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29

  人們不清楚蕭慕青的自信是從哪來的,平原軍想戰勝虎賁軍已然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蕭慕青卻還要全殲虎賁軍,這怎么可能?簡直是癡人說夢。【】
    礙于他的身份,人們也只是心里不服,嘴上可不敢多說什么。
    眾人的心思瞞不過蕭慕青的眼睛,后者含笑問道:“諸位將軍認為騎兵最怕什么?”
    尚興搶先答道:“最怕山地、叢林。”
    蕭慕青點點頭,轉身形向帳外走去,眾人稍愣片刻,隨后紛紛跟了出去。
    來到帳外,蕭慕青舉目向遠處望望,說道:“金石城是莫國產金重地,周邊皆為山地,只要我們能把虎賁軍引入山地當中,騎兵的優勢便蕩然存。”說著話,他回頭對眾將說道:“派出各兵團的探子,把金石周邊的山地全部給我打探一遍,若有現山勢平緩卻多碎石之地,立刻報于我知。”
    眾將精神一振,總算明白了蕭慕青的意圖,若在平原作戰,平原軍確實不是虎賁軍的對手,但若在多碎石的山地上,騎兵最為兇狠的沖鋒便從施展,而步兵輕便靈活的優勢也能得到最大限度的體現。
    “明白了,我等立刻去查!”眾將齊齊插手應是。
    平原軍還未把金石這一帶的地形打探好,以南延為的虎賁軍已先一步前來挑戰。
    在平原軍的大營外,虎賁軍快列好戰陣,舉目望去,一片片的騎兵方陣威武雄壯,馬上的騎士們盔名甲亮,一手持盾,一手長槍,頭頂的白纓匯聚到一起,白花花的一大片,一眼望不到邊際。
    十萬規模的騎兵聲勢駭人,仿能吞天食地,何況這還是莫國最精銳的騎兵軍團,感覺不管有多少人擋在他們面前,都會被瞬間踏個粉身碎骨,須交戰,單單是在氣勢上,騎兵就已壓過步兵一頭,這也是騎兵在戰場上的優勢之一。
    看到虎賁軍主動求戰,風軍士卒們趕快把消息傳給蕭慕青。
    蕭慕青聽后,馬上傳令下去,任何人不得出戰,全軍閉營不出。
    見平原軍不肯出戰,虎賁軍士氣更盛,南延派出小股騎兵到風營營前罵陣。
    平原軍什么時候怯過戰?此時被敵人指著鼻子叫罵,將士們皆是氣憤難當。
    江凡和吳廣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隨即雙雙來向蕭慕青請戰。
    蕭慕青仔細想了想,覺得由江凡和吳廣出戰也好,至少可以滅滅虎賁軍的威風,也能給己方的打探多拖延一些時間。經過一番考慮,蕭慕青派給江凡和吳廣三千軍兵,讓兩人率軍出營迎敵。
    江凡和吳廣查點當場笑出聲來,他二人皆為上將軍,竟然只帶三千人迎敵,讓莫軍見到不得被笑掉大牙啊?不過看蕭慕青那副滿臉為難的樣子,估計派三千人已是他的極限了。
    他二人想的沒錯,即便派三千人,蕭慕青也是咬著牙做出的決定。虎賁軍的度太快,一旦敵人展開全軍沖鋒,江凡和吳廣能跑得掉,下面的士卒也能跑得掉嗎?他心里沒有底,也不敢派太多的士卒出營送死。
    且說江凡和吳廣,二人率領三千風軍沖出轅門,來到兩軍陣前,拉開架勢,準備迎戰。
    看到風軍只派出三千來人的樣子,虎賁軍眾將不仰面大笑,如果風軍膽,就該堅持龜縮在營內,不要出戰,可風軍偏偏出戰了,卻只派出三千人,這不僅丟人現眼,簡直是可笑至極。
    一名偏將催馬來到南延近前,拱手說道:“將軍,末將愿打頭陣!”
    南延扭頭一瞧,笑了,請纓的這位偏將名叫于增,是虎賁軍的猛將之一,他本身的力氣就大,加上修為又高,縱橫沙場,鮮少能碰到敵手。
    俗話說的好,頭仗勝,仗仗勝,南延也希望開個好頭,略做沉吟,便點頭應道:“于將軍,風軍狡猾,你要多加小心。”
    平原軍已由風莫邊境一路打到莫國腹地金石城,南延不說平原軍勇猛善戰,卻說成是狡猾,由此也可看出,他內心中并未把平原軍放在眼里。
    于增悠然一笑,傲然說道:“將軍盡管放心,末將前去,必不空手而歸!”南延含笑點了點頭。
    于增不再耽擱,撥轉馬頭,催馬直奔風軍而去。
    在距離風軍只有一箭地的地方,他才勒住戰馬,用手中的靈刀遙指風軍陣營,大聲喊喝道:“風賊聽著,我乃虎賁軍偏將軍于增,哪個不怕死的出來送死?”
    呵!此人名不見經傳,卻好大的口氣啊!吳廣和江凡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笑了。吳廣已算是不愛出風頭的人,可江凡更低調,他二人誰都沒有先開口,場面一下子陷入沉默中。
    對面的于增不知道怎么回事,還以為風軍被自己的名號嚇到了,他放聲狂笑,喝道:“鼠膽風賊,既然敢犯我大莫國境,為何不敢出來與我一戰?”
    吳廣感覺再等下去江凡可能也不會先開口,而對方不知道又要罵出什么難聽的話呢。他暗暗嘆了口氣,對江凡拱手說道:“江將軍,頭戰由我前去如何?”
    江凡點點頭,面表情地淡然說道:“好!我在后面為吳將軍壓陣。”這是從出營到現在江凡說的第一句話。
    吳廣嘆口氣,不再多言,催馬向于增而去。
    于增正耀武揚威的想繼續叫罵,見風軍當中突然出來一將,這人跨騎白馬,身罩白色靈鎧,手持一把白色的偃月靈刀,背批白色的大氅,可以說是連人帶馬一身白。
    等吳廣到了于增近前,后者上下打量他一翻,隨后傲然問道:“來將報名。”
    “吳廣。”吳廣聲音不大,但也足夠對方聽清楚的。
    吳廣?于增揚著腦袋想了半晌才猛然倒吸口涼氣,風國的四大猛將之一不就是有一人叫吳廣嗎?難道眼前這個吳廣就是風國四大猛將之一的那個吳廣?于增有些難以置信,堂更~新o堂的上將軍,怎么出戰卻毫排場,只帶三千人?
    他疑聲問道:“你是哪個吳廣?”
    吳廣忍不住樂了,反問道:“閣下認為風國還有幾個吳廣?”
    于增吸氣道:“你就是風國四大猛將之一的吳廣?”
    吳廣平淡地說道:“那只是旁人所加的頭銜而已。”
    果然是他!于增剛才還全然沒把吳廣放在眼里,現在已收起輕視之意,打起十二分的小心,他沉聲喝道:“廢話少說,你我靈武上見真章!看刀!”說話之間,他舉刀向吳廣頭頂劈去。
    別看于增沒什么名聲,但實力卻一點不弱,一刀劈砍下來,有雷霆萬鈞之勢,刀鋒破風,出嗡嗡沉悶的呼嘯聲。吳廣不用招架,只聽風聲就能判斷出來對方這一刀之力大的驚人。
    吳廣沒敢硬接對方的重刀,他倒不是擔心自己沒有于增力大,而是考慮自己的戰馬受不了這么沉重的撞擊。他撥馬側身,動作嫻熟地躲開對方的重刀,與此同時,吳廣雙臂揮動,反手橫斬,直取對方的脖頸。
    暗叫一聲好快!于增來不及收刀回擋,只能盡全力向下低頭閃避。
    嗡!
    吳廣的靈刀幾乎是貼著于增的頭頂掠過,后者挺直身軀,大吼一聲,再次使出全力向吳廣劈砍。吳廣依舊不硬接,撥馬閃躲,二人你來我往,走馬盤旋,戰到一處。
    于增確實勇猛,即便對陣吳廣,也沒有絲毫的膽怯,完全一副硬碰硬的姿態,靈刀揮舞開來,異常剛猛,刀刀都奔吳廣的要害。吳廣暗暗點頭,這名莫國將領不簡單,不僅力大,修為深厚,靈武和打斗技巧也純熟,堪稱上等的武將。
    只眨眼功夫,兩人已戰了二十多個回合,隨著戰斗的持續,于增漸漸現吳廣似乎懼自己力大,不敢和自己硬拼,每次自己施重刀時,吳廣都有意避讓。現這一點,于增信心大增,心中暗笑,什么風國的四大猛將,也不過如此嘛!
    現吳廣不愿硬擋自己重刀,于增的進攻更加兇狠,幾乎刀刀都使出全力,恨不得一刀就把吳廣劈落馬下,他也可以借此一戰成名。
    可吳廣又哪是普通的將領,如果那么容易被于增劈死,吳廣不知要在戰場上死過多少個來回了。見對方一刀重過一刀,一刀快過一刀,吳廣暗暗搖頭,等到兩人斗至三十個匯合時,于增斜肩帶背的一刀又劈砍向吳廣。
    吳廣故意流露出準備不足的姿態,似乎再法躲避,只能被迫橫刀招架。于增眼睛一亮,意識到機會來了,不趁此機會把吳廣震于馬下,還等待何時?想罷,他使出十二成的力氣,牙關緊咬,雙目圓睜,眼珠子都因用力過猛而充血變得通紅。
    耳輪中就聽‘當啷啷’一聲猶如晴天炸雷的巨響聲,于增勢大力沉的一刀下去,把吳廣活生生砸沒了,空中騰出一大團血霧,看上去吳廣似乎被對方的重刀震了個粉身碎骨。
    “哈哈——”
    于增邊喘息著邊大笑出聲,說道:“吳廣小兒,今日碰到你家大爺算你倒霉……”他話還未說完,只見血霧當中飛射出來漫天的靈刃,靈刃之多,仿佛雪片一般,鋪天蓋地,分不清個數,那刺耳的呼嘯聲如鬼哭神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