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05

  靈霜決定親自和唐寅、邵方見一面,這個議也夠大膽的,不用說對方,即便是玉國的大臣們都覺得脊梁骨冒涼氣,不由得一陣陣打寒戰。【】
    右相崔騰憂心忡忡地說道:“君上,風國、莫國狼子野心,合吞我玉國之心昭然若揭,如果兩國出在莫國境內見君上,那君上豈不是羊入虎口,兇多吉少了嗎?”
    眾大臣們紛紛點頭,齊聲說道:“崔相所言有理,還望君上收回成命!”
    靈霜輕輕嘆了口氣,幽幽說道:“風莫兩**力強盛,聯合一處,列國中任何一國能獨自匹敵,我玉國更不能。在軍力上我們不是此二國的敵手,只能再想其它的辦法。正所謂窮則變,變則通。如果我們能分裂兩國的聯盟,使其相互猜忌,相互敵視,或許還能化解這次的危機!”
    左相高淵說道:“合則分之!君上所言有理,只是不知道君上用什么辦法能分化風莫二國?”
    靈霜沉默許久,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講了出來,眾臣聽后,皆大吃一驚,人們面面相覷,朝堂上靜的鴉雀聲。
    不知過了多久,朝堂上才哄的一聲,一陣大亂,人們說什么的都有,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且說風莫聯軍這邊。周勝回到綸城,見到唐寅和邵方,把靈霜的意思轉達給二人。
    唐寅一塄,兩國的大軍已壓至邊境,這時候靈霜要求會面,究竟按得什么心?
    邵方倒沒象唐寅想那么多,只認為靈霜是服軟了,欲當面把婚事談清楚。
    他仰面哈哈大笑,對唐寅說道:“識時務者為俊杰!看來玉王還沒傻到和你我二國的大軍死抗到底!”
    唐寅不置可否地聳聳肩,含笑說道:“玉王出這樣的要求,恐怕是別有居心吧!”
    邵方不以為然地笑問道:“她能有什么居心?在你我萬大軍面前,唐王弟還擔心玉王敢耍花招不成?”
    唐寅默然,不再說話。他不清楚玉王靈霜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人,但他總覺得,既然靈霜能做到一國之君,肯定非尋常的女流之輩。
    邵方把會面的時間定在本月中旬,地點就設在莫國的綸城,然后又派周勝回復玉國。
    綸城是莫玉兩國的邊境城池,綸城以東是莫土,以西是玉境,剛好卡在兩國中間,目前為莫國所占。
    綸城不大,人口也少,但所處的環境十分優美,附近山水如畫,景色秀麗,即有高山峻嶺的雄壯,也有小橋流水的幽靜。
    綸城城內修有莫王行宮,邵方早已打好了主意,只要他和靈霜的婚事一成,莫玉兩國合二為一,那么綸城將會成為他二人的安樂窩,也將成為新莫國的國都。
    他打的主意很好,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靈霜出的這次會面,卻成為了風莫同盟最終走向破裂的開端。
    從月初到月中這段時間,玉國國內風平浪靜,并有大的舉動,甚至連軍隊都沒有大規模調動的跡象,似乎玉國根本沒想過要與風莫聯軍交戰。
    玉國如此泰然處之,讓邵方更加認定靈霜已然被就范,他令人傳消息回莫都鎮江,現在朝廷可以開始籌備婚禮了,兩國君主的成親,史前例,此次婚禮一定要準備得盛況空前,并把各國王公統統請來。
    喜訊傳回鎮江,鎮江也是一片轟動,朝野上下不激動異常,這時候,邵方的威望攀升到最頂點,沒有人再去懷疑他的王位來路正不正,人們皆認為邵方是蓋世明君,自他成為莫王以來,先是和風國瓜分了寧國,而現在又要吞并整個玉國,如此一來,莫國將雄霸北方,成為名副其實的北方霸主。
    莫國舉國同慶,似乎邵方和靈霜的婚事已是板上定釘的事,可實際上,遠沒那么順利。
    長話短說,進入月中,玉王靈霜的儀仗距離綸城也越來越近,邵方沒忘記展示軍力的機會,他不僅把莫國的五十萬大軍調到綸城附近,也請唐寅把四十萬的風軍調過來,讓靈霜看看己方軍力的強大。
    這回邵方是主,唐寅為輔,一切都聽他的。唐寅現在只想著等邵方收下玉國,自己去收寧南四郡,雙方各取所需,各有所得。其實到了這個時候,唐寅也不認為事情還會生變數了。
    本月十五日,玉王靈霜如期抵達綸城。
    還沒進城,靈霜以及隨行的玉國將領、大臣們就被城外連綿數十里的軍營嚇了一跳。人過一萬,邊沿,人過十萬,扯地連天,風莫聯軍接近一萬,陣勢之壯,只能用氣吞山河來形容。
    放眼看去,繡帶飄揚,軍旗如林,營帳挨著營帳,營房擠著營房,一排排,一片片,一眼望不到邊際。兩國的軍力之盛,令人咋舌。
    別說靈霜和大臣心生寒意,即便是玉國的將軍們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多的軍隊。
    未等進城,人們便開始暗擦冷汗,感覺頭皮嘛,兩腿軟。
    唐寅和邵方雖是強者的一方,但對靈霜還是很禮遇的,兩人皆有出城迎接。
    邵方說他見過靈霜,其實只是見過靈霜的畫像,本人還是第一次親眼所見。
    只看畫像,邵方便被畫中美輪美奐、仿如仙子的女子所吸引,現在見到真人,邵方忍不住暗罵作畫的畫師,并非畫師把靈霜畫得太美了,而是他畫得太差,完全沒勾勒出靈霜美貌之外的靈秀之氣。
    即便唐寅見到靈霜之后也略微愣了下神,靈霜之美,美的真實,美得大氣,也美得高貴,不象殷柔那么的虛幻,仿佛隨時都會在眼前活生生消失似的。
    難怪邵方這次如此用心,肯投入那么大的精力和資本來求與靈霜的婚事,或許他有吞并玉國之心,但靈霜也確確實實是個傾城傾國的絕色女子。
    見身旁的邵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靈霜,整個人象是傻掉了,唐寅都有些老臉漲紅,人家是與有榮焉,而他現在的感覺是與有恥焉!
    “咳!”唐寅忍不住重重咳了一聲,醒邵方該收神了。然后,他走到靈霜近前,面帶微笑地拱手說道:“玉王殿下。”
    靈霜不認識唐寅,同樣的,也沒見過邵方,不知道在自己面前打招呼的這位是何人。
    看其穿著,簡單又隨性,身材高瘦,向臉上看,稱得上清秀俊美,濃眉虎目,鼻梁挺拔,嘴角自然而然的上挑,不笑也象在笑,給人的感覺很舒服,也很有親近感,但那對冰冷的眼睛卻又有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感。
    “請問閣下是……”靈霜疑惑地問道。
    “我叫唐寅!”唐寅笑瞇瞇地回答道。
    呦!原來這就是風王唐寅!靈霜暗吃一驚,面色52o小說道:“不知是風王兄,失敬失敬!”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說道:“玉王殿下客氣了。”
    這時候,愣神好久的邵方總算是回過神來,眼睛依舊落在靈霜的臉上,人已走上前去,幽幽說道:“本王邵方,對王妹可是仰慕已久了。”
    說話的同時,他目光下移,落在靈霜白皙又柔嫩的小手上。在靈霜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邵方突然伸出手來,抓住靈霜的柔荑,笑容滿面地說道:“王妹城內請!”
    他這樣的舉動是非常失禮的,也令靈霜及后面的玉國大臣、將領們臉色同是一變,尤其是隨行而來的揚武將軍許問楓,眼睛都快噴出火來,若非身邊人把他死死拉住,他可能要沖出去與邵方拼命了。
    唉!唐寅在旁奈搖頭,靈霜既然已經來了,早晚都是你的人,你現在又著什么急?
    靈霜冷冷的把邵方的手甩開,同時面色陰沉地說道:“請莫王兄自重。”
    “哈哈!”邵方肆忌憚地大笑,說道:“王妹早晚都是本王的人,現在又在害羞什么呢?”說著話,他又要去拉靈霜的手。許問楓再忍不住,狠狠的把身邊眾人推開,大步流星走上前去,站于邵方和靈霜之間。
    邵方見狀眉頭大皺,冷冷問道:“你是何人?”
    “我乃玉國揚武將軍許問楓!君上現在還未同意與莫王的婚事,請莫王不要失了君主的風范。”許問楓說話時鏗鏘有力,不卑不亢,全然一副保護靈霜的姿態。
    哦,這就是許問楓,傳言靈霜心儀的那個揚武將軍!唐寅和邵方都多看了他兩眼,前者暗暗點頭,認為許問楓果然雄姿威武,一表人才,可邵方的感覺則截然相反,眼中也射出妒忌的毒光。
    他沒有說話,只輕哼了一聲,然后側頭瞄了身旁一眼。連戈會意,跨步上前,喝道:“豎子休要對大王禮,退下!”
    許問楓站于原地一動未動,連戈見壯,怒火頓生,靈壓外泄,一時間,空氣仿佛要凝結似的,壓得周圍眾人喘不上氣。
    唐寅暗嘆口氣,揚聲說道:“連將軍,來者是客,我們可不要怠慢了客人。”
    連戈敢把許問楓不放在眼里,但可不敢對唐寅這樣,他先是看眼邵方,然后對唐寅拱手說道:“風王殿下所言極是,是末將失禮了!”
    唐寅笑了笑,又對許問楓說道:“許將軍,莫王見到玉王只是過于興奮,并惡意,你也不用再橫加阻擋的護駕了,本王可以保證,在這里,沒人敢傷害玉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