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25

  6鴻鳴指揮莫軍向前沖殺,和負責堵截莫軍去路的平原軍第二、第三兵團碰個正著,雙方也隨之展開一場近身肉圞搏戰。【】[官場-小說]
    近戰是風軍所長,而風軍中的平原軍又尤其善打近戰,等莫軍沖到近前,平原軍的重盾手把敵人死死頂圞住,后面的風軍手持長矛長戟不停的向前猛刺,莫軍沖上來一排,被刺倒一排,非但未沖開風軍的防線,反而自己損兵折將數。
    見狀,6鴻鳴也急了,差點親自頂到兩軍陣前去,他把手下的偏將統統派出,并下達了死命令,必須殺開一條血路,讓全軍突圍出去,不然眾將也就不用再回來了。
    在他的軍令之下,莫軍將士不使出吃奶的力氣,拼命的往前沖殺。莫國的中圞央軍戰斗力并不弱,此時還有十多名偏將率領士卒們突圍,其沖擊力也不容小覷。
    只見十數名莫軍偏將全部沖殺到雙方交戰的中心處,一各個罩起靈鎧,手持靈兵,撕扯著平原軍的陣形。他們的靈兵雖然砍不碎風軍的重盾,但一輪接著一輪的撞擊也令風軍的重盾手們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
    他們被頂退,后面的陣營也隨之混亂。身在風軍當中督戰的尚興和李岳兩名兵團長看得真切,尚興怒吼一聲,對李岳說道:“李岳,你在此督戰,我去前面擊敵!”
    李岳皺著眉頭問道:“那第二兵團由誰指揮?”
    “當然是你!”尚興扔下這一句,而后大喝一聲,喊開前面的己方人群,刀催馬,直沖出去。
    尚興是平原軍的悍將,驍勇善戰,靈武高強,其戰力在平原軍內可以排進前三名。他一馬當先的沖出己方陣列,迎面正碰上一位殺得渾身是血的莫軍偏將,他二話沒說,催馬上前,掄刀就劈。
    那莫軍偏將反應也不慢,同樣用刀,橫刀招架。當啷啷!兩把靈刀碰到一處,金鳴聲刺耳,火星子四濺。莫軍偏將雖把尚興的重刀擋下,但受其沖擊力,連人帶馬的橫著推出三步。
    還沒等他舉刀還擊,尚興的第二記重劈又到了,靈刀掛著嗚嗚的呼嘯,立劈華山的向他頭頂砍落。莫軍偏將心頭一震,暗叫厲害,想閃躲已然來不及了,只能硬著頭皮再次橫起靈刀,硬接尚興的重劈。
    咔嚓!
    莫軍偏將又一次接下他的重刀,可是戰馬受不了如此沉重的壓力,隨著一聲脆響,戰馬的四腿俱折,撲通一聲跪臥到地上。莫軍將領準備不足,怪叫一聲,翻身滾落下戰馬。
    還未等他從地上爬起,近在咫尺的尚興手起刀落,撲哧一聲,偏將的腦袋被他一刀削掉。
    尚興刀劈莫軍偏將,令周圍的莫兵比大驚失色,嚇的紛紛后退,他冷笑一聲,拖刀沖入莫軍陣營里,靈刀掄開,左沖右突,直把莫軍前方的陣營攪得一陣大亂。
    很快,又有五名莫軍偏將趕了過來,五人合力迎下尚興。
    尚興以一敵五,卻毫懼色,更沒有絲毫退避之意,靈刀揮舞的上下翻飛,與五人惡戰到一處。
    雙方你來我往,走馬盤旋,不時交錯而過,只眨眼工夫,已戰了三十多個回合。
    尚興再厲害,再勇猛,畢竟只是一個人,雙拳難敵四手,好虎還架不住狼多呢!雙方又戰二十個回合,尚興的出招漸漸變得凌圞亂,人也是累得氣喘吁吁,出刀的力度已大不如前。
    見他露圞出不支的跡象,五名莫軍偏將信心更足,出招也更快更加兇猛。尚興只一個沒留神,被左側沖過來的莫軍偏將一記重槍砸在肩頭,耳輪中就聽咔的一聲,他左肩的靈鎧俱碎,人也從戰馬上飛摔在地。
    這還多虧他靈氣深厚,靈鎧足夠堅韌,不然對方的這記重槍得把他的肩胛骨砸成數段。即便如此,跌落在地的尚興也半晌爬不起來,半邊身圞子的骨頭象是散了架子似的,用不上力氣。
    兩軍廝殺當中,對方又豈能給你喘息之機?見他落圞馬,五名莫軍偏將不面露喜色,不約而同的催馬上前,手中的靈槍靈刀高高舉起,作勢要向尚興劈砍過去。
    正在這個危急時刻,五名莫軍偏將同一時間聽到后方有悠長的尖嘯聲傳來,嘯音尖銳,刺人耳膜,讓人聽后,感覺象是有只形的大手在揉圞捏自己的心臟。五人臉色為之一變,同時轉回頭,向后方觀望,他們沒看到別的,只看到一道紫電飛射過來,五人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撲哧一聲悶響,那道紫電正釘到一名偏將的后脖根。
    鋒芒由后頸入,在其喉嚨處探出,那人在戰馬上左右搖晃兩下,緊接著,直圞挺圞挺地摔落下去。
    “啊?”另外四名偏將驚呼出聲,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看清楚,原來那道飛來的紫電是一根紫金色的靈箭,此時靈箭已把他們同伴的脖子射穿,絲絲的靈氣正從靈箭上騰出,靈箭也漸漸變回原狀。
    好快的箭!四名偏將看著同伴的尸體,感覺背后似有寒風一陣陣吹過。嗒、嗒、嗒!隨著清脆的馬蹄聲響起,一名身罩黑色靈鎧,手持紫金色靈弓的風軍將領從人群中走出來。
    不用交手,只是感覺對方身上散出來的靈壓,四人已能判斷出來這名風將不同尋常。四名偏將互相看看,其中一人厲聲喝問道:“來將通名!”
    “風國,江凡!”
    從風軍陣營里走出來的這位語氣淡漠,毫起伏,也讓人聽不出任何的情緒。不過江凡二對四名偏將可太具震撼力了,風國的四大猛將,上官元讓、江凡、吳廣、戰虎,又有誰沒聽過他們的名?
    哎呀!原來是風國四大猛將之一的江凡在此設伏!四名偏將臉色難看,暗暗咧嘴。人的名,樹的影,還未交手,四人的氣勢便已矮了一大截。不過現在即便怯戰也沒用,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放手一搏,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四名偏將咬緊牙關,其中一人喝道:“老圞子今天先取你江凡小兒的狗頭!”這偏將說話的同時,雙腳猛的一磕馬鐙子,舉靈槍直奔江凡沖去。
    他借著戰馬的沖力,等到了江凡近前,全力刺出一槍。這名偏將本身的力氣就不小,此時又加上戰馬的慣性,即便江凡也不愿意硬擋。
    江凡身圞子向后一仰,在馬上使出個鐵板橋,后腦幾乎要碰到馬臀,只聽唰的一聲,靈槍掛著勁風,貼著他的鼻尖呼嘯掠過。就在雙馬交錯的一瞬間,江凡猛然挺圞起身,回手一弓,反掃對方腦后。
    那偏將已聽到身后惡風不善,想收槍回擋,可是江凡的紫金弓度太快,那人才半轉回身,弓身已掃到他的眼前。
    咔嚓!紫金弓的鋒芒正掃在偏將的鼻梁骨上,隨著一聲脆響,偏將聲都未來得及吭一下,半個腦袋飛到空中,尸體在馬上翻滾落地,鮮血、腦漿噴灑了好大一片。
    一弓劈了敵將,江凡片刻也沒停頓,手指在弓身上一劃,靈線生出,他捻弓搭箭,對準前方,抬手又是一箭。
    這時候,第二個沖過來的偏將距離江凡只有五、六步遠,靈刀已然高高舉起,正準備往江凡的頭頂上劈砍,哪想到對方的靈箭卻先圞射過來了。
    那名偏將連點反應都沒有,被這記靈箭正射中面門,強猛的勁道讓靈箭直接貫穿他的頭顱,已沖到江凡近前的偏將連人帶刀的一同掉下戰馬。
    說來慢,實則極快,江凡弓劈敵將,又射殺一敵將,只是眨眼工夫的事。
    剩下的兩名偏將本來已沖到距離江凡十米左右的地方,見前面兩位同伴瞬間便雙雙慘死于江凡手里,二人嚇的魂圞飛圞魄圞散,哪里還敢繼續前沖,他倆不約而同的急拉韁繩,撥轉馬頭,向莫軍陣營里敗逃。
    他們想跑,心狠手辣的江凡又哪會給他們逃命的機會。他回手又抽圞出一支紫金箭,舉目望了望二人逃命的背影,抬手舉弓,沒有對準兩人的背后,而是向半空中射圞出一箭。
    吱——這回紫金箭出悅耳的清亮聲,飛騰到半空中,然后畫出一道優美的弧線,飄逸地飛落下來。不過它不是垂直飛落,而是帶著弧線斜著向下飛落。
    兩名偏將已經逃回到莫軍的人群里,正準備長噓口氣,感嘆自己總算撿回一條命,可就在這時,紫金箭到了。掛著弧線的金箭防佛長了眼睛似的,精準地釘在右側那名偏將的太陽穴上。
    撲的一聲,那名偏將全反應,臉上還帶著驚訝,身圞子已直圞挺圞挺地向下摔去。紫金箭的力道大的驚人,完全貫穿他的太陽穴,而后去勢不減,又狠狠釘在左側偏將的脖側處。
    撲哧!
    箭矢由右側入,在左側探出,這名偏將幾乎是同時步了同伴的后塵,兩具尸體也幾乎是同時從戰馬上跌落下來。
    嘩——此情此景,讓莫軍陣營一陣大亂。對方只一人,而己方的五名偏將卻在轉瞬之間死的一干二凈,對方的箭法簡直已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