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47

  第一四十七章唐寅派出五名風軍護送邵俊和蔡圭去往鳳陽城,另一邊,他又安排樂天、艾嘉二人讓天眼和地在鎮江的探子散播謠言,謊稱邵譽已秘密反戈,投向了風國。【】[官場-小說]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且說邵俊和蔡圭。在去往鳳陽的路上,邵俊一個勁的打哆嗦,他和邵譽雖然不熟,但畢竟屬同族宗親,相互之間還是有些往來,他對邵譽也多少了解一些,知道此人精明敏銳,又胸懷大志,最重要的一點,邵譽還心狠手辣,為人果決,自己主動送上門,人家一個不高興,自己的性命就得交代在西山郡了。
    蔡圭那么聰明又怎能看不出邵俊的擔憂和怯怕,他暗暗點頭,難怪大王要把他推為莫國的傀儡王公,象邵俊這樣的人,太容易控制了,推他做傀儡也再適合不過。
    他含笑勸邵俊道:“莫王殿下不必擔心,此次鳳陽之行萬分安全。”
    邵俊艱難地吞口吐沫,搖頭說道:“我怕……你我二人連鳳陽城就進不去,就先……”說到這里,他滿臉愁容的哀嘆一聲。
    蔡圭說道:“莫王殿下,邵譽絕不會害你!”
    “你這么肯定?”
    “當然!邵譽非但不會害你,而且必會以上賓之禮待你。”蔡圭信誓旦旦地說道。
    這話令邵俊精神為之大振,他急忙湊到蔡圭身旁,追問道:“蔡大人為何這么說?”
    蔡圭笑呵呵地問道:“邵譽是傻子嗎?”
    “當然不是!”
    “既然不是,那他總該要為自己留條退路。”蔡圭笑得含蓄,也笑得別有深意。
    邵俊沒太明白他的意思,還想追問,但蔡圭已閉上眼睛,露出不想在多言的表情。
    對于蔡圭的說詞,邵俊將信將疑,也充滿了疑惑,可等他們抵達鳳陽城外,事情還真如同蔡圭說的那樣,邵譽以上賓之禮迎接邵俊。
    現在,邵譽在鳳陽,西山郡的二十萬郡軍在鳳陽,就連先前逃入西山郡的韓忠、元恬以及麾下十五萬之眾的殘部也在鳳陽。小小的鳳陽城內,現在已云集了接近四十萬的莫國地方軍。如此之眾的兵力,再加上鳳陽得天獨厚的天險地勢,別說十萬的直屬軍打不下來,恐怕把風國的全國兵力都調過來也未必能打得下鳳陽。
    得知邵俊前來的消息,邵譽帶領麾下的武官員親自出城迎接,其中也包括韓忠、元恬這兩位。
    邵俊剛從馬車里走出來,邵譽便已搶步上前,在他面前站定,然后鄭重其事地整了整身上的衣冠,必恭必敬地跪地施大禮,說道:“侄兒邵譽,不知叔父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叔父多多包涵。”
    邵譽和邵方是同輩,就輩分而言,他確實比邵俊小一輩,以子侄自稱絕對沒錯,不過他二人的年紀卻相仿,算起來,邵譽可能還要長邵俊幾歲。邵譽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模樣可謂是一表人才,身材高大,相貌俊秀,任誰見了都會忍不住暗贊兩聲。
    邵俊做夢也想不到邵譽能對自己以叔侄大禮相見,他只是受邵方迫害的一落魄王族,逃亡到風國之后,唐寅雖有善待于他,但畢竟是寄人籬下,處處受制,此時受邵譽如此禮遇,邵俊心里不由得感交加,五味俱全,他雙腿一軟,撲通一聲也跪下去,抱住邵譽,放聲大哭。這時他的大哭可不是裝出來的,而是在家破人亡之后又見親人的有感而。他哭,邵譽也忍不住流下眼淚,當然,邵譽的哭就或多或少有假裝的成份了。
    見他叔侄二人跪抱在一起,哭得一塌糊涂,站于不遠處的韓忠緊咬牙關,眉頭大皺,手也慢慢抬起,握住腰間的佩劍。邵俊可是大王通緝的要犯,邵譽未當場擒拿他也就罷了,還與此賊抱頭痛哭,只此一條,就可視他為同犯論處。
    看到他要拔劍,旁邊的元恬嚇出一身的冷汗,急忙把他手腕抓住,低聲問道:“韓大人,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邵俊為朝廷欽犯,我當然要把他拿下……”
    唉!元恬暗嘆口氣,不知道韓忠是不是得太多,連腦筋都死了,這里是鳳陽城,是人家邵譽的地頭,要抓人,也得看邵譽的意思,這時候你蹦出去要抓人,不是當然羞辱邵譽,*邵譽和朝廷撕破臉嗎?元恬把聲音壓到最低,小聲勸道:“韓大人啊,抓不抓邵俊,我想邵大人自有分寸,你就別在多管了。別忘了,我們現在是在什么地方!韓忠不是呆子,聽元恬這么說,也意識到現在自己站出來抓人不太合適,他重重哼了一聲,嘟囔道:“我倒要看看,邵郡會不會對同室宗親尋私,如果他敢,我必呈報大王,重懲奸佞!”
    元恬力地翻了翻白眼,風國就等著盼著西山郡和王廷鬧翻呢。
    等邵俊和邵譽哭得也差不多了,一名四十出頭的中年人走上前來,低聲醒道:“大人,這里非談話之所,還是先進城吧!”說話的同時,中年人特意向韓忠和元恬那邊使個眼色。
    邵譽順勢瞄了一眼,連聲說道:“對、對、對,劉亭先生所言有理。”說著話,他攙扶著邵俊站起身,說道:“叔父,我們進城再談!”
    俊急忙應了一聲。
    這時,蔡圭令護送的風軍不用進城,全部返回風軍大營。他這么做是為了避嫌,現在雙方畢竟是敵對狀態,讓數名風軍進城,要說邵譽不忌憚那是不可能的。
    邵譽沒有忽略這個細節,忍不住多看了蔡圭幾眼,問邵俊道:“叔父,這位是……”
    “在下蔡圭,拜見邵大人!”不用邵俊替自己引見,蔡圭主動走上前來,沖著邵譽深施一禮。
    蔡圭?邵譽認真尋思兩遍這個名,確認自己從未聽說過,想來只是風國的名小卒,也就沒放在心上。
    “叔父,請上車!”邵譽側身,把邵俊先讓上馬車,自己才跟了上去,還未等坐定,邵俊又探頭招呼道:“蔡大人,你也坐進來吧!”
    經過剛才那一場痛哭,邵俊覺得和邵譽的關系親近許多,但要他單獨面對邵譽,他還是有些膽怯。
    邵俊想找個人壯膽,蔡圭還不放心讓他和邵譽單獨相處呢,聽邵俊主動招呼自己,就順水推舟的也坐進馬車。
    馬車里,邵俊和蔡圭坐一邊,邵譽和中年人劉亭坐在另一邊。路上,邵譽笑道:“叔父,我們也好久沒見了吧?”
    “是啊,上次見面還是在王兄遇刺的時候。”邵俊嘆息道。
    “聽說,先王的被害是和大王有關?”邵譽慢悠悠地問道。
    “何止與邵方有關,那就是邵方派出的刺客!”邵俊義憤填膺道:“王兄狩獵的路線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若非有人里應外合,刺客絕不可能事先設伏。”
    邵譽眼珠轉了轉,喃喃道:“叔父所言也有道理。”
    邵俊心中一動,忙道:“賢侄,這次你一定要幫我啊!”
    邵譽一笑,問道:“不知叔父讓侄兒幫你什么?”
    邵俊正色道:“天子已知邵方弒父奪位之事,亦是氣憤至極,現已罷免邵方的王位,并冊封我為莫王。可邵方公然違抗天子之命,拒不退位,風國這次助我討伐邵方,也是奉天子之命。賢侄,邵方就是個六親不認的瘋子,又公然與天子為敵,你為他做事,早晚要受其害,不如投靠于我,你我叔侄二人也可重振莫國!”
    對邵俊這番話,邵譽一點都不意外,他早就猜到邵俊冒險前來就是要勸降自己。他故意面露難色,說道:“叔父,并非侄兒不想幫你,而是侄兒也有難處。先不說大王的王位得之正與不正,但在莫國,大王的地位還是不可撼動的,另外,上次風軍進攻鳳陽,損兵折將甚重,聽說連風王殿下的愛將也死于兩軍陣前,我若投靠于你,風王殿下又怎會放過我呢?”
    “這……”邵俊當然沒忘記李勝死時,唐寅出離憤怒的樣子,現在邵譽說起此事,他還真話可說。
    這時候,蔡圭突然開口說道:“邵大人盡管放心,兩軍對陣之時,死傷在所難免,我家大王也絕不會因為此事而怨恨邵大人!”
    邵譽挑起眉毛,對上蔡圭的目光,上下打量他片刻,淡然問道:“蔡大人能代表風王殿下說話?”
    蔡圭幾乎連想都沒想,點頭應道:“沒錯!在下奉大王之命前來,也完全可以代表大王做出抉擇。”
    呦!好大的口氣啊!邵譽下意識地問道:“不知蔡大人在風國是何官職?”
    蔡圭接道:“掌管寧北八郡。”
    見邵譽面露驚訝之色,蔡圭繼續說道:“我蔡家深受大王厚恩,掌管寧北八郡的一切事務。大王仁慈,胸懷若谷,只要真心實意的為大王做事,大王絕對會不計前嫌,我蔡家就是個例子。”
    這話若由旁人來說,可能還會讓人覺得是虛偽之詞,可由蔡圭的口里說出來,可信度就要高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