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57

  唐寅的貼身衛隊,都是和他日夜相伴、朝夕相處的人,即便他法知道每個人的名,但絕對認識其中的任何一位。【】{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此時聽著麾下侍衛苦苦哀求,唐寅心中的怒火慢慢平息,隨之生出奈之感。
    程錦可不管那么多,對手下的暗箭人員甩下頭,人們明白他的意思,紛紛chou出佩刀,作勢要砍下去。這時,唐寅抬手說道:“等一下!”
    眾侍衛本以為自己這次是死定了,落到暗箭的手里,十之**都會死,關鍵時刻,聽到唐寅阻止,人們心里又生出一絲希望,連聲叫道:“大王饒命、大王饒命啊——”
    程錦不解地看向唐寅,在他身后低聲問道:“大王?”
    唐寅嘆口氣,沖著暗箭人員揮揮手,然后環指被摁在地上的眾侍衛,厲聲說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再生這種事,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們!”
    他一句話,把已走到鬼men關men口的眾人又拉了回來,侍衛們激動萬分,跪在地上,又叩又拜,急聲說道:“多謝大王不殺之恩!多謝大王……”
    隨唐寅一同過來的眾風將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軍紀是治軍之根本,大王帶頭破壞,他們日后還如何治軍?可惜子纓不在,現在這里的風將們沒有一人敢站出來公然頂撞唐寅的,人們即便心里不滿,也只能忍下來。
    唐寅知道自己不殺這些侍衛是不對的,他也怕麾下的將領們不服,趁著現在還沒有人站出來說話,他故作氣惱地揮揮手,語氣不善道:“滾、滾、滾!都給我滾出去!”
    侍衛們哪里還敢耽擱,一各個從地上站起,搭拉著腦袋,如老鼠見貓似的從唐寅身邊溜過,快逃到屋外。等他們走后,唐寅又凝思片刻,走到床榻前,一拉被子,先把婦人*的尸體蓋住,而后身子前傾,靠近縮在墻角的nv孩,伸出手來,推了推她,柔聲問道:“xiao妹妹,你沒事吧?”
    “別碰我!別碰我——”那nv孩顯然是受驚嚇過渡,連聲尖叫,秀美的臉上滿是淚水,流露出濃烈的驚恐之se。)
    唐寅瞇了瞇眼睛,手掌猛然向前探,死死扣住nv孩纖細的脖頸,也沒見他如何用力,咔吧,清脆的骨折聲從nv孩的脖頸出傳出。
    nv孩的身子漸漸軟了下去,尖叫聲也隨之戛然而止,而后,房內是死一般的沉寂。唐寅掏出手帕,擦了擦手,說道:“此間茶館,為逆黨巢xue,所有人員,統統處死,一個不留!”
    說完話,他甩掉手帕,轉身向外走去。看著唐寅離去的背影,眾將互相看看,紛紛搖頭,心中輕嘆口氣。剛才唐寅和酒館掌柜的談話還歷歷在目,說什么風軍是奉天子之命出征,為造福莫地的姓,可眨眼工夫,就把掌柜的全家殺光了……
    唐寅已沒興致再喝茶,出了茶館,返回城主府。剛進來,就見邱真迎面走過來,唐寅暗暗慶幸,好在邱真剛才不在。
    “大王,聽說我軍將士又有人在城中違反軍紀,濫殺辜了?”邱真在唐寅面前站定,開men見山地問道。
    “什么叫‘又’?”唐寅不滿地說道:“只是突事件而已,現在已經沒事了。”
    是啊,把人都殺光了,還能有什么事呢?雖然邱真沒去茶館,但也聽說了里面的情況。他問道:“那大王打算如何處置違反軍紀的士卒?”
    “等回國之后,再論罪行處吧!”唐寅頓了一下,又補充道:“若是日后立功,也就罷了,若是寸功未立,回國之后,我必嚴懲不貸!”
    邱真搖頭,說道:“聽說犯軍紀的士卒都是大王的侍衛,既然是大王的侍衛,更應該軍紀嚴明,豈能縱容包庇?如此姑息養jian,只會讓我軍軍紀大壞!”
    唐寅邊向大堂走邊說道:“只是一件ji蒜皮的xiao事,不至于這么夸大其詞、危言聳聽吧?”
    “千里之堤,毀于蟻xue,大王認為這是xiao事嗎?”邱真緊跟在唐寅身旁,意味深長地說道。
    唐寅被他說得頭痛,不耐煩道:“這次就算了,下次再嚴懲吧!”
    邱真語氣堅定道:“不行!如果這次大王姑息,日后人人都會抱僥幸心里違犯軍紀,我軍還如何治理?唐寅氣得重重跺下腳,厲聲問道:“邱真,你怎么總是和我作對?將士們也是人,也有七情六yu,也有生理需要,他們隨我千里迢迢出征到莫國,受盡艱辛,難道只因為這點xiao事就把他們全殺了?沒有死在敵人手上,卻死在自己人的刀下,對于從軍的將士,這是何等的羞辱?不僅自己受辱,全家也會蒙羞,你于心何忍?”
    邱真不以為然地冷笑道:“大王常警告旁人不要心存婦人之仁,可現在大王自己正在犯這樣的錯誤!”
    騰!邱真總是有辦法在三言兩語之間把唐寅的怒火挑到最高點,后者連續做了三次深呼吸,才把掐死邱真的沖動壓下去,然后重重一甩胳膊,冷聲說道:“我意已決,誰都更改不了!”說完,再不理會邱真,箭步走進大堂里,并回手把房men關上。
    唐寅以為把酒館里的人都殺光,死對證就沒事了,可偏偏就在這件‘不起眼的xiao事’上生出麻煩。
    當天晚上,唐寅已經躺在床榻上休息了,隱約聽到有嘈雜聲斷斷續續的傳來。唐寅翻個身,本不想理會,但嘈雜聲越來越大,不停的往他耳朵里鉆,最后唐寅實在受不了了,翻身坐起,喝道:“來人!”
    “大王!”房men打開,阿三阿四從外面走了進來。
    “怎么回事?為什么外面鬧哄哄的?”唐寅皺著眉頭問道。
    阿三阿四心頭一驚,不得不佩服唐寅耳力的靈敏,他倆什么都沒聽到,如果不是有人來稟報外面有姓滋事,他倆都察覺不到府外生了1uan子。阿三回道:“大王,是城中刁民生事,程錦將軍和葉堂、高宇兩位將軍已經去處理了。”
    “為何不向我稟報?”
    “守men的侍衛有來稟報,不過怕耽誤大王的休息,我二人將其攔住了。”
    “恩!”唐寅應了一聲,隨手拿起一件衣服,站起身形,說道:“走!我們出去看看。”
    阿四低聲勸道:“xiao事情就讓程將軍他們去處理吧,連日來長途跋涉,大王已幾天沒睡個好覺了。”
    唐寅深感窩心,悠然笑了,滿不在乎道:“這點奔波之苦我還能受得了,走吧!”
    見他執意要去,阿三阿四也沒辦法,帶上余名侍衛,跟隨唐寅向府外走去。
    城主府府外的情況并不象阿三阿四說的那么簡單,此時聚集在街道上的姓至少有萬余眾,與其對峙的是三萬多人風軍。莫國姓們群情激動,叫嚷連天,程錦、葉堂、高宇在大聲叫喊著什么,可惜根本沒人聽他們的,他們的聲音也完全被姓的怒吼所淹沒。
    唐寅正要分開己方的士卒,到外面瞧瞧具體的情況,邱真從另一側走過來,沖著唐寅奈說道:“白天的麻煩,這么快就找上men來了。”
    白了他一眼,唐寅什么話都沒多說,喝開前方的風軍將士,穿過人群,緩緩走到風軍陣前。
    “大王!”見到唐寅,以程錦、葉堂、高宇為的風軍將士們紛紛cha手施禮。聽出是風王出來了,姓們的叫嚷聲立刻弱了下去,人們大眼瞪xiao眼地張望這位傳說中的風王唐寅。
    姓們在看唐寅,他也在環視姓,黑夜中,莫國的姓有些是拿著火把,還有些是著燈籠,不過手中拿有武器的人可不少,當然,他們的武器多是鋤頭、扁擔之類。
    唐寅臉seyin沉著,冷聲喝道:“你們要干什么?膽敢在本王面前聚眾滋事者,格殺勿論!現在,爾等退去!”
    “風王殿下要我們走也可以!”隨著話音,姓的人群里走出一名生打扮的人,三十出頭的模樣,長得白白凈凈,身子單薄,弱不禁風。他大聲說道:“不過風王殿下要jiao出殺人兇手!”
    “對!要jiao出兇手!”
    “不jiao出兇手,我們絕對不走!”姓們紛紛附和,喊喝聲一1ang壓過一1ang。
    唐寅眉頭大皺,疑問道:“你們要本王jiao出什么兇手?”
    “殺害來福茶館全家四口以及四名伙計的兇手!”生震聲答道。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找上men來向自己要兇手!唐寅又好氣又好笑,上下打量生兩眼,暗哼一聲,側頭看向程錦。后者會意,馬上湊到唐寅近前。他說道:“此人應是聚眾滋事的罪魁禍,殺掉他!”
    “大王不妥!”沒等程錦說話,邱真已先站出來反對,xiao聲說道:“大王沒看出來嗎,萬方姓現在都很激憤,大王再公然殺人,必會激化姓的情緒,很可能會引起械斗。”
    “那又如何?”唐寅冷笑著質問。
    “如此規模的械斗會演變成屠城,大王想看到萬方城內的姓都死光嗎?”
    “莫人的死活,又與我何干?”
    “是與大王關,可大王別忘了,我們這次征討莫國是以掠奪領地為目標的,不是打完就走,屠一城,恐怕會讓莫人對我國的仇恨幾十年都法消亡,還望大王能以大局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