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14

  等邵俊吃喝得差不多了,唐寅明知故問道:“邵俊王兄,聽說現在邵方在殘害邵氏王族,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邵俊哪里知道邵方到底在什么神經,起邵方,他恨得咬牙切齒,恍然想起最近的傳言,他正色說道:“風王殿下,最近坊間盛傳邵方謀害其父,篡權奪位,現在看來,傳言不假,他想把邵氏王族統統殺光,最后只剩下他一個人,也就所謂他的王位正統不正統了。【】官場小說文字”邵俊難得的聰明一回。
    唐寅點點頭,裝模做樣地說道:“邵方陰謀篡奪王位之事,本王也有所耳聞。”其實邵方能篡權,幕后的黑手就是唐寅,甚至邵方的父親都是唐寅指派江凡去刺殺的。他皺著眉頭問道:“現在莫國境內還幸存多少邵氏王族?”
    邵俊連連搖頭,仰天長嘆道:“沒了,都被邵方這畜生殺光了,王族是死的死,逃的逃,莫國境內已再邵氏一族!”在他眼中,邵方根本就不能算是邵氏王族的成員。
    唐寅問道:“邵俊王兄的兄長們都被邵方殺光了嗎?”
    邵俊面露悲涼之色,嗓音沙啞地說道:“不僅臣的兄弟們全部遇害身亡,就連臣的子侄們、家人們都一幸免,邵方喪盡天良,豬狗不如,還望風王殿下能站出來主持公道啊!”
    得到這樣的答復,唐寅放下心來,只要邵俊的上面再兄長,邵方的兄弟姐妹們又都死光,那么自己就可以想辦法把他捧為莫國王位的合法繼承人。唐寅點點頭,安慰道:“邵俊王兄盡管在風國住下來,本王會負責保護你的安全,也會想辦法為你討回公道,懲治邵方!”
    聽聞這話,邵俊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落了下去,他知道唐寅和邵方關系交好,他也怕唐寅把自己押送回莫國,交給邵方。他急忙起身,跪地叩,長聲說道:“臣多謝風王殿下!”
    “邵俊王兄不必客氣,你就安心住在本王的王府里,就算邵方知道你在這里,也不能把你怎么樣!”唐寅正氣凜然地說道。
    邵俊倍受感動,眼淚又掉了下來,顫聲說道:“大王對臣恩同再造,臣即使做牛做馬也償還不了大王的恩情啊!”
    唐寅笑了,站起身形,走到邵俊的近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幽幽說道:“只要你能記住本王對你的好,那就不枉費本王如此善待于你。”
    “是、是、是!大王盡管放心,以后只要大王一聲令下,讓臣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恩!”唐寅點點頭,不再多言。現在邵俊這個莫國的落魄侯爵還看不出能有什么作用,但唐寅明白,要征服莫國,光憑武力是不夠的,畢竟莫國的實力太強,需采用離心之計,即使不能孤立邵方,也要把一部分莫人拉到自己這邊,而邵俊就是自己手中的一面旗幟,在關鍵時刻能夠拉攏到大批莫人的旗幟。
    邵俊逃到風國之后,立刻被唐寅圈養在風國王府之內,他平日里需要什么,唐寅基本都會滿足,但唯一的一點是不可以隨意離開王府。
    唐寅的理由是邵方可能已派出刺客潛伏在鹽城,伺機而動,邵俊留在王府之內,刺客還拿他沒辦法,但要是出了王府,可能就兇多吉少了。邵俊早就被邵方嚇破了膽,再聽唐寅這么說,哪里還敢出去,何況,王府里要什么有什么,好吃好喝的侍候他,甚至連女人都幫他找好了,邵俊也就沒有出去的必要,他也喜歡呆在安樂窩里安心享受。
    唐寅安頓下邵俊的同時,三水軍也從亞撤回風國國內,在退到寧地的時候三水軍不走了,傳回鹽城,說明亞出邀請,請唐寅出訪亞。
    在信中,粱啟寫的很詳細,亞是信仰太陽神的,而風國根本沒有這方面的習俗,所以亞要成為風國的屬國,絕大多數亞人會不服氣,也會對亞的王廷產生不滿情緒,這次亞的王廷之所以邀請唐寅,主要目的是希望他能接受大祭師的祝福,如此來讓亞人對風國臣服。
    接到粱啟的這封信,唐寅還是琢磨了許久,最后決定接受亞的邀請。雖說風莫現在局勢緊張,但亞對風國也是極為重要的,如果能全面融合亞的各種技術,會使風國的國力大增唐寅的亞之行很低調,沒有大張旗鼓的宣傳,只帶不到萬人的衛隊悄然前往。抵達寧地之后,唐寅和三水軍匯合,然后由三水軍護送,進入亞境內。
    亞是政神一體的國家,國王的政權和大祭司的神權共同主宰著國家的命運,現在唐寅只是得到亞國王杰拉爾·哈代斯迪的認可,但還未得到大祭司的承認,這也是他為何要有這次亞之行的根本原因。
    亞各地的城鎮對唐寅還是很歡迎的,至少表面上都客氣有加。通過隨行的亞向導,唐寅在路上也學了一些簡單的亞用語。
    一路話,三水軍不日抵達亞城。
    亞城的壯觀讓唐寅也有些咋舌,甚至讓他有種重回現代的感覺,亞城內隨處可見高聳的樓塔式建筑,仿佛一座座的摩天大樓,但與布莉安娜花園和太陽神廟比起來,這些樓塔則顯得小巫見大巫。
    布莉安娜花園是圓盤疊羅式的人工建筑,高大又壯觀,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峰屹立在城內,而太陽神廟是梯形建筑,也是亞城內的最高建筑,尤為壯觀的是從底層直通頂端的階梯,給人一種莊嚴肅穆又高不可攀之感。
    亞方面,國王杰拉爾·哈代斯迪親自出城迎接唐寅。在杰拉爾心里,身為風王的唐寅應該年歲和他差不多大小,可見面之后方知道自己錯了,唐寅比他想像中要年輕得多,看上去還不到三十的樣子,相貌英俊,五官深刻,天生笑面,讓人感覺很舒服。
    “臣亞國王杰拉爾·哈代斯迪參見風王殿下!”當初雙方已經商議好了,風國出兵援助亞,亞則尊風國為主,杰拉爾在唐寅面前自然也要稱臣。
    杰拉爾使用風國的禮儀,雙手拱起,一躬到地。
    唐寅一笑,伸手把他攙扶起來,親密地直呼他的名,說道:“杰拉爾不必客氣。”他這話是用亞語說的,雖不標準,但杰拉爾·哈代斯迪還是能聽明白。
    想不到他會說亞語,杰拉爾有些錯愕,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連忙說道:“風王殿下城內請。”
    “請!”
    在杰拉爾的陪伴下,唐寅緩步走進亞城內。
    對于唐寅的到來,亞人都很好奇,不僅街道兩旁形成了長長的人墻,就連周圍各棟樓塔的小戶里也擠滿了小腦袋。
    “聽說,你我兩國的聯合還需要得到貴國的大祭司的祝福。”路上,唐寅沒有多余的廢話,也沒有好奇地東張西望,直截了當地切入正題。他說兩國聯合算是比較客氣的,實際上就是風為主,亞為屬。
    一旁的亞翻譯把他的話用亞語講給杰拉爾。
    “是的!風王殿下!”杰拉爾正色說道:“如果殿下不能得到大祭司的認同,只怕我國國民會心生不滿,日后可能鬧出亂子。”
    “恩!”唐寅點點頭,回頭向亞的眾大臣當中環視了一眼,問道:“哪位是大祭司?”
    杰拉爾賠笑道:“大祭司現在太陽神廟。”說完話,他又怕唐寅誤會,解釋道:“若要緊的事,大祭司是不會離開神廟的。”
    何謂要緊的事?自己身為亞宗主國的國君,親臨亞,難道還不算要緊的事嗎?亞的大祭司倒是好大的架子啊。他微微一笑,說道:“既然大祭司不愿主動見本王,那本王就去找他好了。”
    杰拉爾能聽出唐寅話中的不滿,滿面尷尬,不知該說什么好。他雖是國王,但還管不到大祭司的頭上,如果嚴格論起來,大祭司的地位還要在他之上呢!好在亞的大祭司沒有參政的傳統,不然政神一體的亞早就生內亂了。
    看到杰拉爾一臉奈的樣子,唐寅也多少能體會到大祭司在亞的地位是極高的,至少和國君不相上下。
    杰拉爾憋了半晌,方說道:“風王殿下一路辛苦,還是先到王宮歇息一下吧!”
    沒等唐寅說話,上官元讓快步走上前來,在唐寅的身側低聲說道:“是啊,大王不必著急去見什么鬼祭司,先去王宮吧!”
    唐寅莫名其妙地看眼上官元讓,他們趕路并不急,連自己都不覺得疲憊,上官元讓能感到累?
    這時,粱啟上前,悠然而笑,說道:“元讓急于進王宮,恐怕是另有目的吧?”
    上官元讓老臉一紅,狠狠瞪了粱啟一眼,暗罵他是長舌婦,他故做平靜地反問道:“我能有什么目的?”
    粱啟笑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元讓是想見亞公主。”
    上官元讓臉色更紅,抬手打了粱啟胳膊一拳,嘟囔道:“你不要亂說話……”說著,他還偷眼瞧瞧唐寅。
    見狀,唐寅明白了,仰面而笑,點頭說道:“也好,我們就先去王宮。”難得元讓能有心儀的對象,唐寅也樂促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