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22

  董盛醒邵方,風國在邊境屯兵絕非恐嚇,而是真打算大舉來攻,邵方則認為董盛膽小怕死,危言聳聽,不僅沒有理會,還把董盛一頓臭罵,當眾逐出朝堂,趕回家中。【】
    可以說現在的莫國朝廷,董盛是唯一一個敢向邵方諫逆言的人,環顧其他的莫國大臣,不是只挑邵方喜歡聽的說,只知歌功頌德、阿諛奉承,卻人能獻出金石良言。
    不過可惜的是,董盛還是受到邵方的遷怒,兩人之間的關系也由此降到冰點。
    邵方在冷落董盛的同時,前方亦是捷報頻傳,莫國的五十萬大軍和安國的五十萬大軍在玉國勢如破竹,已經連續攻陷玉國兩個郡,十余城,玉國的中央軍根本力抗衡。
    照兩國聯軍這樣的推進度,估計用不上兩個月就能打到玉都康陽,只要攻占了康陽,玉國也將分崩離析,成為莫安兩國的囊中之物。
    前方的連戰連捷,使邵方對莫安聯軍的信心更足,當初莫國與風國聯手攻寧的時候,仗也沒打得如此順利,由此可見,安軍的戰力并不弱于風軍。可是他忽略了一點,當初強盛的寧國又豈是現在的玉國能比?
    莫安兩國大軍還在不斷地向玉國縱身腹地推進,而風軍這邊業已準備開始兵出霸關,進入莫國。
    作為先鋒軍團的平原軍這時已感覺壓力倍增,風軍主力能不能順利推進到莫國,和他們作戰能否取勝有直接干系。
    出兵之前,蕭慕青把麾下的將領謀士統統召集到一起,商議入莫作戰的具體細節。
    莫國北方除了有戰斗力群的虎賁軍外,還駐扎有二十萬的中央軍以及數萬的地方軍,兵力眾多,不容小覷,如果這數十萬的軍隊都聚攏在一起,平原軍也就不用打了,打也打不贏,但幸運的是莫軍是分散部署的。
    虎賁軍還駐扎在虎賁軍大營里,距離風莫邊境較遠,二十萬的中央軍其中有十萬在揚川城,另有十萬駐扎于臨城,此二城雖然都屬邊境城邑,但一個在東,一個在西,相距有數里之遙。
    而在兩城之間,便是莫國的下水鎮,此鎮是莫國重鎮,正對著風國的霸關,說是鎮,實際和城邑也相差不多,不僅面積大,城墻也高,城北設有二十米高的了望塔,可以說風軍只要出霸關,南下數十里便要進入下水鎮的監控范圍。一旦現敵情,下水鎮的烽火臺會第一時間點燃,得到訊息的揚川和臨駐軍將從東西兩個方向趕過來增援。
    說起來莫國的邊防部署也算十分周密,兩城夾一鎮,遙相呼應,動一則牽全部,易守難攻,而且后方還有戰斗力群的虎賁軍做后援。邵方不怕風軍南下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看上去莫國的邊防密不透風,非常完善,但在蕭慕青眼里,其中充滿戰機。
    他對麾下眾將和謀士說道:“這次,大王命我平原軍為先鋒軍,是對我等的器重,我等也絕不能讓大王失望,此戰,我們必須得開個好頭,要旗開得勝,列位兄弟都說說吧,這仗,我們該怎么打?”
    平原軍第一兵團長孔嘯插手施禮,說道:“將軍,我軍可直取下水鎮,從正中央撕開莫軍的防線。”
    “孔將軍不要沖動,下水鎮可不是那么好攻的!”52o小說道:“下水鎮的駐軍有五萬之多,而且城池堅固,敵軍死守,我軍恐怕難以在短時間內攻破,另外,東西兩側的揚川和臨二城距離下水鎮都不足三里,一旦兩城的敵軍前來增援,對我軍可就形成包夾合圍之勢了。”
    孔嘯震聲說道:“打仗,就是在打士氣!要破敵,我們就要從敵人最堅固的地方突破,只有這樣,我軍才能把軍威和士氣打出來,并從氣勢上壓倒對手,接下來的仗,也就變得容易多了。”
    蕭慕青暗暗點頭,這才是身經戰的經驗!打仗拼的正是士氣,只要在士氣上壓倒敵人,以勝千、以萬勝十萬亦非難事。見張庭還要說話,蕭慕青擺擺手,說道:“我覺得孔將軍說得沒錯,要么不戰,要戰便用重拳徹底擊垮敵軍的士氣。”
    “將軍……”張庭還得覺得直擊下水鎮過于冒險。蕭慕青微微一笑,輕敲著額頭說道:“當然,要打下水鎮也不能蠻干,得懂得用點頭腦才行。”
    眾人齊聲問道:“將軍的意思是……”
    蕭慕青咬著嘴唇沉思半晌,52o小說道:“佯攻下水鎮,另外分兵兩路,分頭埋伏在揚川、臨增援下水的必經之路上。”
    眾人精神為之一振,張庭恍然大悟道:“將軍的意思是……圍點打援?”
    “不錯!”蕭慕青冷笑著說道:“莫國邊防的主要力量在二十萬的中央軍身上,只要我軍吃掉這二十萬的中央軍,下水鎮內的地方軍不足為懼,即使兵力再多,城防再堅固,也不過是一群洗干凈了身子待我軍前去宰割的豬羊而已!”
    聞言,眾人都咧嘴樂了。主帥信心十足,下面的將領們也雄心倍,人們擦拳磨掌,恨不得立刻沖出去與莫軍展開決戰。
    蕭慕青抬起頭來,略微欠了欠身,說道:“吳廣將軍?”
    唐寅雖把吳廣派過來歸他調遣,但二人的軍階可是平級,蕭慕青對吳廣還是非常客氣的。
    吳廣也是欠了欠身,問道:“不知蕭將軍有何調遣?”
    蕭慕青正色說道:“我把第一、第四、第五、第八兵團交給吳將軍,吳將軍率四兵團埋伏于揚川和下水鎮之間。”說著話,他起身走到沙盤近前,低頭看了看,然后伸手一指,說道:“此地多山坳,便于藏兵,吳將軍可率軍埋伏于此,偷襲莫國援軍!”
    吳廣邊看邊聽邊點頭,等蕭慕青說完,他應道:“好!途經此地的敵軍交于我來解決。”
    蕭慕青一笑,而后又拱手說道:“江凡將軍?”
    “在!”江凡起身,走上前來。apo
    蕭慕青說道:“我把第二、第三、第六、第七四個兵團交給你,你率軍可埋伏于臨至下水之間的密林之中,這里叢林甚厚,適合伏兵的地點很多,江凡將軍可自行選擇。”
    江凡面表情、語氣淡漠地應道:“蕭將軍盡管放心。”
    有吳廣和江凡二人協助,確實讓蕭慕青省了不少心,最關鍵的一點是,吳廣和江凡的都是能能武的猛將,論是單打獨斗還是統兵打仗,皆堪稱出類拔萃。
    把兩路伏兵都安排妥當,而后,蕭慕青說道:“余下的第九、第十兵團隨我進攻下水,此戰,我們雖說是佯攻,但也要打出氣勢來,要讓敵人以為我軍是主力來攻。”
    “末將明白!”第九、第十兩名兵團長齊齊插手應道。
    還沒出霸關,平原軍就已先把一口氣吞掉莫國全部邊防軍的具體計劃制定出來,各個步驟安排的都十分周密,甚至連虎賁軍一旦來援己方要如何應對都想到了。
    平原軍可不是只知道沖鋒陷陣、有勇謀的軍團,每次開戰之前,蕭慕青都會和部下們反復磋商,把作戰的細節一一敲定,一旦開打,平原軍只需按計劃實施即可。
    在本月初的第二天,平原軍十萬之眾浩浩蕩蕩開出霸關。十多支騎兵分隊象十多把利劍似的,先一步插進莫境,掃平沿途的莫國哨卡和小據點,為后面己方主力大軍的開進鋪平道路。
    風軍可是有備而來,蓄勢已久,對莫國布置的哨卡和據點了如指掌,騎兵分隊行動起來真仿佛風卷殘云一般,把遍布各處的哨卡和據點一一拔掉。
    風軍大舉入侵的消息也很快傳到下水鎮,目前坐鎮于下水鎮的是莫國的龍驤令胡獻,龍驤令的級別比兵團長略高,受朝廷直接任命和調遣。駐扎于下水鎮的五萬地方軍都歸胡獻統管。
    聽聞風軍南下的消息,胡獻嚇的一機靈,連忙問探報道:“風軍共有多少人?來自哪支軍團?”
    “回稟胡將軍,風軍兵力不下十萬,軍旗打有‘平原’和‘蕭’的號,想必是風國的平原軍主力。”探子急聲回道。
    胡獻聽完,三魂七魄都快嚇出體外,平原軍來了,那還了得?平原軍是什么軍團,那可是風國最精銳最勇猛兇狠的軍團。他急忙追問道:“平原軍是向哪個方向去的?”
    “這……這……”探子結結巴巴地半晌沒說出話來。
    “你倒是說啊!”
    “回將軍,平原軍正是向我們下水鎮而來。”
    “啊?”胡獻眼睛長長了,如果換成其它的軍團,他還可以坐守下水鎮,甚至還敢出城一戰,可來敵是平原軍,小小的下水鎮能守得住嗎?
    不用平原軍來佯攻,只聽平原軍的名號胡獻已先被嚇的六神主,令手下人趕快點燃烽火臺,即便如此他還不放心,另派探子騎快馬去往揚川和臨,向己方的中央軍求救,論如何也得趕在平原軍之前抵達下水鎮,保下水鎮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