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39

  第一三十九章
    對于風軍的分兵戰術,元恬打算以不變應萬變,按兵不動,就算風軍繞過正安,救出受困于絕青山的平原軍也沒什么大不了的,金石城再往南,莫國不僅已集結起大批的地方軍,王廷的中央軍也正在趕過去,以風軍目前的形勢想繼續南進,勢如登天。
    元恬不理會繞城而過的虎威軍,但鎮江派過來的巡查使韓忠卻對此極為不滿,一再督促元恬,務必要出兵阻截風軍。
    四個郡的地方軍,合計三十萬之眾,邵方怎么可能放心交給元恬這一地的郡統帥,一是對他的能力不放心,其二,也是怕他手握重兵,圖謀造反或突然倒戈,所以,邵方特意派自己心腹大臣韓忠前來,說是協助元恬拒敵,實則是監視他的舉動。
    元恬非平庸之輩,對于韓忠前來的真實目的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對他的態度非常客氣。
    聽完韓忠的意見,元恬心平氣和地說道:“風軍的分兵之策并不簡單,如果我軍草率出兵,就不得不在城外與風軍打一場正面交鋒。風軍的驍勇善戰,天下聞名,而我軍雖有三十萬眾,卻多是東拼西湊臨時召集起來的地方軍,戰力與風軍相差甚遠,根本力做正面抗衡。”
    韓忠是邵方的心腹,也是邵方稱王之后一手拔起來的大臣,他對邵方的忠心毋庸置疑,而且其人也才學過人,稱得上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但有一點,韓忠是官,是生,讓他管理內政、制定國策絕對沒問題,可統兵打仗就是外行了。
    聽元恬說己方三十萬大軍都打不過風軍十多萬人,韓忠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冷冷說道:“何故讓元大人如此長風軍士氣,滅我自軍的威風?”不等元恬開口解釋,他又繼續說道:“風國平原軍已抵金石城,好在被金石城守軍困于絕青山,若是讓這支風軍把平原軍解救出來,金石城必定不保,那對我國的損失可太大了。另外,風軍還可以以金石城為據點,繼續南下,威脅我國國都,后果不堪設想。”
    元恬正色說道:“韓大人,金石城只是一座城池,即便失守,對我國的影響也并不大,再說,金石城以南的各郡都已集結起大批的軍兵,中央軍也正在北上增援,風軍想繼續南下已然沒有可能……”
    韓忠說道:“平原軍是風國最精銳的軍團,連虎賁軍都折損在平原軍手上,其戰力可想而知,論如何,我們現在必須要盡一切努力,阻止風軍援助平原軍,如果元將軍怯戰,那由本官親自率軍出城,阻擊風軍好了。”
    唉!元恬暗暗嘆了口氣,到底是誰在長敵軍士氣,滅自家威風?平原軍經過絕青山一戰,元氣大傷,即便被救出來,豈還有繼續南征的力氣和實力?現在硬要出城與風軍交戰,等于是自取滅亡。
    他搖頭說道:“韓大人,現在我軍絕不能出城與風軍交戰,我軍也沒有與風軍在城外交戰的實力!”
    “哼!”韓忠冷冷哼了一聲,說道:“看起來,元大人對風軍的畏懼已深到骨子里了,既然如此,那么本官就不得不懷疑元大人是否還有統帥三十萬大軍的能力了。”說著話,他從袖口里抽出一卷錦緞,小心翼翼地將其展開,先是向一旁拱了拱手,然后說道:“大王手諭在此!大王已在手諭中明示,若元大人指揮不利,本官有權接手我軍的一切事務,包括指揮權!”
    元恬聞言臉色頓是一變,目光下垂,看著韓忠手中的大王手諭,久久語。元恬知道大王把韓忠派過來目的不簡單,可沒想到竟然如此直接,竟然如此不信任自己。
    “怎么?元大人不相信這是大王的手諭?你可以拿去仔細鑒別一下!”見元恬半晌沒說話,韓忠隨即把手諭向元恬的面前遞去。
    這可是大王的手諭,就算韓忠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造假。元恬心里很清楚。他下意識地倒退兩步,低聲說道:“下官不敢。”
    韓忠面表情地收起手諭,說道:“我最后再問元大人一次,你到底要不要率軍阻擊風軍?”
    現在元恬是真沒轍了,韓忠有大王的手諭在手,如果自己執意不肯出兵,恐怕他真會強行剝奪自己的兵權。自己有沒有兵權倒不要緊,關鍵是韓忠只一臣,哪里會率軍打仗,由他統軍出戰,恐怕己方的三十萬大軍都得被他害死。在般奈的情況之下,元恬最終把心一橫,拱手施禮道:“下官……遵命!”
    韓忠的臉上終于露出笑容,點點頭,說道:“事不宜遲,兵貴神,元大人現在就率軍迎敵吧!”
    在韓忠的強*之下,本不想出戰的元恬只能奈地選擇出戰。
    不過他沒把三十萬大軍都帶出城,而是留下五萬將士,令其護送城內姓趕快離城,向南方遷移。
    不用等到雙方開始交戰,元恬已經預感到此戰本方必敗,為了防止殺紅眼的風軍屠城,他覺得先一步撤走城中姓還是有必要的。
    且說風軍方面,得知正安城內的莫軍主動出城,企圖阻擊繞城而過的虎威軍,唐寅大喜過望,高騰的分兵戰術還真起到了奇效。他沒做任何的耽擱,第一時間派人傳令給虎威軍,準備迎戰,而他自己也親帥直屬軍,向虎威軍的方向趕去。
    風莫兩國大軍合計過五十萬,在正安城西三十里外的平原地帶各擺陣形,拉開架勢,準備打一場正面廝殺。
    這是風莫戰爭爆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戰斗,雙方的兵力都在二十五萬左右,但兵將的組成卻相差極大。
    莫軍方面是清一色的地方聯軍,有些人穿戴著正統的莫軍盔甲,而有些人還是穿著布衣布褲,整個軍容看上去極不齊整,就連軍旗都不是統一的,四郡十三縣的旗號都混在一起。
    反觀風軍方面,則全是風國的中央軍,放眼望去,黑盔黑甲的風軍鋪天蓋地,頭頂的紅纓形成一片紅色的海洋,即便是陣形,風軍看上去都比莫軍要有氣勢,將士們一各個昂挺胸,站得筆直,論直看、橫看還是斜看,將士們的排列都是一條直線。
    唐寅位于風軍的陣營當中,安坐于高大的馬車之上,他瞇縫著眼前,身子前傾,先是探頭向對面的莫軍陣營望了一會,52o小說道:“螢蟲之火,安敢與日月爭輝?”說著話,他下令道:“傳令南業,虎威軍全軍突進,由正面直擊敵軍!”
    “是!大王!”傳令兵干脆地應了一聲,甩動馬鞭,催馬而去,與此同時,風軍陣營里鼓聲大起,一陣陣的轟鳴聲震人耳膜。
    很快,南業接到唐寅的命令,他催馬來到全軍陣前,撥馬來回盤旋。他邊走邊高聲喊喝道:“前方乃敵軍主力,兵力雖多,卻是烏合之眾,今日便是我等建功立業之時,此戰,凡我虎威將士,必勇往直前,不斬盡敵軍,勢不回頭!殺——”
    “殺——”
    南業的喊聲不可能讓全軍十五萬將士全部都聽得到,但站位靠前的將士們還是能聽清楚的,人們熱血沸騰,群情激揚,齊齊振臂高呼,前方的將士們一喊,后面將士們士氣也跟著了起來,全軍喊殺。在南業的指揮之下,虎威軍十五個兵團一齊向對面的莫軍*壓過去。
    十五萬大軍的推進,聲勢不容小覷,虎威軍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每前進一步,都出地動山搖的轟鳴聲。各兵團的兵團長、副將、千夫長騎馬穿梭于陣營當中,號司令聲此起彼伏,不斷地控制本兵團行進的快慢,保證全軍整體陣形的齊整。
    不用交戰,緊緊看風軍*壓過來的聲勢,在士氣上莫軍就矮了人家一頭。
    沒看到風軍的時候,莫國地方軍還覺得己方人多,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現在真上了戰場,碰到貨真價實的敵方軍團,恐懼感油然而生。對于從未經歷過大型戰爭的將士而言,這是很自然的生理反應,也是人之常情。
    在當時的年代,可沒有專門的心理素質訓練,將士們的心理素質是靠著連續不斷的戰爭一點點磨練出來的,這也成為地方軍不如中央軍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望著不快不慢、正有條不紊地向己方推進過來的風軍,再瞧瞧己方將士們那一張張變成土色的臉孔,元恬忍不住長嘆一聲,此戰,還有再打下去的必要嗎?不用等開戰,雙方的高下已見分曉了。
    他轉頭看向身邊的韓忠,韓忠的臉色比下面的將士們好不到哪去,但是他的表情還算鎮定,眼神中即便流露出驚恐之色也在盡力地掩藏著。
    元恬深吸口氣,低聲說道:“韓大人,我軍若是……現在撤退,還來得及……”
    這句話象是踩到了韓忠的尾巴,后者眼中頓時噴射出火焰,他凝聲說道:“食君祿,奉君命,報君恩!你我身為莫臣,豈能在大敵當前之際貪生怕死?今日,縱然粉身碎骨,也要驅逐強虜,與風賊死戰倒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