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33

  其實,莫軍的這場進攻戰,組織起來相對要比較容易,莫軍以騎兵進攻為主,省去了遠距離列陣攻擊層面。【】\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同時在夜里打仗,對雙方來說都是個麻煩。南延也明白夜晚進攻的利弊,對于本次進攻也做了特別安排,進攻大體分兩個階段,兵力分為三部分,先,以兩萬虎賁軍為先鋒,度抵近風營后并不強攻,而以火攻為主。其次以五萬虎賁軍正面強力沖鋒,全線突破被大火焚毀的風軍營盤。另外三萬人壓陣,準備應付隨時可能出現任何異常情況。另外,東西兩營的中央軍位于三萬虎賁軍兩翼守護,并準備追擊向各方敗逃風軍。整個部署呈正向金塔狀。
    戰馬、長戟、紅嬰放眼望去,鋪天蓋地騎兵,猶如一片片雕塑擺在那里,這就是莫國訓練有素、引以為傲的神兵利器。南延和眾將站在一處高地,望著眼前的十萬鐵騎,顯得信心十足,同時瞥向遠處風營方向,距離此地大概有十里樣子,在淡淡的月光下,依稀可以看到風軍大營的輪廓,還有幾處微弱的火光,南延暗自冷笑,小看我虎賁軍的實力,等一會就是你們的下場。他似乎也看到了蕭慕青清俊臉龐扭曲的模樣。不禁出微微的冷笑聲,旁邊的偏將們似乎也感受到了勝利的曙光,明日風國最精銳的中央軍將不復存在,自己的前途將是一片光明。
    隨著一聲低沉的號角,處于莫軍陣營最前端的部分出現了變化,二萬匹戰馬猶如一片決堤的洪水一般,傾瀉而出,直奔風軍大營,深夜的大地隨之顫抖。
    平原軍營盤內,哨兵立即出偷襲警報,由于早已被蕭慕青猜測到,莫軍會來偷營,只是不知道會在幾時進攻,所以士卒們都是懷抱兵器和衣而睡,準備隨時投入戰斗。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片刻工夫,營盤四周站滿了風軍弓箭手,各個搭弓上箭,只待一聲號令。
    由于風軍早已安排妥當,各將領都領命各自御敵去了,風軍中軍大帳內,除了蕭慕青及兩名傳令兵外,再他人,此時的蕭慕青心情沉重,思考著戰局的多種可能。蕭慕青外面看來比較張揚,愛出風頭,這是他與風軍其他其他將領不同之處,但實際他的性格是非常謹慎的,他的思維運算能力強,往往想的比常人又寬又遠,這是他的資本的,也是與辛勤是有關系的,他知道,如果在某些場合自己不強勢,那么很多事情有可能實現不了,自己周密計算的戰略不能實現,反而遭受巨大損失。
    當聽莫軍開始進攻的消息受后,他沒有任何表情,之前吃完晚飯后,就收到大量探子來報,先接到敵各營晚飯時間向后推后推遲了一個時辰,再次金城東西兩營中央軍想虎賁軍大營方向進行調動,虎賁軍大營內有異常動靜,似乎在做戰前準備……一連竄的消息匯聚到蕭慕青處,他知道,第一個猜測實現了,敵人會偷襲。接下來,戰爭才剛剛開始。
    莫馬的度,風軍是知道的,十里的距離,對莫馬來說僅僅剛剛完成熱身,轉眼間,距離風軍大營不足兩里地。
    風軍這邊,圍墻上,從兵團長到普通士卒,所有人沒有害怕、沒有緊張,有的只有堅定的信念,這是數次戰斗所積累的,不是地方軍所能比的。對于進攻戰,平原軍都沒有怕過,何況是防御戰,他們知道進攻時的困難,所以他們也就更懂得如何防守,在實力相差不打的情況下,關鍵在于彼此意志力的比拼。但這次不同,敵人是騎兵,是莫國最為精銳的虎賁軍。轉瞬間,莫軍似乎就距離風營不足六七米的距離了,聲音越來越大,對于經驗豐富的平原軍來說,黑夜對箭陣幾乎沒有影響,憑聲音大小,風軍各個隊長就能分辨出距離,伴隨著一聲聲放箭的令下,數支利箭飛出風營,直奔莫軍而去。對于虎賁軍驚人的度,平原軍都打好了前量,在沒有進入己方射程內時,箭支射了出去,等到莫軍剛好進入射程時,箭支也到達了莫軍的頭頂,只見數支利箭從天而降,將莫軍上方法僅有一點點月光都掩蓋起來,隨之而來的鋪天蓋地的慘叫,夾雜了馬匹的吼叫聲,虎賁軍就變得混亂異常,中箭的人和馬匹不斷的墜落、倒地,前面的異常也影響到了后方騎兵,后面騎兵接連不斷被前方死傷人馬所絆倒。平原軍針對虎賁軍,還特別制定了戰術,并不是通常的由圍墻上士兵分批次的交替射箭,而是包括圍墻下面的士卒一起放箭,圍墻上通常只能容納兩萬人,交替射箭,一次只能射出萬支左右,而把圍墻下面的近兩萬風軍也加進去,這樣箭支的密度就翻倍了,對莫軍造成的殺傷也就更大了,僅僅第一波箭陣過后,就有近四千騎兵折損。接著第二波箭陣射出去了,雖然時間間隔很小,也有人馬的尸體阻礙度降低了,但莫馬的度簡直還是太快了,等到第二波箭陣抵達,仍然有近千騎兵沖過尸體阻礙,度旋即迅升。由于第二波箭陣抵達時,進入箭陣范圍的莫軍明顯打幅度增加,此輪過后,估計有近六千騎兵傷亡,隨即第三波。
    這時沖在前面的虎賁軍距離風營已不足三米,風營已進入虎賁軍的射程之內,弓箭,對虎賁軍來說意義有限,要的是度,雖然很少會用到,但也是虎賁軍的標準配備,相比風軍的弓,虎賁軍的為了便于攜帶,故明顯短小,導致了其射程受到影響,但近距離的準確度要高些。這兩萬虎賁軍是先鋒,制定的是火攻戰術,在風營即將進入其射程前,早已搭弓上箭,箭頭經過處理,附加了易燃油脂,待進入射程后,立即射出,他們不用射人,射的是營盤巨大的木質圍墻,加之三米的距離,幾乎沒有放空的。
    當平原軍射出四輪箭陣后,虎賁軍的箭也火箭也射到了平原軍的圍墻上,木質的圍墻,在點燃的油脂作用下,開始點燃的是一個點,后迅的擴散燃燒起來,隨著虎賁軍射來的火箭越來越多,眾多的火點開始連接成線,進而連成為面,不一會的功夫,圍墻外面就燃起了巨大的火焰。
    十里外,看到平原軍營盤處火光沖天,南延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火燃起來就好,需半個時辰,風軍營盤就會化為灰燼,那時,失去依托的平原軍步兵來說,就等于一只**的羔羊擺在那里。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由于是黑夜,他法查看到戰場的情況,對于己方僅僅火攻一這個計劃,損失的精銳騎兵就達到一萬五千人,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最后剩余約五千人馬,依然戰前計劃,沒有繼續沖擊風營,也沒有掉頭撤退,而是撥轉馬頭向西而去,這也是計劃,在風軍以西不遠處,大約1o里左右,就有一座山林,南延為防止風軍向此潰敗特命火攻騎兵完成任務后到此地截擊潰敗之敵人。
    風軍大營,由于是臨時營地,附近沒有大量水源,僅有引用水,根本法撲滅火勢,只能眼看著圍墻被大火吞噬,士卒也只好退至營內。
    隨著火勢的逐漸變大,戰斗早已停止,莫軍在等待,等待大火的繼續燃燒,把圍墻燒成灰燼。而平原軍則不是在等待,蕭慕青雖然沒有想到敵人會用火攻,但見大火燃起,遂明白了南延的意圖,他的反應也是極快的,即可命令平原軍構筑二道防線,在位于圍墻內側四十米距離,先將破城弩放在前面,在距離六十米距離,放置是拋石機,己方的其他車輛置于一十米距離處,他的意圖很明顯,延緩騎兵的度,揮我方箭陣的巨大優勢。
    時間在一點一滴的過去,火勢逐漸有變小的趨勢,此時,高地上,南延已收到前方戰報,暗暗吃驚,以莫馬的度,夜晚僅僅火攻風軍營盤,未生正面直接交鋒,就損失近八層兵力,實在難以置信,在心疼自己的精銳騎兵同時,對平原軍的箭陣也充滿驚訝,但對于摧毀風軍大營來說,損失其實并不算大,任何一方進攻敵方大營,損失數萬人都是正常的事,如果以此損失能換來整個平原軍來說,他也是可以接受的,即使損失翻倍。同時,這使得他對平原軍的主力仍在營內而深信不疑。隨即,南延命令五萬虎賁軍準備出擊,去沖進風軍大營,去屠殺。也傳令兩翼步兵軍團準備隨主力騎兵開始推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