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15

  亞王宮。[])
    亞的王宮即不同于風國,也不同于貝薩,同樣是以塔樓式建筑為主,又高又大。里面的裝飾稱得上奢華,飾品多為金銀,舉目看去,金碧輝煌,光彩奪目。
    在王宮的正殿,杰拉爾請唐寅坐在王椅上。王椅純銅打造,椅背足有一人多高,表面為鍍金,把手上鑲嵌寶石,異常氣派。唐寅倒也當仁不讓,心安理得的坐在王椅之上。
    杰拉爾和他的王后在一旁陪坐,另外,亞的三位王子、兩位公主都有到場。唐寅特意多看了幾眼亞的兩位公主,二女的年歲都未過二十,黑黑眼,這點倒是和風人一樣,只是五官十分深刻,和風人有明顯的不同。
    自亞公主出來之后,上官元讓的目光一直落在長公主身上,而長公主顯然對上官元讓沒什么興趣,甚至都未正眼看他,兩眼一直在含情脈脈地注視著粱啟。
    唐寅那么聰明,只通過察言觀色就了解了大致的情況。很顯然,是落花有意,流水情。他暗道一聲麻煩,不過感情這種事,他這個君主也是插不上手的,只能讓他們自己去解決了。
    杰拉爾先向唐寅介紹自己的五個子女,長子名叫塞倫,次子名叫亞瑟夫,三子名叫加納爾,另外長女名叫瑪麗卡,次女叫索妮亞。
    唐寅邊聽邊點頭,卻有聽沒有記,他才懶著理會杰拉爾的子女叫什么名呢!等杰拉爾都介紹完,二王子亞瑟夫突然站起身來,問唐寅道:“風王殿下,不知我可不可以到貴軍軍中任職?”
    聽聞此話,別說唐寅愣住,就連杰拉爾和王后也是滿臉的茫然,不明白他為何出要去風軍任職。
    唐寅反應極快,他微微一笑,反問道:“王子殿下為何要來我軍任職?”
    亞瑟夫正色說道:“我很佩服風軍在戰場上的表現,我想我加入風軍也能學到更多的知識,以后回護亞不再受外國的欺凌!”
    他的話很直接,也聽得杰拉爾冷汗直流。什么叫不再受外國的欺凌?現在亞已成風國的屬國,不正是在遭受著風國的欺凌嗎?當著唐寅的面這么說,和當眾打臉有什么區別?
    杰拉爾連向二子使眼色,示意他趕快坐下,可亞瑟夫好像沒看到似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唐寅,靜等他的答復。
    唐寅沒有生氣,反而很喜歡他這種直接坦然的個性,也直到這時,他才認真打量亞瑟夫。
    他有二十五六歲的樣子,相貌平凡,即沒有繼承其父的剛毅,也沒有遺傳其母的秀氣,身材更是平庸,即便在風國,也只能算中等偏矮,而在亞,那就更屬又矮又瘦那一類型。看罷之后,唐寅笑吟吟地說道:“我風軍之內不養少爺兵,如果王子殿下以為在風軍中混日子很容易,可就大錯特錯了。”
    亞瑟夫立刻接道:“既已投軍,便將生死置于肚外,這點風王殿下盡請放心。”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又道:“不知王子殿下有哪些讓人信服的本事?”
    “我有修過靈武,雖不敢說出類拔萃,但在同輩之中也算是佼佼者!”
    聽他對自己的評介甚高,唐寅一笑,眼珠轉了轉,揚頭對上官元讓說道:“元讓,去試試王子殿下的靈武到底高強到什么程度。”
    他說完話,上官元讓連點反應都沒有,仔細一瞧,才現上官元讓正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亞的長公主呢!唐寅暗嘆口氣,高音量,沉聲說道:“元讓!”
    這次上官元讓總算是聽到唐寅的召喚,激靈一下回過神來,茫然地看著唐寅,不知道他喊自己干什么。唐寅耐著性子說道:“元讓去和王子殿下比試比試,看看王子殿下的靈武如何。”
    “是!大王!”上官元讓心不在焉地起身,走到大殿的中央。
    杰拉爾和王后以及眾多的亞大臣們都是面露擔憂之色,上官元讓是什么人?那可是當初可單槍匹馬硬沖過杜基連營的猛將,能在杜基軍營里來去自如,如入人之境,這得有多大的本事?亞瑟夫又豈能是他的對手?杰拉爾沖著唐寅干笑道:“風王殿下,亞瑟夫年幼知,若有言語得罪之處,還望風王殿下多多包涵。”
    唐寅含笑擺擺手,說道:“你不必擔心,只是比試而已,不會傷到王子殿下的。”
    “可是……這……”話是這么說,但拳腳眼,萬一亞瑟夫被上官元讓打傷甚至是被打死,自己又找誰說理去?
    杰拉爾皺著眉頭,心都到嗓子眼,可亞瑟夫卻毫膽怯之色,他大步流星走到上官元讓近前,上下打量他兩眼,然后朗聲問道:“我們是使用武器還是只比拳腳?”
    聽完一旁翻譯的話,上官元讓聳聳肩,隨口說道:“隨便你。”
    亞瑟夫挑起眉毛,這個風軍將領好狂妄的口氣啊!他深吸口氣,猛然抽出佩劍,抖臂膀將其靈化,緊接著大喝一聲,舉劍向上官元讓的頭頂劈砍過去。
    上官元讓本打算幾下把亞瑟夫打趴下了事,可突然現一直不看自己的瑪麗卡難得的向自己這邊望來,他心中頓是一動。
    等亞瑟夫的靈劍快砍到近前時,他才微微側身,把對方的劍鋒險險讓開。
    大殿的中央,他二人打斗到一處。亞瑟夫連連搶攻,而上官元讓則是只閃躲,不還手,別說沒拿出武器,就算靈鎧都未罩起。唐寅在旁看得直皺眉,問身邊不遠處的粱啟道:“元讓在干什么?”
    粱啟也是莫名其妙,猛然看到亞的長公主瑪麗卡在關注兩人的比武,頓時明白了,元讓是在引人家的注意嘛!他沖著唐寅微微一笑,低聲說道:“大王,也許元讓在試探亞瑟夫的能耐到底如何吧。”
    唐寅哦了一聲,不再多言。
    場上,上官元讓一直不還手,而亞瑟夫搶攻不斷,看上去后者象是占有不小的優勢,可實則不然,上官元讓滿面的輕松,而亞瑟夫在連續的搶攻之下已累得氣喘吁吁,豆大的汗珠子不停地順著面頰流淌下來。
    又打了十幾個回合,亞瑟夫的進攻已大不如前,上官元讓也感覺差不多了,等對方再次一劍刺過來的時候,他站在原地未動,腰身扭轉之間,讓其鋒芒,等對方要收劍的時候,上官元讓出手如電,一把把亞瑟夫的手腕扣住,也沒見他如何用力,大手向回一拉,亞瑟夫的靈劍竟已落到他的手上。這個變化太突然了,也令在場眾人的臉色不為之大變。
    上官元讓低頭看了看恢復正常的佩劍,說道:“劍是好劍,但劍可不是這樣用的。”說著話,他手臂微微揚起,靈氣流出,與佩劍融合,轉瞬之間,佩劍射出萬道霞光,化為靈劍,這把靈劍,比之未靈化時得大出一倍有余,又寬又長,其狀似劍又似刀。上官元讓信手一揮,靈劍橫掃而出,與此同時,帶出一道靈波,正掃在左右人的墻壁上,耳輪中就聽喀嚓一聲脆響,靈波撞擊墻壁,把墻壁橫著撕開一條兩米多長的大裂縫。
    嘩——上官元讓只揮出一劍,令現場一片嘩然,尤其是那些亞的大臣們,膛目結舌,一時間都被驚呆了。上官元讓收劍,52o小說道:“劍者,兵之皇也,用劍之道,先講究的是大氣,其次才是力道和招式!”說完話,他把靈劍向地上一插,轉身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大殿里足足沉默了半分鐘,然后才爆出如雷般的掌聲。上官元讓可謂是技驚四座,也令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到由衷的折服。唐寅亦是面帶微笑,流露出得意之色。
    杰拉爾忍不住站起身形,感嘆著說道:“上官將軍果然是神武蓋世,猶如天神下凡!”
    “哈哈!”唐寅聞言大笑,傲然說道:“這算得了什么,元讓在萬軍當中取敵帥級如探囊取物。”
    說是比武,唐寅更象是在亞的王廷面前炫耀己方的武力,當然,上官元讓也確實有讓他炫耀的資本。
    杰拉爾理解地點點頭,以上官元讓的武力,做到這一點也不算難事。
    這時,亞瑟夫邊喘息著邊不服氣地說道:“風王殿下,我的靈武確實不如這位將軍,但我想風軍中的將士不會人人都有這么高強的靈武吧?”
    這個王子的脾氣倒是蠻倔強的!唐寅沉吟了片刻,問上官元讓道:“元讓,你覺得王子殿下如何?”
    上官元讓想了想,說道:“還算不錯。”
    能被上官元讓稱之為不錯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唐寅眨眨眼睛,故作勉為其難地說道:“好吧,既然王子殿下執意在我風軍中任職,那就留在三水軍吧!”說著話,他問粱啟道:“粱啟,有問題嗎?”
    粱啟暗道一聲麻煩,不過唐寅當眾問他,他也不好回絕,只能硬著頭皮說道:“沒問題,大王。剛好我軍現在缺兵短將,正是用人之際。”
    得到粱啟的肯,唐寅便順水推舟地說道:“那就這么定了!”
    亞瑟夫非要加入風軍,等于是主動送給風國做人質,唐寅當然也是樂意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