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40

  好啊,好一個精忠報國的忠臣,只可惜,生參戰,誤國誤軍!元恬看眼韓忠,不再多言,他抽出腰間佩劍,傳令左右眾將道:“喝令全軍,準備放箭!”
    莫軍只是才準備放箭,可虎威軍的箭陣已經先射過來了。【絕對權力】虎威軍的前身是新軍,將士絕大部分都是寧人,不過現在它已不再是當初的炮灰軍團,而是一支訓練有素、戰斗力群的正規中央軍團。
    寧人本就善射,加上這么長時間的訓練,箭術更是突飛猛進。在行進的過程中,排位為單數的士卒率先放箭,射出箭支后,立刻停下來,重新捻弓搭箭,與此同時,排位為雙數的士卒緊接著放箭,單雙交替前進,交替放箭,使全軍陣營在保持推進的同時箭射始終不斷。
    虎威軍的箭陣沒有哪一波特別強,也沒有哪一波特別弱,始終很平穩,而且是一波接著一波,連續不斷,不給敵人任何喘息之機。
    在虎威軍的箭陣之下,莫軍一開始就死傷慘重,受到箭陣攻擊的陣營,人們成群成片的被射翻在地,許多倒下的人只是被流矢射傷,可沒等從地上爬起,便被隨后而至的箭陣所覆蓋。
    一時之間,虎威軍的前軍陣營里慘叫聲四起,哀號聲不斷,與箭矢破甲聲融合到一起,變成死亡之曲。
    坐鎮中軍的韓忠這輩子也沒見過這樣的場面,臉色蒼白的嚇人。虎威軍的箭陣每一輪都有數萬支之多,舉目望去,黑壓壓的一面,仿佛烏云蓋頂一般,落下時,密如飛蝗,所過之處,人馬皆成刺猬。
    在韓忠眼中,如此的箭陣,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抵御。他沖著身邊的元恬大吼道:“放箭回射!為何還不放箭回射?”
    元恬苦笑,現在雙方之間的距離有步,風軍的箭射能達到步之遙,可己方的將士們根本射不了那么遠,現在放箭,等于是在浪費己方為數不多的箭支。他搖頭說道:“韓大人,再等等。”
    “等?”韓忠瞪圓眼睛,怒聲質問道:“還要等到什么時候?是不是要等到前軍的將士們都死光了你才下令放箭?來人!”
    “大人有何吩咐?”傳令兵急忙跑上前來,插手施禮。
    “傳我將令,全軍放箭,射殺風賊!”
    “是!”
    這時候,韓忠也不再理會元恬了,直接下令,指揮全軍。在他的命令之下,莫軍展開全軍齊射。
    這些莫軍皆為地方軍,訓練程度遠弱于中央軍,其中很多人還是第一次接觸弓箭,即便有會射箭的士卒,水平也是參差不齊,要么沒準頭,要么沒力道,莫軍的箭陣射出去,在對面的風軍看來簡直是可笑至極,‘箭陣’稀稀疏疏不說,而且有些射得遠,有些射得近,即便有射到風軍近前的,也是力道全,在風軍的皮甲上連個印記都留不下來,大多數的箭矢都落到兩軍之間的空地上。
    這樣的軍隊哪是來打仗的,更象是來做游戲的。莫軍的反擊非但沒給風軍造成任何打擊和威脅,但而讓風軍的底氣更足,氣勢更盛。全軍每推進一步,將士們皆異口同聲地大吼:“風、風、風!”
    很快,雙方距離由一步變為五十步,直到此時,莫軍的箭射才真正給風軍造成威脅,不過風軍的箭陣給莫軍造成的傷害則更大,一片片的莫軍士卒被箭雨所淹沒,更要命的是,虎威軍把藏于軍中的破軍弩也搬了出來,對莫軍陣營展開猛射。
    在破軍弩的弩箭沖擊之下,站于莫軍陣營前列壓住陣腳的重盾手們根本抵御不住,一旦被弩箭擊中,往往是連人帶盾地倒飛出去,筋骨俱斷。
    等到雙方的距離只剩下十步之遙時,風軍將領們紛紛下令,全軍收弓,向前全沖擊。
    原本邊放箭陣邊緩慢推進的虎威軍瞬間變成下山的猛虎,各兵團的敢死隊沖在最前面,緊隨其后的是重盾手,再后面則是清一色手持長矛的主力士卒。
    十步的距離,對于輕裝上陣的敢死隊只是一瞬間沖到的事。在一連串的轟鳴聲中,向前狂奔的風軍敢死隊隊員紛紛沖撞在莫軍的盾牌上,有些人被盾牌后面探出來的長矛當場刺穿,慘死在盾牌之下,而有些則避開對方的鋒芒,以肩膀死死抵住對方盾牌,手中的鋼刀順著盾牌之間的縫隙向里面猛扎、猛刺。隨著撲哧撲哧的悶響聲,一道道的血箭從盾牌的縫隙中噴射出來。虎威軍的敢死隊防佛殺紅眼的惡魔,刺死盾牌后面的重盾手后,也不等對方的尸體倒地,口中銜刀,手腳并用,順著盾牌爬到人群上方,然后抽出口中銜咬的鋼刀,向下瘋狂的砍劈。在他們砍殺敵人的同時,自己的身體也不時被莫軍的武器刺中、挑開,有的敢死隊隊員肚皮已被劃破,腸子、血水流淌身下的莫軍滿臉滿身,但依然在揮動手中的戰刀,嘶吼著、嚎叫著往莫軍頭頂瘋砍。虎威軍敢死隊這種近乎于瘋子一般的自殺性沖鋒也是被*出來的,在風軍的典里,一旦展開沖鋒起來就沒有停止二,敢死隊若是頂不上去,那么不用敵人殺他們,后面的風軍主力戰陣就得把他們刺穿、踩碎。
    所以對于敢死隊而言,只有前進,沒有后退,要么殺敵,要么被敵所殺。從某種角度上來講,一個軍團所擁有的強悍戰斗力也是被*出來的。
    虎威軍的主力還沒上來,單單是敢死隊的沖擊就把莫軍的前軍攪得一陣大亂。許多莫軍士卒距離虎威軍敢死隊還有好遠,但看著那一各個渾身是血、五臟六腑都快流出體外但仍在瘋狂戰斗的風軍士卒,已先被嚇得雙腿打顫,拿著武器的雙手直哆嗦,不由自主地一個勁向后退。
    打亂敵人的陣形,這是敢死隊自殺性沖鋒的唯一意義。趁著莫軍陣營大亂之時,虎威軍內突然有人大吼一聲:“殺——”緊接著,重盾手們向左右一分,風軍當中沖出一隊騎兵,為的一員風將,跨下棗紅馬,身罩金色靈鎧,手中持有一把金光閃爍的靈刀,此刀有名,騰龍飛鳳。這員風將不是別人,正是虎威軍統帥南業。
    在風軍各統帥當中,南業的謀略肯定不是最出色的,但他的靈武絕對是最高強的,即便把他放在風國的眾多猛將當中,以他的實力也絕對是名列前茅的。
    眼前的這支莫軍,南業全然沒放在眼里,不僅一馬當先的沖出來了,而且都未掩飾自身的屬性,以一身金色的靈鎧告訴莫軍,自己的屬性為金,誰有膽子就盡管出來與他一戰。
    南業沖入敵陣,上來就使出金屬性的靈武技能,靈幻·滅!隨著金光乍現,他手中的靈刀射出一根根金色的靈刺,靈刺打在莫軍身上,直接將其身體刺穿,而后去勢不減,又連續貫穿第二人、第三人……
    擋于他戰馬前方莫軍士卒被殺得哭爹喊娘,如潮水一般向后逃去。有莫將上來想把他頂住,可是在南業的騰龍飛鳳刀下,莫將是上來一個慘死一個,上來一對,落馬一雙,激戰的時間不長,莫將已被南業殺的帶頭向下敗逃。跟隨南業一同殺出來的騎兵也不含糊,雖然數量不多,但緊緊跟隨在南業身后,掄起手中的武器,砍殺著左右還在抵抗的莫軍。
    這是一場雙方實力相差懸殊的較量,莫軍人多,虎威軍人少,但雙方的戰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其差距之大,已不是靠人多所能彌補的了。
    雙方才一開戰,前軍就被風軍殺得潰不成軍,這下韓忠也傻眼了,他坐在馬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豆大的汗珠子順著他的面頰不斷向下滴淌,他是遠離雙方交戰的中心,但看他此時的模樣,好像他也在戰場上拼命戰斗似的。
    果然如此!元恬心中哀嘆,在交戰之前,他就預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只是沒想到風軍的作戰如此兇狠猛烈,己方的潰敗又是如此的一塌糊涂。他用力握了握拳頭,對韓忠拱手說道:“韓大人,風軍剛猛,我軍不敵啊!”
    被嚇傻了眼的韓忠總算是回過神來,他艱難地吞口吐沫,脖子僵硬地轉過頭來,結結巴巴地問道:“那……那、那我軍現在又當如何?”
    “撤吧!”元恬有氣力地說道。
    “撤?向哪撤?”韓忠愣了片刻,連連點頭,急聲說道:“對、對、對!是要撤!向正安城撤!”
    “韓大人,我們現在已經回不去正安了。”元恬醒道。
    如果雙方沒打過仗,莫軍還可以倚仗正安的城防抵御風軍,但現在,莫軍已被風軍嚇破了膽,斗志全,即便撤回正安,也是心抵抗,只有死路一條,何況,元恬已早早的派人把正安姓護送走,現在正安只剩下一座空城,糧草全,再向城里撤,是自尋死路。
    “不……不向正安撤,那……我們還能向哪撤?總不能向南撤吧?”韓忠眼巴巴地看著元恬,向南撤,就等于把風軍引入莫國腹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