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09

  靈霜臉色瞬間變得煞白,想不到唐寅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絕對權力】即便紀憐煙也是暗皺眉頭,覺得唐寅的話對身為國君的靈霜簡直是最大的羞辱。
    “大王?”紀憐煙不確定唐寅是不是真要她這么做,下意識地又追問一聲。
    “沒有聽懂我的話嗎?”唐寅冷聲質問道。
    這回紀憐煙不再猶豫,向靈霜緩緩過去,同時說道:“玉王殿下,婢女多有得罪了。”
    靈霜可是堂堂的國君,哪肯受如此的羞辱,她先是倒退一步,緊接著,回手抽出佩劍,抖臂之間,佩劍靈化,她持劍指向紀憐煙,凝聲說道:“不要過來,否則休怪本王對你不客氣……”
    她話音還未落,唐寅已冷冰冰地打斷道:“你若膽敢傷她一根汗毛,與你同來的那些玉國人一個都活不成,包括你的許問楓在內!”
    靈霜臉色頓是一變,抬頭怒視唐寅,厲聲吼道:“你敢?”
    唐寅嘴角撩起,露出森白的虎牙,他陰笑著說道:“不信你可以試試。普天之下,還從沒有什么事情是我不敢做的。”
    在他跳動著綠芒的目光之下,靈霜從骨子里生出絲絲的寒意,突然之間,她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該惹上唐寅這個瘋子。
    紀憐煙走到靈霜近前,低聲勸道:“玉王殿下,大王現在正在氣頭上,真的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來,殿下……就暫且忍一忍吧!”說話之間,她動作輕柔,小心翼翼地把靈霜手中的靈劍接過來,然后快的遞給一旁的侍女,令其拿到帳外。
    當她的手伸向靈霜的領扣時,后者立刻把她的手抓住,看向唐寅,問道:“他們現在在哪?”
    “你放心,我已派人把他們接進大營,現在他們安全得很,當然,他們能不能一直安全下去,就要看你的表現了。shouda8”唐寅笑瞇瞇地說道。雖是在笑,但在他的笑容中卻找不到一絲一毫的溫暖。
    很明顯,唐寅在用玉國大臣和將領們的性命威脅她。靈霜怒聲低吼道:“你卑鄙!”
    “彼此彼此,玉王所用的手段也高尚不到哪去嘛!禍是你自己惹出來的,那你就應該做好承受的準備。”唐寅聳肩嗤笑,說著,他又向紀憐煙甩下頭,示意她動作快一點。
    在盛怒的唐寅面前,紀憐煙可不敢有絲毫的馬虎,掙脫開靈霜的手,解開她身上衣裙的扣子。
    唐寅沒有任何要離開的意思,反而還坐了下去,一副看好戲的模樣,不僅如此,當兩邊的侍女想要回避,正打算退出營帳的時候,唐寅還特意把她們全部叫住,笑吟吟道:“能見到玉王已屬不易,親眼看到沒穿衣服的玉王就更難得了,你們可不要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侍女們面面相覷,在唐寅充滿警告的注視之下,她們誰都沒敢走,心吊膽的留在帳內。雖然是唐寅的命令,但侍女們一各個低垂頭,別說不敢看正在寬衣解帶的靈霜,即使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靈霜心里很清楚,唐寅在用一切可以用到的手段來羞辱自己,踐踏自己的尊嚴,這就是唐寅的報復。既然法反抗,她也豁出去了,任由紀憐煙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掉。
    隨著錦帶、羅衫、綾裙一一落地,很快,靈霜身上已一絲不掛。唐寅饒有興趣地看著,還不是出嘖嘖聲,似在對赤身**的靈霜品頭論足。
    看上去他對靈霜似乎很有興趣,但他的眼睛卻是冰冷了,沒有驚艷之感,也沒有垂涎的**,甚至都沒有任何的感情,象是在看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東西。
    靈霜沒有忽略唐寅的眼神,這也是目前唯一能令她感到欣慰的事,她能覺察得到,唐寅對她沒有哪怕是一丁點的興趣,在他的眼底深處,除了厭惡還是厭惡。
    “殿下請躺到塌上。”紀憐煙細聲細語地說道。
    靈霜仿佛沒有靈魂的布娃娃,任由紀憐煙擺布。
    等她躺到床榻上后,紀憐煙也隨之走了過去,盡量放柔動作的分開她的雙腿……
    靈霜還是處子之身,這樣的結果令唐寅也多少有些意外,按照傳言,她和許問楓之間的感情已長達數年,這么長時間兩人竟然沒有生過親密的接觸,實在是匪夷所思。
    其實玉國是個傳統很保守的公國,未婚先生關系,這在民間都很難被接受,何況靈霜還是君主。即便靈霜有打破傳統的勇氣,許問楓也未必有那么大的膽量。他二人的感情本就不被接受,大臣們視許問楓如眼中釘肉中刺,如果他和靈霜生肌膚之親的事再傳出去,那就更要命了。
    唐寅對檢驗的結果很滿意,令紀憐煙幫她更衣,而后,他走出營帳。唐寅是個說到做到的人,當天晚上,真的在軍營里和靈霜完婚。
    沒有像樣的儀式,也沒有大宗伯做主持,一切從簡,不過這場婚禮的規模還是很盛大的,畢竟有四十萬的大軍做觀眾,場面上十分熱鬧,人山人海,歡呼聲震天響。
    玉國的大臣、將領包括許問楓在內都有受邀參加這場荒謬又詭異的婚禮。
    婚禮上,唐寅沒有更換衣服,依舊是簡單又隨性的那一身,靈霜倒是有刻意打扮過,當然不是出于她的本意,而是唐寅的威和紀憐煙苦苦哀求的結果。
    大宗伯張勛不在場,由盧奢代為主持婚禮,不管怎么說,他是現在唐寅身邊唯一的臣。風軍已事先搭建好一座不算大的高臺,盧奢照葫蘆畫瓢的先請唐寅登場。
    等唐寅上到高臺上,下面的風軍響起一片歡呼聲,許多士卒開始用兵器敲打盾牌,原本凌亂的敲打聲很快變成有節奏的撞擊,人們每敲打一下便齊聲高呼“風!風!風——”
    對于風軍將士而言,能親身經歷并參與大王的婚禮,是值得炫耀一輩子的殊榮,人們也是一個比一個激動,而玉國的大臣們則象是死了雙親似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人群中的許問楓緊緊咬著嘴唇,連血絲從牙縫中滲出都不自知。
    風軍的吶喊聲一浪高過一浪,見這樣下去可能會沒完沒了,盧奢只好站出來向下面連連擺手,示意眾將士安靜下來。可是現場根本沒人聽他的,風軍將士依舊我行我素地吶喊著,歡呼著。
    最后,盧奢只能求助地看向唐寅,后者面帶微笑,滿意地環視臺下,而后,跨前一步,同時微微抬了下手。
    他只一個動作,讓人聲鼎沸的現場立刻安靜下來,人們停止歡呼,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唐寅。
    “今日,玉王已當眾表明,愿嫁于本王,而本王也欲迎娶玉王,不知我軍諸位兄弟是贊同還是反對?”唐寅并沒有扯脖子大喊,但他的話聲卻極富穿透力,讓在場的大半風軍將士都能聽清楚。
    他的問話也僅僅是走走形式罷了。風軍將士哪會反對,人們連續高呼:“贊同、贊同、贊同!大王威武,壯我雄風!大王威武,壯我雄風!”
    唐寅仰面而笑,轉頭向盧奢使個眼色。
    后者明白他的意思,高聲喊道:“有請玉王殿下!”
    在萬人目光的注視之下,在眾多侍女的伴隨之下,身著盛裝的靈霜款款走上高臺。衣服是靈霜自己從玉國帶過來的,本想用在和唐寅、邵方周旋的場合上,沒想到,卻用在了自己和唐寅的婚禮上。
    她一席華麗的白色衣裙,白緞為里,白紗為襯,走動之間,隨風舞動,仿如仙子,美則美矣,只可惜這一身白和婚禮不相稱。向臉上看,她頭帶鳳冠,垂簾半遮面,涂抹過胭脂的玉面白里透紅,點點櫻唇嬌艷欲滴,雖有哀怨之色,但絲毫不影響她絕美的容顏。
    好美!這是在場每一個人看到靈霜之后的第一個反應,即便唐寅也是呆了幾秒鐘,暗嘆一聲老天真是給了她一副完美的皮囊。
    在驚嘆之余,風軍當中又傳出詫異聲,人們對靈霜的一身白表示難以理解,這究竟是婚禮還是喪禮?怎么穿得如此喪氣?
    等靈霜走到唐寅身邊之后,后者面帶微笑,身子略微向她那邊偏了偏,說道:“你是故意這么穿的。”
    靈霜也笑了,笑得虛假,說道:“風王兄不是一向不拘一格嗎?既然能在軍中成親,又何必在乎王妹這一席白裙呢?”
    唐寅點點頭,想給自己難看,又哪會那么容易?!他揚起頭來,沖著臺下大聲說道:“白色在玉國代表著吉祥、幸福,我們入鄉隨俗,兄弟們也不必太詫異!”
    哦!原來是這樣!風軍將士們還真不知道有這種事,人們放下心來,氣氛也再次熱鬧起來。
    靈霜臉上笑容僵硬住,冷冷睨著唐寅,挖苦道:“風王兄的反應還挺快的嘛!”
    唐寅賊笑道:“拜王妹所賜。”
    靈霜哼笑一聲,針鋒相對地說道:“風王兄不要以為和我成親,玉國就是你的囊中之物。”
    唐寅聳肩說道:“多謝王妹的醒。”他抬手挑起她鳳冠的垂簾,直視她的雙眼,幽幽說道:“不過,你的夫君暫時還沒把心思用在你的玉國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