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53

  邵譽淡然說道:“兩國開戰,不斬來使,邵俊和蔡圭皆為風國使節,我招待他二人并不妥之處。{清風手打shouda8}”
    韓忠冷笑道:“邵大人真是說的比唱的還好聽。我看你是存心私通敵國,圖謀不軌吧!”
    邵譽聳聳肩,說道:“yu加之罪何患辭,韓大人若想冤枉我,那我也沒辦法。”
    “我有沒有冤枉你,你自己心里明白!”韓忠身子向前傾了傾,沉聲說道:“邵大人,你我同殿稱臣,我也不想看你走上絕路,趁現在還有機會,你應立刻把邵俊和蔡圭二賊擒拿,我還可替你向大王求情,如若不然,悔之晚矣!”
    “呵呵!”邵譽先是輕笑,緊接著又仰面大笑起來。
    韓忠和元恬互相看了一眼,前者喝問道:“邵大人為何笑?”
    “我在笑韓大人。”邵譽收住笑聲,悠然說道:“我邵譽為官數十年,做事還需你來醒?”別看他只有三十多歲,但做官確實快三十年了。
    韓忠點點頭,說道:“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既然邵大人執mi不悟,也就別怪本官不客氣了!”說話之間,他把手中的杯子惡狠狠向地上摔去。
    啪!
    酒杯在地上摔了個細碎,幾乎在同一時間,外面一陣大1uan,只聽人喊馬嘶,叮叮當當的金鳴聲不斷。
    邵譽下意識地抬頭向外面望了望,不過有房men阻擋,什么都沒看清楚,他瞇了瞇眼睛,凝聲問道:“韓大人,這是怎么回事?”
    韓忠冷笑一聲,說道:“邵譽,你很快就會知道怎么回事了!”他話音剛落,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大廳的房men在外面被人硬生生地撞開丵,同時從外面跌進來一人。
    這人身罩靈鎧,不過渾身上下卻cha滿箭矢,鮮血順著靈鎧滴滴答答流淌到地。)此人艱難地從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出兩步,大叫道:“大人,外面有埋伏……”
    他話還未說完,從外面又竄進來一位,這人依舊是身罩靈鎧,手中著一把明晃晃的靈刀,身形之快,仿如捷豹,瞬間沖到負傷的修靈者背后,手起刀落,咔嚓,隨著寒光閃過,那負傷修靈者的腦袋應聲落地。
    撲!猩紅的鮮血從尸體的斷頸出噴出三尺多高,同時也引來大廳里一片驚呼和尖叫聲。
    后進來的修靈者起斷頭,大步流星走到邵譽近前,周圍的眾人還圍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那人已單膝跪地,cha手施禮,震聲道:“卑職施禮,讓大人受驚了!”
    邵譽的臉se早已恢復正常,他含笑微微點下頭,什么話都沒說,端起面前的酒杯,慢悠悠地飲酒。
    直到這個時候,韓忠和元恬才意識到后進來的修靈者原來是邵譽的部下,原來邵譽是早有準備,原來己方是中了人家的埋伏!韓忠拍案而起,手指邵譽,大吼道:“邵譽你敢……”
    嘩——屏風后面蜂擁而出的修靈者和刀斧手們打斷他的話,數以計的刀斧手快地沖到韓忠和元恬的周圍,將二人團團圍在當中,修靈者們則聚攏在邵譽左右,把他保護得嚴嚴實實。
    大廳里的空氣好像瞬間凝固了似的,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任何的聲音,形的壓力在大廳里慢慢凝結,擠壓得人們快要喘不上氣來,那是修靈者們自然而然散出來的靈壓。
    大廳之外的混1uan還在繼續,箭矢穿梭的嗖嗖聲此起彼伏,刀劍碰撞聲接二連三,傷者的痛叫和瀕死前的哀號連成一片。
    邵譽放下杯子,自斟自飲,慢悠悠說道:“韓大人,我剛才說過了,我邵譽為官數十年,做事豈用你來教?!”說著話,他站起身形,向韓忠和元恬二人走去,圍住二人的刀斧手們紛紛向兩旁退讓,讓出一條通道。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邵譽在人群之中站定,繼續說道:“我的路,向來都是我自己選擇,從來不用別人幫我去選。”
    “邵譽匹夫,原來你早有預謀造反丵!”韓忠怪叫一聲,回手chou出佩劍,嘶吼著向邵譽沖去。
    不等他沖到邵譽近前,一名位于他附近的刀斧手手疾52o小說,揮手就是一板斧,猛拍韓忠的面men。因為邵譽還沒下令殺他,刀斧手也有手下留情,是用斧面拍,而不是用斧刃砍。即便如此,韓忠也同樣受不了,隨著啪的一聲脆響,斧面結結實實拍打在他臉上,韓忠慘叫一聲,前沖的身子仰面倒地,官帽都摔飛出好遠,躺在地上,雙手掩面,鮮血順著他的手指縫隙汩汩流出。
    “哼哼!”邵譽yin笑一聲,看都不看倒地不起的韓忠,轉目看向元恬。韓忠是生,一丁點靈武都不會,而元恬可是武將出身,靈武雖然談不上有多厲害,但也沒差到哪去。
    這時候,他在心里暗暗嘆了口氣,本以為今晚是擒拿邵譽的好機會,沒想到己方的意圖竟被他識破,事先布置好了埋伏,也許,這就是天意吧!
    “元大人,識時務者為俊杰,今晚,你和韓大人都已cha翅難飛,與其做邵方的替死鬼,不如隨我轉投風王殿下,日后仍可安享高官厚祿,榮華富貴。”邵譽由衷勸道。
    他看不上韓忠,可知道元恬是了不起的個人才,若能拉攏他一同投靠風國,自己也算是又立一功。
    元恬咧嘴笑了,他坐在鋪墊上沒有動,端起酒杯,將酒水一飲而盡。喝完之后,他又拿出手帕,慢條斯理地擦了擦嘴角,然后這才緩緩站起,邊chou腰間的佩劍邊搖頭說道:“邵大人可以降風國,但我不可以。”
    隨著元恬拔出佩劍,邵譽周圍的修靈者們如臨大敵的紛紛把他向后拉。邵譽向眾人擺擺手,示意他們須緊張,而后,皺著眉頭問道:“元大人為何這么說?”
    “邵大人沒有后顧之憂,但我有。”元恬低頭看著手中的佩劍,幽幽說道:“邵大人可以沒有赤誠之心,但我不可以。”
    他的話音不高,但邵譽能聽出元恬態度的強硬,另外,他也能理解元恬所說的后顧之憂是什么。他的家人都在西山郡,自己投誠,全家皆投,而元恬不一樣,他的家人都在鎮江,他若投降,全家遭殃。
    “唉!”邵譽長嘆一聲,奈說道:“看來,你我同殿稱臣的日子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元恬一笑,手腕一翻,倒佩劍,反架到自己的脖子上,他直視邵譽,意味深長地說道:“邵大人,容我最后醒你一句,唐寅絕非心胸開闊之人,你今日投靠于他,日后必受其害!”說完話,他手臂用力一抹,就聽撲的一聲,劍鋒情地撕開他的喉嚨,血漸三尺,頹然倒地。
    看著元恬自裁的尸體,邵譽心中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既覺不忍,又覺慚愧,另外,在他的心里也因元恬最后一句話而蒙上一層yin影。
    “大人,此賊臨死還出言不遜,詛咒大人,豈能留他全尸?”邵譽身邊的修靈者們紛紛怒吼出聲,作勢要上去把元恬碎尸萬段。
    邵譽擺擺手,說道:“算了,元恬雖想害我,但也不失為條鐵骨錚錚的漢子。”
    “是!大人!那……韓忠呢?”
    邵譽低頭看眼仍未能從地上爬起來的韓忠,冷笑一聲,面表情地冷酷道:“殺!”
    他話音剛落,一名刀斧手就迫不及待地竄上前去,一斧子砍在韓忠的脖子上。
    韓忠、元恬二人本打算趁著酒宴的機會擒拿邵譽,結果反倒是自己雙雙慘死在宴席之上,連帶著,與他們同來的修靈者們一個都沒跑掉,要么被邵譽的部下所擒,要么被殺,另外埋伏于將軍府附近的數千軍兵也沒好到哪去,他們連向將軍府動進攻的機會都沒有,便被數倍的敵人團團包圍,最后只能奈地繳械投降。
    這一場密謀擒拿邵譽的行動最后以失敗告終,其中固然有邵方和韓忠自己的過錯存在,但是也不可否認蔡圭計謀的高明。
    他的高明之處不是計謀有多玄妙,而是在于他的dong察人心。
    他看透邵譽處處為自己留退路的心思,所以敢光明正大的隨邵俊前往鳳陽,他dong察莫國朝堂上的眾多大臣,所以能jing準地找到太傅張榮這個突破口,他算準邵方和邵譽之間的種種矛盾,大加利用,成功讓二人在最不應該決裂的時候生決裂,*反邵譽,助風軍兵不血刃的一舉拿下整個西山郡。
    武將想成名,是靠戰爭,而蔡圭這個即不會靈武又不會統兵打仗的官卻是靠著智取西山郡,一計成名。
    即便在事后唐寅也大贊蔡圭,一人勝過雄兵萬。
    原本已裝模做樣繼續南下的風軍在聽聞邵譽率全郡官兵倒戈的消息后,立刻調轉回頭,返回西山郡。
    這是風軍第二次進入西山郡。兩次進入西山郡,風軍都是雄心萬丈,不過第一次卻是以失敗告終,而這一次,風軍則是以納降者的姿態前來。
    唐寅率軍剛到西山口,就見前方站滿了黑壓壓的莫軍。莫軍沒有打旗,手中沒有武器,頭上也未戴頭盔,為的一位,身上五花大綁,跪在地上,完全一副罪臣負荊請罪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