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11

  紀憐煙向兩旁的眾侍女瞧瞧,點道:“小青、小紅,你二人以后就是……玉王殿下的貼身侍女了。【】”她本想稱呼靈霜為夫人,但唐寅根本沒冊封她夫人的稱號,紀憐煙只能繼續用玉王來稱呼她。
    名叫小青小紅的兩名侍女年紀都已不小,接近三十,在風國王府的侍女當中,她二人已算是年長的了。她倆本是逍遙門的弟子,紀憐煙擔任唐寅女官之后,第一批從逍遙門里拉過來的親信中就有她二人。
    見唐寅要在自己身邊安插兩個眼線,靈霜皺起眉頭,沉聲說道:“我有專門服飾我的侍女。”
    唐寅笑道:“我不會剝奪你的侍女,但我的侍女必須得時刻在你身邊。”說著話,他又回頭喝道:“阿三阿四!”
    “在!大王有何吩咐?”隨著帳簾挑開,阿三阿四從外面走了進來。
    唐寅說道:“你二人把玉國的大臣們統統請來,對了,還有那個揚武將軍。”
    “是!大王!”阿三阿四領命而去。
    靈霜在旁有些茫然,唐寅不是要和自己入洞房嗎?找來自己的大臣做什么?難道……他想洞房的時候讓自己的大臣在旁觀摩……想到這里,別說靈霜的臉變成紅紫色,就連脖子和身子也紅的象煮熟的大蝦。別人或許不會做出這么變態的事,但現在怒沖冠的唐寅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來。靈霜對唐寅不敢抱太高的期望。
    “你……你要干什么?”靈霜緊張地怒視唐寅,結結巴巴地問道。
    唐寅不明白她在羞澀什么,又在緊張什么,挑了挑眉毛,反問道:“你認為呢?”
    “你……”靈霜接不下去,臉色變的更紅。
    “哼!”唐寅嗤笑一聲,懶著再理她神經。
    時間不長,玉國的大臣們包括身負內傷臉色蒼白的許問楓被阿三阿四二人帶了過來。
    進入帳內,眾人看到靈霜,不是面露關切之色,紛紛問道:“君上沒事吧?”
    靈霜只是略微地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很好,然后舉目看向許問楓。
    須開口說話,兩人只一個簡單的眼神交匯就能明白對方的心意。許問楓知道靈霜在關心自己的傷勢,他搖頭苦笑,低聲說道:“君上,末將事。”
    “那就好。”靈霜欣慰地點點頭,嗓音沙啞地說道,話音剛落,眼淚已掉了下來。
    “霜……君上!”許問楓心如刀絞,本想上前,但最終還是緊緊咬住嘴唇,退后了兩步。
    這時候,即便是原來反對靈霜和許問楓結合的大臣們都覺得心里不是滋味,如果他們能早些同意君上的婚事,又豈能有今天這樣的結果?世界上沒有后悔藥,他們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
    靈霜倒是不怨恨大臣們,畢竟他們當初也是出于對玉國的忠心才反對自己和問楓在一起。她環視眾人,說道:“我走之后,玉國王位傳于我弟靈寒。靈寒年幼,貪玩成性,還望各位大人能盡心輔佐。”
    此話一出,在場的玉國大臣們不落淚,靈霜能為了玉國,犧牲自己,這又何嘗不讓眾人深受感動呢?
    聽她話中的意思,象是在交代后事了,唐寅翻了翻白眼,嗤笑出聲。
    人們的情緒本就處于悲憤交加,聽聞唐寅的嗤笑,紛紛向他怒目而視。許問楓更是怒指唐寅,厲聲喝道:“唐寅,你若膽敢不善待君上,我必找你……”
    “省省吧你!”唐寅嘴角挑起,看都沒看他,轉頭瞧向靈霜,問道:“玉王妹為何要禪位于兄弟?”
    靈霜氣得牙根癢癢,為何要禪位,還不是被你*的?她瞪著唐寅也不言語。
    唐寅樂了,說道:“你以為我會帶你回風國?”
    靈霜一怔,滿面的茫然,難道不是嗎?
    “別做夢了,憑你也配?!”唐寅笑吟吟地說道:“你不用交代后事,也不用禪位于旁人,從哪里來,就回哪里去,繼續做你的玉王,不過,你不要忘記,你已是我的妻子,若是與他人做出茍且之事,丟的也是你玉國的臉面,你的國民也會因為有你這樣的**君主而蒙羞。以后,我的兩名侍女會每月檢查你的身子,若非完壁之身,那么,你的丑行將被公之于眾,受天下人恥笑。”頓了一下,唐寅向前傾了傾身,幽幽說道:“以后你還會和你的心上人天天見面,但你二人卻永遠也不能結合。近在咫尺,卻永遠也得不到,這應該就是天下間最遙遠的距離了吧?!哈哈……”說完話,他快意地仰天長笑。
    他的話,令在場的眾人都有些傻眼,即便是靈霜也沒想到唐寅會想出這樣的手段來報復自己。“你……”
    “我會讓你每個月都品嘗到受人凌辱的滋味!”唐寅在靈霜的耳邊說完話,挺直身軀,向帳外一指,沉聲喝道:“滾回你們玉國去!”
    見靈霜沒有動,玉國的大臣們也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唐寅凝聲問道:“怎么?你們是不想回玉國,要隨我去風國?”
    一句話驚醒在場眾人。先回過神來的是靈霜,她沖著唐寅厲聲喊道:“你不能這樣對我?”每月都要被唐寅安排的那兩個侍女檢驗身子,對于一國之君而言,世界上再沒有什么是比這更加羞辱的了。
    “這已經是我對你最仁慈的做法了。”唐寅溫柔地托起她的下顎,但卻殘忍比地說道:“本來,我打算把你賞給軍中的兄弟們,但一想到老天恩賜你一張這么漂亮的臉蛋,實在不忍讓它白白糟蹋,除非,你想讓我這么去做。”
    靈霜激靈靈打個冷戰,臉色蒼白地看著唐寅。
    “在我沒有改變注意之前,趕快走吧。”唐寅不耐煩地揮揮手,象是在趕一群蒼蠅。
    靈霜深吸口氣,又直勾勾地盯著唐寅半晌,最后什么話都未在多說,把心一橫,轉身向外走去。靈霜一走,玉國的大臣們也紛紛跟了出去。oo
    他們前腳剛走,盧奢從外面快步進來,到了唐寅近前,低聲問道:“大王就這么把玉王放走了?”
    “不然呢?就算把她帶回風國,對我們又有什么好處?”唐寅幽幽說道:“靈霜已決定禪位,另立新君,即便帶她回風國,也毫用處。”
    這倒是!盧奢眼珠轉了轉,又問道:“大王,我軍何時回國?”
    “明日。”唐寅想也不想地說道。
    “那么……還需要知會莫王嗎?”盧奢面露難色。
    “依你之見呢?”
    “臣覺得還是應該知會莫王,也許,大王和莫王之間還有緩和的余地。”盧奢說道。
    “邵方一直認為是他在關鍵時刻幫過風國,我們對他就要感恩戴德,處處謙讓,我已容忍許久,這次我絕不退讓,要戰便戰,我風國的敵人并不差莫國它一個!”唐寅冷冷說道。
    怎能不差?有莫國在,川貞想攻風始終有后顧之憂,而若是莫國站到川貞那一邊,風國再盟友,放眼列國,皆為敵人,風國危矣。盧奢正色說道:“大王,莫國對我國至關重要,還望,大王能以大局為重,萬萬不可因小失大。”
    唐寅一笑,另有所指地說道:“我倒是覺得,堅持與莫國結盟才是因小失大呢!”
    盧奢沒明白他話中的意思,滿面茫然。唐寅揮揮手,說道:“好了,明天你派人去告訴邵方,就說我軍班師回國。”
    “臣覺得由大王親自去最為合適……”
    他話還沒說完,唐寅已不耐煩地打斷道:“到底你是大王還是我是大王?就按照我的意思辦!”
    盧奢不敢再多言,應了一聲是,退出營帳。
    唐寅的這次御駕親征可謂是影響深遠,也直接左右了風國未來的命運。
    先是風莫兩國出現罅隙。原本兩國親密間,同進同退,而此事過后,雙方都開始往邊境屯兵,互相猜忌,互相敵視,風莫聯盟已名存實亡。
    唐寅并沒打算和莫國現在鬧翻,但不代表他心里沒有過這樣的想法,以戰養戰的風國只有通過不斷的戰爭和掠奪來尋求展,做原始積累,這就要求風國的周邊必須得有一個敵國,現在風國北方是聯姻國貝薩,雙方局勢穩定,至少數十年內很難再生戰爭,西方是亞,現已成為風國屬國,唯一還能求戰的也只有莫國了。所以風莫兩國的兵戈相向絕非偶然,而是由風國自身的特性決定的。
    其次,是唐寅和靈霜的成親。他二人這場近似于胡鬧的婚禮暫時還看不出什么,但在日后可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也給兩國以后的融合早早奠定下基礎。
    唐寅或者厭惡靈霜,靈霜或許也深深憎恨著唐寅,但他二人的成親是真實存在的,不管出于什么樣的原因,兩人已是合法的夫妻,而且此事也很快被傳揚開,傳到民間之后,傳來傳去漸漸還演變成了一段佳話。正因為兩國的君主有這層關系,讓風人和玉人都自然而然的把對方當成一家人,彼此都能生出一股天然的親近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