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42

  直屬軍進入西山口,推進的異常順利,未受到一兵一卒的抵抗,唐寅亦是雄心萬丈,對周圍的眾將豪言道:“今日,我軍要攻破鳳陽城,十日之內,拿下西山郡全境。[]西山郡雖非我們事先謀劃的目標,但此郡為莫國的糧產大郡,既然追敵至此,就順手將其拿下,日后,也可為我軍不少糧草啊!”
    “哈哈——”眾將皆仰面大笑,紛紛附和道:“大王英明!”
    “大王高估莫軍了!拿下此郡,何用十日,我大風將士只一走一過之間,便輕取此郡,拿下賊!”
    “哈哈!”風將的豪言壯語又引來一陣大笑聲。
    這時候,有風卒來報,說是邵俊求見。唐寅只是略微怔了怔,哼笑道:“大戰在即,這鼠輩見我做甚?不見!”說完話,他環視眾將,問道:“哪位將軍,愿打頭陣,奪取鳳陽?”
    “大王,末將愿做先鋒!”隨著一聲震喝,戰虎扛錘出列,請纓出戰。
    還未等唐寅說話,一旁的李勝挺身而出,說道:“殺雞焉用牛刀?戰虎將軍乃我軍上將,區區一鳳陽小城,末將前往足矣!”
    唐寅悠然而笑,沖著李勝點點頭,對戰虎說道:“戰虎,你還是隨我壓陣,戰就交給李勝去打吧!”
    李勝是唐寅頒布征武令選上來的年輕將領,與功成名就的戰虎比起來,他更需要戰功來證明自己在軍中的價值。
    戰虎不是愚笨之人,加上唐寅已經這么說了,他也不好再強求,插手說道:“末將遵命!”
    唐寅派給李勝兩萬將士,做為己方的先鋒軍,率先去攻打鳳陽。
    在唐寅以及眾風將看來,莫軍已被己方嚇破了膽子,西山口內這么多要塞、關卡連守都不守,鳳陽城的防御也強不到哪去,雖不敢說一走一過就能將其奪下,但輕取肯定是沒問題的。
    可是當風軍接近鳳陽的時候,全都傻眼了。
    鳳陽就建于西山口之內,兩邊是山,中間夾著城池,城墻高達十米開外,這還不算什么,最要命的是西山口這條峽谷并非是直來直去的,而是彎彎曲曲的,就在鳳陽城前步左右的地方,正好有個大彎道,也就是說,風軍的拋石機和破城弩是法直接攻擊到鳳陽城的,想要攻擊到鳳陽的城防,就必須得越過這處彎道,接近到人家的步之內,另外,鳳陽還是建在一處緩坡之上,雖說坡度不大,但對于攻城人員而言,也多多少少會造成一定的阻力。
    看完鳳陽的地形,作為先鋒的李勝忍不住倒吸口涼氣,好一座易守難攻、得天獨厚的城邑,此城之險,甚至要在潼門和霸關之上啊!
    見李勝面露凝重之色,隨他前來的兩名兵團長問道:“李將軍,鳳陽兇險,我們還打不打?”
    李勝回神,怒視二人一眼,說道:“縱然鳳陽是龍潭虎穴,今日,我們也勢必要把此城拿下!”頓了一下,他喝令道:“傳我將領,全軍攻城!”
    咚、咚、咚咚、咚咚咚——隨著李勝一聲令下,風軍陣營鼓聲大起,在山谷之內,鼓聲變得異常嘹亮,回音久久不散。鼓聲響起的同時,風軍兩個兵團從彎道后緩緩走了出來,直奔前方的鳳陽城推進過去。
    弓箭的射程是步,而做為倚城防守的一方,因為高度的優勢,射程要更遠一些,可以說風軍轉過彎道,剛一露頭,就已進入鳳陽的射程之內。可是風軍的向前推進并未引來莫軍的箭射,遙望鳳陽城頭,只看到插滿的旌旗,卻看不到莫軍的人影子。
    隨著大軍一起前進的李勝滿頭霧水,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說,莫軍的箭射早應該開始了,怎么遲遲未見動靜,甚至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難道,城中的莫軍自知不敵,已棄城而逃了?若是如此,自己這個先鋒官就做得太趣了。
    他心里琢磨著,不知不覺間,最前面的風軍已接近鳳陽五十步。
    就在這時,人們忽聽頭頂上方有沉悶的嗡嗡聲傳來,風軍士卒們下意識地舉目向上觀望,只見一只巨大的黑影凌空飛落下來,人們還沒弄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巨大的黑影已壓在風軍陣營當中。耳輪中就聽轟隆一聲悶響,被黑影砸個正著的三名風兵聲都未吭一下,當場變成肉餅,血水迸射出好大一片,也直到這個時候,人們才看清楚,空中落下來的是塊圓滾滾的巨石。
    巨石落下之后并未停止,借著飛落下來的慣性以及鳳陽城外的緩坡,巨石繼續向前翻滾,站于巨石之前的風軍士卒剛想要躲閃,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巨石情地從他們身體上硬碾過去,一時間,風軍的慘叫聲、驚呼聲連成一片。
    這僅僅是開始,隨著一陣陣的嗡嗡聲,鳳陽城不斷地騰飛起一顆顆圓滾滾的巨石,飛過城墻,向風軍陣營惡狠狠砸過來,這還不算,鳳陽城頭哨音四起,在箭垛之后站起來數的莫軍,對準城外,亂箭齊。
    僅僅是頃刻之間,兩個兵團的風軍陣營就被打得亂成一團,從天而降的巨石在風軍陣營里四處開花,情的碾壓著風軍士卒,人們好不容易躲避開翻滾而來的巨石,又被密集的箭矢射個正著。
    風軍將士成群成片的翻倒在地,整個陣營到處都有被射成刺猬的尸體和被碾壓得血肉模糊的殘肢斷臂,人們的哀號聲、驚叫聲此起彼伏,其狀慘不忍睹。
    糟糕!莫軍并沒有棄城,而是對己方的進攻早有準備!李勝在馬上一邊撥打箭矢,躲避落石,一邊傳令:“全軍列陣,放箭回射!再讓后軍把拋石機和破城弩統統搬運上來,給我砸碎鳳陽的城防!”
    他說得倒是容易,可是此時風軍還哪里能列陣?
    鳳陽城內拋射出來的巨石是對風軍列陣最大的威脅,那一顆顆重達成上千斤的巨石根本不是靠盾陣所能抵御的,一旦被其砸中、碾中,風軍士卒連人帶盾地一同被壓扁,列陣最主要的一點是保持整體陣形的完整,一個漏洞出現,就可能遭受到敵軍的集中箭射,何況在巨石攻擊下來,風軍陣營處處都是漏洞,列陣集中起來的風軍只會成為城上莫軍的箭靶子。
    另外,風軍推出來的拋石機和破城弩也好不到哪去,鳳陽城上的莫軍直接就能把箭矢射過去,沒等風軍的拋石機和破城弩射,周圍的風軍士卒倒先被人家射殺個干凈,而且還有大量的火箭射在拋石機和破城弩的架子上,只要中上幾支火箭,轉瞬之間一臺拋石機或破城弩就會被燒毀,風軍士卒想頂著箭雨搶救都來不及。
    在李勝的率領下,直屬軍兩個兵團,別說對鳳陽展不開任何的攻勢,連自保都成問題,如此情況下,換成旁人早就下令撤軍了,這仗根本打不下去,可李勝不甘心,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次能建功立業的機會,若是連城邊都沒摸到就被敵軍打退,他還有何臉面回去向大王復命?
    關鍵時刻,李勝臨時組織起一批敢死隊,親自率領十數名修靈者和千余名風軍精銳,向鳳陽城展開強攻,打算把對方的防線硬撕開一條口子。
    他們一手持盾,一手持刀、劍,在向前突擊的同時,不停地躲避落下的巨石和格擋飛射過來的箭矢。
    很快,城頭上的莫軍也現這支瘋狂向前突進的小股風軍,他們自然而然的也成為莫軍集中攻擊的目標。
    城頭之上,向他們飛射過來的箭矢如同雨點一般密集,即便風軍將士都握有盾牌格擋,可仍不時有人中箭倒地,這種情況下,一旦倒地就再也爬不起來了,密集的箭陣會情地從他們身上覆蓋過去。
    好猛烈的箭射!李勝邊沖鋒也邊暗暗驚嘆,這哪里是己方兩三天前碰到的那支莫軍,簡直就是一國正規的中央軍嘛!迎面而來的箭雨讓他沒有多余的精力細想,此時他一心想沖到鳳陽城下,然后攀爬上去,與敵軍做近身肉搏。
    李勝的靈武是不錯,但在連續不斷的箭射之下,他身上的靈鎧也受不了。當他沖到距離鳳陽城不足三十步的時候,身上的靈鎧也不知被箭支射中多少次了,上面密布裂痕,隨時都有可能徹底破碎。
    他還想繼續前沖,這時,兩名跟隨他沖鋒的兵團長雙雙上前,大喊道:“李將軍,敵軍箭陣兇狠,我們頂不上去了,趕快撤吧!”
    李勝一邊高舉著盾牌,一邊回頭怒喝道:“不許撤!你等隨我沖上城頭,斬殺敵軍!”
    “李將軍,兄弟們都快死光了,還怎么沖上城去啊!李將軍,先撤吧!”一名兵團長大聲叫道。
    李勝定睛一看,在自己的身后,僅僅剩下余人,地上橫七豎八都是尸體,上千人的敢死隊,大半已被莫軍的箭陣射殺,包括那些扛著云梯跑的士卒們。
    哎呀!李勝見狀,心中忍不住哀嘆一聲,還未等他做出是攻是撤的決定,一支飛射下來的利箭正中他的左肩。
    這支箭成為壓垮駱駝的那最后一根稻草,李勝身上的靈鎧再承受不住,隨著咔嚓一聲脆響,他左肩的靈鎧應聲而碎,箭矢深深插進他的皮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