫明玉王必須做出回應,如若不然,便以靈霜對天子的大不敬論處,后果自負。
    這份圣旨就等于是靈霜必須做出表態,要么遵圣旨,要么與天子公然決裂。
    讓玉國的大臣們嘴里喊一喊天子能還可以,但真要去與天子對著干,人們又都心生顧慮和膽怯,畢竟玉國不是川國,也不是貞國,即沒有強盛的國力也沒有所向披靡的軍力做后盾,缺少和天子對抗的資本。
    靈霜趁機再次在朝堂上出她和許問楓之間的婚事。她作出明確表態,除了許問楓,她誰都不會嫁,現在已是玉國最后的機會了,如果這時候她還不能成親,那么不是亡國,就要與天子為敵,成為昊天帝國的叛逆,受天下人的唾棄。
    在這種形勢緊急的情況之下,玉國的大臣們被奈,不得不做出妥協,最后,人們總算是同意了靈霜和許問楓之間的婚事。
    大臣們的認可,對于靈霜和許問楓來說實在太艱難了,長達數年,朝中大臣對他二人之間的感情加阻撓,誰能想到,天子這突如其來的圣旨卻成為成全他二人的契機,成功迫大臣們接受了這門婚事。
    事不宜遲,靈霜當場便讓大臣們馬上籌備婚事,一是可打消天子那邊的非分之想,其二她也怕群臣后悔。
    等散朝之后,靈霜第一時間去找許問楓,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
    許問楓聽后也是大為ji動,當場落淚,與靈霜相擁而泣。
    玉王靈霜要與許問楓完婚的消息很快傳到莫國,邵方聽后,氣得眉毛豎立,當場就把桌子掀了,沒料到靈霜竟然會和他玩這一手,先來個生米煮成熟飯,拿她可奈何。
    邵方臉sè漲紅,手指著西方,跳腳大喊道:“兵!即刻兵!我倒要看看,是你成婚成的快,還是我莫國的鐵騎度快!”隨即他又令人立刻給鹽城飛鴿傳,請風軍馬上出征。
    兩天后,傳到了唐寅的手上,他也沒想到靈霜這個女流之輩竟如此狡猾,以率先成親的辦法來做應對。為了配合邵方,唐寅這邊又讓殷諄下了一道討逆詔,譴責玉國不遵圣旨,有不臣之心。
    詔下的當天,在唐寅的命令下,四十萬的風軍浩浩dangdang開動,南下直奔莫國而去。
    這四十萬風軍,名義上叫風軍,實際上大半都是寧人,其中有十萬的虎威軍、十五萬的飛龍軍,合計二十五萬之眾的寧人軍隊,另外的十五萬風軍中有十萬赤峰軍和五萬的新兵。
    只看唐寅派兵的陣容就不難覺他不是去打仗的,更象去練兵的。
    唐寅并沒有隨大軍一起走,拖后兩天,主要是把鹽城的事務先處理完。
    其中的一件事就是中尉府對直屬軍的調查。
    顧宸始終認為直屬軍軍械外流,和看管庫房的張通有直接干系,要調查也得從張通入手。可是因為有舞英護短,顧宸根本找不到調查的機會。
    既然明的不行,他就來暗的。他先是秘密調查張通的家境,張通只是隊長級別,每月的軍餉不多,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日子過的一直很清貧,可是最近一段時間,張通的家里突然變的富足起來,就連在鹽城的破房子都換成了新宅,這些錢從哪來的,沒人能說得清楚。
    知道這些,顧宸對張通就更是懷疑了,他派出中尉府精明又能干的密探悄悄潛伏在直屬軍的軍營附近,等張通晚上回家,離開軍營的時候,中尉府的密探一擁而上,當場把張通擒拿,并快地裝上馬車,押回中尉府。
    中尉府的這次行動,與其說是抓捕,還不如說是綁架,搞的神秘兮兮,外人根本不清楚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張通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把張通帶入中尉府后,顧宸可不和他客氣了,還沒開始審問,先把大刑shi候上了。
    中尉府的酷刑讓逆風流的那些死士都法忍受,張通又哪能受得了,幾輪酷刑下來,張通就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神志模糊,陷入半昏mi狀態,直到這時候,顧宸才出現,問他直屬軍弩機外流和他近日暴富到底是怎么回事。
    張通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但他也明白,一旦招,自己是死路一條,全家也跟著遭殃,他咬著牙,寧死不招。
    顧宸冷笑,他就不信張通的嘴能硬得過各種刑具。經過整整一夜的拷打問,張通的意志崩潰,最終把一切都招認了。
    逆風流所使用的弩機確實是他悄悄的,但他這么做也是沒辦法的事,逆風流以他妻兒老小的xing命做威脅,如果不偷出弩機給逆風流,全家人都將被逆風流所殺,而要是弩機,不僅全家人xing命憂,而且還能得到逆風流的重金酬謝。在權衡利弊之下,張通只能聽從逆風流的指使,從直屬軍庫房里偷偷拿出余臺弩機,交給逆風流的人。
    這是事情的全部經過。
    得到這份口,顧宸長噓口氣,他秘密逮捕張通也屬破釜沉舟之舉,萬一張通打死也不招,他吃不了兜著走,別說大王那里交代不過去,即便是舞英也不會和他善罷甘休,好在張通是招了,他又可以圓滿的交差。
    顧宸把張通的詞直接上交給唐寅,后者看罷,怒火中燒,想不到,距離自己最近的直屬軍竟然出了jian細,連直屬軍都能有jian細,那其它軍團的情況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第二天的朝議之上,唐寅當眾講明此事,并大雷霆,連說三聲肅清,必須肅清軍中的所有jian佞。
    身為直屬軍的代理軍團長,舞英在朝堂上羞的地自容,雖然唐寅沒有指名罵她,但jian細確實出自直屬軍,可她這個軍團長卻毫察覺,責旁貸啊!
    看著站于朝堂最末端的顧宸,舞英恨得牙根都癢癢,調查出張通是jian細這倒沒什么問題,關鍵是他應該先知會自己一聲,不該讓自己什么都不清楚的上朝,陷入如此被動的窘境。
    唐寅了一陣火,然后目光才落到舞英身上,別的他也沒有多說,只是讓邱真記下,罰舞英俸祿半年,品級降一等。
    邱真想為舞英求情,但見唐寅臉sè難看,表情yin冷,嚇得也沒敢多說別的。舞英倒是大聲回敬道:“多謝大王厚恩!”
    聽她的口氣,顯然是對自己的懲處不服氣,唐寅神情一凝,雙目射出駭人的精光,正要說話,邱真急忙站出來插開話題,拱手問道:“大王,不知要如何處置jian佞張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