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24

  其實,如果下水鎮內的莫軍能靜下心來觀察,不難現風軍的進攻是雷聲大,雨點下,只是一味的使用拋石機和破城弩這些遠程器械,而投入攻城的將士卻遲遲沒頂上來。【】
    不過現在胡獻和他手下的地方軍們哪還能注意到那些,已被平原軍的大型器械砸的抱頭鼠竄,如果不是莫軍的軍法太嚴,這時候他們恐怕早已選擇棄城逃跑了。
    風軍的遠程打擊依然是一波接著一波,即便明知道莫軍早已跑進城內躲避,拋石機和破城弩已揮不出殺傷力,但蕭慕青沒有任何要下令停止進攻的意思。
    與此同時,下水鎮派出去求救的輕騎也是一個接著一個,看樣子胡獻是想把城內的輕騎全部派出去,大有不看到援軍不罷休的架勢。
    下水鎮的告急象走馬燈似的不停傳到揚川和臨二城,由于還未徹底弄清楚風軍的意圖,李榮對于下水鎮的求救不理不睬,置若罔聞,而另一邊的6鴻鳴可坐不住了。
    聽下水鎮傳來的消息,風軍有十多萬人,而且攻勢甚猛,下水鎮業已岌岌可危,隨時都有淪陷的可能。由此來看,這絕非風軍的虛張聲勢,而是真打算和己國開戰了。
    他的官階雖然比胡獻高得多,但下水鎮的位置極為重要,他被邵方安排在臨,主要目的也是為了協防下水鎮,一旦下水鎮有失,那自己的責任可就大了。
    6鴻鳴在確認風軍是實攻而非佯攻后,終于決定出兵增援。他下令點兵,召集麾下將士,只留下兩萬人守臨,親率八個兵團八萬余眾直奔下水鎮而去。
    臨的出兵第一時間被風軍的眼線現,而后又以最快的度傳到江凡那里。
    此時,江凡率領平原軍四個兵團正埋伏在臨和下水之間的密林里。
    這片山林靠近下水鎮,官道在林中穿過,可以說下了官道就是樹林。
    江凡和平原軍將士潛伏于叢林之中也不容易,現在已是盛夏時節,林中多蚊蠅、毒蟲,叮咬的平原軍眾將士苦不堪言,加上天氣悶熱,還不能隨意活動,人們埋伏在林中也是咬牙強挺著。
    等探子帶回莫軍已出臨,正向下水鎮方向進的消息,疑是給江凡等風軍打了一針強心劑,自己所受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莫軍還真來了。
    江凡問探子道:“敵軍有多少兵馬?距離我處還有多遠?”
    “回稟上將軍,敵軍不到十萬,距離此地還有三十余里,由于是輕裝上陣,未帶輜重,行軍度很快,恐怕用不上兩個時辰就能抵達。”探子急聲說道。
    “好!”江凡點點頭,說道:“再探再報!”
    “是!上將軍!”探子插手失禮,轉身快步離開。
    江凡振作精神,叫來四名兵團長和數名偏將,正色說道:“此戰敵軍數量雖眾,但卻是趕路而來,毫防范,我軍兵力雖寡,卻是蓄勢待,攻其不備,出其不意,定能一擊必勝!”
    眾將圍坐在江凡的周圍,紛紛點頭,應道:“上將軍盡管下命令吧!我等必拼死一戰,不辱使命!”
    江凡隨手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邊畫邊說道:“第二、第三兩個兵團主要負責堵敵去路。敵軍一心想救援下水鎮,一旦現中了埋伏,必定全力向下水鎮突圍,第二、第三兵團論如何也要把敵人頂住,不能放跑一名敵兵通過!”
    第二兵團兵團長尚興、第三兵團兵團長李岳雙雙插手說道:“上將軍放心,我以人頭擔保,若放走一名敵軍,我頭來見上將軍!”
    他二人這么說等于是當眾立下軍令狀,不管二人能否作到,但這份必勝的**和勇氣是絕對可取的。
    江凡蒼白的臉孔難得的露出一抹微笑,他點頭贊道:“好!不愧是我大風精銳之師的將軍!”說完話,他又看向第六兵團兵團長張靈和第七兵團兵團長趙順,說道:“第六、第七兩個兵團主要負責斷敵退路。敵人一旦現前方突圍不出去,必定拼死向后撤退,此戰對于第六、第七兵團將會十分艱苦,你二人可有信心頂住敵軍的反撲?”有尚興和李岳二人在前下軍令狀,張靈和趙順二將又豈能示弱?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欠身施禮,齊聲直接說道:“我等甘愿立軍令狀,若是讓敵軍從我等這邊突圍出去,我二人自裁于上將軍面前!”
    江凡再次點點頭,說道:“不錯,將有必死之心,士貪生之念。只要將士們都能豁出性命,浴血奮戰,我相信以我軍的戰力定能阻殺敵軍!”
    江凡只能算調兵遣將的生手,但他看過的太多了,在唐寅身邊時間長了,也學會唐寅鼓舞士氣那一套。
    在他的調動下,平原軍四個兵團分成兩部分,第二、第三兵團在前,第六、第七兵團在后,四個兵團形成合圍包夾之勢。
    平原軍在臨去往下水鎮的半路上布下天羅地,只能莫軍自己鉆進來,而6鴻鳴對此一所知,還在不斷催促麾下將士向前趕路。
    在急行的同時,6鴻鳴也有關注揚川那邊的動靜,聽說李榮一直按兵不動,他心中冷笑,對于李榮這種靠關系爬上來的將領他本就打心眼里瞧不起,現在又見李榮不肯出兵救援下水鎮,以為他是懼怕風軍,不敢出兵,鄙夷之情更濃。但他麾下的將領們都心存顧慮,如果揚川和臨同時兵,還有和風軍一戰的可能,而現在只有自己這邊出兵,就算到了下水鎮,恐怕也未必是風軍的敵手。
    6鴻鳴不以為然,他認為己方能打則打,不能打就撤,反正出兵協防的責任他是做到了,若因為李榮未出兵而導致戰局不利,那就和自己沒有任何干系了,到時受到大王責罰的人也是他不會是自己。
    6鴻鳴是個精于算計的人,但他一肚子的聰明才智都用在內部的勾心斗角上,卻沒有仔細研究風軍為何要大張旗鼓的進攻莫國防線o。的核心——下水鎮。
    當莫軍快要行到平原軍設伏的地點時,莫軍中的將領有人醒6鴻鳴,這里的地勢非常復雜,密林緊挨著官道,一旦有伏兵,后果不堪設想。
    6鴻鳴聽聞這樣的警告嗤之以鼻,風軍進入莫境的主力都在強攻下水鎮,怎么可能會在此地設伏,除非是背生雙翅,憑空飛過來。對麾下的建議6鴻鳴理都未理,繼續催促全軍全前進。
    他一時間的疏忽大意不要緊,卻把八萬之眾的莫軍帶入絕境。
    莫軍往前還沒走出半個時辰,耳輪中就聽兩側的密林中哨聲大起,緊接著,數的箭矢象雨點一般從林中飛射出來。
    正在趕路的莫軍毫防備,被突然射出的箭陣打的措手不及,只見莫軍陣營里,中箭的士卒們成群成片的哀號倒地,馬上的騎士們更是當其沖,一各個如同刺猬似的翻下戰馬。
    只是頃刻之間,莫軍便亂成了一團。
    不好!有埋伏!6鴻鳴這時候總算明白麾下的顧慮沒有錯,林中還真有風國的伏兵。他反應也快,立刻下令,全軍列陣,頂起盾牌,抵御敵人的進攻。
    可是此地的官道又窄又長,莫軍根本法集中到一處,陣線拉出數里之長,又哪是那么容易聚集,列陣迎戰的?兩側叢林的箭陣一輪接著一輪,仿佛永止境似的,不停地落進莫軍的人群里。雕翎的呼嘯聲、箭鋒破甲聲、人們的慘叫聲、戰馬的嘶吼聲交織在一起,變成了死亡的奏曲。這時的莫軍陣營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地上橫七豎八都是中箭身亡的尸體,人們互相推擠、踐踏,死傷者不計其數,流淌出來的鮮血讓道路都變得泥濘。
    莫軍也不只是被動挨打,許多將士自的聚攏到一起,然后全部向林中沖去。
    對于莫軍的反撲,風軍早有防備,借著樹林做掩護,風軍或是在樹后放箭,或是爬到樹上居高臨下的勁射,莫軍沖過來的快,但倒下的更快,一旦進入林中,四面八方包裹頭頂都有箭矢飛射過來,人們往往是渾身插滿了箭羽才頹然倒地。
    很快,6鴻鳴也意識到己方所處的地方不益列陣,也展不開陣形,而若向林中沖殺,里面的風軍又早已鋪好天羅地,己方的將士根本是有進回。
    戰不能戰,防不能防,唯一的辦法就是趕快脫離此地。這時,6鴻鳴還沒被伏兵打暈,頭腦也還冷靜,傳令身邊的將領,不可與敵纏斗,全力向前沖殺,硬沖過敵軍的埋伏點。
    他的策略并沒有錯,但是這早已在江凡的預料之中。
    莫軍向前還沒沖出多遠,只見前方的樹林里人頭涌涌,蜂擁而出數的風軍,把前方道路堵得嚴實合縫。
    6鴻鳴看得真切,心里暗吃一驚,不過表面上十分鎮定,不急不忙地對左右傳令道:“兄弟們隨本將沖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