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34

  第一三十四章
    還沒等蕭慕青把話說完,南延已氣得七竅生煙,大喝道:“蕭慕青,你已死到臨頭還敢大言不慚?今日,絕青山便是你的葬身之所!”說著話,他回頭下令道:“全軍進攻!殺光風賊,一個不留!”
    南延說得輕松,但虎賁軍將士不大皺眉頭,這里已是絕青山深處,地上的碎石更多更密,人走的時候都得小心翼翼,馬走上去就更困難了,何況還要奔跑起來向前沖鋒。【】[]
    見自己下完命令,身后的將士皆象木頭樁子似的站起原地動也不動,南延胸中的怒火更盛,大聲質問道:“怎么?你們沒有聽到本帥的將令嗎?”
    “將軍,此地不利騎兵沖鋒……”
    “不利沖鋒?就算踩著尸體,鋪也給我鋪出一條路來!上!膽敢違令、畏縮不前者一律軍法處置!”南延這時候象是失去理智似的,眼睛都因充血而變得通紅。
    虎賁軍眾將見狀,再不敢多言,只能硬著頭皮執行他的命令。虎賁軍先出戰的是第四兵團。
    在黑夜之中,又是在遍布碎石的地方,騎兵的沖鋒和自尋死路差不多,數的莫軍騎兵正大喊大叫著向前沖殺,*的戰馬莫名其妙地撲倒在地,馬上的騎士們也紛紛率滾下來,可他們連爬起身的機會都沒有,幾乎立刻就被后面的騎兵踩踏過去,不用風軍出手,單單是虎賁軍摔死摔傷、自相踐踏的傷亡就已不計其數。
    虎賁軍的第四兵團是沖一路,死一路,所過之地,留下滿地的殘尸和血肉,最后還真象南延說的那樣,硬是鋪出一條血路。
    當他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快要接近風軍的時候,更可怕的惡夢開始了。
    隨著風軍當中將領們的喊喝,人們紛紛舉起弓箭,對準迎面而來的虎賁軍展開齊射。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騎兵的厲害之處在于它的度,即便碰到敵軍的箭陣,也能憑借奇快比的度以最小損失沖到敵軍近前,可是現在虎賁軍根本跑不起來,滿地的碎石最大限度地克制住騎兵的沖鋒,而緩慢前進的騎兵在大規模的箭陣面前,則變成一各個活動的箭靶子。
    此時在風軍的箭射之下,虎賁軍第四兵團的將士成群成片的中箭倒地,山內光線昏暗,雙方的主力大軍都看不清楚第四兵團的具體情況,即便平原軍也是摸著黑的盲射,不過通過戰場中央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可以判斷出來,第四兵團業已傷亡慘重。
    南延眉頭大皺,側頭喝道:“第五兵團頂上去,接應第四兵團。”
    “是!將軍!”第五兵團的兵團長急忙應了一聲,率領部下沖出本陣,向前推進。
    等第五兵團快要接近風軍箭陣的射程時,其兵團長急忙下令全軍停止前進,因為在前方他根本沒看到第四兵團的影子,別說人,就連馬匹都沒有。這是怎么回事?風軍那邊并打斗,說明第四兵團還未能沖到敵軍近前,可戰場中央又沒有第四兵團,難道整整上萬騎憑空消失了不成?
    他搞不清楚具體情況,派出一支小隊,向前去打探。
    這支小隊沒有騎馬,毛著腰向前潛行。他們向前走出不遠,濃烈的血腥味迎面飄來,眾人臉色同是一變,相互看看,壯著膽子繼續前行。
    又向前走出一段距離,為的那名莫兵腳下突然一軟,一頭搶倒地上,怕引來風軍的箭射,他咬緊牙關硬是沒叫出聲,正要從地上爬起,突然感覺身下軟綿綿的,低頭仔細一看,臉色頓是大變,原來他壓在一具莫兵的尸體上。{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
    他緩緩抬頭,瞇縫著眼睛環視周圍的地面,好嘛,地上橫七豎八全是尸體,人尸混著馬尸,馬尸夾雜著人尸,疊疊羅羅,也分不清楚個數,許多尸體好像刺猬似的,身上插滿箭羽。
    他嚇得激靈靈打個冷戰,連連往后爬,退出沒兩步,和后面跟上來的同伴撞到一起,這時候,其他人也看清楚了場上的情況,人們的表情又是驚駭又是呆滯,身子不由自主地打著哆嗦。
    整整一個兵團,整整上萬騎,竟然在頃刻之下全軍覆沒,毀于一旦,這太不可思議,太駭人聽聞了。
    不知過了多久,十人總算從震驚中恢復過來,面面相覷,隨后如同見了鬼似的紛紛扭頭往回跑,等跑回到第五兵團,見到兵團長,十人已是渾身的冷汗,一各個氣喘吁吁,其中的小隊長結結巴巴地對兵團長急聲說道:“將……將軍,大……大事不好了,完了,全都完了……”兵團長被他語倫次的話說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在馬上低下身子,揮手給了那小隊長一記耳光,厲聲道:“你給我說清楚,什么全都完了?”
    這一巴掌果然有效,讓小隊長亂糟糟的腦袋清醒不少,他顫聲說道:“第四兵團完了,全都死在風軍的箭陣下了,將軍,我們快撤,若是強沖,恐怕也得步第四兵團的后塵啊!”
    “啊?”聽聞這話,第五兵團的兵團長也是大吃一驚,這才多大會的工夫,第四兵團竟然都死光了,這怎么可能?“你們沒有看錯?”
    “沒有!絕對沒有!第四兵團已全死在風軍箭陣下了,將軍!”說話的同時,那小隊長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哎呀!風軍這哪是倉促迎戰,顯然是有備而來啊!已有了第四兵團這個前車之鑒,第五兵團長也不敢再貿然出擊了,他派副將回去向南延稟明情況,請主帥下令撤軍,第五兵團只靠一己之力已打不了這場仗了。
    副將沒敢耽擱,立刻撥轉馬頭,回去向南延稟報。
    聽完第五兵團副將的報告,南延是又驚又怒,雙目圓瞪,半晌回不過來神。
    第四兵團全軍覆沒了?自己連打斗之聲都未聽到,第四兵團的上萬將士就都死光了?這個消息如同一顆炸在南延的頭腦里爆炸開來,炸得他腦子渾漿漿的。
    現在怎么辦?還要不要繼續進攻?這是南延唯一能考慮的問題。第四兵團莫名其妙地全軍覆沒,如果就這么被風軍嚇退,他這個軍團長將在軍中威嚴掃地,虎賁軍的顏面也將蕩然存,可若是繼續不明情況地打下去,只怕還將有更大的損失。
    此時南延已成騎虎之勢,進退不得,最后他把心一橫,緊咬牙關,對那副將狠聲說道:“不許撤!風軍已鉆進死路,成強弩之末,我軍必須趁此機會全殲風賊,你第五兵團若膽敢私自撤退,本帥必嚴懲不貸!”
    “可是將軍,風軍……風軍箭陣厲害,絕青山的地勢又不適合我軍沖鋒,強突敵軍,是……是、是在自尋……”
    沙!南延回手抽出佩劍,頂在副將的喉嚨處,厲聲喝道:“你再敢擾亂軍心,本帥要你的腦袋!”
    看著幾乎要失去理智的南延,副將傻眼了,愣了片刻,他眼淚掉了下來,頂著南延的劍鋒,帶著哭腔說道:“將軍,請為我第五兵團的上萬兄弟留條活路吧……”
    這句話,徹底激怒了南延,后者怒吼道:“大膽!你當本帥真不敢殺你?!”說話的同時,他舉起佩劍,就要向副將的腦袋上砍。這時候,兩旁的莫將紛紛上前,把南延攔住,同時齊聲說道:“將軍息怒、將軍息怒!”
    “第四兵團這么快就傷亡殆盡,可見風軍的攻擊力極為強悍,若單派第五兵團強攻上去,只怕也是兇多吉少啊將軍!”虎賁軍偏將陳昊勸說道。
    他的意思是調回第五兵團,從長計議,可南延卻曲解了他的意思,點點頭,說道:“你說的也有道理!”說著他,他揮手說道:“第六、第七、第八兵團統統上陣,與第五兵團聯手破敵,其余兵團,隨本帥壓陣,只要風軍陣營一被我軍打亂,我軍全軍沖鋒,踏平風賊!”
    雖然沒有得到想要的結果,但第五兵團的副將也勉強可以接受,畢竟隨自己兵團進攻的兵力又多了三個兵團,強攻上去,也未必就不能突破風軍箭陣,只要破了箭陣,殺到風軍近前,那風軍就完全不是己方的對手了。
    他深吸口氣,沖著南延拱手說道:“將軍,我等必全力以赴,沖殺敵軍!”
    恩!這還差不多!象是個將領該說得話。南延臉色總算緩和了一些,他點點頭,斬釘截鐵地說道:“今夜,我軍誓與風賊決一死戰,要么魚死,要么破!成功,我等回營慶賀,失敗,你我兄弟便埋骨于此,九泉再見!”
    將有必死之心,士貪生之念。南延身為一軍統帥,能豁出身家性命與敵死戰,下面的將士們也深受鼓舞,虎賁軍眾將的士氣馬上升起來,人們紛紛插手回道:“我等誓死追隨將軍,同生死,共進退!”
    第四兵團的全軍覆沒沒有讓虎賁軍打退堂鼓,反而激起虎賁軍更為兇猛的進攻,在南延的調動下,這次虎賁軍出動四個兵團,一齊對風軍陣營展開強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