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21

  風國想去援助玉國,也是一件令人很頭痛的事,因為兩國并不直接交壤,風軍想到玉國,必須得路過莫國,而現在莫國又豈肯放風軍進入?
    以飛虎軍統帥南業的意思,就是己方大軍強行穿過莫境,直接打到玉國去,然后再與玉國合兵一處,共同抗擊莫安聯軍。【】
    聽聞他的建議,一部分人點頭表示贊同,另有一部分人則搖頭反對。
    唐寅問蕭慕青道:“慕青,你覺得南業的策略如何?”
    蕭慕青對唐寅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但對旁人嘴巴毒得很,他毫不留情面地說道:“若非知道南將軍對大王、對大風忠心耿耿,出此下策,便可以敵國細作之罪問斬!”
    南業差點被自己的吐沫嗆到,老臉漲紅,皺著眉頭問道:“蕭將軍認為我的策略不妥?”
    “何止不妥,簡直是陷我軍于萬劫不復的險境!”蕭慕青沉聲說道:“孤軍深入敵境,乃兵家大忌。一旦被莫軍困于莫境,哪怕是被拖在莫國,沒有后勤補給的我軍又能堅持多久?”
    “可是,莫軍的主力已去攻打玉國……”
    “誰告訴你莫國是傾巢而出的攻打玉國?莫國出兵五十萬,而莫國不算地方軍,僅僅是中央軍就已接近萬,可以說莫國真正的主力還未出動,就在莫國境內等著我軍深入呢!”
    南業被蕭慕青的一頓搶白說的啞口言,最后垂下頭去,沉默不語。
    就領兵打仗這方面,唐寅對蕭慕青是極為信任的,甚至信任的程度要勝過粱啟。他問道:“慕青,你覺得我軍如何援助玉國最為合適?”
    蕭慕青想也沒想,說道:“不出兵去往玉國,穩扎穩打的直攻莫國!”
    “哦?”唐寅眼睛一亮,頓時來了精神,其他大臣和將領則紛紛倒吸口涼氣,不解地看著蕭慕青。
    蕭慕青解釋道:“進攻玉國的主力是莫國,我軍若想援助玉國,突破點還在莫國身上。莫軍已分兵五十萬,主力軍團的戰力必然不如我軍,只要我軍與其穩扎穩打,步步為營的推進,莫軍不會是我軍的對手。只要我軍能攻占莫國兩三個郡,莫國必定慌亂,這時莫國有兩個選擇,其一是收兵回救,只要莫軍撤出玉國,玉國之危也就迎刃而解,我軍也不必與其硬敵,可撤兵回本土。”
    南業不服氣地問道:“如果莫軍不回救呢?執意要先滅玉國呢?”
    蕭慕青哈哈大笑,說道:“這樣對我國就更有利了。我軍可趁此機會,盡可能多的攻占莫國城邑、郡縣,并在所占領之地再立一莫王,大王手里已有現成的人選,就是邵方的叔叔邵俊。邵俊比邵方更有資格做莫王,我們打著邵俊這面旗幟,必能在莫地站穩腳跟。到時就算莫國和安國聯手滅了玉國,瓜分了玉國的領土,我國也同樣能占領大片的莫國土地,并不吃虧啊!”
    呦!眾人聽后,紛紛點頭,覺得蕭慕青的主意還真不錯,南業喃喃說道:“可是大王已經答應玉國使節,一定會出兵援助玉國……”
    蕭慕青搖頭而笑,說道:“大王一時的戲言又怎能當真?”
    呵呵,蕭慕青連托詞都幫自己想好了!唐寅瞇起虎目,悠悠而笑,說道:“我軍在從霸關出兵的同時,三水軍和天鷹軍還可同時從寧地出兵,進攻莫境的寧地,搶占更多的便宜。”
    “沒錯!”蕭慕青贊道:“大王英明!我軍雙管齊下,必會讓莫國手忙腳亂,尾難以顧全,忙中易出錯,我軍便可尋找到更多的有利戰機。”
    唐寅點點頭,深吸口氣,舉目看向邱真,問道:“邱真,你覺得慕青的策略如何?”
    邱真一笑,拱手說道:“甚佳。”
    唐寅對蕭慕青的主意非常認同,現在又得到邱真的確認,他再不猶豫,當下做出決定,說道:“好!就按照慕青的辦法做,我軍兩路出兵,雙頭并進,以蠶食莫土為目的,步步推進!”
    說完話,他環視眾人,震聲道:“蕭慕青聽令!”
    “末將在!”
    “我命你部為先鋒,于下月初出霸關,進軍莫境。”“末將遵命!”
    “左雙聽令!”
    “末將在!”
    “我命你部為策應,隨平原軍之后進入莫國,一旦平原軍遭遇強敵,你部伺機而動。”
    “末將遵命!”
    “南業、舞英聽令!”
    “末將在!”南業和舞英雙雙跨前一步,插手施禮。
    唐寅說道:“你二人率本部兵馬,隨本王出征!”
    “末將遵命!”
    “彭浩初聽令!”
    “末將在!”
    “你部即刻前往霸關駐守,以防莫軍偷襲我國本土。”
    “末將遵命!”
    “江凡、吳廣聽令!”
    “末將在!”
    “你二人隨平原軍出征,協助平原軍與莫軍交戰!”
    “遵命!”
    唐寅的調兵遣將度極快,幾乎是連想都不想,連續下令,只一會的工夫就把己方的進攻步驟安排妥當。而后,他又令樂天和艾嘉分別給駐扎在亞的三水軍以及駐守于寧地的天鷹軍傳令,于下月初兩軍兵合一處,共同南下,進攻莫屬寧地。
    唐寅是君主,他一聲令下,風國上下皆動,剛剛抵御住伐風聯盟不久的風國又再次卷入到戰爭的泥沼當中。
    不過現在風軍的戰力比伐風聯盟時要高出一個檔次,先各軍的兵力都已得到恢復,除了三水軍外皆達到鼎盛狀態,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以寧人為主的軍團已形成戰斗力,前身為新軍的虎威軍和前身為西境軍的飛龍軍不僅善于箭射,而且還融合了風軍善于近戰的特點,可謂是遠攻、近戰都已兼備。
    寧人軍團的迅成長也是唐寅敢于向外動戰爭的一個重要資本。
    最好風**團大規模南調,囤積于風莫邊境,莫國對此事當然不是毫不知情。
    當消息傳到邵方的耳朵里時,邵方根本沒往心里去,認為風軍只是虛張聲勢,想把己方進攻玉國的大軍嚇回來。在他看來,風軍的實力充其量和莫軍不相上下,而現在莫軍又與安軍兵合一處,實力遠勝風軍,即便借唐寅一個膽子,他也不敢出兵冒犯莫國。
    他這么想,可有人不這么認為,右相董盛。
    聽聞風軍已屯兵于風莫邊境,董盛第一反應是糟糕,風軍很可能要出兵莫國。他向邵方建議,立刻停止攻打玉國,趕快收兵回撤,全力抵抗風軍的進犯。邵方不以為然,對于董盛的意見連考慮都未考慮,立刻駁回。
    董盛大急,對邵方說道:“大王萬萬不可掉以輕心,風軍一旦攻來,必是雷霆萬鈞,我軍將難以……”
    他話還未說完,邵方猛的一拍桌案,怒聲喝道:“董相休要危言聳聽!我國北方有二十萬的大軍駐扎,另有十萬的虎賁軍,別說風國不敢來犯,就算來了,我大莫的鐵騎也會讓他們有來回!何況,安國有五十萬大軍在我莫國境內,是我莫國的盟軍,風軍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來攻。”
    董盛急道:“大王啊,我國北方多山林,一旦被風軍利用,騎兵的優勢蕩然存,至于安軍,法重用,雖說裝備精良,但實戰經驗,讓他們配合我軍欺負弱小的玉國還可以,真要指望他們去抵御風軍,恐怕還未看到風人的影子就先被嚇跑了……”
    “住嘴!”邵方氣得臉色漲紅,手指著董盛,直呼其名道:“董盛,當初讓本王防風國的是你,現在拿風國嚇唬本王的還是你,若非看你一把年歲,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本王早就一刀把你剁了。”
    聽邵方這么講,董盛的牛脾氣也上來了,冷冷說道:“大王莫要忘記是當初是誰幫你爭的王位!”
    董盛說些別的還好點,一到王位二,等于觸碰到邵方的命根子了。后者騰的從王椅上站起,怒視董盛,雙目充血,五官扭曲,拳頭握的咯咯作響,看樣子象是要吃人似的。
    董盛可是助邵方得到王位的要功臣,和邵方的關系也是最為親近的,正因為這樣,滿朝上下也只有他敢擰著邵方的意思說話。平日里莫國的大臣們對董盛是又敬又怕,現在看上去君臣二人要當眾翻臉,落井下石的人立刻蹦了出來。
    先說話的是左相郭輝,他搖頭晃腦地說道:“董相實在是多慮了,大王已經說得很清楚,我軍現在正與安軍聯手,實力不知要勝風軍多少倍。何況,風國剛剛在亞打完仗,雖說是取勝了,但據報也是慘重,損兵折將甚眾,如此情況之下,風軍又怎敢出兵我國?董相可不要只長他人士氣,滅我們自家的威風!”
    郭輝話音剛落,大將軍李進又急不可耐地說道:“如果風軍膽敢進犯我大莫一寸土地,末將愿親自前往北方,率我大莫的鐵騎,蕩平風賊!”
    聽完這兩位的話,邵方心頭的怒火總算是平息了一點,他深吸口氣,對董盛咬牙切齒地說道:“同為莫臣,你聽聽人家的話,再想想自己的話,難道不羞為莫人嗎?滾!滾回你家中去,本王議事,不需要你這種軟骨頭的懦夫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