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28

  每個人心中都有夢想,蕭慕青的夢想就是在戰場上打敗虎賁軍,以此來證明平原軍為天下最強的步兵軍團。【】
    可是要打敗虎賁軍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步兵對陣騎兵的劣勢顯而易見,況且現在還有大批的莫軍正向虎賁軍集結,若是讓莫軍以虎賁軍為核心全部集結到一處,平原軍就萬萬不是對手了。
    現在蕭慕青最需要的就是時間,爭取在莫軍集結完畢之前與虎賁軍展開一場決戰。
    平原軍南下的度異常迅猛,如風卷殘云一般,連取莫國十余座城鎮,蕭慕青也不分兵駐守,只是一個勁的向前突進,這時的平原軍頗有當初貞軍突入風國境內時的風采,所向披靡,銳不可當,連戰連捷。
    平原軍了瘋的向南推進,距離虎賁軍大營越來越近,虎賁軍方面自然也有所耳聞。
    現在,6鴻鳴已帶著兩萬多殘兵敗將逃到虎賁軍大營,也把前方戰敗的消息告訴了虎賁軍統帥南延。
    平原軍不來,南延都要統軍北上征討,現在平原軍主動送上門來了,他又哪會客氣?
    聽說風軍已快攻到金石城,南延可坐不住了,打算點兵親自出征。
    金石屬莫國重鎮,位于虎賁軍大營北方三里,也是莫國產金的主要來源地之一。金石城附近多高山峻嶺,其中金礦豐富,這也是金石城名的由來。
    風軍攻占別的城鎮,南延都可以忍下來,但金石城絕不能落入風軍的手上,一是金石城的金礦對莫國太重要,其二,城內可是囤積有大量的黃金,若是落入到風軍的手上,對莫國的損失太大。
    目前金石城城內的屯兵有五萬之多,其中大多為地方軍,另外,在城東、城西兩側還各有一座常駐軍營,兵力在十萬左右,這些軍兵是清一色的中央軍,駐守在金石城的主要目的正是為了保護金礦。
    十五萬的大軍兵力已然不少,起碼已具備與風軍抗衡的資本,南延正是意識到這一點,才決定出兵北上,與金石城方面的守軍聯手殲滅入侵的風軍。南延還沒開始點兵,逃過來的6鴻鳴馬上站出來阻攔。
    “南將軍,不可、不可,萬萬不可輕易出兵啊!”6鴻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他腦袋搖得象撥浪鼓似的。
    見狀,南延眉頭大皺,疑問道:“6將軍為何阻我出兵?”
    “雖然風軍兵力不盛,可他們是風國最為驍勇善戰的平原軍,其中還有江凡、吳廣等風國猛將,戰力極強,南將軍還是不要草率出兵,等各地的大軍都云集過來,我們再合力出兵北上迎敵也不遲啊!”說起平原軍,直到現在6鴻鳴仍是心有余悸,冷汗直流。
    “哈哈——”南延忍不住仰面而笑。他并不是輕狂之人,剛好相反,南延向來沉穩,這次若非沒有取勝的把握,他又怎會貿然出手?在他看來,騎兵對陣步兵本就具備先天的優勢,而且金石方面也是有十多萬的己國大軍,只要他們能稍微配合虎賁軍,全殲風軍根本不成問題。
    “難道6將軍認為我虎賁軍不是風軍的對手?”
    “不不不,南將軍誤會了,我絕此意……”
    未等他說完,南延擺擺手,淡然說道:“平原軍或許勇猛善戰,但畢竟是步兵軍團,想在正面與我虎賁軍抗衡,天方夜譚!何況,風軍已快抵達金石,金石對我國的重要6將軍應該很清楚,斷然不能有失,所以,我軍必須得去增援金石,如果坐等其他各路大軍都云集過來,那時金石能不能保得住還不一定呢,一旦有失,這個責任你我二人誰都背負不起。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南延若是說點別的,6鴻鳴還能反駁兩句,但一聽責任二,他立刻閉嘴了。細細想想,覺得南延說的也有道理,平原軍才十萬人,而虎賁軍的騎兵就有十萬,再加上金石的守軍,與平原軍抗衡也綽綽有余了。
    他垂下頭,未再說話,南延悠然一笑,安慰道:“6將軍盡管放心,此戰,我軍必能一戰得勝,不僅報了6將軍遇伏之仇,還能大挫風國銳氣!”
    希望如此吧!6鴻鳴是真被平原軍大怕了,明明各方面的優勢都在己方這邊,但他就是感覺心慌意亂,似乎有不好的事情會生。南延沒等各路的莫軍集結,率領虎賁軍先行一步去往金石城。虎賁軍大營距離金石城只數里的路程,以虎賁軍的神,才大半天的光景就感到了金石。
    得知虎賁軍到來,駐守金石城的莫軍主帥公孫耀非常高興,親自迎接。南延是中將軍,公孫耀也是中將軍,不過虎賁軍威名在外,身為虎賁軍統帥的南延地位要比公孫耀相對高一些。
    本來公孫耀打算死守金石城,現在虎賁軍到了,他也就不用再死守,完全可以拉開架勢和風軍做一場面對面的較量。
    他的想法和南延一致,南延大老遠的趕過來可不是為了守城的,而是來殲敵的,這一點從虎賁軍駐扎的大營就能看得出來。
    虎賁軍把營寨扎在金石城的正北方,也就是風軍趕過來的方向,南延的意思很明白,風軍若想進攻金石城,必須得先過他的虎賁軍大營,先與他的虎賁軍展開決戰。
    在虎賁軍抵達金石城的第三天,風軍也到了。
    等平原軍眾將士看到金石城的布局,人們都忍不住暗暗吸了口涼氣。金石城的東西兩側各有一座莫軍大營,看其規模,每座大營至少能容納五萬之眾,而在金石城的正北還有一座大營,轅門處高高豎立的軍旗寫著斗大的‘虎賁’二。
    這三座軍營,把金石城緊緊包住,風軍別說攻城,就算想接近城池都不可能。
    蕭慕青倒不象眾將那么緊張,他滿面輕松,臉上掛著從容的微笑,舉目觀望了好一會,方沖左右問道:“金石城正北方的軍營似乎是虎賁軍營地?”
    這不是廢話嗎?軍旗上明明寫著虎賁的樣,不小說~就來。o是虎賁軍還能是誰?有風將拱手回道:“是的,將軍,看來莫軍在金石城已早有部署,我軍想強攻怕……難以取勝。”
    “呵!”蕭慕青哼笑出聲,話鋒一轉,又問道:“虎賁軍的營寨即不扎在金石的左面,又不扎在金石的右面,偏偏扎在正北方,這又是為何?”
    “顯然是要與我軍展開決戰!”眾將們異口同聲地回答道。
    蕭慕青點點頭,笑道:“如此甚好。”說完這莫名其妙的一句,他轉身往回走,去查看己方的營地布置得如何了。
    眾風將面面相覷,敵軍的斗志這么旺盛,怎么主帥非但不擔心,還覺得‘甚好’呢?眾人紛紛搖頭,又搞不懂蕭慕青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平原軍行動迅猛,很快,一座簡易的營寨就已建好雛形。蕭慕青對營寨的要求并不高,也不指望有多堅固,只要能讓己方的將士們落腳休息就好。
    在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中軍帳里,蕭慕青令人先布置好沙盤,而后把眾將聚攏到一起,圍著沙盤而站。
    他邊用手指著沙盤邊說道:“據報,金石城城東、城西這兩座大營原本就是駐扎在金石城的,各有五萬的莫國中央軍,城內,由五萬的地方軍把守,現在,虎賁軍又已在城北扎營,若按照虎賁軍傾巢而出做推算,金石城的敵軍總兵力應該過二十五萬。”
    聽完他的講述,眾將不大皺眉頭,對方是二十五萬的莫軍,而己方還不到十萬人,雙方兵力相差懸殊,最要命的是己方還是進攻的一方,以十萬人去攻二十五萬人駐守的城邑,只有瘋子才會這么做。
    “將軍!”第二兵團長尚興面露憂色地說道:“敵軍兵力眾多,其中還有騎兵軍團虎賁軍,一旦交戰,對我軍極為不利,依末將之見,我軍不如先暫避其鋒芒,繞城而過……”
    他話還未說完,蕭慕青的臉色已先沉了下來。他打斷尚興,質問道:“我平原軍何時懼怕過敵人,要被嚇的繞路而行?”
    尚興身子一震,急忙插手施禮道:“不不不,將軍,末將不是這個意思……”
    “好了,不要再說了。”蕭慕青冷冰冰說道:“敵軍雖多,只是一群草芥而已,我軍先破虎賁軍,然后再拿下金石城。”
    這話說起來容易,可如何才能戰勝虎賁軍呢?虎賁軍是度飛快、戰斗力群、莫國最署名的騎兵軍團,己方的步兵正被敵軍所克制,兩軍正面交戰的情況下,己方絕取勝的可能!
    蕭慕青當然能體會眾將的顧慮,就連平日里那么沖動的尚興此時都露出憂心忡忡的表情。他慢悠悠地環視眾將,停頓了好一會,方微微一笑,說道:“在你們眼中,虎賁軍或許是個不可戰勝的對手,但在本帥看來,我軍可一戰全殲敵軍,讓虎賁軍從此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