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18

  不管怎么樣,對方自稱是大祭司,唐寅還是禮貌性地點頭說道:“祭司大人!”
    安吉拉柔聲說道:“風王殿下叫我安吉拉就好。【】”
    唐寅不置可否地聳聳肩,接著,直截了當地問道:“據國王陛下說,風國欲與亞結盟,本王需要得到祭司大人的祝福?”
    安吉拉愣了一下,輕描淡寫地說道:“國王陛下言重了,不過,我想知道風王殿下會給亞帶來什么倒是真的。”說著話,她轉身向神像走去,同時輕喚道:“風王殿下請隨我來。”
    唐寅莫名其妙地看看另外兩名白衣女子,然后還是走了過去。
    在巨大的神像前,有座臺案,上面鋪有白色的紗帳,在中央有塊高高的隆起。安吉拉走到臺案前,拉掉上面的紗帳,唐寅這才看清楚,原來隆起的是只半透明狀的圓球。
    “水晶球?”唐寅下意識地說道。
    安吉拉回身看著他,略顯驚訝地問道:“風王殿下以前曾見過?”
    雖未見過,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嘛!唐寅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祭司大人不會是用水晶球給本王算命吧?”
    安吉拉說道:“主神所不能,而身為神仆的祭司也擁有者一些乎常人的能力。”
    “比如呢?”
    “比如預知未來。”
    唐寅怔了怔,接著仰面大笑起來,不過很快他便現自己的笑聲在鴉雀聲的殿堂里太過唐突,他隨即收住笑聲,問道:“祭司大人要預測本王的未來?”
    “不!是預知亞的未來。”
    “哦?好!”唐寅笑呵呵地點點頭,說道:“那祭司大人就請開始預測吧!”
    安吉拉繞到桌案后,抬起頭來,正視唐寅的雙目,說道:“風王殿下請把手放到水晶球上。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這時,另外兩名白衣女子也走了過來,分別站于安吉拉的左右。
    唐寅凝視她片刻,又低頭瞧瞧桌子上的水晶球,沉吟片刻,還是把手放了下去。水晶球冰涼,手掌按在上面,并沒有其它的感覺。
    見對面的安吉拉久久一動不動,唐寅感覺奇怪,正要問,突然聽聞對方口中唱吟出一連串的亞語。她現在說的亞語和唐寅平時聽到的亞語不太一樣,不僅腔調怪異,音也很奇特。
    唐寅皺起眉頭,若在平時,他才懶著去配合神經的神棍呢,但對方偏偏是亞最有地位的大祭司,他也只能耐著性子看對方到底要干什么。
    正在他等得不耐煩的時候,突然間感覺自己按在水晶球上的手掌周圍空氣有明顯是波動,那不是靈氣,也不是靈壓,更不是風,但空氣確確實實是在有節奏地波動著。
    啊?唐寅吸氣,這時候,他手掌下的水晶球開始有了變化,原本本透明的水晶球象是被注入了雜質似的,絲絲的紅線在水晶球的中央生成,而且越來越多,并向周圍快地擴散。
    時間不長,水晶球竟通體變成血紅色,見此情景,別說唐寅大吃一驚,就連安吉拉身邊的兩名白衣女子亦是臉色為之一變,眼眸中流露出驚駭之色。
    安吉拉雙目緊閉,怪異地唱吟還在不時的從她口中吐出,水晶球的血紅色越來越深,越來越重,漸漸的,紅色的圓球變成漆黑一片,整個球體變成了黑球。
    如此詭異的事情唐寅還從沒經歷過,而這件詭異的事還是由他一手造成的。唐寅明顯感覺到安吉拉身旁那兩名白衣女子的緊張,顯然,水晶球的變化并非好的預兆。他在心里暗暗嘆了口氣。
    也許正應了否極泰來這個成語,當水晶球已黑的不能再黑的時候,墨黑的色彩開始慢慢從水晶球里抽離,顏色逐漸變淡,最后,又恢復成原來的本透明狀。
    “呼!”安吉拉口中的唱吟終于告一段落,她象是剛剛經過一場惡戰似的長噓口氣,在她的額頭之上蒙了一層細細的汗珠。
    唐寅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她,問道:“結束了嗎?”
    “是的……”安吉拉的回答顯得有些力。
    唐寅疑惑地問道:“不知祭司大人都預測到了什么?”
    安吉拉抬起頭來,對上唐寅的目光,審視他良久,然后搖了搖頭,說道:“從風王殿下身上,我并沒有能預測到亞的未來。搞了半天,她是白忙活一場了?唐寅難以置信地質問道:“可是水晶球的顏色為什么會變化?”
    安吉拉說道:“我雖未預測到亞的未來,但預測到風王殿下的未來。”
    唐寅眨眨眼睛,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水晶球的變化,是我未來的走向?”
    “可以這樣說。”安吉拉點頭。
    唐寅怔了片刻,雙目瞇瞇地樂了,問道:“那請祭司大人,我的未來是什么樣子的?”
    “血與火。”安吉拉直視唐寅的雙眼,語氣低沉地說道:“死亡與凋零。”
    唐寅聞言,沉默半晌,隨即深吸口氣,冷然一笑,甩袍袖轉身向殿外走去,同時朗聲說道:“如果祭司大人想阻止風國和亞的結盟,就大錯特錯了,那只會讓亞品嘗到什么叫血與火,什么叫死亡與凋零!”
    安吉拉揚頭說道:“風王殿下請留步。”
    唐寅站定,但卻沒有回頭看她。
    “我并不想阻止亞和風國的結盟,身為祭司,我也不會插手國家政務。”
    “哦?”唐寅回身,笑問道:“那祭司大人剛才的預測又代表著什么呢?”
    安吉拉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我只想告訴風王殿下,剛才的那番話只是對殿下預測的前半部分,后半部分還沒有說完。”
    唐寅嗤笑出聲,歪著頭說道:“愿聞其詳。”
    安吉拉說道:“血與火,死亡與凋零,還有希望與重生。”
    希望與重生?這是什么意思?唐寅皺起眉頭,說道:“難道祭司大人非要把話說得這么簡潔嗎?”
    安吉拉沒有再搭言,身子軟綿綿地坐在椅子上,垂下眼簾,單手支住頭側,呼吸漸漸變的悠長而勻稱。
    睡著了?唐寅虎目瞪圓,難以置信地看著她,這個女人竟然在自己問話的時候睡著了?!
    還沒等他再開口,安吉拉左側那名會風語的白衣女子走到唐寅近前,柔聲說道:“大祭司累了,風王殿下請回吧!”說著話,她抬起手來,在掌心里托著一條項鏈,鏈子為金色,鏈墜是一顆圓圓的紅寶石,在寶石的周圍鑲有金線,象是太陽放射出的光芒。她說道:“這是大祭司給殿下的祝福。”
    唐寅接過,當他手掌觸碰到紅寶石的時候,感覺火辣辣的灼熱,可是再仔細一摸,灼熱感消失,只是帶有白衣女子體溫的溫熱。
    他收起項鏈,同時又看眼進入睡眠狀態的安吉拉,說道:“等祭司大人醒后,代我多謝她。”
    白衣女子含笑說道:“風王殿下為何不帶上大祭司的祝福呢?”
    唐寅苦笑,讓他一個大男人帶上一條紅寶石的項鏈,太有些強人所難了。
    白衣女子說道:“如果風王殿下不帶起,又如何能讓亞的民眾知道殿下已受到大祭司的祝福?”
    她這么講,唐寅還真話可說了,仔細想了想,回手把剛剛收起的項鏈又拿了出來,他皺著眉頭看了半晌,最好咬咬牙,還是帶到脖子上。
    白衣女子含笑點點頭,然后說道:“我送風王殿下。”
    唐寅對她的印象很不錯,雖看不清她的相貌,但她的聲音很動聽,剛才他和安吉拉的交流也全是她從中做翻譯。他好奇地問道:“你叫什么名?”
    “西爾蒂斯。”白衣女子大方地說出自己的名。
    唐寅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牢牢記下,含笑說道:“希望,我們以后還有再見面的機會。”
    西爾蒂斯只是笑了笑,并沒有接話。
    唐寅對西爾蒂斯這個名沒什么感覺,其實,在亞的傳說中,西爾蒂斯是智慧女神,掌管著天地間的知識。白衣女子當然不是智慧女神,但在亞她被認為是智慧女神的化身,她本身也十分聰穎,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她所精通的語言不僅有風語,還有其它諸國的十多種語言。在風國,可用才女來形容她,若在現代,則可稱呼為高智商的天才少女。
    等唐寅走到殿門前的時候,兩扇龐然大物在嘎嘎的脆響聲中再次緩緩打開。唐寅已邁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問西爾蒂斯道:“最后一個問題,這么沉重的石門,你們是靠什么樣的機關做到開合自如的?”
    西爾蒂斯反問道:“風王殿下對神廟有什么感覺?”
    唐寅不明白她為什么突然這么問,說道:“堪稱奇跡。”
    西爾蒂斯笑道:“為何人們會認為神廟是座奇跡,因為它的不可思議。風王殿下又何必非要把它的不可思議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
    她的言下之意是誰又會把自己最引以為豪的秘密公之于眾,自毀金身呢?好睿智的回答,好聰明的女人!唐寅心中贊嘆一聲,52o小說道:“是我多此一問,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