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52

  哦?聽說邵譽要請自己去將軍府吃飯丵,韓忠和元恬都是一驚,他倆剛剛還在商議如何設宴請邵譽前來,現在倒好,人家主動找上門來了。【】
    韓忠面表情地揮揮手,說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等報信的士卒離開,韓忠立刻滿臉掛笑,對元恬興奮地說道:“元大人,看來不用我們想辦法去請邵譽了,今晚就是個絕佳的機會。”
    元恬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而后又不顧慮地說道:“不過你我二人要去將軍府赴宴,動手未必會那么容易啊。”
    韓忠一笑,信心十足地說道:“在將軍府動手或許效果更佳,至少邵譽的防心能降到最低。你我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定能一擊制敵!”
    “恩!”元恬也認為韓忠的話不是沒道理,不過他總感覺事情似乎太巧了,簡直象是事先設計好了似的,但要說邵譽已察覺自己和韓忠要對他下手那又不太可能,畢竟大王傳來的是密令,任何人都沒有看過,邵譽也不可能知悉里面的內容。
    韓忠和元恬正商議如何抓拿邵譽,事有湊巧,偏偏這個時候邵譽來請柬,邀請二人去往將軍府用宴。二人決定將計就計,就將軍府內擒下邵譽。
    韓、元二人可不是光桿司令,在鳳陽城內,兩人有十五萬眾的部下,因為元恬怕把事情鬧大,只秘密調動了五千親信部隊,將其悄悄埋伏在將軍府的四周,另外,他又把麾下較為出眾的修靈者全部聚攏到一起,讓他們裝扮成普通士卒的模樣,并事先服下散靈丹,隨他二人混入將軍府。
    元恬的安排已算是非常周密了,如果邵譽毫防備的話,真有可能會被他偷襲得手,可是邵譽早已得到蔡圭的醒,業已安排密探緊盯韓忠和元恬二人的一舉一動,韓、元二人的布置基本都在邵譽的掌握之中。
    得知韓忠和元恬一邊召集修靈者,一邊悄悄把大批的部下埋伏在將軍府附近,邵譽心中已然明了,蔡圭的醒絕非空xue來風,韓忠和元恬二人確實已開始準備要對自己下手了。他緊急找來自己的親信劉亭,和他商議如何應對。
    劉亭聽后,沉思片刻,說道:“大人,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既然邵方欲鏟除大人,大人就干脆倒戈,向風軍投誠。”
    邵譽不是沒想過,但心中仍有顧慮。他輕嘆口氣,說道:“不久前,風軍進攻鳳陽,損兵折將萬余人,我若向風軍投降,風人又豈能留我xing命?”
    劉亭大搖其頭,說道:“大人多慮了,xiao人認為,這恰恰是大人向風軍投誠的資本。”
    “哦?”
    “風王親率大軍進攻鳳陽都難以跨越雷池半步,可見我西山郡固若金湯,現在風軍雖然勢如破竹,但后勁不足,尤其是我西山郡,就如同埋在風軍背后的一把刀子,隨時都可能給風軍致命一擊,所以,只要大王肯投誠,風王定會歡喜萬分,別說先前只損失萬余人,即便損失十萬、二十萬,風王也不會為難大人的。”劉亭說道:“當然,這也只是xiao人自己的猜測,風王到底能不能接受大人,這還得從蔡圭那里探探口風。”
    “恩!”邵譽大點其頭,若有所思地說道:“看來,我還得再到行館走一趟。”
    鳳陽行館。
    邵譽上午離開的,天至傍晚的時候他又來了。蔡圭猜到邵譽還得再來找自己,只是沒想到他這么快就找來了。
    等雙方見面之后,邵譽理都未理邵俊,直接走到蔡圭近前,拱手施禮,一躬到地,說道:“上午時我有急事離開,還望蔡公子不要見怪啊!”
    “邵大人說得哪里話,折殺在下了!”蔡圭拱手還禮。{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他明顯感覺到邵譽對自己態度的變化,想來必是韓忠和元恬已收到邵方的密令,有所異動被邵譽察覺。
    雙方落座之后,邵譽先是和蔡圭寒暄了一會,然后切入正題,他故作隨意地問道:“蔡公子先前醒我,稱大王欲對我不利,真會如此嗎?”
    蔡圭心思轉動的同時微微一笑,說道:“當然!若是我沒有估計錯,邵方很快就要對邵大人下手了。”“唉!”邵譽重重嘆息一聲,奈說道:“我邵譽雖偏居西山郡,但眼睛并不瞎,耳朵也不聾,同宗族人的頻頻遇害,我又怎會不知道呢?可是君讓臣死,臣不敢不死,即便大王要我邵譽的腦袋,我也不敢違命啊!”
    這狡猾的邵譽,來探自己的口風呢!蔡圭才不相信邵譽的鬼話,他若是這么忠誠于邵方的話,就不會如此熱情地款待自己和邵俊了。
    他搖頭說道:“邵大人說‘君讓臣死,臣不敢不死’是沒錯,但也要看君是什么君,邵方早已被天子罷丵免,早已不再是莫王,而是個公然違抗天命、殘害同族的佞臣賊子,這樣的君,邵大人還忠他作甚?繼續忠于邵方,豈不變成和邵方同流合污的叛黨?那也是愚忠啊!”
    邵譽似乎受教的連連點頭,可又可奈何道:“不然又能怎么樣呢?我又有何路能走呢?”
    恩!說到重點了。蔡圭心中暗笑,道:“在下給邵大人指條明路如何?”
    邵譽jing神一振,忙欠身拱手道:“我早聽聞蔡公子足智多謀,是年難得一見的才子,還望蔡公子明示!”
    “棄佞臣,尊正統;遠xiao人,侍賢主!”蔡圭身手指向一旁正大口喝酒,好像什么事都和他沒關系的邵俊。說完話,連蔡圭自己都覺得臉紅,爛泥扶不上墻,論從哪個角度上看,在邵俊身上都找不到賢主的影子。
    邵譽可不管邵俊是聰明還是蠢蛋,聽完蔡圭的話,他露出茅舍頓開、恍然大悟地表情,可很快,他的五官又都揪到一起,滿臉的苦相,嘆道:“一步錯,步步錯!我也想遠離叛臣,追奉賢主,可是,先前我受邵方蒙騙,和叔父大打出手,雙方皆傷亡甚大,叔父又怎能不怪罪于我,怎能不記恨于我?”
    邵俊根本沒聽出邵譽的弦外之音,還真以為邵譽怕自己記恨他,他急忙站起身,走到邵譽身邊,連拍他的肩膀,說道:“不知者不怪!賢侄盡管放心,只要賢侄是真心想轉投為叔麾下,為叔絕不怨你。”
    邵譽連看都懶得看他,眼睛一直盯著蔡圭。
    蔡圭仰面而笑,拍著胸脯保證,說道:“邵大人,在下可做擔保,你若投誠,非但不會有xing命之憂,反而還會加官進爵!”
    邵譽臉上榮光一閃,兩眼放亮,緊張地追問道:“蔡公子此話當真?”
    蔡圭重重地點下頭,說道:“在下以蔡家的名望擔保!”
    啪!邵譽重重地拍下巴掌,說道:“有蔡公子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說著話,他轉目看向劉亭,見后者微微點了下頭,他立刻挺身站起,正色說道:“為表誠意,我愿獻韓忠、元恬二人的項上人頭!”
    蔡圭也跟著站起身,對上邵譽的目光,幽幽說道:“有此二人人頭,我王定會大喜,邵大人亦可高枕憂了!”
    “哈哈——”邵譽、蔡圭二人不約而同地大笑出聲。邵俊在旁聽得云山霧罩,也跟著他二人呵呵的干笑。
    在蔡圭這里探完口風,邵譽徹底放下心來,也徹底打定主意,反邵方,投唐寅。
    當晚,韓忠和元恬二人如約赴邀。他倆來時場面可不xiao,親兵護衛加到一起,接近兩多號,如眾星捧月一般被簇擁進將軍府。
    在將軍府的正堂,早已安排好酒席,眾人分賓主落座。韓、元在和邵譽說客套話的同時也在悄悄打量四周,將軍府和平時沒什么兩樣,大堂里的侍衛也不多,進進出出的多為侍候眾人的仆從和侍女。
    韓忠和元恬互相看了一眼,暗暗點頭,今晚正是捉拿邵譽的大好機會。
    很快,在仆從和侍女的前來穿梭中,眾人面前的桌案上都已擺滿酒菜,邵譽舉杯,笑道:“韓大人、元大人,我們合力抗敵,總算不辱大王信任,成功擊退風軍,在此,我先敬二位一杯!”
    “哈哈,邵大人太客氣了。”韓忠和元恬應付一聲,舉杯和邵譽對飲。
    雙方邊吃邊喝,說說笑笑,氣氛出奇的融洽,可是就在其樂融融的背后,卻暗藏著滿滿的殺機。
    韓忠和元恬帶來的那些侍衛就在大堂之外,其中的修靈者們已悄悄服下聚靈丹,恢復靈氣,只要韓、元二人放出暗號,他們便可一同殺出,把邵譽當場拿下。
    可是另一邊,在大堂的屏風之后,也聚滿了邵譽的親信以及刀斧手,人們擦拳磨掌,只等邵譽的一聲令下。
    這是一場名副其實的各懷鬼胎的鴻門宴。
    雙方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見時機也差不多了,韓忠先難,他開口問道:“邵大人,在下有一疑問,不知當講不當講?”
    邵譽笑道:“韓大人有話請說。”
    韓忠收斂笑容,正色道:“邵俊乃大王通緝之要犯,蔡圭更是敵國之重臣,邵大人卻把他倆奉為上賓,留在鳳陽城內,我不得不懷疑邵大人對大王的忠誠啊!”說著話,他不留痕跡地端起酒杯,用眼角余光睨著邵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