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37

  第一三十七章
    在沖不出絕青山的情況下,虎賁軍別選擇,只能破釜沉舟的拼死一搏。【】
    現在虎賁軍已然傷亡慘重,可戰之兵連原來的半數都不到,但即便如此,當虎賁軍開始拼命的時候,戰斗力也不容小覷。
    雙方拼殺的殘酷又慘烈,戰場上,雙方的將士都是成群成片的倒地,地面的尸體堆積如山,鮮血順著山石的縫隙由絕青山深處一直流淌在山外。
    平原軍雖然占優,但對虎賁軍的掃尾戰斗中也付出極大的傷亡,最先頂上去的三個兵團在交戰不到半個時辰,便已折損大半,不成編制,最終奈后撤,由另外幾個兵團頂上去繼續戰斗。
    平原軍人多,可以及時做出更換,而現在的虎賁軍則是死一個少一個,兵力越打越少,戰至尾聲,南延身邊的莫軍算上將領還不足兩千人,而放眼四周,全是風軍,他們已被人家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這時候,蕭慕青下令全軍停止進攻,隨后,他由吳廣、江凡諸將保護著,緩緩從風軍人群里走出來,沖著包圍圈當中的莫軍喊道:“南將軍何在?”
    所剩幾的莫軍將士死氣沉沉,麻木的臉上看不到任何表情,就連眼神都失去神韻,里面只有死灰般的絕望。蕭慕青問完話,對方良久人應答,過了好一會,人群中才走出一人,即便在身處絕境的情況下,這人依舊把腰板挺得筆直,他在人群前方站定,大聲喝道:“南延在此!”
    蕭慕青探著頭,瞇縫眼睛,上下打量說話的這位,對方的身上、臉上血跡斑斑,背后披著的大氅業已布滿劃痕和口子,其狀甚是狼狽。蕭慕青辨認半晌才認出此人確是南延沒錯,他微微一笑,拱手說道:“南將軍,此戰,你敗了!”
    南延仰起頭,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說道:“蕭慕青,你施詭計騙我,我不服氣,若是在戰場上堂堂正正的交手,你平原軍絕非我虎賁軍……”
    沒等他把話說完,蕭慕青連連擺手,說道:“常言道兵不厭詐,難道南將軍不懂這個道理?”頓了一下,他收斂笑容,正色說道:“邵方昏庸道,王位得之不正,為保其地位,殘害莫國王族,人神公憤。在我看來,南將軍是深明大義之人,為何非要保邵方這樣的匹夫?現在莫公邵俊逃到我風國,天子業已親封為莫王,良禽擇木而棲,南將軍應保正統而不應再助奸佞了!”
    “住嘴!”南延斷喝一聲,打斷蕭慕青,他冷笑道:“蕭慕青,你真是說的比唱的還好聽!誰人不知,天子肯冊封邵俊,完全是受唐寅所*,唐寅奸賊欲分化我莫國,讓我莫人自相殘殺,你回去告訴唐寅,讓他別做夢了,我莫國只有一個王,我莫人也只尊崇一個王!今日,我雖戰敗,但我莫軍未亡,有朝一日,大王必率王師北上,蕩平爾等奸賊!”
    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啊!蕭慕青暗暗嘆口氣,幽幽說道:“我為南將軍指條明路,不聽,那南將軍可是在自尋死路,留下千古罵名了!”
    “哈哈——”南延狂笑,抬起手中佩劍,遙指蕭慕青,振聲喝道:“今日我存,我軍將會士氣動蕩,人再報一死之心上陣;今天我亡,我軍必將同仇敵愾,與爾等風賊勢不兩立,我死又何憾?!”說著話,南延高舉佩劍,回頭沖著虎賁軍的殘兵大喊道:“兄弟們,隨我沖鋒殺敵!殺——”
    “殺——”
    南延一馬當先的沖在最先面,只剩下不到兩千人的虎賁軍將士受他鼓舞,齊聲吶喊,跟隨南延一齊向蕭慕青那邊沖殺過去。shouda8
    唉!蕭慕青心中嘆息,南延雖說心高氣傲,但不失為條鐵骨錚錚的漢子,只可惜,道不同不相為謀,各位其主,也怪不得自己心狠手辣了。他深吸口氣,緩緩抬起手來,在空中停頓片刻,猛的向前一落,喝道:“放箭!”
    隨著他一聲令下,風軍陣營亂箭齊,密集的飛矢象雨點一般從四面八方向虎賁軍射去。
    沖在最先面的南延當其沖,他有修過靈武,但經過這么久的激戰,靈氣早已所剩幾,現在身上連靈鎧都沒有,身軀完全暴露在箭雨之下。隨著撲撲撲一陣悶響聲,南延身上連中數箭,仰面摔倒,他后面的虎賁軍將士們也沒好到哪去,紛紛被箭矢射翻在地,然后又被接下來射到的箭矢所覆蓋……
    只是眨眼工夫,戰場上的二千莫軍全不見了,連尸體都看不到,地面上只剩下黑黢黢一面的雕翎。
    南延也是渾身上下插滿箭支,他一息尚存,跪坐在地上,咬著牙硬是沒有倒地,血水順著嘴角不斷流淌出來,斷斷續續地說道:“堂堂莫國將領,豈能死于風賊手上……”說話之間,他使出渾身的力氣,橫劍于頸,狠狠抹了下去。
    這一場絕青山大戰,最終以虎賁軍全軍覆沒、南延橫劍自刎告一段落,當然,僅是告一段落而已,但還遠沒有結束。
    虎賁軍的滅亡固然是和南延的自視甚高和輕敵有關系,但也不得不承認,蕭慕青對敵人心理的掌控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他先是欺敵,讓虎賁軍認為己方是驕兵,而后又故意示弱,縱容虎賁軍偷營成功,焚燒掉己方的假糧倉,再后則順勢撤兵,把虎賁軍引入絕青山這處騎兵的絕地,最后,則是給虎賁軍致命的一擊。
    蕭慕青的計謀一環扣著一環,所做出的舉動也都是合情合理、順理成章的,只要對手在一開始被他所迷惑,那么接下來就完全被他牽著鼻子走。
    南延也可算是莫國的名將,但對陣蕭慕青的時候還是吃了大虧,不僅自己命喪黃泉,還導致莫國最為驍勇善戰的騎兵軍團——虎賁軍全軍覆沒。
    不過蕭慕青千算萬算,但還是露算了一個因素,那就是金石城守將公孫耀。
    公孫耀的能力并不見得比南延強,但此人生性謹慎多疑,他認為平原軍的撤退是詭計,也派人去醒南延不要追敵,可南延并沒聽他的,公孫耀自己則集結金石城的全部守軍,前去接應虎賁軍。
    等金石城三地守軍全部集結到一處,再向絕青山趕,已經來不及了,當他們快要抵達絕青山的時候,這里的戰斗業已結束,平原軍正在清理戰場,收拾殘局,虎賁軍出征的整整九個軍團,悉數折損在絕青山內。
    得知虎賁軍全軍覆沒的消息,公孫耀如同被五雷轟頂一般,其他的莫將們也都傻眼了。正常來講,虎賁軍的戰斗力比他們這十五萬步兵要強得多,可連虎賁軍都敗在平原軍的手上,他們就更不行了,換成其他統帥,這時候肯定會倉皇退軍,撤回城內,倚仗城防來抵御風軍,死守金石城。可公孫耀卻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選擇,全軍封住山口,將風軍堵在山內。
    莫軍眾將聽到這樣的命令,不暗暗咧嘴,虎賁軍都敗了,己方還能是風軍的對手嗎?
    公孫耀則有他自己的解釋,虎賁軍雖全軍覆沒,但其戰斗力是擺在那里的,風軍即便贏了,也是慘勝,戰力必折損嚴重,己方若不趁此機會困住風軍,放其撤離,日后再卷土重來,金石城肯定難以保全,與其如此,還不如冒險一戰,失敗,大不了己方回撤到城內,而若是成功,不僅解了金石城之危,報了虎賁軍全軍覆沒之仇,還能大大鼓舞國內的士氣,重挫風國銳氣。
    他的這個決斷對于平原軍而言太要命了,公孫耀的推測沒錯,平原軍和虎賁軍的一戰雖說是贏了,但也不是沒有付出代價,一仗打下來,平原軍四個兵團已不成編制,其傷亡有三、四萬人之眾,全軍疲憊不堪,戰力已然大損。
    對于己方的情況,蕭慕青是再了解不過的了,聽說又有大批的莫軍趕到,并堵住山口,他的第一反應是立刻突圍出去。蕭慕青也是這樣做的,他把傷亡最小的兩個兵團頂在最前面,由吳廣、江凡親自率領,全軍向山外突圍。
    金石城的莫軍若與平原軍硬碰硬或許不行,但十五萬眾處于守勢還是可以的。
    在雙方的交戰當中,吳廣和江凡數次突入莫軍深處,可回頭一瞧,后面的將士們完全跟不上來,被人山人海的莫軍阻擋于陣營之外。吳廣和江凡奈,只能再反殺回去,接應己方的兄弟,然后繼續向敵軍沖殺,可沖殺時間不長,后面的平原軍將士又被敵人擋住,如此反復數次,非但未能沖殺出去,江凡和吳廣已累得筋疲力盡,平原軍亦是傷亡慘重。
    觀戰的蕭慕青見此情景,倒吸口涼氣,眼前這支莫軍的統帥異常沉穩,只守不攻,又兵力眾多,己方想強沖出去,太難了。怕再打下去己方將士的傷亡會更大,蕭慕青急忙下令,全軍停止突圍,撤回到絕青山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