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36

  第一三十六章
    南延尚且險些被平原軍的箭矢射中,其他的虎賁軍將士也就可想而知了。【】官場小說文字
    蕭慕青埋伏的這兩萬人在山坡上居高臨下的勁射,讓虎賁軍傷亡慘重。混亂之中,南延看出對方的人數不多,急派第二、第三兵團沖上山坡,擊殺伏兵。
    可是絕青山的碎石本就多,再上山坡那就更難了,何況還要頂著平原軍的箭雨。虎賁軍的第二、第三兵團連續做了三次沖鋒,但皆功而返,被平原軍硬生生地打退,還留下滿山遍野的陣亡將士和戰馬。
    南延現在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率領剩下的兩個兵團繼續向前沖殺,一心想找平原軍主力決一死戰。
    此時戰場的局勢混亂,前面在打,后面也在打,雙方交錯在一起,已難以分辨敵我。
    蕭慕青早早的躲到一處遠離戰場的高地,身邊有數名平原軍偏將、謀士護衛著。他不會靈武,在這種大規模的軍團混戰當中也揮不出作用,與其留在戰場上拖累己方兄弟,還不如趁早躲起來的好。
    他低頭看著下面拼殺激烈的戰場,嘴角高高揚起,面帶笑容,對周圍眾人神情輕松地說道:“此戰大舉已定,虎賁軍必亡。”他的信心可不是盲目的,現在的戰局對平原軍極為有利,步兵和騎兵作戰,也最愿意打這種混戰。
    “這多虧將軍神機妙算,把虎賁軍引入這處絕地!”左右的偏將、謀士們由衷佩服,紛紛感嘆道。
    “哈哈——”蕭慕青仰面而笑,豪邁地說道:“真是可惜了這支驍勇善戰的騎兵軍團,若是能歸我指揮,我定能率其直搗莫都鎮江!”
    南延也算是莫國的名將,但和老奸巨猾的蕭慕青比起來,論頭腦還是應變能力、臨陣指揮等方面,都要相差一截。
    南延一心想與平原軍展開近身決戰,可是當他率領兩個兵團殺到戰場中央的時候,幾乎已看不到第五、第六、第七、第八四個兵團的將士,放眼往去,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黑壓壓的風軍,鋪天蓋地,邊沿,也分不清個數。
    他周圍的莫將們心頭同是一顫,在己方法展開沖鋒的情況下,要與這么對敵人交戰,恐怕最終的結果是兇多吉少啊!其中一名偏將對南延急聲說道:“將軍,我軍先前派出的兄弟可能已經被風軍沖散了,現在敵軍兵力太多,我們……怕是也難以招架,還是先……先撤退吧!”
    “撤退?”南延瞪起眼睛,怒視偏將,咬牙說道:“現在開始,誰再敢輕言撤退,殺赦!”
    偏將嚇得一縮脖,再不敢多言半句。而正在這時,忽聽正前方有人高聲吶喊道:“南延休走,吳廣來也!”隨著話音,前方的戰團之中沖出一名渾身是血的風將,他本是一身白色的靈鎧,可此時已被染成血紅色,手中靈化的偃月刀還在滴著血珠。
    這位風將,正是吳廣。別人或許不認識南延,但吳廣認識,他二人以前也見過面。當初平原軍、三水軍和虎賁軍聯手對付川貞聯軍的時候,吳廣也在其中,不僅和南延見過,還一起吃過慶功宴。
    那時候風莫是盟國,兩軍是盟軍、是兄弟,而現在再見面時,雙方已是不共戴天的仇敵。
    聽聞來將是吳廣,南延以及周圍的莫將同被嚇了一跳。其中兩名莫將反應最快,異口同聲道:“保護將軍!”說完話,兩人不分前后的沖了出去,迎向吳廣,想把他擋住。
    吳廣揮舞靈刀,等兩名莫將快到近前時,率先難,釋放出靈亂·風。
    對陣風國名將,這兩位莫將哪里敢大意,二人一齊釋放靈亂·風,硬接吳廣的技能。yuntvnetbsp;三人的靈亂·風碰撞到一處,場上靈刃橫飛,勁風四起,就連地面的碎石都被壓力擠飛到半空中。雙方針尖對麥芒的硬碰硬拼了個半斤八兩,不過,吳廣未使全力,又是以一敵二,雙方實力已立分高下。
    靈武技能較量過后,吳廣已和兩名莫將接觸到一起,他先是側身,讓過左邊莫將的一槍,與此同時,手中的靈刀順勢橫掃右側莫將的腰身。
    吳廣的出刀快的驚人,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已掃到那偏將近前。后者嚇出一身的冷汗,來不及細想,出于本能反應的立槍格擋。耳輪中就聽喀嚓一聲脆響,偃月刀的刀鋒結結實實劈在槍桿之上。7樓
    他這一刀的力道不是莫將能承受得起的,對方雖然擋住了他的刀鋒,卻擋不住其中的力道,只聽那莫將驚叫一聲,整個人脫離戰馬,直挺挺地倒飛出去,足足飛出五米開外,才撲通一聲摔落在地,手中的靈槍也被摔出好遠。
    沒等他站起身,吳廣已催馬上前,手起刀落,將其一刀斬成兩截。另一名莫將又驚又駭又怒,大吼一聲,撥馬沖回,靈槍直取吳廣的后心。吳廣向下低身,有驚險的閃過對方殺招,緊接著回手一刀,劈落那名莫將的腦袋。
    吳廣只用兩招,連斬兩名莫將,在戰場上的勇猛令人咋舌。南延看得真切,不由自主地拉緊戰馬的韁繩,戰馬也隨之連連后退。他周圍的莫將們臉色更是難看,吳廣的實力是他們法與之相比的,想要能與吳廣抗衡,恐怕也只有把連戈和向問找來了。
    “將軍,吳廣勇猛,我們……撤吧!”左右的莫將們眼巴巴地看著南延,顫聲說道。仗已經打到這步田地了,哪里還有再戰下去的必要?人們想不明白,南延為何非要與風軍死戰到底?
    說白了,就是‘名’累人。虎賁軍威名在外,天下皆知,久而久之,也就變成了一個巨大又沉重的負擔,在盛名之下,虎賁軍只能勝,不能敗,身為虎賁軍統帥的南延,他也背負不起失敗的責任。
    即便明知道現在一切的因素都對己方不利,但南延還是不打算下令撤退,他凝聲說道:“一個人不行,那就兩個人上,兩個人不行,你們就給我一起上,若拿不下吳廣,你們也不用回來了!”
    眾將暗暗搖頭,平日里那個英明睿智的統帥現在怎么變的如此不可理喻,明明已沒有再打下去的必要,怎么就非要咬著牙硬上?這可是會把己方十萬大軍統統害死的啊!
    人們不敢表達心中的不滿,只能硬著頭皮去迎擊吳廣。還沒等他們沖到吳廣近前,斜刺里突然飛射過來一支紫金箭,一名莫將連怎么回事都未看清楚,被這支畫著弧線飛來的金箭正中后心,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那莫將慘叫一聲,仰面翻下戰馬。
    行跡如此詭異的金箭,除了江凡再沒有第二個人能射得出來。莫將們心頭同是一震,有人驚呼出聲道:“是江凡……”
    他話音剛落,只覺得眼前金光閃爍,緊接著,嗓子眼一陣劇痛,再什么聲音都不出來了。原來又一支紫金箭迎面射進他的口中,箭鋒從其口入,在其后頸探出。他在馬上左右搖晃幾下,隨后,頹然落馬,一命嗚呼。
    只一個吳廣就夠難應付的了,現在連江凡也來了,十幾名莫將互相看看,這仗徹底打不下去了,再戰,自己這些人都得死在此地。人們沖出來的快,回得更快,不約而同地撥轉馬頭,紛紛向回敗退。
    吳廣、江凡只眨眼工夫連殺數名莫將,嚇得對方十數將倉皇敗退,風軍士氣大振,人們高舉著武器,吶喊著跟隨江凡和吳廣向前沖殺,人群猶如潮水一般,鋪天蓋地的向虎賁軍涌來。
    向來不怕步兵的虎賁軍現在也有些膽怯了,沒等雙方接觸到一起,人們便開始連連后退。此情此景,讓莫將們再忍不住,紛紛沖到南延近前,大聲吼道:“將軍,敵軍眾多,又有吳廣、江凡這樣的大將在此,地勢還對我軍極為不利,我軍已萬萬不能再戰了,將軍,撤退吧,再不退,我虎賁軍將要全軍覆沒于絕青山了!”
    唉!南延心中哀嘆,其實他又何嘗不明白己方現在的劣勢,本來他還存在僥幸的心理,想通過騎兵沖鋒搬回劣勢,但現在看來,已然沒有希望。
    看著前方蜂擁而來、如狼似虎的風軍,南延下了他從軍以來最為艱難的決定,“傳我將令,全軍撤退……”
    哎呀,將軍總算是下令撤兵了!莫將們不是如釋重負,人們連聲吶喊,把南延撤兵的命令傳達下去。
    可是,現在虎賁軍想撤,風軍已不給他們機會了。
    埋伏在山坡兩翼的兩萬平原軍將士如同兩只大手掐住虎賁軍退路的咽喉,連續不斷的箭射讓虎賁軍跑過來一騎,被射倒一騎,跑過來一群,被射倒一群。如果硬沖風軍箭陣的話,真正能逃出去的虎賁軍將士恐怕也剩不下幾個人了。
    后有平原軍追兵,前有平原軍伏兵堵截,數萬虎賁軍被活生生困在絕青山。事到如今,已不是虎賁軍想撤就能撤的了,南延把心一橫,與其被風軍白白射殺,還不如和敵人拼死一搏。
    危急時刻,南延改變將令,全軍停止撤退,調轉回頭,與風軍主力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