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20

  對于莫、安兩國聯手出兵玉國的事,風國朝廷要比唐寅分析得透徹。【】[]
    莫國作為出兵的主導一方,當然是擔心風、玉兩國合二為一,對莫國形成包夾之勢,要想削弱風國,先攻實力較弱又天險可守的玉國也是最為合適的。至于安國,只是輔佐的一方,之所以肯出兵,也是看中取勝后可瓜分玉國所能得到的利益。另外,兩國的出兵還有更深層的考慮,那就是人肯去幫助玉國。
    唐寅和靈霜成親,等于讓風國和玉國的關系變得比結盟還要親密,而放眼列國,基本都是風國的敵人,所以莫安要攻打玉國,非但人會譴責兩國,反而還會對其聲援。
    其次,莫國本是風國的盟國,有莫國在,想攻風難上加難,上次伐風聯盟的慘敗就是個教訓,現在,莫國與風國公然決裂,川、貞等國自然樂觀其成,甚至還會想方設法的去討好莫國,為日后的第二次伐風奠定一個良好的基礎。
    因為有這些種種的因素存在,使莫國出兵玉國變的有恃恐,也料定人肯出兵援助玉國。
    這時候的邵方,又表現出雄才偉略的一面。事實上的情況和他料想的一模一樣。
    當莫安兩國大軍*近玉國邊境的時候,玉國舉國嘩然,朝廷也是亂成一團,靈霜緊急派出使者,去往莫安二國交涉。前去安國的使者倒是見到了安王越澤,不過越澤對退兵之事只不,只是一再表示安國與莫國向來交好,而玉王當眾羞辱莫王,出于安莫兩國的情誼,安國法袖手旁觀。
    玉國想勸安國退兵的打算以失敗告終,不過這還是比較運氣的,至少使者是平安事返回了玉國,而去往莫國的使者則沒那么好運了,邵方連見都未見,直接下令,把玉國來使凌遲處死,最后切下腦袋,送回玉國。
    勸不退莫安聯軍,玉國朝廷只能退而求其次,向其他公國求救。川國、貞國、桓國對于玉國的求援都以種種的借口推托掉了,就連神池也是以不插手列國之事而拒絕援助玉國。
    強敵壓境,玉國本身力抵抗,又勸不退敵兵,還拉不到援軍,整個國家的形勢業已岌岌可危,隨時都有土崩瓦解的可能。到了這個時候,玉國的大臣們再忍不住了,向靈霜出最后一條路,向風國求助。
    靈霜聽聞大臣們的建議,面露苦色,她最不愿意求助的人正是唐寅,而且她和唐寅的婚事根本就是一場鬧劇,豈能當真?現在去向風國救助,風國也未必肯幫忙,很可能還是去自取其辱。
    她在唐寅面前所受的侮辱已經夠多了,她可不希望再受一次羞辱。
    靈霜現在的心情大臣們都能理解,他們也不想向風國求助,但現在玉國真的是再其它的退路,但凡還有一線機會,他們也不會出此下策。這時候,玉國的右諫議長史周忠挺身而出,向靈霜拱手說道:“君上,臣愿出使風國,此行必能讓風國出兵援助我國。”
    右諫議長史相當于右相門下的參謀,品級比丞相長史還要低,屬四品到五品之間,在朝堂上,這也是最低級的官員了。聽周忠說一定能請風國出兵援助玉國,人們都不以為然,即便是君上親臨風國,也沒有十成的把握能請得動風國出兵,他區區一個從四品的右諫議長史能做到?
    右相崔騰沉聲喝道:“周大人休要口出狂言,快快退下!”
    周忠正色說道:“君上,臣愿以項上人頭擔保,若不能請動風國出兵援救,我頭回見!”
    崔騰吸氣,眉頭大皺,靈霜亦是露出沉思之色,想了半晌,她方問道:“周大人真的如此有把握?”
    “是的,君上!”
    “好吧!我派你去風國,能不能請出風國的援軍倒還在其次,但務必不能丟我玉國的臉面。{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
    “君上盡管放心,微臣必不辱使命!”
    玉國的右諫議長史周忠出使風國,當他到達鹽城的時候,唐寅也正好從亞返回。在王府內,唐寅召見了周忠。
    周忠年歲不大,三十出頭的樣子,長的相貌堂堂,氣質出眾。唐寅對他的第一印象不錯,心里也大致清楚他的來意,不過還是問道:“周大人來我風國不知有何貴干?“唉!”周忠長長嘆了口氣,反問道:“現在刀鋒已架到風王殿下的脖子上了,難道殿下還不自知?”
    唐寅以及在場的風國大臣們同是一愣,沒想到這個玉國來使會講出這么有震撼性的開場白。
    很快,唐寅回過神來,仰面大笑,還特意向自己的上方看了看,問道:“不知周大人此話怎講?刀在哪里?又是何人架刀?”
    “刀就是莫安聯軍,而架刀的人,是列國!”周忠面色一正,說道:“列國縱容莫安兩國出兵玉國,原因何在?就在于削弱風國!我玉國向來忍讓,從不與人結怨,口碑甚佳,這次莫安敢出兵玉國,皆因我家君上和風王殿下的婚事。在列國看來,玉風聯姻預示著兩國要合二為一,為了削弱風國,先就是除掉玉國,而玉國一旦滅亡,下一個出兵的對象必是風國,到那時,列國聯手,共同伐風,風國豈能不步玉國后塵?現在的形勢,又豈不是刀已架到風王殿下的脖子上?”
    周忠口若懸河,侃侃而談,也聽得在場眾人暗暗點頭,覺得周忠所言有理,和當初他們的分析基本一致。
    其實即便周忠不來風國,風國也對援助玉國一事也正在部署,現在玉國來使求助,風國的援助也就變得更加順理成章。
    不過唐寅可不想那么干脆的答應玉國,他笑呵呵地說道:“玉國與我風國并不接壤,玉國的生死存亡又與我風國有何干系?就算玉國最終被莫安兩國所滅,我大風南有霸關天險可守,國內有天子坐鎮,北有貝薩為后援,列國又豈能奈我何?”
    這是什么樣的昏君能說出的狗屁話?周忠沉聲說道:“風國的看~就來o霸關再險再堅固,能擋得住天下列國的大軍嗎?天子雖在風國,但天下人皆傳是風王殿下挾持了天子,現在天子在風國已法做為阻擋列國的擋箭牌,只會給風國帶來窮盡的禍患。至于貝薩,此為異族,風王殿下若引異族與同族交戰,豈不成天下人的笑柄?非但列國的姓會恨殿下入骨,恐怕連風國的姓也會自覺羞愧,以有風王殿下這樣的大王為辱吧?!”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臉色同是一變。唐寅的臉色也立刻陰沉下來,震聲喝道:“大膽!”
    隨著他的喊話,門外的風國侍衛一擁而入,一把把寒光閃爍的鋼刀幾乎要架到周忠的脖子上。
    周忠看都不看周圍殺氣騰騰的侍衛,直視唐寅,朗聲說道:“臣一番肺腑,言盡于此,忠言逆耳,風王殿下要殺要剮,請便吧!”
    唐寅與周忠對視許久,嘴角挑起,冷笑著說道:“周忠,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當著本王的面出言不遜。”
    周忠正色說道:“因為臣知道風王殿下白手起家,能做到一國之君,必是明主,而明主是不會殺害進諫忠言的人。”
    呵呵!唐寅差點氣樂了,這個周忠倒是會說話,他這么講,自己若再殺他就成昏君了。他又瞪著周忠良久,然后噗嗤一聲,向下面的侍衛們揮了揮手,令他們統統出去,然后笑問道:“不知周大人在玉國是何官職?”
    直到這個時候,唐寅才關心起他的職位。
    “右諫議長史。”周忠大聲回道。
    “哦!”唐寅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未在說話。他對周忠的職位倒是有些失望,如此一個有膽有識的人才只做從四品的小官,實在有些屈才。
    周忠看出唐寅的心思,立刻說道:“我玉國人才濟濟,比臣才能出眾者甚多,臣能某得右諫議長史一職,已屬萬幸,也多虧君上和崔相的抬愛。”
    唐寅點點頭,暗道一聲這個周忠確實不錯。他沉吟片刻,52o小說道:“周大人回去告訴……我的那位夫人,就說夫君這次定會助她度過難關!”
    即便同意出兵援助玉國,唐寅也沒忘在嘴上挖苦幾句。
    唐寅嘴上怎么占便宜,周忠根本不在乎,只要風國肯出兵,玉國就還有救,只要玉國不亡,他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等唐寅說完話,周忠屈膝跪地,向前叩,大聲說道:“風王圣明!”
    唐寅一笑,幽幽說道:“是你的忠言有道理。你盡管回復貴國的朝廷,就算我大風傾全國之力,也會保你玉國平安事。”
    周忠聞言動容,忍不住顫聲說道:“臣……多謝大王!”
    唐寅擺擺手,說道:“回國復命吧!”不用問他也能知道,現在玉國必定是人心惶惶,亂成了一團糟,風國愿意出兵援助的消息越早傳到玉國,就越早可以起到穩定人心的作用。
    “是,風王殿下,臣,告辭!”
    周忠再次叩,而后起身向外走去。等周忠離開,唐寅立刻與麾下的大臣、將領們商議起如何出兵援助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