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27

  莫國駐扎于臨的中央軍遭到以江凡為的平原軍四個兵團的伏擊,此戰莫軍打的是一敗涂地,八萬之眾,折損大半,剩余的將士也是逃的逃,散的散,最后留在6鴻鳴身邊的只剩下兩名偏將和八多名莫軍士卒。【】[]
    一仗結束,6鴻鳴仿佛瞬間蒼老了十多歲,他帶著這數殘兵敗將倉皇逃回臨。到了臨他片刻沒停留,雖然這里還有兩萬莫軍,但與風軍的數量比起來已相差甚大,他感覺風軍一旦攻來,自己斷難堅守,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主動撤離。
    6鴻鳴回到臨之后,傳令全軍收拾軍備、糧草,而后率軍出城,棄城而逃,南下去與虎賁軍匯合。
    很快,6鴻鳴戰敗的消息也傳到揚川那邊,李榮聽完,臉色頓變,果然,風軍強攻下水果然是佯攻,其目的是為了引揚川和臨的大軍增援,他們好在半路伏擊。好在自己加了防,沒有中風軍的惡當。
    不過6鴻鳴一撤,等于莫國的邊防已被撕開一條大口子,風軍完全可以通過臨南下,進入莫國腹地。現在李榮只剩下兩個選擇,要么堅守揚川,要么也效仿6鴻鳴,棄城南下,去和虎賁軍匯合,再謀反擊。
    經過一番仔細考量,李榮最終決定留守揚川,即便讓風軍突破了己方防線,能突入到莫國腹地,自己也要讓風軍的后方不得安靜,至少可以打亂風軍的后勤,為虎賁軍的作戰盡可能的創造有利條件。
    李榮的戰略思想是十分正確的,只是他太低估了風國這次與莫國交戰的決心,進入莫國境內的風軍也遠遠不止平原軍這一個軍團,緊隨其后的便是以左雙為的風國飛龍軍軍團。
    江凡成功伏擊臨軍,*其主將6鴻鳴棄城而逃,這個消息讓蕭慕青為之一振,他立刻傳江凡一部,趕快占領臨,讓己方先有個穩固的據點。至于揚川那邊,李榮沒有上當,蕭慕青也不打算強攻,招回埋伏在揚川和下水之間的吳廣一部,然后合力強攻下水。
    在平原軍的拋石機和破城弩連續打擊之下,下水鎮的城防早已傷痕累累,許多段城墻被砸的千瘡孔,搖搖欲墜,現在數萬的平原軍展開強攻,城內的守軍已力支撐。
    風軍把大批的沖車推上戰場,專挑城墻破損嚴重的地方沖撞,雙方交戰還沒過多久,下水鎮的一段城墻便被沖車強行撞塌,裂開一段三、四米寬的大豁口。
    城外的風軍搬開沖車,順著豁口一擁而入,殺進城內。有城墻做阻擋,下水的地方軍還能勉強頂住風軍,現在風軍殺入城中,地方軍哪還能招架得住?
    莫軍將領們還想組織人力把豁口堵住,可是莫軍還未靠到近前,便被沖殺過來的風軍砍翻在地。吳廣一馬當先的頂在最前面,靈刀揮舞開來,靈亂·風連續釋放,在他面前撲倒的莫軍一片片,讓靈刃絞碎的殘肢斷臂散落滿地。
    有莫軍將領見吳廣勇猛,還想過來把他擋住,結果在吳廣面前連三個回合都沒挺過去,便被吳廣一刀劈在腰身上,被斬成兩截。
    地方軍的戰斗力本就不強,此時又碰上兇猛比的平原軍,瞬間崩潰瓦解。大批的地方軍斗志全,被殺的哭爹喊娘,連滾帶爬的往城內跑,以吳廣為的平原軍隨后追殺,攻城戰也演變成了巷戰。
    在平原軍面前,五萬的地方軍可以說毫還手之力,北城一破,守軍就往城內跑,等平原軍追殺到城中的時候,地方軍已然逃到南城,當平原軍追到南城,地方軍又已棄城而逃,跑到了城外。
    這場仗打下來,許多平原軍將士連敵人的正臉都沒看到,感覺敵人一直是后腦勺沖著自己,令人哭笑不得。
    胡獻雖說不是優秀的將領,又膽小怕死得很,但破城之后也沒敢往南跑,而是向西去,逃往揚川,與李榮匯合。
    在他看來,逃到揚川還有奪回下水的可能,自己也有將功補過的機會,而若是南逃,可就徹底沒希望了,就算能躲過風軍的追殺,恐怕也躲不過大王的重罰。
    胡獻帶著三萬多的地方軍殘部逃到揚川,和李榮一部匯合,蕭慕青倒是沒有追殺,也沒有引兵去攻打揚川,而是選擇繼續南下,深入莫國腹地,同時把平原軍連下莫國下水、臨二地的捷報傳回國內。平原軍沒有在下水駐扎,繼續南下進入莫國腹地,這讓李榮看到了機會,如果自己能趁機把下水和臨奪回來,等于是把平原軍關在莫國境內了,到時也就只能任憑己方宰割。
    可是轉念一想,他又覺得不對勁,平原軍統帥蕭慕青可不是個昏庸的統帥,難道他不明白棄守下水、臨會留給對手斷其后路的空檔?難道其中還有詐?
    李榮本就是個生性多疑之人,加上又有前車之鑒,雖然意識到戰機出現,卻遲遲不敢出兵。
    另一邊,風軍方面也對蕭慕青的決定甚為不解,己方拿下下水和臨二地雖然沒費多大力氣,但也不能只留幾千兄弟駐守啊?畢竟揚川還未被己方攻占,萬一揚川的莫軍趁此機會大舉來攻怎么辦?下水、臨失守是小,己方十萬大軍受困可是大。
    吳廣和江凡也同樣不理解蕭慕青的想法,在隨軍南下的時候也有就此事問過蕭慕青。后者胸有成竹地悠然而笑,說道:“我對揚川主將李榮雖然不太了解,但通過下水之戰,可看出此人小心謹慎,說白了就是性情多疑,即便我軍在下水和臨一個兵都不留,他也不敢輕舉進犯。”
    聽完他的話,吳廣和江凡暗暗吸氣,前者皺著眉頭問道:“萬一李榮出兵來攻,我軍豈不腹背受敵,陷入絕境?”
    蕭慕青自信地搖搖頭,信誓旦旦地說道:“他絕對不會。”
    “可是萬一呢?”
    蕭慕青眼中閃爍出幽光,輕嘆道:“如果李榮真傻到出兵去攻下水或臨,我軍便再后顧本之憂了。”
    這叫什么狗屁話?吳廣和江凡聞言都有些傻眼,搞不懂蕭慕青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甚至懷疑他腦袋是不是壞掉了,下水和臨是己方的退路,又只有數千人駐守,怎么李榮若去攻,己方反而還沒有后顧之憂了呢?
    連吳廣和江凡這樣的大將都弄不明白蕭慕青的想法,以李榮為的莫軍就更看不透了。
    李榮能沉得住氣,對近在咫尺、幾乎成為空城的下水和臨視而不見,就是不肯出兵,可是逃過來的胡獻可等不及了,風軍未留守下水,直接穿城而過,這是多難得的機會啊,不趁此機會奪回下水那還等待何時?
    得知風軍大軍南下的消息,胡獻立刻去找李榮,請他出兵奪回下水。李榮的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不妥、不妥!風軍形跡詭異,只怕其中有詐!”
    胡獻急得連連戳手,急聲道:“李將軍,探子已經探查得明明白白,風軍確實是主力南下,留在下水的守軍還不到三千人,李將軍,只要我們出兵,奪回下水鎮,將風軍困于我國境內,易如反掌……”
    他話還未說完,李榮揚起眉毛,質問道:“難道胡將軍忘了6將軍的前車之鑒?”
    “這……”
    “若非你稱下水告急,連續派人催援,6將軍又怎會中風軍的埋伏?現在你又來催兵,本將斷不會應你!”李榮斬釘截鐵地說道。
    胡獻被李榮說得老臉通紅,支支吾吾半晌才結巴道:“可是……可是現在的情況和那時不同……”
    “在本將看來,并不同,風軍的舉動出人意料,一反常態,如果不是其中有詐,那只能說明風軍的統帥是不知兵的蠢貨!你敢相信平原軍統帥會不知兵?會是個笨蛋嗎?”
    在李榮連珠炮的質問下,胡獻啞口言,也沒詞了。
    其實,蕭慕青之所以敢把自己的后方留給莫軍,很簡單,他有所倚仗。他的倚仗便是十五萬眾的飛龍軍。
    作為平原軍的策應,飛龍軍也將在短期內開赴莫國,平原軍留下的揚川便是飛龍軍入莫后的要攻擊目標。
    如果李榮死守揚川,飛龍軍想強行破城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而若是李榮分兵占領下水和臨,兵力法集中,那么飛龍軍可以輕而易舉地將其各個擊破,正因為這樣,蕭慕青才斷言如果李榮真出兵去攻下水和臨,等于自尋死路,平原軍也再后顧之憂了。
    可以說身為一軍統帥的蕭慕青早已洞察戰局,己方的舉動和敵軍的舉動,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他急于南下也并非是要引李榮分兵,而是顧慮到莫軍的集結。
    正所謂兵貴神。平原軍想在莫境取得輝煌的戰績,必須得趕在大批的莫軍集結之前將其逐一殲滅,一旦等莫國的軍力成型,平原軍再想克敵制勝也非易事,何況,他還在惦記著莫國的虎賁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