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16

  亞瑟夫之所以要加入風軍也是自己的想法。[]身為二子,即不象長子那樣受父母的器重,也不象三子那樣受父母的疼愛,剛好卡在中間,姥姥不親,舅舅不愛的。亞的王位基本和他沒關系,而他又是王子,想在亞軍中任職處境也很尷尬,這次正好唐寅出訪亞,他趁次機會出加入風軍,在他看來,他在風軍當中反而比在亞軍中更有展,也更能施展自己的才華,不用有所顧慮。
    唐寅倒是沒想那么多,只覺得有亞瑟夫這個人質在自己手中,以后亞會更加聽話。對此事最為反對的自然是亞國王杰拉爾,可畢竟是亞瑟夫主動出來的,而唐寅又已經接受了,他這時即便想反對也從開口。
    這事告一段落之后,唐寅才和杰拉爾談起兩國之間的政務。
    杰拉爾先出希望風國能向以前的寧國那樣,在亞設立長久性駐軍。對此唐寅略有遲疑,并非風國兵力不足,而是現在與莫國交戰在即,分兵駐守亞,怕影響己方的戰力。
    不過作為宗主護旗下的屬國也是責任所在,法拒絕,唐寅考慮了一會,還是點頭同意了。他想到天鷹軍駐扎在寧地,可以分出一部分兵力到亞駐守。得到唐寅的肯,杰拉爾十分高興,眼睛里也終于露出笑意。
    亞國小民寡,論科技怎么先進,國力和軍力太弱,即便是杜基那樣的弱國也能把亞打的毫還手之力,以前若是沒有寧軍的保護,亞不知要滅亡多少次了,現在寧國已不存在,亞只能選擇風國做靠山。雖然要稱屬國,但還不至于淪落到滅亡的下場。
    杰拉爾完他的請求,唐寅隨即開始談起風軍援助亞的軍費問題和損失賠償問題。這件事唐寅事先和粱啟討論過,三水軍在亞國內與杜基軍的交戰,陣亡的將士加上受傷的將軍,總數接近五萬人,粱啟認為兩萬兩的軍費加損失賠償是可以接受的,另外,風軍繳獲的戰利品不少,基本都是亞的財物,這些東西已都被三水軍扣下,并未還給亞。
    唐寅覺得粱啟出的數額太小,在兩萬兩的后面加個零,獅子大開口,直接索要兩千萬兩。
    杰拉爾和亞大臣們沒想到唐寅會索要這么多銀子,在亞沒有銀錠,只有銀幣,按照一枚銀幣半兩計算的話,兩千萬兩白銀足足需要四千萬枚銀幣,即便亞的國庫很富足,一時間也法拿出這么多錢。
    “風王殿下,兩千萬兩是不是……太強人所難了?!”杰拉爾硬著頭皮說道。
    唐寅面色一正,說道:“哈代斯迪國王覺得本王在漫天要價嗎?三水軍是我大風最精銳的軍團,為了保護亞的安全,本王毫不猶豫把我國最強軍團派到亞,和杜基軍殊死爭戰,連翻血戰下來,傷亡慘重,折損過半,其損失又何止是銀兩所能彌補,本王只要兩千萬兩已是念及兩國情義,若哈代斯迪國王再和本王討價還價,就太令人失望了。”
    他這話如果是和昊天帝國內的各公國說,對方肯定會嗤之以鼻,論川、貞還是莫、安、貞、玉等國,其人口都佷多,人命也是最不值錢的,而亞則不然,亞國小人寡,一直以來都把人命看得很重,此戰三水軍傷亡接近五萬,就亞而言,這已屬天數了。
    聽完唐寅的話,杰拉爾滿臉尷尬,連聲說道:“不、不、不!風王殿下,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只是兩千萬兩實在太多,亞一時之間也拿不出這么多錢……”
    “可以分期支付嘛!”見對方不是要討價還價,唐寅的臉色緩和下來。
    “啊?”杰拉爾沒明白他這個分期分支是什么意思。
    唐寅含笑說道:“五年之內,兩千萬兩總是可以還清的吧。”
    兩千萬兩分五年償還,平均下來每年拿出四萬兩,杰拉爾琢磨了片刻,覺得這還是可以接受的,亞也能承受得起。他點頭應道:“好吧!此事……本王可以答應風王殿下,以五年為限,亞每年償還貴國四萬兩銀子。”
    呦!杰拉爾竟然真的接受了,看來亞還是很有些油水可榨的嘛!唐寅心中暗笑,臉上的表情卻沒什么變化,看上去,好像這就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他幽幽說道:“你我兩國以后就是盟國,亞有難,我風國定會鼎力相助,當然,我希望貴國也不要對我大風太小氣。”“是、是、是!風王殿下所言極是!”弱國外交,正是這個道理。和風國比起來,亞的面積、人口連風國的一個郡都比不上,在風國面前,亞就算擁有再先進的科技和明,其實力也相差甚遠,雙方的談判,根本沒有公平可言。
    接下來,唐寅和杰拉爾又談及一些兩國合作的事宜。
    說是合作,實際上就是討論風國如何大規模的引進亞的明和科技,以及相關的人才。雖說現在談的都是風國如何吸收亞的精髓,但風國對亞也不是毫影響的。
    亞是個很有意思的國度,它的明高度達,各個領域都很先進,就拿計時來說,其計時的單位已能精確到十分之一秒甚至分之一秒,但亞卻是沒有紀年的,所有的歷史事件沒有一個明確的、面的記載,只是編成詩歌由云游詩人傳唱。至于流傳在民間的種種詩歌究竟是真還是假,早已從考證,這樣一來,等于亞是沒有歷史的。直至亞成為風國的屬國之后,才漸漸以風國的紀年為標準,以唐寅稱王那一年為元年,通常稱之為風歷元年。而后,亞也開始設立史官這個職務,效仿風國,記載本國的歷史。當然,這些也都是后話。
    這一場雙方的會談整整談了一下午,完事之后,唐寅也不用去太陽神廟見大祭司了,直接參加王廷的宴會。
    亞的宴會和貝薩差不多,形式一致,都很隨意,很自由,沒有固定的坐席,可以隨便走動,但是在亞,等級要更森嚴,整個宴會大廳分成若干區塊,低等級的貴族不能走到高等級貴族的區域中,那會被認為是很失禮的行為,王廷舉辦的宴會,非貴族不能參與,不管是多么富有、多么有地位的平民,在王廷的聚會中是被排斥在外的。
    唐寅對這種放眼看去都是異族的宴會興趣缺缺,但也能應付自如,上官元讓倒是很投入,一直在找機會接近亞的長公主瑪麗卡,可瑪麗卡心儀的對象不是他,而是粱啟,只不過粱啟對瑪麗卡的態度十分冷淡。
    宴會上,亞瑟夫主動來找粱啟,詢問他自己在三水軍能得到什么職務。
    粱啟打心眼里不喜歡亞瑟夫這種出身高貴的少爺兵,也不知該如何安排為好。派他出去打仗,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恐怕連大王都不好向亞交代,而三水軍內又不能養閑人,一旦開了先例,以后這類的事將絡繹不絕,直接影響到全軍的戰力。當亞瑟夫來詢問時,粱啟也沒想好,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反問他道:“你能在軍中做什么?”
    亞瑟夫很干脆,想也沒想,直截了當地說道:“領兵打仗!”
    粱啟笑了,看看站于二人身旁的翻譯,聳肩說道:“王子殿下還是先把風語學好之后再來和我談領兵打仗之事吧!”在戰場上,如果將軍下達的命令都需要靠翻譯講給將士們聽,那就太搞笑了。
    亞瑟夫被他說的滿臉在漲紅,但也從反駁,最后點點頭,象宣誓似的說道:“梁將軍放心,我一定把風語學好。”
    “我很期待。”粱啟未在多說什么,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轉身走開了。
    宴會的氣氛還算融洽,亞的貴族們對唐寅也沒有敵意和排斥感,畢竟風國不是靠武力征服把亞變成自己屬國的,而是通過援助的下不錯的基礎。
    等宴會結束,杰拉爾安排唐寅一行人在王宮入住,唐寅也沒有推辭。
    當晚話,第二天一大早,杰拉爾親自來找唐寅,邀他去往神廟,拜見亞的大祭司——安吉拉·唐布尼。
    遠距離觀望太陽神廟就已然比壯觀,等到神廟近前再看,更是令人嘆為觀止,堪稱人類奇跡。太陽神廟至少在一五十米往上,底座為正方形,整體為梯形,最頂端是座巨大的殿堂,從下往上看,只能看到殿堂象牙白的巨柱。唐寅估計,即便使用現代化的機械想建造一座如此規模的建筑也得花費數年甚至十幾年的時間,很難想像,在這個時代能夠完成如此偉大的建筑。
    在太陽神廟面前,論是高貴的國王還是靈武蓋世的猛將,只會顯得比微小,崇拜和肅穆之情油然而生,這也可以理解亞人為何對太陽神那么尊崇了。
    見唐寅流露出來的驚嘆之色,杰拉爾不得以地說道:“據傳,太陽神廟乃太陽神于創世之處所造,這也是世界上唯一的神跡!”
    唐寅聞言樂了,沒有歷史也是件好事,可以任意的瞎編亂造,把太陽神廟說成是太陽神所造,等于在說亞人是受神眷顧的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