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44

  唐寅觀察鳳陽的地形,感覺此城險峻,易守難攻,想正面破城,難如登天,隨即便想到夜襲偷城。【】
    他安排程錦選出余名暗箭人員,隨即又令全軍做好準備,只要看到他們夜襲成功的信號,一鼓作氣殺入城內。
    當晚,唐寅和程錦帶著暗箭人員悄悄向鳳陽潛行過去。他們都是暗系修靈者,皆為夜間潛行的高手。借著夜幕做掩護,他們悄悄繞過彎道,向鳳陽城下接近。
    可是,唐寅等人才堪堪接近到鳳陽五十步,猛然聽到城頭警鐘聲大響,緊接著,一排火箭從城頭上飛射下來。
    “不好,大王!莫軍早有防備,有修靈者在城頭釋放洞察!”程錦反應極快,第一時間向唐寅出警告。
    城頭上飛射下來的火箭讓唐寅等人的形跡暴露遺,既然如此,唐寅也干脆豁去出了,對程錦等人喝道:“不用緊張,你等隨我硬沖上城頭!”
    這時候,唐寅也不隱藏形跡了,大步流星的向鳳陽城下硬沖過去。程錦等人怕他有失,急忙跟了上去。
    城上的莫軍已然現唐寅一行人,很快,城頭之上箭如雨下,密集的箭支鋪天蓋地的向他們籠罩過來。
    剛開始,唐寅等人還能施展暗影漂移閃避敵人的箭陣,但越接近城墻,敵軍修靈者釋放出來的靈壓便越強,漸漸的,修為稍弱的暗箭人員已法在強大的靈壓下施展暗影漂移,被飛射下來的箭矢射個正著,慘叫著紛紛摔倒在地。
    唐寅還打算繼續強沖,但時間不長,他也感受到敵人釋放的靈壓越來越強,這樣強沖下來,別說程錦等人的暗影漂移施展不出來,就算自己恐怕也難以幸免。唐寅沖動歸沖動,但關鍵時刻,頭腦很是很冷靜的,他當機立斷,下令停止強沖,全體后撤。
    這一次唐寅親自起的夜襲最終又以付出十多名暗箭人員的傷亡而草草結束。
    等唐寅撤回到營寨,也開始感覺到腦袋一陣陣的作痛,怎么打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鳳陽城竟然如此之難,明攻不行,夜襲也不行,難道己方就拿鳳陽毫辦法了不成?
    對于擋于眼前的這座鳳陽城,別說唐寅沒轍了,就連風軍中的將領、謀士們也都毫破敵之策,包括隨行的邱真在內。
    坐在中軍帳內,唐寅一言不,低著頭生悶氣,也不知道是氣鳳陽的莫軍難纏還是氣己方的能。
    不知過了多久,他抬起頭來,環視眾人,問道:“列位都說說吧,我們到底如何能攻破鳳陽?”
    唐寅問完話,大帳里鴉雀聲,連個應答的人都沒有。
    見狀,他笑了,只不過是被氣笑的,唐寅邊搖頭邊幽幽說道:“我聽人說,當你問出一個問題,所有人都不回答的時候,那說明大家心里都已經有答案了。”
    聞言,眾人面面相覷,最后還是邱真開口說道:“大王,鳳陽的地勢得天獨厚,別說我十萬將士難以攻下,即便來上萬的將士,恐怕也攻打不下來,何況,鳳陽本就不在我軍事先謀算的范圍之內,而西山郡也只有個偏遠之郡,并太大的價值,以臣之見,還是……放棄攻打西山郡,我軍繼續向南推進,給邵方施加壓力。”
    邱真的話算是說出眾人的心聲,他話音剛落,樂天接道:“大王,據末將所探查的情報,西山郡的郡軍雖為地方軍,但兵力卻過二十萬,而且戰力絲毫不次于莫國的中央軍。西山郡遠離莫國朝廷,堪稱國中之國,西山郡的郡軍有許多將領和士卒都是祖祖輩輩的參軍,凝聚力極強,現在又是在本郡作戰,可謂是占盡天時、地利、人和,我軍與之力敵,并非……并非明智之舉!”
    眾人邊聽邊點頭,現在人們的想法和邱真、樂天差不多,都認為應該退兵,沒必要在西山郡這個足輕重的地方干耗,耽擱目前大好的戰機。
    唐寅凝視眾人,疑問道:“列位也都認為該撤軍?”
    “是的,大王,把時間都浪費在西山郡,即使最終能打下此郡,我們也得不償失啊……唐寅擺擺手,打斷眾人的進諫,說道:“西山郡確實不是要地,也不在當初我們謀劃的范圍之內,但現在情況不同,莫國的地方軍主力已經逃入西山郡,若是我們置之不理,那么這批莫軍隨時都可能從我們的側后方作亂,我們在前方作戰也不會消停,而且,李勝將軍以及我上萬將士損于鳳陽城前,此等血海深仇豈能不報?所以,論如何我定要拿下西山郡!”
    他的話并非沒有道理,當然,邱真等人的進諫也未必有錯,現在,風軍確實面臨著一個兩難的選擇,繼續攻打西山郡,怕會損兵折將也未必能打得下來,而不打西山郡,這又是個巨大的后患,隨時可在風軍主力的背后狠狠捅上一刀,打與不打,令人很難抉擇。
    商議來商議去也商議不出個結果,唐寅心煩意亂的揮揮手,說道:“時間不早了,諸位也都回去休息吧,我們明日再議!”
    眾人互相看看,奈地站起身形,紛紛拱手施禮道:“臣等告退!”
    唐寅還打算明天繼續商議要不要攻打鳳陽和怎樣攻打鳳陽這些事宜,可是當天深夜就生了亂子。
    四更天時,唐寅正在營帳中熟睡,忽聽外面一陣大亂,即便是在睡夢中他的反應也極為靈敏,幾乎是本能的翻身坐起,同時手里也多出兩把半月形的彎刀。
    他甩了甩還有些昏沉的腦袋,剛要出去看看生了什么事,這時,一名風軍侍衛慌慌張張跑進來,急聲說道:“大王,不好了,敵軍趁夜偷營,我軍營寨起火了!”
    “什么?”唐寅聽完,火冒三丈,今晚自己剛剛偷襲鳳陽失敗,結果鳳陽又給自己來個反偷襲,真是豈有此理。他騰的站起身形,抓起外套,邊披在身上邊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到了外面,舉目再看,好嘛,營寨的西側那邊火焰沖天,濃煙四起,其火勢之旺,連天邊都快被燒紅了。雖說敵軍來偷營,怎么能起這么大的火?還沒等他弄清楚怎么回事,展鵬、魏軒二將快馬奔來,到了唐寅近前,二人翻身下馬,插手施禮道:“大王,剛剛敵軍偷營,用火箭射入營寨,不知為何,我軍營寨粘火就著,現在西營寨已化為火海了!”
    唐寅眼珠子都紅了,向來都是他去偷襲人家,何時被敵人這般偷襲過?他拉過來一匹戰馬,飛身跨了上去,罩起靈鎧的同時,將手中的雙刀也完成靈化,大喝道:“廢話少說,隨我迎敵!”
    “大王……”展鵬面帶難色地說道:“敵軍放完幾輪火箭就逃走了,現在估計已經逃回鳳陽城了!”
    “啊?”唐寅聽聞這話,鼻子都快氣歪了,莫軍敢來偷營,卻不敢入營一戰,這是什么狗屁戰術?
    “大王,火勢蔓延迅猛,撲都撲不滅,看來這座營寨是保不住了,還是……還是先撤出去吧!”魏軒壯著膽子說道。
    唐寅現在頗有一種有力使不出的感覺,他抬頭向西邊望望,正如展鵬和魏軒所說,己方營寨內的火勢擴散太快,這才多大會的工夫,他甚至能感受到灼燙的熱浪迎面一陣陣的撲來。
    “該死的莫賊!”唐寅咒罵一聲,但最終還是下令,全軍撤出營寨。
    現在風軍駐扎的這處營寨也不是風軍自己搭建的,而是莫軍在西山口建造的關卡,現在被燒,風軍也不覺得心疼,把能帶走的輜重、糧草、營帳統統都搬運走,撤到下一處的莫國關卡去駐扎。
    風軍撤到一處莫國的新關卡駐扎下來,沒過多久,風軍的損失就統計出來,上交到唐寅的手里。這次莫軍偷營,兩軍沒有直接接觸,風軍的傷亡也不大,傷者多是燒傷和自相碰撞、踐踏時造成的輕傷,另外,輜重、糧草也沒什么損失,倒是營帳被燒毀不少。最讓風軍法接受的是莫軍竟敢主動攻出城,并且成功燒掉己方的營地,這對風軍將士而言簡直是奇恥大辱。
    在新搭建的中軍帳里,唐寅的屁股還沒坐熱,邱真從外面急匆匆走了近來,說道:“大王,這處營寨我們也住不了了。”
    唐寅的眉頭皺得快要擰成個疙瘩,問道:“什么意思?”
    “大王請看!”說著話,邱真上前,遞給唐寅一根木棍。
    唐寅不解地接過木棍,反復翻看,木棍光滑,并異樣,他抬頭不滿地質問道:“邱真,你讓我看什么?”
    “這是臣從關卡的寨墻上折下來的。”邱真拿著木棍,放到蠟燭上,接觸到蠟燭的火焰,只聽忽的一聲,整根木棍開始燃燒起來,雖然邱真扔掉它的動作已經夠快了,但手指還是被燒到一下,他一邊甩手,一邊正色說道:“大王,搭建關卡的這些木材上早已被敵軍涂抹過油松,只是莫軍使用特殊的手法,去掉了油松的氣味,所以,木棍看上去很光滑,但粘火就著,撲都撲不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