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17

  唐寅幽幽說道:“可惜亞在被外族入侵的時候,你們的太陽神并沒有現身幫你們,反而是我風國在亞危難之際挺身而出,助你們抵御強敵,度過難關!”
    杰拉爾被唐寅說得臉色漲紅,沉默好一會方低聲說道:“風國能出兵援助亞,正是太陽神在冥冥之中的控。【】”
    唐寅暗暗搖頭,和這種早已對宗教信仰根深蒂固的人說得再多也沒用。他揚頭問道:“杰拉爾,我們現在可以上去了嗎?”
    “當然,風王殿下先請!”杰拉爾躬身說道。
    唐寅舉目向上望了望,臺階漫長,仿佛要直通天際似的,草草估算,從下面走到神殿頂端,至少也得有數個階梯,而且還有任何的緩步區,光是看看都讓人覺得眼暈。
    他點點頭,暗嘆口氣,說道:“走吧!”
    在太陽神廟冗長的臺階兩旁,每隔一段距離便豎立有高大的石像,石像千奇怪,有些是人,有些是半人半獸,有些則是妖獸,一各個栩栩如生,讓唐寅在爬臺階的時候也不至于太過聊。
    杰拉爾在唐寅身邊不時解釋石像人物的來歷以及傳奇的故事,當然,在唐寅聽來這些基本都屬神話,說白了就是稽之談。
    邊走邊聊,不知不覺間已快要接近神廟的頂層。
    走到這里,杰拉爾已累得氣喘吁吁,唐寅倒是面不紅、氣不喘,好像沒事人似的。
    這時候,一排身穿白衣、白巾蒙面的女子出現在臺階頂端,唐寅不明白怎么回事,本想問問身邊的杰拉爾,可是此時杰拉爾表情肅穆,眼簾低垂,見狀,唐寅也不好再開口多問。
    很快,唐寅和杰拉爾上到神殿頂端,向前觀望,好嘛,映入眼簾的是一座規模宏偉、氣勢磅礴的殿堂。
    從底下觀望,不覺得頂層的神殿如何壯觀,現在身臨其境,唐寅忍不住暗暗咋舌,單單是神殿外面的柱子就有四、五個成年人那么粗,高度接近十五六米,而這樣的柱子足足有二十四根,很難想像,這么又粗又長的石柱是如何搬運上來的。
    再看神殿,屬正方形建筑,從上到下清一色的由石塊堆砌而成,通體的象牙白,上面精雕細琢,刻有密密麻麻的圖案和古亞,向正中間看,是面巨大的殿門,殿門之寬敞、高大,別說容人通過,就算并排跑數架馬車都沒問題。
    站在神廟頂端,環視四周,整座亞城盡收眼底,仿佛自己就站在世界的最高峰,把天地萬物都踩于腳下。
    好一座太陽神廟,真是可以堪稱世界奇觀!唐寅仔仔細細觀望好一會才長噓口氣,就連他這個從骨子里看不起宗教的死硬派這時候都難免生出崇拜之情。唐寅尚且如此,同樣是第一次上來的上官元讓、粱啟、阿三阿四等人也都是面露呆色,目光直,久久回不過來神。
    這時候,站于不遠處的白衣女子們走了過來,其中一人來到唐寅近前,緩緩伸出手。
    她不說話,唐寅哪知她在向自己要什么,剛要說話,見杰拉爾以及亞的大臣們都開始解下武器,恭恭敬敬地交給站于面前的白衣女子手上,唐寅這才明白,對方是要自己拿出武器。
    唐寅微微一笑,沒見他有明顯的動作,只是雙臂晃動之間,掌中已多出兩把半月形的彎刀。
    他面前的白衣女人雖是白巾蒙面,但露在外面的眼神還是露出些許的驚訝之色。
    唐寅含笑把雙刀放在女子的手上,然后問道:“現在可以進了嗎?”
    白衣女子聽不懂他的話,也沒有應答,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捧著雙刀,默默走到一旁。
    她剛剛離開,又有另兩名白衣女子走上前來,其中一人手中還端著托盤。還沒等唐寅弄清楚怎么回事,白衣女子從托盤里拿起一根樹枝,先是在盤里湛了湛,然后抖手向唐寅甩去。
    樹枝甩出的液體濺了唐寅滿臉滿身,后者眉頭大皺,同一時間,阿三阿四雙雙箭步上前,擋在唐寅的身前,而上官元讓直接竄到白衣女子的近前,一把將其手腕扣住,厲聲喝問道:“你干什么?”
    白衣女子顯然沒想到他們會有這么激烈的反應,露在外面的眼睛中流露出驚恐和詫異之色。隨行的亞翻譯急忙跑過來,邊拉住上官元讓的胳膊,邊向唐寅連連擺手,說道:“風王殿下不要誤會,圣女對殿下并惡意,只是在幫殿下凈身而已。”凈身?唐寅抬手在臉上抹了一把,然后低頭嗅嗅,甩在自己臉上的液體色味,象是水,只是自己所穿的雖非新衣,但也干凈得很,還需要凈什么身?這簡直是在羞辱人嘛!
    見狀,翻譯知他又誤會了,但又不知該如何解釋,憋了好一會方說道:“在主神眼中,世人都是骯臟的,而神廟又是圣潔之地,所以論是誰,在進神廟前都需凈身。”
    唐寅挑起眉毛,向左右看了看,別人都未被水,怎么唯獨自己有?他冷笑著問道:“為何你們的國王不需要凈身?”
    翻譯正色道:“陛下未被大祭司準許進入神殿。”
    唐寅一愣,過了片刻,好奇地問道:“難道只有本王被允許進入了?”
    “是的,風王殿下!”翻譯點頭應道。
    聽聞這話,上官元讓、粱啟等人都顯得有些緊張,湊到唐寅身邊,擔憂地低聲說道:“大王,小心有詐……”
    唐寅眨眨眼睛,嗤笑一聲,說道:“沒事,量他們也不敢!”說著話,他轉回身,對眾人說道:“你們在這里等我。”
    “大王……”
    唐寅笑呵呵地自信道:“即便有詐,又能奈我何?!”說完話,他向面前的白衣女子揚頭說道:“請面前帶路!”
    即便不懂唐寅的話,只看他的動作也能明白他的意思。白衣女子們紛紛退讓到兩旁,由其中一人為唐寅引路。
    女子步伐輕盈,姍姍走到神殿門前,沒見她向里面叫喊,神殿的大門已自動打開。
    耳輪中就聽嘎嘎嘎一陣軸承轉動之聲,由巨石打造的殿門緩緩張開。只看石門的高度、寬度和厚度,就不難想像它的分量得有多重,唐寅估計,若是用人力開門的話,就算上名大漢也未必能把如此沉重的石門推開。
    隨著殿門打開,唐寅眼前頓是一亮,神殿之內燈火通明,亮如白晝,此時須白衣女子引路,唐寅已下意識地走入其中。
    神殿內部就象從外面看上去的那樣,比的開闊、寬敞,向上看,十多米高的棚頂完全由琉璃打造而成,呈半透明狀,上面雕刻有星辰的圖案,唐寅能看得出來,那是星系分布圖,當然,至于準不準確他就不清楚了。
    大殿的四壁都貼有巨型的油畫,畫中的內容也多是神話故事,但繪制精細,里面的人物和妖獸栩栩如生。
    向正前方看,當中立有一座雕像,雕像的頭頂快要碰觸到天棚的琉璃,那是一名老者,一手持盾,一手持劍,目視遠方,表情慈祥,但其中又透出威武和肅嚴之氣。這座雕像比外面的那些還要精細,甚至連鈕扣上的圖案、衣服的褶皺這些細節都沒忽略,冷眼看去,真好像一個活生生的巨人站在那里似的。
    把雕像雕刻得栩栩如生并非難事,而把一座十多米高的雕像塑造得如此真,就不得不令人驚嘆了。正當唐寅看得愣神的時候,忽聽一旁有女人的聲音傳來:“那是主神——太陽神!”
    女人說的是風語,她的聲音低沉卻不沙啞,柔緩卻不嬌弱,聽起來給人一種如溪水流過心田的舒服感。
    唐寅轉頭看去,在他的側方緩緩走過來三名白衣女子,頭頂帶有圓環型的金冠,雖說她們也穿著白衣,但質地比外面那些白衣女子要好得多,衣服更輕更薄,邊緣織有金線,外面是薄紗,里面也是薄紗,唐寅甚至能透過白色的紗裙看到她們衣下的**。
    但是在如此莊嚴肅穆的神殿之內,很難讓人生出男女之間的**之情,現在的唐寅就是這樣,心中沒有一絲一毫的非分之想,只是感覺三女的姿態美得不可方物,美得圣潔讓人生不出邪念,更不忍去褻瀆。
    他沖著三女微微點下頭,然后又舉目看向前方的神像,幽幽說道:“很壯觀,也很……不可思議。”他實在想不到還有什么詞匯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
    左側的那名女子舉目也看向神像,說道:“這是太陽神留給亞的財富。”
    唐寅笑了笑,轉過身來,正面面對三名白衣女子,他問道:“不知哪一位是大祭司?”
    等他說完話,左側的女子用亞語對正中間的女子說著什么。
    聽完后,正中間的女子跨前一步,說道:“我是亞的大祭司,安吉拉·唐布尼。”她不會風語,是左手邊的白衣女子幫她做翻譯。
    唐寅略感錯愕,在他想來,亞的大祭司應該是上了年紀的老嫗,可眼前這位白衣女子,雖有白紗遮面,但看膚質和聽其聲音,都象是個年輕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