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55

  根據天眼和地的查探,唐寅已初步掌握了安丘的兵力。[]安丘是xiao郡,只有兩縣五城,主要兵力都集中在郡城商宛,大約有兩、三萬人的樣子,其郡名叫高冠,在安丘已任職十多年,雖未做出多大的成績,但也沒犯過什么過錯,屬中規中矩的官員。
    對于這種名不見經傳的xiao人物唐寅自然不放在眼里,在西山郡休養的差不多了,便揮師南下,直奔安丘。
    路上,邱真有就西山郡的問題和唐寅討論過,他認為邵譽畢竟是降臣,暫時還不可信,讓他手握重兵,非長遠之策。
    唐寅接受邱真的意見,但沒有馬上表態,而是問蔡圭有何見解。
    蔡圭在收服西山郡這件事上立下奇功,唐寅直接把他升為御史中丞,正三品的高官,遠勝當初承的連升三級。聽唐寅問自己如何處理邵譽,他眼珠轉了轉,猶豫了片刻,說道:“大王,以微臣之見,對邵譽只能升,而不能降,更不能殺。”蔡圭剛剛進入風國朝廷,立足未穩,急需找到自己的親信,而邵譽正是最佳的人選,另外,他從唐寅特意給邵譽增兵這件事上,也多少能猜出一些唐寅的意圖。揣摩人心可是蔡圭的長項。
    果然。唐寅哈哈大笑,說道:“沒錯,若想征服莫國,一味的殺戮是遠遠不夠的,適當的時候還得用些懷柔手段,我們可把邵譽做成一個榜樣。”
    邱真好奇地問道:“大王的意思是……”
    “邵譽一家在西山郡為官數代,地位早已根深蒂固,一旦罷丵免或殺掉他,姓必然心存憤恨,西山郡也必將大1uan,而若繼續留在他西山郡又是個隱患,以邵譽在西山郡的威望,一呼應,加上又有鳳陽天險相助,隨時都有造反的可能。”唐寅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所以,我的意思是升他。等到邵俊正式在莫地稱王之時,升邵譽為大將軍,如此一來,即能體現我的用人不疑,又不至于落人口實,最重要的一點,還能把邵譽連同心腹以及麾下的數十萬西山軍全部調走,我們再另派心腹之人駐進西山郡,重新培養忠于我們風國的勢力!”
    原來如此!大王早已經設計好了。邱真和蔡圭不約而同的都笑了,說道:“大王英明!如此一來,就算邵俊在莫地建立起新朝廷,也只不過是個空架子,各地方勢力都在大王的掌握之中。”
    “哼!”唐寅冷笑一聲,說道:“邵俊雖然是個蠢蛋,但防人之心不可嘛,若不先把他架空,我又怎能安心讓他在莫地稱王!”
    邱真連連點頭,既然大王都已經考慮清楚,他不再就西山郡的事多言。不過蔡圭心頭卻是一顫,和唐寅共事越久,就越會現他比傳言中要jing明得多,也yin險狡猾得多。
    不日,以唐寅為的直屬軍正式進入安丘郡。安丘是平原地帶,可惜土地貧瘠,水資源匱乏,糧產不高,又礦產,在莫國各郡當中,安丘也算是最貧窮落后的一郡了。
    如果不是急于威脅到泗水,唐寅也不會把jing力投在此地。打安丘這樣的弱郡也有好處,那就是推進得異常順利,安丘的地方軍本就不多,又都集中在郡城,風軍推進時基本沒遇到什么抵抗,就連邵方派出的莫國中央軍都沒往這邊趕,而是北上去迎擊平原軍和虎威軍了。
    進入安丘的第二天,風軍便兵不血刃地攻占萬方城。說是城邑,可繁榮度連其他地方的鎮子都不如,城池的面積是不xiao,但里面連座像樣的閣樓都難找,放眼望去,皆是殘破不堪的土屋。
    安丘土地貧瘠也就罷了,連氣候也不好,常常是大風不斷,黃沙漫天,在萬方城內,也是狂風呼嘯,塵土飛揚,街道上的行人少得可憐。/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沒有守軍,也沒有官員,唐寅率軍直接走進城內。由于風沙刮得太大,許多風軍將士都把脖頸處的汗巾起,遮住口鼻,只留兩只眼睛在外面。
    唐寅身邊的展鵬、葉堂、高宇諸將都是邊走邊搖頭,埋怨道:“這種鳥不拉屎的鬼地方根本沒有必須建城嘛,多此一舉!”
    “呵呵!”唐寅咧嘴笑了,這話他也表示贊同。蔡圭解釋道:“現在看起來,這里的城邑確實可有可,但在當初,莫yu兩國jiao惡的時候,這里可是莫國防御yu國的重鎮。”
    眾人對莫yu兩國之間的歷史還真不是很了解,聽他這么說,紛紛問道:“那是什么時候的事?”
    蔡圭掐指算了算,說道:“至少也有三五、六十年了。”他輕嘆口氣,說道:“三多年過去,莫國越來越強,而yu國越來越弱,到現在,yu國已只剩下挨打的份了,安丘郡也早已不再是莫國的軍力重郡!”
    “原來是這樣。”眾人理解地紛紛點了點頭,而后又忍不住贊嘆道:“蔡大人懂得可真多啊,連莫yu之間的歷史都知道。”
    蔡圭含笑說道:“列為將軍過獎了,我只是多了一些而已。”
    唐寅笑道:“蔡大人也不必太謙虛。”說完話,他特意向邱真那邊瞄了一眼,看看某些自詡才高八斗、學富五車的人現在是個什么表情,邱真倒是面不紅、氣不喘,滿臉笑呵呵一副受教的樣子。
    若大的萬方城,城內姓卻不到五萬人,銀庫空空如也,糧倉里連顆米粒都找不到,用一貧如洗來形容毫不為過。萬方城的情況讓人們不得不心生感嘆,近在咫尺的兩個郡,西山郡富得流油,積糧爆倉,可安丘郡卻貧瘠得令人指。
    當日,風軍駐扎在萬方城內,唐寅在城主府召集眾將,商議接下來的戰斗要如何打。
    高宇先開口說道:“大王,既然安丘的兵力都集中在郡城商宛,依末將之見,我軍也就別耽誤時間了,直取商宛,徹底擊潰安丘的軍力。”
    唐寅點頭,覺得高宇所言可行。
    “大王,末將以為攻城為下,伐jiao為上!不如先派人到商宛招降,如果高冠肯降的話,即省力氣又可避免我軍的死傷。”策將軍孔炎說道。
    “不戰而降,終究不太可靠,有邵譽這個隱患就夠我軍分心的了,若是再去招降高冠,我軍后方的隱患就太多了,難免生宇不贊成孔炎的說法。
    孔炎雖為武將,但為人隨和,被人反駁也不會生氣。他微微一笑,說道:“不能因為害怕隱患的存在就放棄招降,莫國的中央軍加上地方軍,數萬之眾,難道我軍還能都殺光嗎?我還是認為應該先招降,然后再力戰!”
    唐寅仔細想想,覺得孔炎的話也不是沒道理,他說道:“我軍是遠征而來,死傷一人就少一人,兵力補充困難,敵人若能不戰而降自然是最好不過了。”說著,他問樂天和艾嘉道:“高冠的為人如何?”
    艾嘉說道:“高冠能在郡的位置一坐十多年,必是莫國的死忠派,屬下認為招降高冠的可能xing不大。”
    樂天表示贊同,說道:“高冠為官一向清廉,為人剛正不阿,對莫國也是忠心耿耿。”
    唐寅暗道一聲麻煩,說道:“不管怎么樣,先試試再說!邱真?”
    “臣在!”
    “明日,派人去往商丘,給高冠送封招降。”
    “是!大王!”邱真拱手應了一聲。
    和眾人商議完,唐寅抹了抹腦men的虛汗,皺著眉頭向外望望,嘟囔道:“此地怎么這么熱?”
    別說唐寅,周圍的眾人也都是一身汗,當地的氣候不是初來乍到的外來人能受得了的,打開men,風沙就狂吹進來,而關上men,房內又悶熱得象蒸籠一般,讓人苦不堪言。
    見唐寅熱得難受,作為護將的阿三阿四馬上令侍衛把隨軍帶來的烏梅湯盛來一些。
    這種酸酸甜甜的東西唐寅平時是不會喝的,但現在卻如飲甘露。他剛喝一大口,見周圍眾人都在眼巴巴地看著自己,還一個勁地吞口水,他立刻把碗放下,jiao代侍衛,把烏梅湯統統取來,分給眾人。
    阿三阿四面帶難se,低聲說道:“大王,我們帶的烏梅湯不多,這許多人分飲,恐怕每人一口都不夠……”說話時,兩人還瞄了瞄周圍眾人。
    唐寅眉頭大皺,挺身站起,對眾人說道:“我們出去喝茶!偌大的萬方城,總不能連茶館都沒有吧?!”頓了一下,他又jiao代道:“對了,給我軍的兄弟每人十錢,買茶水也好,買避暑yao也好,總之,我不想看到沒與敵人jiao戰之前我軍弟兄就大范圍的中暑了。”
    “明白,大王!”眾將紛紛netbsp;萬方城內的茶館還真不少,唐寅和眾將剛出城主府,就見斜對面不遠處有家面men挺大的茶館,唐寅向那邊一指,笑道:“我們就去那里吧!”
    不等唐寅等人走過去,侍衛們先是一擁而上的沖上前,把茶館團團包圍,然后十多名侍衛沖了進去,隨著一陣嘈雜聲,時間不長,大批的莫國姓從里面奔跑出來,片刻不敢停留,眨眼工夫便在街道上消失不見。
    而后阿三阿四又到茶館內巡視一番,確認沒有問題了,這才回到唐寅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