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23

  胡獻的求救第一時間傳到揚川、臨二城,兩城統軍主帥分別是李榮和6鴻鳴。【】[]
    李榮身份不簡單,他是莫國大將軍李進的堂弟,不過其人還是很有些真才實學的,精通兵戰策,善于統軍打仗,當初在寧國戰場上立下過不少戰功,很得邵方賞識。
    6鴻鳴則是官出身,但他對兵戰策的研究比李榮還要通徹,加上才思敏捷,談起兵法來口若懸河,即便是為帥多年的老將也比不過他。
    在邵方眼中,李榮和6鴻鳴皆屬莫國出類拔萃的將領,由他二人鎮守邊防,他感覺也非常放心。
    收到胡獻的告急傳,李榮和6鴻鳴都是大吃一驚,兩人對于風軍的大舉入侵也多少有些意外。不過兩人的選擇卻出奇的一致,皆未馬上兵援救下水鎮,而是先坐觀其變。
    在6鴻鳴看來,風軍的入侵還屬虛張聲勢,其目的就是象把己方攻入玉國的大軍引回來。他不相信風軍真的敢去攻下水鎮。
    而同樣未出兵的李榮想的可和6鴻鳴不一樣,他是心存顧慮,李榮認為風軍敢大張旗鼓的直取下水鎮,必是早已做好準備,己方若是草率援救,很可能會中風軍的奸計。
    他特意派出大批的探子去觀察風軍的動向,另外還特意令人在揚川和下水鎮之間查探,看有沒有風國伏兵。
    李榮不愧是名優秀的統帥,心思如絲。揚川到下水鎮雖然才僅僅三里,但路并不好走,多丘陵和山坳,很容易設伏,他在出兵援助下水之前已經防到風軍可能用圍點打援之計。
    如果他碰上的是一般的對手,也許真會被他查出破綻,而這次他碰上的是平原軍,伏兵的主將還是經驗豐富的吳廣。吳廣在揚川和下水之間的中段設伏,伏兵距離官道甚遠,而且還是分散開來,化整為零,另外吳廣還派出小股的風軍做暗哨,一旦現莫國的探子,格殺勿論。
    李榮派出的眼線有到吳廣設伏的這一帶探查,結果要么是毫現的功而返,要么是莫名其妙的人間蒸,到最后也沒現伏兵的影子。
    可大批探子的失蹤還是引起李榮的警覺,也讓他更加堅定不能草率出兵。
    且說以蕭慕青為的平原軍第九、第十兵團,兩個兵團才兩萬人,算上軍團的后勤隊等非戰斗人員充其量也就三萬人,但向下水鎮推進時,隊伍拉得極長,而且每個人都不閑著,基本人手一面大旗,背后插面小旗,因為旗幟多,人和人之間的間距即使拉開也不顯得松散。若在遠處觀察,平原軍的整支隊伍繡帶飄揚,軍旗如林,浩浩蕩蕩連綿出十數里,陣容大得驚人。
    這么一支隊伍別說十萬會讓人相信,就算說十五萬、二十萬也會讓人信服。
    蕭慕青就率領著這么一支徒有其表的‘大軍’抵達下水鎮。
    距離下水鎮還有五里遠,蕭慕青下令扎營,營盤堅不堅固他不管,但一定要大,如果看上去能容納數十萬人那就最好不過了。他一聲令下,全軍皆動,伐木的伐木,挖土的挖土,修建寨墻的修建寨墻,三萬左右的風軍有條不紊地搭建營寨。
    平原軍訓練有素,行動也快,只兩個時辰,營寨已初見規模。將士們按照蕭慕青的要求,不求質量,只求面積,把營寨扎的占地十數里,向里面看,營房一排排,營帳一列列,密密麻麻,好不壯觀。在軍營各處的空地,風軍還支起許多的草人,并套上風軍盔甲,若在遠處觀望,很難辨出真偽。
    在扎營的同時,蕭慕青率領著麾下的兩位兵團長和十余名偏將以及數千的風軍,把平原軍的拋石機、破城弩統統搬運出來,在下水鎮城外兩里的地方列好陣勢。
    蕭慕青坐在馬上,舉目向下水鎮望了望,這座鎮子和一小型的城邑相差不多,城墻也高,墻上站有密壓壓的莫軍,莫國的旗幟插滿城頭。
    觀望片刻,蕭慕青冷笑一聲,側回頭,輕描淡寫地問左右道:“誰愿打頭陣,前去討敵罵陣?”
    他話音剛落,一位名叫高昌的偏將催馬上前兩步,拱手震聲喝道:“上將軍,末將愿往!”蕭慕青看了他一眼,點點頭,淡然說道:“準!”
    得到他的肯,高昌雙腳一磕馬鐙子,大吼一聲,催馬沖出本陣,只眨眼工夫,他已到下水鎮外步之遙,這時候,城頭上尖嘯聲,一根利箭飛射下來,正釘在戰馬前方的地面上。
    戰馬稀溜溜長嘶,前蹄高高抬起,在原地轉了兩轉才停下來。高昌穩住戰馬,揚看向城頭,用手中的靈刀一指,大聲喊道:“我乃風國平原軍偏將軍高昌!莫國小兒,哪一個出來送死?”
    此時莫國的龍驤令胡獻就在城頭,風軍的大營他看在眼中,風軍擺在城外數以千計的攻城器械他也看得清楚,不用交戰,只看風軍的陣勢他就心涼半截。見有風將過來挑戰,他倒吸口涼氣,急忙對左右說道:“沒有本將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戰!”
    不用他說,莫軍上下本來就沒人打算出城迎戰。現在聽完他的命令,莫軍的將領們不如釋重負,暗暗松了口氣。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胡獻就是個貪生怕死、膽小如鼠之輩,他手下的將領們又能好得到哪去?
    城外的高昌連喊三遍,下水鎮人應答,更人應戰,見狀,高昌氣勢更盛,他單手刀,策馬在城前耀武揚威的來回盤旋,同時哈哈大笑道:“莫國小兒,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出來一戰也是送死,我奉勸爾等一句,現在開城投降還有活路,若等到我軍大舉進攻之時,下水鎮內將雞犬不留、寸草不生!”
    哎呀!胡獻在城頭上又是咧嘴,又是擦冷汗,他顫巍巍地問道:“我們派往揚川、臨的人是否已把求救的信送到?”
    “回稟將軍,早已送到。”
    “可是我們的援兵呢?現在風軍已兵臨城下電腦訪為何揚川、臨的援軍還遲遲未到?”
    “這……”胡獻手下的將領們也回答不出來了。
    “趕快再派人去求救,論如何,也要把援軍請來!”胡獻急得抓耳撓腮,顫聲說道:“風軍兵力眾多,恐怕不止平原軍一個軍團,一旦等對方展開進攻,必定是圍城而攻,到那時,我們想派人出城求援都出不去了!”
    說完話,見手下人還傻站在原地,胡獻又急又氣,連連跺腳,大喊道:“你們倒是去啊,還愣著干什么?”
    “啊?啊,是是是,將軍,末將這就再派人去求援。”
    下水鎮的莫軍第二次派人騎快馬去往揚川和臨,再向李榮和6鴻鳴二人求救。他們派出的人剛剛從東西兩側離開下水鎮,平原軍也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平原軍當然不會把兵力直接投入到攻城戰中,畢竟他們的可戰之兵才兩萬人,只要展開攻城立刻就得露餡,蕭慕青命令己方的拋石機和破城弩全部開動,不必有所保留,要以連續不斷的遠程打擊壓制和試探對手。
    現在平原軍雖然分出去了八萬兵力和大部分的將領,但伏兵是用不上拋石機和破城弩這些大型武器的,全軍的拋石機和破城弩基本都在他們這兩萬人手上,此時齊齊動,聲勢何等的駭人。
    一時間,風軍的陣營里機械轉動、射之聲不絕于耳,數以千計的石飛騰到空中,畫出一道道弧線,向下水鎮的城墻砸去,同樣數以千計的弩箭劃破長空,掛著刺耳的呼嘯,情刺透城墻的箭垛。
    只是頃刻之間,下水鎮的城墻四處開花,轟隆聲、城墻的破碎聲、人們的慘叫聲攙雜在一起,城頭上血肉橫飛,石塊四濺,濃煙陣陣,變成活生生的人間地域。
    莫國地方軍哪里見過這么兇猛的進攻,甚至連風軍進攻人員的影子都沒看到,自己已先被砸的暈頭轉向,苦不堪言。
    “將軍,風軍的進攻太猛了,我們趕快下城墻吧!”地方軍將領們護著胡獻,連滾帶爬的向城下跑去。
    胡獻抱著腦袋,一邊往城下跑一邊大喊道:“繼續派人請援兵……”他話音還未落,一顆從天而降的巨大石砸在他前方不遠的地方,兩名正在往城下跑的莫兵被砸了個正著,二人連叫聲都未來得及出,當場砸成肉泥,四濺的血肉已噴到胡獻的臉上和身上。
    他看得真切,也從骨子里生出寒意,兩腿軟,險些沒癱到地上,他帶著哭腔叫道:“再派人請援兵,都只要沒看到援兵,我們就不停的派人……”
    胡獻和將領們紛紛撤下城頭,其他的莫兵也在城上呆不下去了,成群成片的往城下擠,人喊馬嘶,下水鎮的正面北城墻已亂成一鍋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