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10

  唐寅和靈霜在高臺之上站于一起,稱得上是郎才女貌。【】[]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他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剛毅的五官偏偏配上了柔和的笑面,即能讓人心生好感,又會讓人感覺親切,而靈霜身材修長,凸凹有致,增一分太肥,減一分太瘦,長得恰到好處,論容貌,她更是有傾城傾國之美,用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來形容毫不為過。這二人,任誰見了都會認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而此時他倆又是笑面相對,嘴唇啟動,似在低聲細語的說著悄悄話。
    當然,這是外人的感覺,近在咫尺的盧奢聽著他二人此時的交談,冷汗直流,暗暗咧嘴,盼著這場婚禮能早點結束,自己也不用再受這種折磨。
    看著臺上正‘甜言蜜語’的唐寅和靈霜,風國將士們的歡呼聲更大,現場的氣氛也達到白熱化。
    在靈霜毫準備的情況下,正與她針鋒相對的唐寅突然向前傾身,把她的腰身摟抱住,與此同時,低下頭來,吻住靈霜的櫻唇。
    他突如其來的舉動,令靈霜傻眼了,甚至忘記立刻把他推開,一旁的盧奢也同樣驚呆了,兩國的君主,即便是成親了,當著這么多將士的面親吻也太不成體統。
    不過下面的風軍將士們則是激動異常,人們忘乎所以的歡呼著、尖叫著,不在乎會不會把嗓子喊啞。
    他們擁戴唐寅、尊崇唐寅,一是唐寅真的把軍中的將士當成兄弟,般呵護,其二,也是因為唐寅常常會做出不可思議的舉動,不管規矩,不理世俗,比如現在這樣,和他們這些粗人幾乎沒有分別,這也更能激起將士們的親近感,讓人們對唐寅倍感親切。
    “大王威武!大王威武!大王威武——”
    風軍上下陷入半瘋狂的狀態,喊聲連成一片,驚天動地,現場的氣氛也達到最高點。{清風手打shouda8}
    唐寅想要的就是這個,同時這一吻也等于是當眾宣誓,從現在起,靈霜就是他的人了。
    “你……”靈霜奮力地推開唐寅,滿面羞紅,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嘴巴張開,正要怒罵,后者笑吟吟地在她耳邊低聲說道:“你最好別說出讓我不開心的話,惹我生氣,你的那些大臣們都得祭我軍軍旗。”
    被唐寅三番五次的威脅,靈霜已忍可忍,但又拿他可奈何,最后只能閉上嘴巴,到了嘴邊的怒罵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她能忍,但許問楓可忍不住了,眼睜睜看著心愛的女人和別人成親,又眼睜睜看到心愛的女人被別人當眾親吻,什么理智理性,一瞬間統統化為烏有。
    “唐寅——”
    許問楓猛然大吼一聲,抽出佩劍,不管不顧的直沖沖向唐寅和靈霜所在的高臺奔去。
    和他一起的玉國大臣們倒是想拉住他,可惜許問楓的度太快,事情也太突然,當他們想去拉他的時候,他已沖到高臺的近前。
    不過還未等他上去,阿三阿四雙雙躍過來,攔住他的去路。
    又是這二人!許問楓這回沒再客氣,舉劍向兩人劈去。
    阿三阿四橫劍招架,與許問楓戰到一處。
    以許問楓的靈武,想戰勝阿三阿四任何一個都是不可能的,何況現在兩人又是聯手戰他一個。只幾個回合下來,許問楓便被兩人的快劍*得險象環生。
    站于高臺上的唐寅和靈霜看著下面的打斗,表情截然相反,前者是面帶嘲諷的冷笑,后者則是滿臉擔憂,身子前傾,緊張的程度好像是她自己在動手似的。
    唐寅臉上的冷笑加深,沒有理她,而是對下面有些不知所措的風軍將士們大聲說道:“玉國兄弟想與我軍兄弟比武助興,大家也別愣著了,為他們鼓鼓勁!”
    風軍將士們從錯愕中清醒過來,人們怎么看都不覺得許問楓是在比武助興,倒更象是來拼命的。
    雙方打斗的時間并不長,許問楓只一個晃神,后背讓阿四一拳擊中,靈鎧應聲而碎,他整個人向前飛撲出去。
    在他正前方的阿三見他直挺挺撞過來,收劍一腳,正好點中許問楓的胸口,后者原本正向前飛撲的身子在空中翻轉倒地,出撲通一聲悶響。此時再看許問楓,前胸和后背的靈鎧俱碎,趴在地上,連續噴出數口鮮血,掙扎著還想站起身,但怎么也站不起來了。臺上的唐寅垂目看著他,嗤笑一下,低聲說道:“螢蟲之火,不自量力。”
    阿三阿四雙雙走到倒地不起的許問楓近前,阿三一腳把他手中的靈劍踢飛,然后抬頭看向唐寅,詢問他的意思,到底殺是不殺。
    沒等唐寅開口說話,靈霜在旁急聲說道:“你若敢傷害問楓,我就自裁在你面前!”
    唐寅挑起眉毛,說道:“你認為我會在乎你的死活嗎?”
    靈霜咬牙說道:“但你會在乎自己的顏面!”
    唐寅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不置可否的聳聳肩,對下面的阿三阿四說道:“今天大喜的日子,不宜見紅。”
    阿三阿四應了一聲,一人扯住許問楓一只胳膊,硬拖著他向一旁走去。
    唐寅回頭對上靈霜的目光,幽幽說道:“不顧自己夫君的生死,只在乎另一個男人的死活,即便在玉國這也不合乎禮法吧?”
    靈霜深吸了兩口氣才把怒火強壓下去,說道:“如果你對我不滿意,可以不要和我成親。”
    “然后讓你坐看風莫兩國交惡嗎?”說話的同時,唐寅抬手輕扶她的面頰,臉上的陰笑反而更深了,他低聲說道:“要下地獄,我也會拉著你一同前往!”
    唐寅此時的笑容讓靈霜有種不寒而栗之感,她明白,唐寅對她只有恨意,現在對她尚且如此殘忍,以后的日子也就可想而知了,她可以預見,自己未來恐怕要生活在窮盡的痛苦當中。
    但這也是她自己的選擇,為了保全玉國,她只能這么做。
    這時,盧奢走到唐看~就]來}}o寅近前,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問道:“大王,婚禮可以結束了嗎?”
    “當然!”唐寅應得干脆,靈霜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他突然低身,把靈霜攔腰抱起。
    “唐寅,你做什么?”靈霜邊掙扎著邊驚問道。
    “婚禮的最后一道程序,當然是入洞房了!”唐寅故意面露*笑,目光在靈霜身上打轉。
    “不……不可以這樣……”靈霜知道接下來要生什么事了,掙扎得更加厲害,唐寅垂頭,在她耳邊說道:“你想眼睜睜看著你那些大臣們一個接一個的人頭落地嗎?”
    這一句話,象點了靈霜的穴道時代,立刻讓她停止了掙扎。她呆呆地看著唐寅,冷汗從鬢角滑落。
    “哈哈……”唐寅得意地仰面大笑,橫抱著靈霜,大步下了高臺,往自己的營帳走去。
    見狀,風軍之中的呼喚聲和口哨聲響成一片,人們沒感覺到在這場婚禮的暗流滾滾,只看到大王最終抱得美人歸,而且還是堂堂的君主,打心眼里感到高興。
    在眾目睽睽之下,唐寅把靈霜抱回到自己的營帳之中。進入帳內,唐寅剛把她放下,靈霜馬上連連后退,躲得遠遠的,雙手抓緊胸前的衣襟,生怕唐寅會對她怎么樣。
    見她這副模樣,唐寅心中冷笑,靈霜真當自己會隨隨便便的和任何一個女人上床啊?令他感覺厭惡的女人,哪怕是美若天仙,哪怕真是天仙下凡,他也不起絲毫的興趣和性趣。
    營帳里,以紀憐煙為的侍女們早已布置妥當,就連床榻都煥然一新。
    唐寅走到床榻前,拍拍一塵不染的被單,含笑說道:“憐煙布置得不錯。”
    “多謝大王夸獎。”紀憐煙說話時看52o小說躲到墻角去的靈霜,面露擔憂之色。
    她清楚事情的原委,唐寅和靈霜之間毫感情,反而還充滿了對彼此的仇恨,而靈霜又有一身不俗的靈武修為,萬一在行房時她突然出手偷襲,恐怕大王有性命之憂。不過這話又不好直接說出口,紀憐煙顯得有些心神不寧。
    唐寅問道:“憐煙,聽說我身邊的很多侍女都是你找來的?”
    紀憐煙是唐寅的女官,對唐寅身邊的侍女有調動的權利。
    她投靠唐寅的時間較晚,對侍女們也不是很了解,雙方之間有很深的隔膜,加上逆風流的出現,她得保證唐寅身邊的絕對安全,出于這些原因的考慮,紀憐煙6續更換唐寅身邊的侍女,換上她信得過的人,其中許多侍女都擁有靈武修為,是她從逍遙門里拉過來的。
    現在突然聽唐寅問起此事,紀憐煙面色頓是一正,急忙應道:“是的,大王。”頓了一下,她又疑問道:“大王對婢女的做法不滿意嗎?”
    “不!”唐寅笑了,擺擺手,說道:“既然我任命你為女官,就相信你的為人和能力。”
    紀憐煙心中一暖,施禮道:“婢女多謝大王信任。”
    唐寅伸手一指靈霜,說道:“挑出兩名能力出眾的侍女,以后留在玉王妹身邊,專門服侍她。”
    原來大王是這個意思!紀憐煙松口氣,應道:“是!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