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12

  因為怕唐寅把自己王位得來不正的事公之于眾,邵方并未下令阻止回撤的風軍,不過他對這次唐寅的橫刀奪愛卻耿耿于懷,也埋下了報復的種子。【】
    邵方回到莫都鎮江,不久之后便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他清理的對象正是邵氏王族。為了讓自己擁有絕對的正統地位,為了再人能威脅到自己的王位,邵方對同族宗親下了狠手。
    剛開始他還裝模做樣的找些“罪證”來定宗室的罪,到了后來,邵方連栽贓都懶著去做,直接下令誅殺。這時候的邵方,人性中最殘忍最兇狠、六親不認的一面表現得淋漓盡致。
    當初,在邵方剛繼承王位的時候就已清理掉一大批邵氏宗親,其中包括他的弟弟邵博,不過那時候他是新君即位,需要排除異己,來鞏固自己的王位,這么做也可厚非,但現在他的王位已十分穩固,再去清理邵氏宗族便不得人心了。
    不僅莫國的姓怨聲載道,就連朝中的大臣們也大多表達反對。許多大臣上邵方,勸他不要對同宗的王室下毒手,畢竟在關鍵時刻,王室才是邵方最有力的支持者。君主再圣明,也需要有人來幫襯,濫殺宗室,到最后剩孤家寡人一個,悔之晚矣。
    大臣們的勸諫是沒錯的,也是出于忠心和好意,但現在的邵方一個都聽不進去,見上的大臣越來越多,邵方一怒之下,連斬三名上勸諫的大臣,并且傳令全國,誰敢包庇王室宗親,一律以同黨論處,誅殺九族。
    邵方斬殺勸諫的大臣疑是犯了大忌,就當時的風氣,論進諫的大臣與君主的意見多么相左,君主也不能草率的處死大臣,即便進諫的只是個平民,君主也要以禮相待,否則會被扣上暴君的大帽子。而邵方顯然已顧不了這么多了,他必須得永除后患,不然把柄握在唐寅的手上,他的王位隨時都可能不保,他可不想自己以后都生活在恐懼當中。shouda8
    邵方的瘋狂行徑,即便是當初鼎力助他得到王位的右相董盛也頗有微詞,只可惜現在的邵方早已不是當初的邵方,哪里還會對他言聽計從。
    莫國的王族宗室一個接一個被邵方以種種理由或者根本沒有理由的誅殺,鬧得人人自危,許多宗室開始拖家帶口的逃離莫國,或南下去安國,或北上去風國避難。
    王族宗室的逃離,更是給了邵方斬盡殺絕的借口,他在朝堂上當眾表態,現在的王室宗親已不再是莫國的支柱,更不再是王的左膀右臂,而是莫國的蛀蟲,必須得統統鏟除。
    這時,莫國王廷已人再敢出言勸諫,人們對邵方的殘暴也只能默默忍受著。
    莫國在大張旗鼓的清理王室宗親,而風國那邊則是風平浪靜,唐寅和邵方的交惡,以及與靈霜的成親,并未給風國帶來多大的波瀾,倒是朝廷做了緊急的磋商。
    與莫國的鬧翻,是件讓風國朝廷也措手不及的事,在唐寅回到鹽城的當天晚上,以邱真和上官元吉為的風國大臣們不約而同的前來求見。
    他們到時,唐寅正和四位夫人同吃晚飯,席間舞媚有問起他和靈霜成親的事,唐寅一笑置之,根本就沒把這門婚事當會事。見他如此兒戲對待,舞媚也就不再多加詢問。
    飯到一半,聽說邱真和上官元吉等大臣來了,唐寅令人傳話,讓他們在房稍等片刻。這一等就是小半個時辰,直至唐寅陪著四位夫人吃完飯,他才動身去往房。
    唐寅的房不小,可此時里面已坐滿了人,顯得有些擁擠。見唐寅到了,眾人紛紛起身施禮,齊聲說道:“大王!”
    點頭應了一聲,唐寅擺擺手,示意眾臣都落座。)
    “大王,莫玉邊境所生的事臣等都已聽說,現在我國大敵當前,不應再得罪莫國,又增一勁敵!”大學士張含迫不及待地急聲說道。
    唐寅微微一笑,聳肩說道:“并非是本王得罪莫國,而是莫國中了玉國的詭計,這讓本王能有什么辦法?”
    張含正色說道:“既然如此,大王應派出使者,帶重禮去往莫國,重修盟邦之好。”唐寅呵呵笑道:“為何是由本王派使者、送重禮,而不是莫國主動來修好?”
    張含說道:“現在我國急需莫國的協助來抵御川貞等強國,反過來看,我國對莫國則顯得不那么重要,所以由我國主動示好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等他說玩,唐寅打斷道:“張大人倒是很會站在莫國的立場上說話的!”
    邱真和上官元吉二人一直沒講話,主要是在看唐寅的態度,通過他與張含的交談,可看出唐寅對風莫聯盟破裂之事沒有任何要挽回的意思,這也間接說明唐寅是贊同兩國聯盟破裂的。
    聽唐寅的語氣開始變得不善,邱真生怕張含這個呆子再繼續逆著唐寅的意愿講下去,他直截了當地開口問道:“難道,大王有與莫國交戰之意?”
    唐寅聞言一笑,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近年來,我大風的國力是變強還是變弱了?”
    風國現在雖說國庫空虛,但國力變強是有目共睹的,不說其它,僅僅是吞并寧北八郡就令風國的實力得到質的飛升。以前風國是缺糧大國,因為糧草問題法養大批的軍隊,現在吞并寧北八郡,使風國擁有了穩定了糧食來源,論是中央軍還是地方軍,數量都成倍增長。
    眾臣相互看看,異口同聲地說道:“我國國力比之從前升甚多。”
    唐寅點點頭,問道:“為何會有升?”不等眾人回答,他繼續說道:“因為戰爭!只有戰爭,才能讓我們風國掠奪富饒的土地,掠奪它國的財富,掠奪人口、資源、技術,沒有戰爭,風國只會走向衰亡,只有不間斷的戰爭才會讓風國越來越強大,實力越來越雄厚。”說著話,唐寅站起身,走到墻壁前,揮手拉掉掛在墻壁上的簾帳,在簾帳后面是整本a]poo個昊天帝國連同周邊國家的地圖。他手指地圖上方,說道:“諸位都看看吧,現在我們風國周邊哪還有能與其交戰之國?東邊是海,西邊是亞,北邊是貝薩以及快被貝薩吞并的杜基,除了莫國,我國已再擴張之路。”
    眾人下意識地走到地圖近前,仔細看人們才現,地圖上有許多勾勒的痕跡,而且大部分都集中在風莫之間,顯然唐寅對莫用兵的打算已不是一天兩天了。
    邱真說道:“原來……大王早已做好與莫國交戰的準備!”
    “準備還談不上,我也沒想到會這么快和邵方鬧翻,不過既然已經翻臉,那也就不用再客氣。”頓了下,唐寅回身說道:“邱真,立刻給亞的三水軍傳,全軍立刻撤回國內修整!”
    “是!大王!”就對外擴張這個問題,邱真是分贊同唐寅的決斷,他二人的想法大致相同,都認為對外吞并是強國的唯一出路。
    不過張含立刻站出來表示反對,他急聲說道:“大王萬萬不可,莫國非寧國可比。打寧國時,我們有莫國這個強援,可與莫國交戰,我們非但沒有援軍,反而還要冒著與川貞等國同時交戰的危險,大王千萬不可沖動行事,草率出兵啊!”
    唐寅皺起眉頭,張含怎么總是前怕狼后怕虎的,如此怎能成大氣?這時候,上官元吉終于開口說道:“其實,要破莫國也沒有想像中那么困難。”
    “哦?”在場眾人精神皆為之一振,紛紛向上官元吉看去。
    唐寅問道:“元吉此話怎講?”
    上官元吉說道:“邵方的王位畢竟來路不正,我國可先派出密探,潛伏于莫國,在民間散播傳言,揭露邵方為得王位暗殺其父之事,如此一來,莫國姓對邵方的忠誠將會銳減。同時,大王還可支持莫國其他的王族,讓他們聯合起來劾邵方,只要能制造混亂,只要莫國能內亂,對我國將會大大有利,到時出兵也會事半功倍。”
    啪!唐寅打個指響,仰面而笑,連贊道:“元吉的主意甚妙,就這么辦!”
    一聽這話,張含又急了,忙說道:“大王不可!大王雖與莫王有些許摩擦,但風莫兩國的盟約還在,大王欲出兵莫國,沒有恰當的理由啊!”
    唐寅和邵方都是肚量不大之人,但在容忍力這方面,唐寅可比邵方強得多。張含一再站出來反對唐寅的意圖,唐寅倒是能忍得住,也正因為這樣,他手下的大臣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面前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
    “張大人,過不了多久,我們就會有出兵的理由了。”唐寅笑呵呵地自信道。
    “啊?”張含一愣,不解地看著唐寅。
    唐寅說道:“邵方知我和靈霜成親,必會認為我有吞并玉國之意,他是絕不會容忍我風國吞并玉國的,因為這樣一來,就等于是對莫國成形合圍之勢,他必會在短期內用兵,或是對玉國,或是對風國。不過,我國南方有天險霸關,易守難攻,莫國出兵玉國的可能性更大。要知道,我與靈霜已成親,莫國若攻打玉國,于情于理,我沒有不去救援的道理,出兵莫國也就順理成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