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06

  在唐寅的調和之下,雙方總算是未起爭端,邵方也未再急于占靈霜的便宜,雙方各上馬車,進入綸城。【】官場小說文字shouda8
    路上,唐寅問隨行的盧奢道:“你覺得玉王如何?”
    “美姿顏,英華內斂。”盧奢如實答道。
    他的評價很高,唐寅笑了,說道:“可惜玉國國力太弱,連自己的君主都保護不了。”
    盧奢皺了皺眉頭,想要說話,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唐寅揚頭說道:“有什么話就直說。”
    “微臣覺得……玉王來者不善!”
    “哦?”唐寅怔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現在綸城內外有己國和莫國萬大軍,玉國想引兵偷襲,那是自找死路,而往近了說,自己身邊有江凡、吳廣、戰虎一甘猛將,邵方身邊也有連戈、向問等莫國名將,玉國想行刺也沒有成功的可能,靈霜還有什么好來者不善的?
    他笑道:“盧奢,我看你是多慮了。”
    盧奢苦笑著說道:“臣也希望如此。”
    隊伍在綸城內的莫王行宮門前停下,唐寅、邵方、靈霜紛紛下了馬車,并行走進行宮。
    這座行宮位于綸城的正中央,占地廣闊,儼然是城中之城。雖說是行宮,但其規格和正常的王宮沒什么兩樣,由此也可看出莫國的富足程度。
    在行宮的大殿,眾人分賓主落座。邵方作為地主,自然是坐在正當中,唐寅坐于他的右手邊,靈霜則在他的左手邊。
    望下看,三國的將領、大臣們分坐兩旁,由于莫臣、莫將眾多,基本占了一半的席位,另一半的席位由風、玉兩國的大臣、將領平分。
    眾人落座不久,大批的侍女擎著托盤魚貫而入,將水果、酒菜一一端送上來,然后規規矩矩地跪坐在在場眾人的身后。
    在當時,正規的宴會,尤其是王廷的宴會,是沒有一群人圍坐一桌的,都是每人面前擺放一張小桌,每個人的酒菜都是單獨的一份。有多少賓客,就要有多少侍女侍候,賓客在前,侍女在后,負責倒酒換菜。
    王廷、大戶人家如此,普通的姓也就不計較這些了。
    酒菜上齊,邵方先端起酒杯,對身邊的唐寅和靈霜說道:“你我三國王公齊聚一堂,實在難得,本王先干為敬!”說著話,他一仰頭,把杯中酒喝個干凈。
    唐寅和靈霜微微一笑,說了一聲干,將各自的酒水一飲而盡。
    見酒水下肚的靈霜玉面緋紅,更顯得嬌媚動人,邵方不由得又看的怔怔呆。
    沒見到靈霜的時候,邵方圖謀的是玉國,現在見到了靈霜,他頗有一見鐘情之感,對靈霜的占有欲也達到頂點。
    在邵方火辣辣的注視下,靈霜顯得極不自然,她偷眼觀瞧另一邊的唐寅,這位倒好,頭也不抬,目不斜視,正用小刀把盤子中的肉塊切成一片片,然后再用筷子夾起,慢條斯理的送入口中。他的吃相很斯,但度也很勻稱,基本沒有停歇的時候,仿佛身邊容貌傾城的靈霜還沒有盤中的肉更能引起他的興趣。
    也許美艷的女人見得太多的關系,唐寅也免役了,不說他那四位貌美如花的夫人,單單是殷柔,在唐寅的心目中便沒有哪個女人能比得上,當然,靈霜也不例外。
    很難碰到對自己毫非分之想的男人,即便是許問楓,在見到她之后的第一反應也是被她的美色所傾倒。看著此時的唐寅,靈霜即想笑,又很是佩服。
    正盯著她的邵方很快現她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而是落在另一邊的唐寅身上,邵方立刻心生警惕,收斂心神,身子向靈霜那邊靠了靠,含笑問道:“靈王妹在看什么?”
    靈霜回神,她也不刻意閃躲,反而還向唐寅那邊怒怒嘴,說道:“風王殿下似乎好久沒吃東西了……”
    邵方轉回頭一瞧,忍不住也笑了,他和唐寅接觸的不少,也清楚唐寅吃飯的習慣,他吃飯時并非狼吞虎咽,但嘴巴是一直不停的,用唐寅自己的話說,細嚼慢咽有助健康,快的進餐可以保證在添飽肚子之前不被瑣事打斷,也可以節省出更多的時間做其它的事情。
    “唐王弟一直都是這樣。”聽靈霜不是對唐寅感興趣,只是對他吃飯時的怪異有所驚訝,這讓邵方放下心來,臉上的表情也漸漸緩和。
    唐寅耳朵靈敏得很,別說這么近的距離,就算再遠數倍他都能聽得清清楚楚,他懶得理會二人的品頭論足,繼續低著頭,吃著酒肉。
    別人的用餐僅僅才開個頭,唐寅卻已經吃飽了,這時候,他可以靜下心來,邊淺飲酒水,邊觀察大殿里的情況。
    莫國的大臣、將領們吃喝得最盡興,如逢喜事一般,大殿里的歡笑聲多數出自于他們那邊,自己的部下們則大多是靜靜用餐,時不時的互相交談說笑幾句,話題多在莫國的酒菜和風國如何不同這方面,全然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而玉國那邊的氣氛就非常凝重,沒有人說笑,也沒有人交談,一各個眉頭緊鎖,食不知味,死氣沉沉。
    各種心態,各種表現,在這里都能看到,實在有意思得很!唐寅的嘴角不自覺地挑了挑。
    “風王殿下在笑什么?”一直對唐寅保持關注的靈霜沒忽視他臉上表情細微的變化。
    唐寅愣了一下,接著淡笑說道:“我是在笑,等玉王殿下和邵兄成親之后,我們三國同為盟國,可稱雄北方。”他信口胡謅,倒也說得合情合理。
    坐在中間的邵方大點其頭,而靈霜則笑問道:“風王殿下為何認為我一定會嫁給莫王殿下呢?”
    當啷——此言一出,大殿里傳出一片清脆的聲響,那是筷子掉落在餐盤上的聲音。
    人們紛紛放下碗筷,齊齊扭頭向唐寅、邵方、靈霜那邊看去。莫國的人臉上表情多是驚訝,風國的人是抱著看熱鬧的心理,玉國的人最緊張,一各個瞪大眼睛,如坐針氈。
    大殿里的氣氛立刻變得緊張起來。
    邵方這時候反而很沉穩,他慢慢放下手中的杯子,笑問道:“靈王妹不和本王成親,又要和誰成親呢?貴國的揚武將軍嗎?他保護不了靈王妹,也保護不了玉國,靈王妹還是趁早死了這份心思吧!”
    他的話沒留半點情面,坐在下面的許問楓握緊拳頭,掌中的筷子斷成兩截。
    靈霜格格嬌笑一聲,說道:“莫王殿下錯了,妾真正想嫁的人即非莫王殿下,也非許將軍,而是另有其人!”
    邵方先是一驚,接著急聲追問道:“是誰?”
    另一邊的唐寅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他故意把腦袋轉向別處,沒去看靈霜。但即便如此,靈霜還是說出他此時最不愿意聽到的名。靈霜慢悠悠一一頓地說道:“風、王、殿、下!”
    撲!聽聞從她口中吞出自己的名,唐寅查點把剛剛下肚的一口酒噴出來,與此同時,大殿里一片嘩然。
    誰能想到,靈霜想嫁的人不是邵方,而是被邵方請來幫忙的唐寅,這個轉變太突然,也太有戲劇性,讓風莫兩國的大臣、將領們都吃驚非淺,久久反應不過來。
    啪!
    回過神來的邵方猛然一拍桌案,怒視靈霜半晌,接著,又惡狠狠轉回頭看向唐寅。
    此時,邵方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唐寅和靈霜早有私通,現在顯然是讓自己當眾出丑的。
    唐寅了解邵方的個性,也知道他肯定誤會了,他微微一笑,說道:“我多謝玉王殿下的欣賞,不過……”
    他話還沒有說完,靈霜挺身站起,在眾目睽睽之下,她繞過邵方,款款來到唐寅的身邊,慢慢跪坐下來,輕靠唐寅的肩膀,在他耳邊吐氣如蘭地低聲說道:“風王殿下最好接受妾的傾慕之情,不然,真讓妾嫁給莫王,妾會使出渾身的解數,讓莫王加入伐風同盟,攜手川貞二國,共同出兵討伐風國。”
    唐寅聽后,瞇縫起眼睛,兩道精光乍現,而后,他又挑起眉毛,露出蔑笑。
    “風王殿下不相信妾能做到這一點嗎?我們可以試試看,等吞并了玉國之后,莫國實力大增,那時野心膨脹的莫王到底還會視風王如兄弟,還是會聽我這個枕邊人的慫恿。”靈霜更加貼近唐寅,整個身子幾乎要靠到他的肩膀上,其態風情萬種,其狀嫵媚誘人,但說出的話卻讓人牙根癢癢,她柔聲說道:“妾會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讓莫國和你風國決裂、交戰,讓莫國的鐵騎踩在你風人的頭頂上,讓戰火燒遍風國各郡、各縣、各城……”
    騰!唐寅覺得自己腦中的某根神經突然斷裂,一股熱浪從自己的腳底板直沖頭頂,他回手扣住靈霜纖細的脖子,滿臉是笑,但目光卻能冰死一頭大象,他笑著說道:“你敢?!”
    “風王殿下……”隨著唐寅捏住靈霜的脖子,后者嚶嚀一聲順勢跌進唐寅的懷中,現在他二人的肢勢曖昧到了極點,唐寅要捏碎靈霜脖子的手在外人看來變成了愛撫,而靈霜笑里藏刀的媚容則變成對心儀男子的嬌憨之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