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54

  跪于莫軍最前方、負荊請罪的不是旁人,正是西山郡郡邵譽。【】[]
    看清楚情況,唐寅下令全軍停止前進,而后只帶幾名部將催馬上前,他低頭看了看邵譽,問道:“你是何人?為何跪在此地?”
    邵譽雖未見過唐寅,但也聽說過一些傳聞,加上眾多風將對他群星捧月的架勢,他已猜出唐寅的身份。
    邵譽跪在地上沒有動,大聲說道:“罪臣邵譽,特在此等候風王殿下,向殿下請罪。”
    “哦?”原來此人就是邵譽。唐寅上下打量他一會,雙目彎彎地笑了,問道:“邵大人何罪之有啊?”
    “罪臣先前受邵方蒙騙,阻擋殿下的王師,此為十惡不赦之罪!”說話的同時,邵譽連續叩,腦men頂在地上,頭也不敢抬。
    嚴格來說,李勝就是死在他的手上,唐寅也曾對此大過雷霆,誓砍邵譽的腦袋,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邵譽主動投降,又當眾表現出負荊請罪的姿態,如果再殺他,就顯得自己氣量太xiao,也難以服眾。
    唐寅坐在馬上,久久未動,也一直沒說話,低著頭,虎目閃爍著jing光,就這么直勾勾地瞪著跪地不起的邵譽。
    不知過了多久,久到連邵譽都感覺自己的腦袋肯定保不住了,正在這時,唐寅猛然chou刀,信手向下一揮,隨著沙的一聲輕響,寒光在邵譽身上閃過。
    撲通!邵譽感覺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氣從自己背上刮過,身體里的力氣仿佛被瞬間chou干似的,他身子一軟,力地癱軟在地上,豆大的汗珠子從他面頰滴落在地。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邵大人既然能真心投靠,便為自家兄弟,過往的一切一筆勾銷,本王非但不會怪你,還會重重獎賞你的。起來吧!”唐寅回手收刀,冷峻的表情也被燦爛的微笑所代替。
    直到這個時候,邵譽才反應過來,原來唐寅的刀沒有砍到自己身上,只是把捆綁自己的繩子斬斷了。他暗叫一聲僥幸,蔡圭教自己主動請罪的辦法還真有效。他振作jing神,再次跪地叩,顫聲說道:“微臣……多謝大王不殺之恩!”說完話,他連磕三個頭,這才顫巍巍地從地上站起。與此同時,邵譽身后的副將們紛紛大喊道:“恭迎大王入城!”
    邵俊和蔡圭二人從莫軍的人群中走出來,來到唐寅近前,邵俊拱手施禮,說道:“風王殿下!”
    蔡圭則是跪地施大禮,必恭必敬地說道:“微臣蔡圭,參見大王!”
    唐寅只是微微點下頭,卻未看蔡圭,晶亮的雙目死死盯著邵俊。
    邵俊感覺脊梁骨冒涼氣,身子一陣陣地寒,唐寅那兇狠的眼神不象是人類的,更象是野獸出來的。邵俊嚇得手足措,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唐寅,偷眼向左右瞧瞧,見自己的同伴蔡圭已跪在地上,可自己卻是站著施禮,下意識地也跟著跪伏在地,重新說道:“參……參見風王殿下!”
    見他象蔡圭一樣都是跪地施禮,唐寅的眼神這才柔和下來,他面帶微笑地翻身下馬,裝模作樣地伸手攙扶起邵俊,笑道:“邵王兄,你我皆為天子賜封的王公,何必行如此大禮?!”話是這么說,但他心里卻很高興,他不僅要讓邵俊自己明白,誰為主,誰為輔,更要讓邵譽以及投降的二十多萬莫軍明白,自己才是他們真正的主子,是掌握著對他們生殺大權的那個人。
    唐寅不是圣人,他也有xiao人得志、狂妄自大的那一面。
    *迫邵俊當眾向自己臣服之后,他方轉過頭來,笑呵呵地看向蔡圭,暗暗點頭,難怪蔡頌能力平庸,蔡家卻能在寧地擁有那么高的聲望,想來和蔡圭這個人才脫不開干系。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他沒有表現出特別高興的樣子,輕描淡寫地說道:“蔡圭,這次你做得很好。”
    蔡圭一點不敢含糊,急忙叩道:“多謝大王夸獎!微臣能有所作為,全托大王的鴻福。”
    “哈哈!”唐寅被他的話說得大笑,拍拍他肩膀,揚頭道:“起來吧!”
    在陪唐寅進城的路上,邵譽急于表現自己的忠誠,嘴巴象連珠炮似的,不停地介紹鳳陽以及西山郡全郡的狀況,另外,他也到韓忠和元恬那十五萬眾的部下,現在都囚禁在軍營之內,詢問唐寅如何處置唐寅略微想了想,問道:“這十五萬的莫軍都不肯投降嗎?”
    邵譽忙道:“有些肯降,有些則冥頑不化,微臣相信,只要加以時日,定能將其全部勸降。”
    “如此最好。”唐寅點點頭,說道:“本王也不想濫殺辜。邵大人若是能將其全部勸降,就把這十五萬人納入你的麾下吧!”
    呦!聽聞這話,邵譽眼睛頓是一亮,他本以為自己投降風國之后,唐寅即便不殺自己,也得削減自己的權勢,沒想到唐寅還肯給自己增兵,這可太出人意料了。唐寅的這個命令也讓邵譽徹底放下心來,他神情激動地跪地叩,聲音顫抖道:“多謝大王對微臣的信任,微臣愿為大王牽馬墜蹬,萬死不辭!”
    唐寅含笑揮揮手,說道:“我說過了,邵大人既然肯棄暗投明,便是自己人,不必如此拘謹客套。”
    “是、是、是!微臣謹記大王教誨!”邵譽連連點頭。
    按理說,邵俊是天子冊封的新莫王,是邵譽的新主子,可邵譽根本理都不理他,只是圍在唐寅的左右,鞍前馬后,極盡討好之能事。
    邵俊對此倒也毫不介意,甚至他都不認為邵譽此舉有何不妥之處,見邵譽圍著唐寅不停地阿諛奉承,他在一旁反倒是樂得開心,很高興自己又有一同宗投靠了唐寅,自己不再是孤單的一個,就算日后再被莫人罵成叛徒,也有邵譽來和自己分擔了。
    西山郡既有天險可守,又有過三十萬的大軍,卻向不足十萬人的風軍投降,俯稱臣,若不看過程,單看事情的結果,也堪稱是一個‘奇跡’了。
    唐寅肯把被俘的十五萬莫軍jiao給邵譽全權處置,可不是頭腦一熱的臨時主意,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想法,現在暫且不。
    以唐寅為的風軍進入鳳陽城之后,暫時駐扎下來,全軍休整。
    未過兩天,后方傳來捷報,左雙所統帥的飛龍軍在圍困揚川兩個月之后終于動全軍猛攻,此戰打得異常激烈,是針尖對麥芒的正面較量,飛龍軍經過連續兩天兩夜的鏖戰,終于在揚川的北城打開突破口,成功攻入城內。不過莫軍方面也異常頑強,城池被破,仍不肯投降,主將李榮率領殘部在城內與風軍殊死拼殺,不過最終還是因雙方戰力懸殊,被風軍逐一蠶食。
    又經過整整一天的城內混戰,以李榮為的莫軍全軍覆沒,就連李榮自己也慘死于1uan軍之中。此戰風軍雖說是勝了,但也是慘勝,二十萬的飛龍軍一仗打下來,傷亡過半,甚至有五個兵團的編制被打光了。
    不過揚川之戰的勝利也讓深入莫國的風軍再后顧之憂,算上剛剛倒戈的西山郡,風軍在莫國已足足占領了三個郡,分別是東江、彭豐、西山。
    唐寅在回表彰飛龍軍的同時,又令左雙率領部眾清剿彭豐、東江兩郡的全部抵抗勢力,徹底穩固住兩郡的局勢。
    因為東江和彭豐的地方軍早已被風軍打個jing光,所剩下的漏之魚皆已不成氣候,即便飛龍軍在揚川之戰損失慘重,但也足以輕松完成任務的了。
    揚川之戰的捷報到后不久,平原軍和虎威軍的情報又傳過來,虎威軍還沒抵達絕青山,聽聞消息的莫軍就主動撤退了,被困多日的平原軍終于得以脫困,與虎威軍匯合一處,現在就駐扎在絕青山附近,等唐寅的指令。
    已經連續拿下莫國三郡,唐寅士氣正盛,接到平原、虎威二軍的傳后,馬上回二軍,繼續南下,進攻金石城以及所在的正中郡。
    好事成雙。唐寅正打算從西山郡南下的時候,寧地再傳捷報,三水軍和天鷹軍兩支軍團在寧南八郡的作戰異常順利,連續三次大敗莫軍,如同尖刀一般,勢如破竹,現已快打到莫寧jiao界處了。
    兩線作戰,兩線捷報頻傳,唐寅又怎能不高興呢?對于自己的揮師南下,他更顧慮,目標直指莫國的安丘郡。
    目前,唐寅麾下的直屬軍兵力不足十萬,不過根據天眼和地的情報,安丘郡的兵力也不多。
    安丘位于莫yujiao界處,但不是莫國出兵yu國的地方,莫軍的補給線也不經過安丘,不過若是攻占安丘,風軍便可以直接威脅到泗水。
    泗水郡可是莫國出兵yu國的大本營,大批的新兵、糧草、物資都囤積在泗水,深入yu國的莫軍補給線也是以泗水為跳板,泗水受到威脅,等于是深入yu國的五十萬莫國中央軍受到威脅。
    唐寅不打算救yu國,但不會放棄給莫國造成壓力的機會,這也是他選擇進攻安丘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