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19

  一一十九章唐寅走出殿堂,等在外面的上官元讓、粱啟等人快步迎上前去,異口同聲地問道:“大王沒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唐寅笑呵呵地聳聳肩。【】
    這時,杰拉爾以及亞的大臣們也走了過來,人們沒有忽略掛在唐寅胸前的太陽吊墜,互相看了看,臉上皆露出笑意,紛紛說道:“恭喜風王殿下得到了大祭司的祝福。”
    唐寅微微一笑,環視眾人,老神在在地說道:“剛才,祭司大人在神殿里已做過預測,說本王會給亞帶來希望和重生。”他把前兩段省掉了,只說最后一段。
    聽聞這話,杰拉爾等人不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如此來說,唐寅不僅得到了大祭司的祝福,同時還得到了大祭司的認可,亞的未來也會充滿光明。
    在亞人的心目當中,大祭司就是神的代言人,大祭司的一句話勝過任何人的千言萬語。唐寅能得到大祭司的認可,也讓眾人心底深處的羞愧感減輕許多。
    唐寅斷章取義的話,令杰拉爾以及亞的大臣們對他的態度更加尊敬,在人們的笑臉相迎、眾星捧月之下,唐寅漫步走下神廟,返回亞王宮。
    他在亞僅僅逗留兩天,便向杰拉爾辭行,準備返回風國。
    杰拉爾自然是盛情挽留,另外還向唐寅出一件事,希望能把亞的長公主瑪麗卡許配給粱啟。亞人的性情比風人還要直爽,喜歡誰不會藏在心里,而是直接說出來。
    聽說女兒喜歡粱啟,杰拉爾也是很贊成的,先粱啟是風國的上將軍,主力軍團的軍團長,地位顯赫,權勢很大,自己的長女嫁給他可算是門當戶對,其二,想讓亞和風國的關系變得更加緊密和牢固,聯姻是最佳的手段。
    聽完杰拉爾的請求,唐寅暗暗皺眉頭,他倒不是覺得和亞聯姻不妥,而是元讓傾心于瑪麗卡,若是把她許配和粱啟,這不等于是制造己方的內部矛盾嗎?他沒有馬上答復杰拉爾,而是說自己需先征詢粱啟的意思。
    如果粱啟和瑪麗卡二人真是互相心儀的話,唐寅也不會棒打鴛鴦,至于元讓那邊,他再另想辦法。事后,唐寅單獨召來粱啟,問他對亞的長公主瑪麗卡有什么感覺。
    粱啟不明白大王為什么突然這么問,緩緩搖了搖頭,說道:“沒什么感覺。”
    唐寅嘆口氣,干脆也不打啞謎了,直截了當地說道:“杰拉爾向本王出,想把瑪麗卡許配給你,粱啟,你的意思呢?”
    亞再弱小,它也是一個國家,瑪麗卡是堂堂的公主,換成旁人,可能想都不想的答應了,而粱啟則截然相反,他拒絕得干脆,說道:“大王,臣在國內已有傾心的女子,至于亞公主的傾慕之情,臣愧不敢當。”
    唐寅皺了皺眉頭,想了半晌也沒記起粱啟有傾慕的對象。他笑問道:“是哪家的姑娘能讓我的梁大將軍如此癡心?”
    粱啟老臉微微漲紅,難得的面露羞澀之色,他低聲說道:“是一青樓才女。”他的羞澀可不是因為對方出身于青樓覺得難以啟齒,而是到心儀的女子時情竇初開的那種羞澀。
    唐寅聞言倒是大失所望,他還以為能讓粱啟心動的女人定是哪個名門望族的千金小姐呢,弄了半天,原來是青樓的女人。他暗暗搖頭,笑問道:“難道,一國的公主也不如她?”
    粱啟笑了,說道:“在臣的心目中,十個、個公主也比不上她一人。”
    唐寅聞言頓收玩笑之意,重重地點下頭,幽幽說道:“喜歡就去吧!”
    粱啟因為心有所屬,毫不猶豫地回絕了瑪麗卡的傾慕之情,等他走后,唐寅令人找來杰拉爾,說明粱啟的心意。
    杰拉爾聽后滿臉的失望,正要落寞的告辭,唐寅笑呵呵地把他叫住,說道:“梁將軍雖然早有心愛之人,但本王座下還有一員大將對公主殿下傾慕不已。”
    哦?杰拉爾精神為之一振,忙問道:“不知是哪位將軍?”
    “這位將軍,你一定很熟悉。他便是素有我大風第一猛將之稱的上官元讓。”唐寅笑道。“啊!”杰拉爾大吃一驚,他還真沒想到唐寅說出的名會是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的軍階和粱啟是一樣的,同為風國的上將軍,粱啟堪稱用兵的鬼才,而上官元讓則是勇冠三軍、萬人不敵的猛將。
    在風國,上官元讓的名就是戰神的代名詞,他沒有粱啟那么會帶兵打仗,但他在軍中的作用已遠遠出他本身的價值,只要有上官元讓在,風軍的士氣便會倍增,只要看到他在前方沖鋒陷陣,風軍將士各個都會變成下山的猛虎,信心倍,所畏懼。
    杰拉爾對上官元讓當然不陌生,當初正是他單槍匹馬的突破杜基軍連營,沖入亞城和亞王廷取得聯系的。如果瑪麗卡能嫁給上官元讓,對亞的作用甚至要遠勝于嫁給粱啟。
    對于這門親事,杰拉爾打心眼里贊成,如果不是還保留一點理智,他幾乎當場就要答應了。他忙對唐寅說道:“風王殿下,我這就讓人把瑪麗卡找來,我想,瑪麗卡不會拒絕上官將軍的傾慕。”
    唐寅含笑點點頭,說道:“本王也樂見其成啊!”
    如果亞是強國,唐寅肯定不會同意讓亞的公主嫁給自己麾下的第一猛將,因為那對風國的威脅太大,可亞是弱國,在唐寅眼中根本不值一,對風國也遠構不成威脅,即使兩人成親,對風國也沒什么影響。
    時間不長,瑪麗卡被侍從領到唐寅的房間,等她聽完父王的話,當場傻眼了,她想嫁的人是粱啟,怎么突然換成上官元讓了?她先是不解地看著杰拉爾,然后搖頭說道:“不!除了梁將軍,我誰都不嫁。”
    杰拉爾臉色難看,緊張地看眼唐寅,接著沉聲呵斥道:“瑪麗卡!”
    唐寅悠然而笑,長身站起,走到瑪麗卡近前,低頭審視著她。不可否認,瑪麗卡是個令男人心動的美人,皮膚白皙,猶如羊脂般細膩,深刻的五官美艷動人,身材更是出眾,高挑又凸凹有致,而且她是黑黑眼,對于風國人而言也不會感覺太唐突。他含笑說道:“公主殿下,梁將軍不會喜歡你,更不會娶你,你還是趁早死了這份心吧!元讓雖不如粱將軍那么質彬彬,但也絕不是粗人,公主殿下若能將終身托付給他,定然不會失望,希望公主殿下能好好考慮一下。”
    被唐寅近在咫尺的注視,瑪麗卡臉色有些紅暈,她垂下頭來,咬著嘴唇,沒有說話。
    唐寅又道:“本王最多在亞再耽擱一天,公主殿下也只有一天的時間可以考慮,如果明天還未能做出決定,恐怕要抱憾終身了。”說完話,他雙眼瞇瞇地沖著她一笑,而后轉身回到座位上。
    即便唐寅這么說,瑪麗卡對上官元讓依舊是沒什么感覺,倒是在唐寅明亮的雙目注釋下,感覺怦然心動。可惜,對于她這個亞公主而言,唐寅是個可望而不可及的人。
    不知道杰拉爾采用什么辦法或手段勸說的瑪麗卡,總之,在第二天唐寅得到了滿意的答復,瑪麗卡同意嫁給上官元讓。
    唐寅對此十分高興,他本打算只在亞多逗留一日,但因為上官元讓和瑪麗卡婚事,他不得不繼續呆下去,至少要等到二人在亞這邊的婚事結束才能回國。
    比唐寅更加興奮的自然是上官元讓本人了,他萬萬沒想到平時對自己正眼不看一下的瑪麗卡會愿意嫁給自己,這可是意想不到的天大的喜事,如果不是亞距離風國本土太過遙遠,他肯定要把自己的三兄弟統統找來,不過也沒關系,等回到風國,他會再辦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
    現在上官元讓和瑪麗卡的婚禮是在亞這邊舉辦,習俗也要按照亞的方式,唐寅想參與也從插手,最后也就由得亞人去籌備了。
    婚禮還沒有舉行,一件意想不到的變故讓唐寅不得不缺席這場婚禮,立刻返回國內。
    鹽城傳來緊急信,稱莫國和安國聯手出兵玉國,現在兩國的大軍已在玉國邊境集結,雙方之間的戰爭隨時可能爆。
    唐寅本以為邵方會把矛頭指向自己,莫國會出兵風國,卻未料到莫國竟然聯手安國一同出兵玉國,這太令人意外了。
    難道邵方是因為靈霜未嫁給他而嫁給了自己才出兵玉國的?那邵方行事可就太過于兒戲了。
    唐寅對于莫、安兩國聯手出兵玉國之事第一感覺是坐山觀虎斗,看雙方能打成什么局勢,然后再做抉擇。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妥,此事風國絕不能置身于事外。
    莫國和安國都屬強國,玉國遠遠法與其抗衡,如果玉國被莫國和安國聯手吞并,莫國的實力不僅會大增,而且還會多出一個鐵桿的盟國——安國,到時兩國再聯手兵風國,自己如何應對?
    所以對這場戰爭,風國不能坐視不管,必須得去援助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