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45

  “原來如此!”唐寅看著地上燃燒的木棍,緩緩點了點頭,難怪莫軍會那么輕易的把西山口內的十多處關卡全部讓出來,原來是早有預謀,事先涂抹好油松,對己方使用火攻。【】
    “大王,如果我軍不撤出西山口,我想莫軍還是會故計重施,趁夜偷營,須接近我軍營地,只是遠遠的放火箭,就可給我軍造成損失。這次我軍運氣好,僅僅是毀壞一些營帳,如果下次糧草受損,那后果可就嚴重了。”邱真意味深長地醒道。
    唐寅敲了敲額頭,沉吟半晌,方苦笑道:“看起來,是我們太低估了這個西山郡,也太低估了邵譽這個人!”
    “沒錯!”這話邱真表示贊同,說道:“邵方能把邵氏家族趕盡殺絕,但偏偏不敢動一郡之的邵譽,可見連邵方對此人也頗多忌憚。”
    唐寅輕嘆口氣,說道:“好吧,就按照你的意思辦,我軍撤出西山口,在西山口外安營扎寨。”
    邱真拱手說道:“大王英明!”
    風軍進入西山口,推進的快,撤得也快,在進攻鳳陽受阻之后,唐寅下令,全軍退出西山口,并嚴防莫軍的偷襲。現在風軍成騎虎難下之勢,進攻不是,撤退也不是,西山郡已成唐寅的心腹大患。
    正當風軍在西山口外進退兩難的時候,一個人趕到了風軍大營,風國的治粟內史,張鑫,和張鑫同來的還有一位,蔡圭。
    張鑫是從寧地趕過來的。當初三水軍增援亞,與杜基軍交戰,張鑫被唐寅派到寧地,負責三水軍的后勤事務,張鑫到寧地之后,大刀闊斧的懲治寧地一大批貪官污吏,同時也涉及到蔡頌,為了避免麻煩,蔡頌給了張鑫不少好處,兩人的關系也由此變得親密起來。
    隨著亞戰爭的結束,張鑫也應該返回風都鹽城,而這個時候,風國與莫國之間的戰爭又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身處于寧地的三水軍和天鷹軍全部南下,對屬于莫國勢力范圍之內的寧南八郡動進攻,按理說,張鑫可以繼續留在寧地,協調兩軍的后勤事務,但張鑫自己覺得留在寧地前途渺茫,即便自己做出功績,遠在莫國的大王也未必能看得到,隨即決定自己去往莫國,雖然未必能出得上力,但在大王的身邊做事,總要好過在寧地這邊。
    得知張鑫要離開寧地,去望莫國與唐寅匯合,蔡頌主動找來,還一并送上重禮,向張鑫出,希望他能向大王推薦自己的二子蔡圭,讓蔡圭能在朝廷謀個一官半職。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張鑫收蔡家的賄賂太多,現在蔡頌出這樣的請求,他也不好拒絕,何況在他想來,大王對蔡家的印象并不好,現在之所以重要蔡頌,也只不過是權宜之計,即便把蔡圭推薦給大王,也未必會受到重用,影響不到自己在朝中的地位。
    老奸巨猾的張鑫做夢也想不到,他千算萬算,這次卻看走了眼。
    蔡頌肯把自己最得力的助手、最親密的二兒子送到朝廷任職,這全是蔡圭自己的意思。
    張鑫能看出唐寅重用蔡家只是一時的權宜之計,聰明絕頂的蔡圭又哪會里看不出來?他向蔡頌出,蔡家想鞏固自己的地位和權勢,只靠小妹蔡又菱和大王之間的關系是遠遠不夠的,至于右相上官元吉,那更是靠不住,靠人不如靠己,蔡家必須得有一人在朝中擔任要職,同時還需得到大王的重信和重用,只有如此,蔡家在寧地的地位才能一直長久下去,不至于哪一天突遭殺身之禍。
    讓蔡頌偷奸耍滑、玩個陰謀手段可以,但在大局觀上,他遠不如蔡圭,而且他對自己很有自知之明,也深知二子的頭腦遠勝自己,所以一直以來他對蔡圭的計策都是言聽計從。這次聽蔡圭出要借張鑫為跳板到朝中任職,蔡頌雖然不舍,也很是不放心,但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
    這就是張鑫和蔡圭同抵風軍大營的經過。
    對于張鑫的到來,唐寅和軍中的將領們都很意外,他是治粟內史,雖屬高官,卻是職,來軍中毫作用。
    在風軍大營的中軍帳,張鑫和蔡圭見到唐寅。看到張鑫,唐寅就很意外了,見蔡圭也來了,他心中更是不解,不過也沒有著急問,先問張鑫道:“張鑫,你怎么跑到莫國來了?”
    張鑫早已想好措詞,忙回道:“回稟大王,三水軍已從亞撤回國內,微臣在寧地的事務已了,所以回都復命,半路上,臣又聽說莫國冒犯我國,大王親自率師出征,故微臣順道趕過來,看有沒有微臣能出力的地方。”
    聽完這話,唐寅沒覺得怎樣,邱真在旁已大皺眉頭。邱真和張鑫二人向來是互看不順眼的,二人的矛盾由來已久。邱真冷笑一聲,說道:“張大人身為朝中大臣,難道不知朝中的規矩?大王并未召見你,你私自前來,只此一條,就可定你個欺君之罪!”
    張鑫氣得暗翻白眼,但臉上表情還是很平和,他說道:“下官千里迢迢而來,也是出于對大王的一片忠心,邱相即便久看下官不順眼,但也不必把‘欺君之罪’這樣的大帽子扣到下官的腦袋上吧?!”
    “哈哈!”邱真氣樂了,揚頭問道:“難道是本相冤枉你了不成?從寧地到莫國,路途何止千里,你好一個‘順道’啊!”
    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地針鋒相對,蔡圭在旁一直低著頭,沉默語,不過他可是在暗暗觀察在場眾人的表情,也希望能盡快分辨出朝中的派系,好規劃出自己日后占在哪一邊最有利。
    在場的眾人要么是武將,要么是謀士,基本都是左相邱真這邊的下屬,自然也以邱真馬是瞻。邱真看張鑫不順眼,其他人對張鑫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
    見他二人又爭執起來,本就心煩的唐寅擺擺手,說道:“不要再吵了。”他轉頭對邱真說道:“邱真,張鑫能從寧地趕到莫國,也是出于一片好意,非常時期,不必再在禮節上斤斤計較。”說完,他又對張鑫道:“兩軍交戰,你一官能作甚微,還是早些回朝中處理政務吧,現在元吉也需要得力的幫手!”
    唐寅的話聽起來似乎兩邊都不傾向,實際上,從中還是能感覺到他對張鑫的信任和重視。
    張鑫敢對邱真不敬,但對唐寅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他連連點頭,應道:“大王教訓得極是,微臣明日便回國內。”
    唐寅笑了,說道:“也不用急于一時,你可在軍中先休息幾日。”
    張鑫動容道:“多謝大王體諒。”
    “哼!”邱真沉聲冷哼,扭過頭去,看都不看他。
    怕他倆又再起爭執,唐寅插開話頭,看向蔡圭,問道:“蔡圭,你不在寧地幫助你的父親,來前方戰場作甚?”
    不等蔡圭說話,張鑫搶先接道:“現在正是我大風用人之際,而蔡公子足智多謀,是難得的人才,所以微臣特把他帶來,推薦給大王。”說話的同時,他還向他唐寅一再使眼色。
    唐寅多聰明,見狀,馬上明白了張鑫的意圖。他說是把蔡圭推薦給自己,實際上是給自己帶來一個人質,如果哪天蔡頌敢在寧地生亂,那么第一個死的就是他的親兒子蔡圭。
    他仰面而笑,順水推舟地說道:“既然是張大人推薦的人才,那一定錯不了。”頓了一下,唐寅又道:“蔡圭,你就暫任左諫議長史吧,日后若有功績,再做升。”
    風國的左諫議長史在朝中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六品小官,權參與朝議,直屬上司是丞相長史,說白了就是丞相長使的秘兼助理,公務一大堆,功勞就沒有,費力不討好的職務。
    蔡圭本就沒期望唐寅能給自己什么大官,所以聽唐寅封自己為左諫議長史,當即向前叩,道:“微臣多謝大王隆恩!”
    唐寅含笑點點頭,說道:“張大人回都之時,你隨張大人一起走。”
    “是!大王。”蔡圭必恭必敬地應了一聲,而后問道:“大王,我軍駐扎在西山口外,不知是何用意?”
    聽聞這話,在場的眾將老臉同是一紅,己方打不下鳳陽,在西山口內又遭莫軍偷襲,是被迫駐扎在西山口外的。
    見眾人都面露難色,尤其是邱真也在其中,張鑫哪能錯過這個羞辱政敵的機會?他忙接話道:“是啊,大王,現在正是我軍長驅直入、深入莫國腹地的時候,怎么卻駐扎于此呢?”
    大家都是自己人,唐寅也沒必要隱瞞,他聳聳肩,長嘆一聲,說道:“本來,我軍想攻占西山郡,可是西山郡的門戶鳳陽易守難攻,我軍幾次進攻受阻,而且還損兵折將,所以,只能被迫駐扎在這,苦思破敵之策了。”
    “原來如此!臣以為,有邱相在,我軍必定能戰不勝,攻不克,想不到,卻被區區一座鳳陽擋住了。”張鑫說話時也不忘嘲諷地瞥邱真一眼,言下之意,你堂堂左相也不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