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41

  不可向南。官場小說文字”元恬皺著眉頭說道:“我軍現在只能向西撤,去往西山郡。”
    韓忠怔了片刻,連連點頭,應道:“對、對、對!西山郡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就算風軍追擊過去,也占不到便宜。”
    西山郡位于莫國西北,在莫國是個極為特殊的郡,其一是地形特殊,其二是郡特殊。西山郡的郡名叫邵譽,和邵方屬同宗,不過兩人的血緣關系比較遠,真要追溯的話,要追溯到二人的玄祖那一輩。
    邵譽的玄祖和邵方的玄祖是親兄弟,當時按照繼承順位,邵譽的玄祖應繼承莫國王位,不過邵譽玄祖對王位興趣缺缺,也不認為自己有能力治理好國家,主動讓賢給邵方玄祖,等后者登頂王位之后,為感謝兄長的讓位之恩,便封邵譽玄祖為西山侯,掌管西山郡,而且其爵位、官職可世代傳承,保他子孫后代,榮華富貴。
    從邵譽的玄祖那一代開始,便是西山侯,到后來他的曾祖、祖父、父親,代代傳承,一直到他,五代人皆為西山郡郡。可以說邵譽家族在西山郡的地位早已是根深蒂固,可動搖,在姓中的聲望之高,甚至過了莫國君主,邵譽家族在西山郡頒布的法令,比莫王的法令還管用。西山郡儼然已成為國中之國。
    當邵方大肆屠殺邵氏一族的時候,也有想到邵譽,幾次想對他下刀,但仔細想想,又都奈作罷,邵譽在西山郡的根基太深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西山郡的地形太特殊了。
    西山郡四面環山,整個郡如同陷在一座巨大的盆地之中,要入郡只有西山口這一條路可走,而建于其中的鳳陽城又把西山口堵得嚴嚴實實。另外,西山郡的郡軍過二十萬,郡內又土地肥沃,物產豐富,全郡糧產不僅能自給自足,每年還能上交給莫國朝廷上萬石。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西山郡可謂是要糧有糧,要錢有錢,有兵有兵,地形險峻,攻守兼備,在邵方行徑最為瘋狂的時候,也沒敢輕易對邵譽動手。
    現在元恬出向西山郡撤退,令韓忠頗有茅塞頓開之感,對啊,向西山郡撤,可把風軍引離莫國腹地,若是風軍膽敢強攻西山郡,那可是在自找苦吃,自尋死路了。
    他急聲道:“趕快下令,全軍向西山郡撤退吧!”
    元恬搖搖頭,向前往望了望,說道:“前軍已經撤不下來了,現在我們只能帶中軍和后軍撤退!”
    “什么?”韓忠大吃一驚,下意識地瞪大眼睛,前軍可是有十萬將士呢,若是只撤中軍和后軍,那前軍的十萬將士豈不都要死在風軍的手上?
    元恬奈地說道:“以現在的形式,必須得有人留下來斷后,拖住風軍,不然我們根本撤不到西山郡,就得被風軍追殺得全軍覆沒。”
    韓忠久久說不出話來,元恬可沒時間再等他做出決定了,說道:“韓大人,現在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說著話,他對周圍眾將喝道:“傳令中軍、后軍,向西撤退,另外再去傳令前軍,與風軍死戰到底,我軍的援兵即刻就到。”
    “是!將軍!”眾將們面露難色,不過還是紛紛答應一聲,令命而去。
    元恬采用棄卒保車的辦法,犧牲前軍,趁亂撤走十五萬眾的中軍和后軍。
    坐鎮于戰場外圍的唐寅對莫軍的舉動看得清楚,他立刻明白了莫軍的意圖,隨即讓人傳令給虎威軍,殲滅剩余的莫軍,然后須追敵,直接南下奔赴絕青山,解平原軍之圍,而他自己則率領直屬軍追殺撤走的元恬、韓忠一部。
    元恬、韓忠率領十五萬的莫軍在撤退的過程中現身后的大批的風軍追趕過來,兩人趕快傳令,全軍扔掉輜重,只帶口糧,輕裝行軍,全向西山郡方向撤退。
    莫軍的這次撤退也夠慘的,各種的軍資、軍備是跑一道,扔一道,為了減輕負擔,許多士卒連甲胄和武器都扔掉了,十五萬眾,毫斗志,如同一盤散沙似的瘋狂向西逃竄。
    風軍對莫軍扔掉的大批輜重視而不見,唐寅早已打定主意,就是要把這支莫軍主力全殲。雙方的這一場追逐,由早晨一直持續到正午,雙方的距離非但沒有被拉遠,反而是越來越近。最后元恬奈,只得再次分出兩萬莫軍,阻攔風軍,為主力的逃脫創造時間。
    面對著如狼似虎的直屬軍,只兩萬斗志全、士氣跌落到谷底的莫軍又如何能抵御得住?
    雙方的交戰從一開始就變成了單方面的屠殺,直屬軍好像風卷殘云一般,只一走一過之間便把這兩萬莫軍沖散,而后交戰不到一個時辰,兩萬莫軍幾乎一人逃掉,要么戰死,要么被直屬軍所俘。
    唐寅沒時間也沒精力去看押這些莫軍俘虜,當機立斷,下令全部處斬。
    他的一句話,讓上萬名莫軍俘虜全成為風軍的刀之下鬼,單單砍下來的斷頭都堆積得如山一般。
    不過這兩萬莫軍死的也不是毫價值,至少大大拖慢了風軍追擊的度,為元恬和韓忠的十多萬人爭取到不少時間。
    雙方的追逐戰還在繼續,以唐寅為的直屬軍又苦苦追敵兩天兩夜,總算是又看到了莫軍的影子。
    正在風軍眾人興奮不已,認為可以一鼓作氣全殲敵軍主力的時候,莫軍逃入一條狹長的山谷之內。
    其實這道山谷并不算狹窄,即便并排跑五、六輛馬車也沒問題,只是太幽深,兩側的山峰也太高,顯得山谷看上去狹窄。
    追敵至此,唐寅急令全軍暫停前進,原地休息。他帶著眾多風將來到山谷近前,舉目打量。
    山谷之內彎彎曲曲,深不見底,兩邊的山峰高聳入云,崖壁光滑如鏡,如果兩邊山峰上埋有伏兵,貿然進入,后果不堪設想。
    唐寅看罷,倒吸口涼氣,側頭喝道:“樂天、艾嘉何在?”
    “末將在!”樂天、艾嘉雙雙催馬,來到唐寅身后,插手施禮。
    唐寅手指前方山谷,問道:“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如此險峻?”
    “回稟大王,此地名為西山口,也是進入莫國西山郡的必經之路,穿過山谷,應該就是西山郡的鳳陽城了。”艾嘉的準備工作做得很足,唐寅問起,她想也沒想地脫口而出。
    “原來我們竟然追敵到了西山郡。”唐寅對西山郡沒什么了解,只是在看莫國地圖的時候有注意過這個地方。西山郡位于莫國的西部,雖與玉國接壤,但全郡被群山環繞,法直接通往玉國,加上此郡又地勢偏遠,戰略價值,所以并不在唐寅攻擊的要目標之內。
    “看來,莫軍殘部是早有打算逃到西山郡避難。”樂天正色說道:“莫軍企圖利用西山郡的險要地形來阻擋我軍追殺。”
    “哼!這次莫軍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們揪出來!”唐寅冷笑一聲,說道:“派身手矯健之人,登到山頂,看有伏兵,探明之后,立刻報于我知。”
    “是!大王!”樂天和艾嘉應了一聲,隨即派出天眼和地的精銳探子,登山查探。
    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可不簡單,西山口兩側的山峰又高又陡,極難攀登,樂天和艾嘉各派出三十多名探子,直到天色大黑的時候才返回風軍陣營,而且還都不是全身而退的,天眼折損十二人,地折損十五人,這些犧牲的探子并非死于莫軍之手,而是在攀山的時候失足摔死的。好在他們有帶回確切的情報,山谷兩側的山峰上并未現莫國伏兵。
    唐寅聽聞詳細情況之后連連點頭,可以理解,連天眼和地的精銳探子都在攀登的過程中摔死近半數,平常人想爬到山頂的難度也就可想而知了,這等險峻的山峰不適合做大規模的埋伏。
    他下令,全軍暫時在谷外休息一晚,等到翌日天亮,再進入谷內,與敵決一死戰。
    當天晚上,直屬軍沒敢抹黑進入山谷,一是不熟悉地形,怕遭敵人的埋伏,其二,連日來的追敵,全軍上下疲憊不堪,也需要時間做休息和整頓。
    直屬軍沒有草率進攻,反倒是莫軍趁夜出谷,偷襲風軍營地。
    莫軍的這次偷營是直屬軍沒有料到的,這些天來,直屬軍一直都是追著莫軍跑,萬萬沒想到莫軍敢主動來攻。
    直屬軍準備不足,被莫軍的偷襲打了個措手不及,好在莫軍偷襲的規模不大,未能給風軍造成太大的損失,但一場亂戰打下來,還是讓直屬軍傷亡了兩千多人。
    得知此事,唐寅大怒,等到第二天剛剛破曉,唐寅就下令全軍進攻,突破西山口,直取鳳陽城。
    自認為被莫軍打了臉面的直屬軍來勢洶洶,以雷霆萬鈞之勢沖進西山口。
    莫軍在西山口內設有十余座簡易的寨子和關卡,似乎畏懼風軍來勢兇猛,十余座寨子和關卡都是空一人,直屬軍未費吹灰之力,將西山口內的寨子和關卡兵不血刃的全部攻占。
    再向前推進,就是西山口的最后一道關卡,也是西山口防線的重中之重,鳳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