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08

  唐寅氣沖沖地離開行宮,到了外面,吳廣上前,問道:“大王,我們現在去哪?”
    “回營!”城內是待不下去了,只有回到軍營中最安全。【】yuntv唐寅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靈霜,面帶怪異的微笑。
    靈霜現在已恢復正常,剛才的風情萬種、嬌媚誘人的姿態一掃而光,她毫畏懼地迎上唐寅的目光。
    有膽識!唐寅點點頭,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你不是要嫁給我嗎?好!我成全你!我們今日就成親!”說著話,他箭步竄到靈霜近前,抓住她的手腕,轉身就往馬車上走。
    靈霜被唐寅嚇了一跳,半晌沒回過神來,許問楓沖到唐寅面前,伸手把他攔住。“風王殿下不可對君上禮!”
    “你算個什么東西!”唐寅現在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他側頭喝道:“阿三、阿四!”
    阿三、阿四雙雙上前,一人抓住許問楓一只胳膊,作勢要把他扯到一旁。
    許問楓猛的抖動雙臂,把阿三阿四雙雙震開,緊接著,他抽出鋼劍。
    見他亮出武器,阿三阿四也不再客氣,兩人雙雙釋放出靈壓,手也隨之放到腰間的佩劍上。
    阿三阿四出身于神池,其靈武修為要在元武元彪之上,即便和唐寅比起來也相差不遠,他二人一同釋放靈壓可非同小可,只是頃刻之間,許問楓感覺象是有一座形的大山壓在自己的身上,哪怕是想略微動一下,也變得十分艱難。
    靈霜自身也是一名出類拔萃的修靈者,看出阿三阿四的靈武極為厲害,許問楓肯定不是他二人的對手,生怕他傷在兩人的手里,她輕聲說道:“問楓,不用擔心,風王殿下雖非正人君子,但也是堂堂的一國之君,不會對我做出有**份的事。”
    好厲害的女人,懂得先用話把自己壓住。唐寅心中暗笑,你太小看我了,想要羞辱你,易如反掌。
    他含笑點點頭,伸手把靈霜的腰身摟住,賊笑著說道:“我是不會做出有失國君身份的事,不過,我想我也可以行使我身為夫君的‘權利’吧!”說完,也不等靈霜和許問楓的反應,唐寅硬把她拽上馬車。
    唐寅話中的意思已經很露骨了,許問楓哪里放心讓唐寅和靈霜單獨呆在馬車里,他跨步要追上前去,阿三阿四兩人逆向一并,將他的去路堵得嚴嚴實實。
    這時候,玉國的大臣和將領們紛紛上前,七手八腳地把許問楓拉住,人們低聲勸道:“君上聰明伶俐,會應付過去的,許將軍就不用擔心了。”
    人們嘴上這么說,心里也沒底,但不然又能怎么樣呢?在場即有唐寅的護將,又有風國四大猛將中的三位,城外更有人家數十萬的大軍,想和唐寅硬碰硬,疑是以卵擊石。
    行宮內。
    唐寅和靈霜帶著各自的部下走了,莫國眾人憤憤不平,向問粗聲粗氣地說道:“大王,難道真讓玉王和風王成親?”
    邵方坐在王位上,臉色陰沉,呼哧呼哧直喘粗氣。
    “要末將說,我們就和唐寅拼了,我們兵多,風軍兵少,趁此機會,將其一舉殲滅,永除后患!”莫國中將軍劉正說道:“如若不然,今天的事傳出去,我大莫的威嚴何在?大王的威嚴又何在?”
    他不還好點,一起,邵方的怒火又涌上心頭,他抓起面前的酒杯,惡狠狠向劉正砸去。“打、打、打!打什么?我軍的優勢是什么?是騎兵,是沖鋒!現在兩軍營地混在一起,騎兵能展開沖鋒嗎?”
    劉正被邵方訓斥的老臉通紅,頭都抬不起來。
    大將軍李進說道:“大王所言極是,我軍多為騎兵,不善混戰,而混戰正是風軍所長,現在不宜與風軍交戰!”
    “此為其一!”太傅張榮說道:“其二,風軍畢竟是大王請到莫國來的,如果因為玉王之事而與風軍交戰,人們會認為大王心胸狹窄,不夠大氣。”
    邵方不愿意現在和風軍打,說其它的都是借口,真實的原因只有一個,怕把唐寅急了,公布出他得到王位的真相。此時大將軍李進和太傅張榮都反對和風軍交戰,他正好順勢說道:“大將軍和太傅所言有理,此事……就暫且告一段落!”
    “可是……都城那邊已經開始為大王和玉王籌備婚禮……”向問皺著眉頭說道。
    “取消!統統取消!”邵方挺身站起,沉默了片刻,猛然一腳,把面前的桌子踢翻,“今日之辱,我改日必加倍奉還!”
    說來說去,其實還是邵方偷雞不成反蝕把米。他打算得挺好,利用天子迎娶玉王靈霜,順勢吞并玉國,結果玉王沒娶到,還把風國這個盟友弄丟了。莫國也正是從這時候開始漸漸走上下坡路。
    且說唐寅,他把靈霜拉上自己的馬車,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她。
    靈霜被唐寅看得別扭,但卻強忍住了,仰起頭來,強迫自己不受唐寅的影響。
    “挺厲害的嘛!知道用合而分之的計謀來保全玉國。”唐寅哼笑著說道。
    “風王兄過獎了。王妹這么做也是被兩位王兄的!”靈霜針鋒相對地說道。
    “你可知道君戲言,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
    “當然!”
    唐寅笑瞇瞇地說道:“我會娶你。”你就慢慢等著吧!
    靈霜暗暗咽口涂抹,說道:“我以為風王兄已經有心上人了。”
    “沒錯,是有了。”
    “既然如此,為何還要……”
    “因為你可惡至極!”唐寅近靈霜,兩人的鼻尖都快頂到一起,彼此都能清晰感覺到對方的吐吸。
    “雖說我早晚會和邵方走向決裂,雖說風國早晚要與莫國交戰,但不是現在!正因你,把我滿盤的計劃打亂,你不讓我好過,我又怎會成全你呢?我可以保證,你和那個許問楓之間永遠不會有結果,你二人這輩子只能做一對苦命鴛鴦了。”說話時,唐寅臉上的笑容越來越陰冷,也讓靈霜越來越有種不祥的預感。
    正如靈霜自己所說,唐寅不是正人君子,而且在他的性格中充滿了暴力、陰險和殘忍的因子,報復心理極強,一旦被激出來,不是任何人能承受得起的。
    馬車出了綸城,返回風營。
    唐寅進入軍營的第一件事就是傳令全軍準備燈籠彩帶等物,今晚他便要和靈霜完婚。
    盧奢聞言激靈靈打個冷戰,兩國的君主成親豈能如此草率,即未在都城,又沒有隆重的慶典和儀式,太過于兒戲,何況大王當眾把靈霜從邵方的手里搶走也就罷了,現在還要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完婚,這不等于是又打邵方一記耳光嗎?這里畢竟是莫國,不是風國,一旦起了沖突,己方的四十萬大軍都將陷入絕境。盧奢越想越不妥,急忙站出來攔阻,說道:“大王要和玉王殿下成親,等回到鹽城也不晚啊!”
    唐寅看看身邊的靈霜,陰笑道:“本王已經等不及了。”
    靈霜又不是傻瓜,當然能聽出唐寅話中的意思,她怒視唐寅,晶亮的雙目跳躍著火光。
    “可是大王此舉很可能會激怒莫國,請大王三思而行啊!”盧奢顫聲說道。
    知道他這么講出于一片忠心,唐寅含笑說道:“你須多慮,邵方現在絕不敢和我起沖突。”只要其他那些邵氏王族還有沒有死絕。
    盧奢可不知道邵方的王位是如何得到的,也不清楚唐寅手中握有邵方致命的把柄,他想不明白,大王為何如此有把握邵方不敢對己方怎么樣,該不會是大王太高估邵方的心胸了吧?
    “大王……”
    “好了,不用再勸我,我意已決!”唐寅斬釘截鐵地說道。
    盧奢閉上嘴巴,不再說話。這段時間以來,他可算是唐寅身邊的近臣,唐寅去貝薩有帶他,這次到莫國還有帶他,和唐寅相處這么久,盧奢也多少了解了唐寅的個性,當他這么說的時候,基本就不用再勸,勸也沒有用。
    按照唐寅的意思,風軍上下開始籌備燈籠蠟燭彩帶,準備為唐寅和靈霜在軍中完婚。
    靈霜雖已料到會這樣,但沒想到會這么快,唐寅當天就要和她完婚,讓她連準備的時間都沒有。
    在唐寅的營帳中,見進進出出的侍女們不停地裝點營帳,靈霜開始坐不住了,她起身來到唐寅身邊,柔聲說道:“妾早晚是風王兄的人,風王兄又何必急于這一時呢?”
    唐寅笑諷道:“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頓了一下,他瞇縫起眼睛,說道:“脫掉你的衣服。”
    “什么?”靈霜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她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
    “我說把你身上的衣服脫掉。現在!”唐寅冷冰冰地說道。
    靈霜下意識地抓緊自己的衣襟,并連退三步。
    唐寅沉聲說道:“憐煙!”
    聽聞他的召喚,做為唐寅貼身侍女的紀憐煙走了過來,施萬福禮,問道:“大王有何吩咐?”
    “幫玉王殿下更衣,另外,再檢驗一下玉王是否還是處子之身,本王可不想娶一殘花敗柳!”唐寅面表情殘忍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