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58

  唐寅深吸口氣,強壓下怒火,然后對程錦微微搖下頭,示意他先不要動手。
    他上下打量一番生模樣的青年,然后再瞧瞧其他眾多的莫國姓,大聲說道:“據報,來福茶館為逆黨聚所,茶館掌柜以及伙計皆罪有應得,死不足惜……”
    他話還沒說完,生打斷道:“風王殿下,來福茶館的掌柜一向忠厚老實,絕對不可能是逆黨,他也沒有膽子去做逆黨,這一點我們萬方的姓都知道,殿下草草下出這樣的結論,恐怕難以服眾吧?!”
    沒等唐寅說話,生又道:“另外,貴軍初到茶館時,里面還有二十多名喝茶的客人,這些人都是被貴軍趕走的,如果風王殿下真的早已懷疑來福茶館是逆黨聚集之所,難道會對這些茶客,連盤問都不盤問就統統都放走嗎?”
    唐寅一時語塞,被生問得啞口言。一旁的邱真倒是暗暗點頭,贊嘆這個生不簡單,不僅膽子夠大,心思也極為縝密,連這個不起眼的xiao細節都抓到了。
    他心中暗笑,臉上可沒敢表露出來,裝成若其事的樣子,低聲說道:“大王,莫人也不全都是傻瓜,以逆黨做搪塞,這次恐怕jiao代不過去了。”
    唐寅狠狠瞪了他一眼,心中暗罵邱真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到底是幫自己還是幫這些莫人。他沉yin了半晌,最終還是軟化了語氣,說道:“此事……確實有可疑之處,本王會派專人調查此事,然后再給萬方姓一個滿意的答復,現在,大家都先回家去吧!”
    不用旁人說話,生模樣的青年第一個站出來表示反對。他大聲說道:“殺人的兇手就混在貴軍軍中,風王殿下派貴軍的人去調查自己人、抓自己人,過程中難免會有包庇之處,調查到最后可能也是不了了之吧?!”
    “沒錯,什么調查,這就是你們的托詞!”“風狗濫殺辜,滾出城去!”“風狗滾出去……”
    生的三言兩語又再次把莫國姓的怒火點燃,人們七嘴八舌的紛紛叫嚷,罵聲越來越大,越來越難聽,同時不停的向前擠壓。
    見局勢要失控,風軍將士紛紛把手中武器抬起來,矛頭一致對外,雙方的爭斗一觸即。
    面對這些普通的莫國姓,即便有一萬多人,但對于數萬之眾直屬軍而言,真想殺光他們也僅僅是舉手之勞罷了。將其屠殺殆盡很容易,但接下來的事就麻煩了,正如邱真醒的那樣,這很可能會全面激莫國姓對風國的敵視情緒,風國對莫地的占領也將永寧日,寧北八郡到現在都不太平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唐寅暗嘆口氣,不管他心里再怎么氣悶,也得強忍下來。他沖著左右的將士揮揮手,示意人們都把武器放下,看著面前憤怒不已的姓,他非但沒有退縮,反而還跨前幾步,語重心長地說道:“本王希望大家都能理解,風軍到莫地是為了討伐叛逆,而非是來屠殺莫國姓的。對于來福茶館的事,本王也覺得很遺憾。本王會盡快在萬方重建官府,讓萬方城的官府來調查此事,這樣大家可以放心了吧?”
    生嘲諷道:“風王殿下即便重建官府,選出來的官員也都是你們風人,根本沒有公允而言。”
    “對、對、對!你們風人的官府,怎么能讓我們信任?”生說出姓們的心聲,立刻得到眾人的響應。
    唐寅恨得牙根都癢癢,這生就是壞事的母子,挑起是非的罪魁禍,得怎樣能封住他的嘴巴呢?
    正在他感到為難的時候,邱真在旁xiao聲議道:“大王,看得出來,這生在姓中的公信很高,不如選他做城主,讓他來調查此事,如此一來,也就封住莫人的嘴巴了。”
    聽聞這話,唐寅險些吐出一口老血,自己除掉他還來不及呢,還選他做城主?
    邱真對唐寅太了解了,只看他眼神的波動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微微一笑,說道:“大王可以給他限定一個時間,限定時間內調查清楚此事,有賞,若是未查清楚,則重罰,到時也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殺掉他了。”唐寅眼睛一亮,恩,這還算是個差不多的建議。有自己從中作梗,誰來查也別想查出真相!他心中暗笑,對姓們說道:“本王知道,各位都不相信風人的官府,不過,本王想你們總應該相信他吧!”說著話,唐寅伸手指向生。
    沒想到唐寅會突然點到自己身上,生怔住,姓們也是滿臉的茫然,面面相覷,過了好一會,人群里方有人喊道:“沒錯!我們都信任郭訣先生!”
    唐寅點點頭,說道:“本王決定,由他來做萬方城主,兩天之內,查清來福茶館一案!能查出真相,本王賞黃金兩,若是查不出來,本王便定你妖言惑眾之罪,嚴懲不怠!”說話的同時,他走到生面前,嘴角挑起,冷笑著問道:“你可敢接受?”
    生回過神來,連想都未想,拱手說道:“xiao人多謝風王殿下厚賞!”
    “哼!等你做到之后再謝本王吧!”說完,唐寅yin笑一聲,甩動袍袖,背著手,慢悠悠地走回城主府。
    見狀,生立刻跟了過去。風軍侍衛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紛紛伸手阻攔。生大聲質問道:“風王殿下已封我為城主,現在本城主要回府,你等為何攔我?”
    風軍將士鼻子差點氣歪了,給你三分顏se還開起染坊了,真不知道誰是主誰是仆了嗎?唐寅聽到身后的話音,奈地搖搖頭,回頭說道:“讓他進來吧!”
    眾侍衛狠狠瞪了生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把道路讓開。生滿意地點點頭,并沒有馬上進城主府,轉回身對莫國姓說道:“鄉親們請放心,我郭訣定將此事查得清清楚楚,絕不會讓來福茶館的人死的不明不白!”
    “xiao心啊!”“如果風人敢害你,我們就和風人拼了!”
    看著生孤身一人要進城主府,人們都有羊入狼群之感,覺得他可能會有去回了。
    生滿面輕松地一笑,故意大聲說道:“風王殿下不會害我,我想風王殿下也絕非這般卑劣之人!”這話表面上是對莫國姓說的,實際上是說給唐寅聽的。
    唐寅耳朵又不聾,自然聽得清楚,他哼笑一聲,頭也不回地嘟囔說道:“憑你也配讓我使手段?要殺你,我也會光明正大的砍下你的腦袋!”
    名叫郭訣的生住進城主府,不過根本沒人理他,也沒人聽他的,即便想找人說句話,迎來的也只是白眼。
    倒是邱真主動找上他。郭訣在城主府的房間被安置在最偏僻的一個角落,當邱真到時,正看見夜幕中的郭訣在院子里轉圈,后面還有兩名風兵如影隨行地跟著他。
    郭訣不認識邱真,可風兵認識,見他來了,兩名風兵急忙cha手施禮,必恭必敬道:“邱相。”
    邱真點下頭,擺手說道:“你倆先出去吧!”
    “可是……”兩名風卒面露難se。邱真挑起眉,疑道:“怎么?你二人要抗命不成?”
    兩名風卒嚇了一跳,忙躬身施禮,快地走開了。
    對于邱真的到來,郭訣暗吃一驚,表情還算鎮靜,拱手說道:“原來是邱相大駕光臨!”
    邱真笑呵呵地打量他一會,問道:“不知郭城主把來福茶館一案查得怎么樣了?”
    郭訣一邊暗暗思量邱真的來意,一邊搖頭說道:“毫進展。”
    “并不意外。”邱真聳聳肩,說道:“大家都對你退避三舍,又人聽你指揮,這樣下去,即便讓你查一年仍舊是毫收獲。”
    郭訣暗暗皺眉。自己身邊有風人安cha的眼線,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人家的掌握之中,邱真不可能是來探自己口風的。以邱真堂堂左相的身份,更不可能是故意來嘲1ong自己,看自己笑話的,難不成,他是來幫自己的?
    他心里正琢磨著,邱真在草叢中的一塊石頭上緩緩坐下,仰面望著夜空,似喃喃自語又似在點郭訣,幽幽說道:“想辦事,先得有聽自己指揮的手下,身為城主,部下必不可少,這一點可直接向大王開口去,大王不會那么xiao氣的。來福茶館一事,在侍衛中不算秘密,有誰參與,人人都知道。大王的侍衛是輪班換崗的,這一班的侍衛都認識你,并不代表另一班的侍衛也同樣認識你。查案子,勘察現場是必不可少的,什么事情都要推到明天去做,那一切都晚了。”
    說完話,邱真打個冷戰,站起身,拉了拉衣領,說道:“晚上風大,太冷了,郭城主也早些休息吧!”他隨意揮了揮手,慢悠悠地走開了。
    說者有意,聽者更是有心。等邱真離開好一會,郭訣才恍然回過神來,他眼珠轉了轉,大步流星向外走去,同時大聲吆喝道:“我要見風王殿下!我要見風王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