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59

  唐寅坐在床榻上,心中感嘆,看起來,今天晚上是難以睡個安穩覺了。【】官場小說文字他看向在房men口垂而站的郭訣,有氣力地問道:“你又有什么事?”
    “回稟風王殿下,既然封xiao人做城主,那么,是不是也應該分配一些屬下給xiao人調派?”郭訣疑問道。
    唐寅挑起眉,自己已封他做城主還不知足,竟然又厚著臉皮向自己要手下?還沒等他說話,郭訣又象連珠炮似的說道:“xiao人這個有名實的城主一旦傳出去,對風王殿下的聲望也有很大的影響啊,畢竟風王殿下也不想被人謠傳成表面說一套,背地里做一套吧?”
    唐寅本就不是個善于言詞的人,碰上郭訣這種即不怕死又口才極佳的人,他也毫辦法。瞪著郭訣好一會,唐寅奈地問道:“你想要多少手下?”
    “啊,這個嘛……”郭訣還真沒想好要多少手下為合適,邊琢磨邊支吾道:“xiao人覺得,兩……”
    “本王分出兩千軍兵歸你調遣,如果沒有其它的事,出去吧!”說完話,唐寅不耐煩地揮揮手,并對阿三說道:“阿三,你去安排。”
    “是!大王!”阿三答應一聲,對仍站在原地沒動的郭訣說道:“郭城主,大王已經累了,請吧!”
    郭訣回神,他本打算要兩人,沒想到唐寅竟然一下子調給自己兩千人,這下子論自己做什么人手都足夠用了。
    唐寅并不是傻瓜,哪會白白調派給他二千軍兵,這兩千人說是歸郭訣指揮,實際上是把他看死,防止他作1uan。另外,萬方城已被風軍占領,也確實需要留下一部分軍兵守衛城池。
    阿三帶著郭訣離開唐寅的寢房,邊領他去兵,邊用警告的語氣說道:“今天大王已經很累了,就算是天塌下來,也別再來煩大王!”
    郭訣一笑,說道:“阿三將軍請放心,今晚下官是絕對不會再來煩大王了。”當然,明天可就不一定了。他在心里又補充一句。
    阿三還是第一次被人叫成阿三將軍,冷冰冰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但也沒有多說什么。
    象兩千軍兵這種xiao規模的調動須唐寅親自出面,阿三只需帶唐寅的信符便可處理。他從直屬軍的第十兵團里chou出兩陣軍兵,選出其中一名千夫長為主將,讓他聽命于郭訣。
    趁著郭訣不注意的時候,阿三不忘悄悄補充一句:“一旦現郭訣有不軌行徑,可先斬后奏。”
    直屬軍都是經驗豐富的老兵,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兩名千夫長連連點頭,表示自己知道該怎么做。
    完兵后,阿三離開,郭訣倒是沒有走,讓兩名千夫長立刻選出名jing銳士卒,隨自己去往來福茶館做勘察。
    兩名千夫長張順、李田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深更半夜的,去來福茶館做什么勘察?勘察孤魂野鬼啊?他二人都不想去,但擰不過郭訣一再要求,只好選出名士卒,跟隨他去了來福茶館。
    等他們到了來福茶館men口,張順和李田說什么也不進去了,指著茶館的房men說道:“郭城主,要進你自己進吧,這種兇宅,打死我們也不會進的。”
    下面的風軍士卒也是報著看熱鬧的心理,跟著起哄道:“沒錯、沒錯,我們兄弟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鬼,城主大人半夜不睡覺,喜歡瞎折騰,那你就自己去折騰吧!”
    郭訣環視眾人,點點頭,也不強求他們,真就單身一人走進茶館之內。
    看他一個人鉆進黑咕隆咚的茶館,即便膽子大的士卒也忍不住激靈靈打個冷戰,圍到張順、李田左右,紛紛問道:“張大哥、李大哥,這xiao子真一個人進去了,不會出事吧?”
    “能出什么事?”張順嗤笑一聲,說道:“大半夜的不讓咱們兄弟睡覺,如果真碰上鬼被嚇死了,那也是他自找的,活該!”
    足足過了半個多時辰,正當人們以為郭訣是不是被嚇死在里面的時候,他象做賊似的悄然聲的從茶館里面鉆出來。人們見狀,紛紛上前,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著郭訣,七嘴八舌地問道:“郭大人,你沒事吧?”郭訣的臉上沒有一丁點的害怕之se,反而還帶著胸有成竹地微笑,搖頭說道:“我很好啊!”
    “那……有沒有什么現?”張順和李田異口同聲地問道。
    “有!”郭訣回答得干脆。
    張、李二人心頭一震,忙問道:“現了什么?”
    郭訣賣乖道:“這個嘛……暫時保密!你們運氣好,做我的部下,破案之時,功勞也少不了你們那份!”
    呦!這話讓眾人眼睛同是一亮,如果郭訣能幫自己立功,那就不得不巴結他了。張順咽口吐沫,說道:“剛才讓城主大人一個人去勘察,實在不好意思啊,城主大人還要去哪?這回上刀山,下火海,兄弟一定奉陪到底!”
    “對、對、對!城主大人還要去哪?”
    郭訣樂了,說道:“你們還真說對了,我確實還有個地方要去。”
    “是哪里?”
    “停尸房!”
    撲!眾人差點一起吐血,立刻后悔了自己剛才說出口的那句話。
    郭訣足足折騰的一整夜,眼睛都沒合過,可是到了第二天,他仍是神采奕奕,背著手,帶著一干直屬軍部下,在城主府里閑逛,不管認識不認識,見人就打招呼。
    “哎!弟兄們等等!”看到前方有隊巡邏的侍衛走過來,郭訣主動上前,叫住他們。
    侍衛們紛紛停下腳步,一各個橫眉冷目地瞪著他。
    郭訣仿佛沒看到人們的厭煩,滿面笑容地問道:“不知各位兄弟認不認識在下?”
    侍衛中為的xiao隊長冷哼一聲,說道:“少和我們稱兄道弟的,憑你也配!你不就是昨晚滋事的那個生嗎?還真以為自己是城主了?拿著ji當令箭!兄弟們繼續巡邏,不用理他!”
    侍衛們紛紛翻著白眼,從郭訣面前耀武揚威的走過去。身為大王的侍衛,他們比直屬軍還要囂張,別說郭訣這個城主只是做做樣子罷了,即便是個真城主來了,他們也不放在眼里。
    對于侍衛們的羞辱,郭訣毫不在意,臉上的笑容都沒減淡一分。他臉皮夠厚,能忍得住,但跟在他身后的直屬軍士卒們可受不了了,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看出直屬軍眾人的臉se不正常,郭訣慢悠悠地問道:“怎么?你們不服氣啊?”
    “哪敢不服氣?人家是大王的貼身侍衛,怎么可能會把我們放在眼里!”
    郭訣故做心有戚戚焉的樣子,說道:“也別看他們現在囂張,我們早晚會抓到他們的把柄,到時候,就得是他們來求我們!”
    “哦?”直屬軍眾人頓時來了jing神,紛紛問道:“城主大人,怎么抓他們把柄?”
    郭訣神秘兮兮道:“你們只管聽我吩咐,不管我下達什么命令,我讓你們怎么做,你們就怎么做,出了問題,由我頂著!”
    “這有何難?!”直屬軍眾人皆咧嘴笑了。
    很快,又有一隊巡邏的侍衛走過來,郭訣依舊是老樣子,離好遠就打招呼,滿面笑容地說道:“兄弟們辛苦了!”
    “的莫狗!再礙事,要你的腦袋!”這隊侍衛更囂張,直接指著郭訣的鼻子破口大罵。
    郭訣摸摸鼻子,灰頭土臉的退開了。他一連向三隊侍衛打招呼,迎來的不是冷眼就是喝罵,最后連他自己都忍受不了了,嘟囔道:“看來此處的風水不對,要換個地方了。”
    他帶著一干直屬軍士卒繞到后院,路上碰到侍衛時,仍孜孜不倦的主動打招呼,不過就是看不到對方的好臉se。
    天至正午,郭訣正打算去吃飯,見對面又有一隊侍衛走過來,他強笑著迎上前去,用千篇一律的言詞說道:“弟兄們辛苦了!”
    這隊侍衛一愣,皺著眉頭打量郭訣,為的xiao隊長問道:“你是……”
    呀!總算碰上不認識自己的了!郭訣jing神大振,笑呵呵說道:“在下郭訣,乃大王新任命的萬方城城主。”
    “哦!原來是郭大人,失敬失敬!”侍衛隊長禮貌xing地拱拱手,打算帶著手下繼續巡邏。更,就在52o
    郭訣伸手把他攔住,說道:“兄弟等一等,我奉大王之命,有事要向你核實!”
    聽他搬出大王的名頭,侍衛xiao隊長面se頓是一正,疑問道:“不知郭大人要核實什么?”
    “在來福茶館犯事的那幾名兄弟!”郭訣裝模做樣地嘆口氣,說道:“大王開恩,雖然免了他們的死罪,但活罪還是要罰的,大王要在下統計他們的名單,呈報上去。”
    “原來是這樣。”侍衛隊長剛要說話,可話鋒一轉,質問道:“這事不應該歸呂將軍負責嗎?”
    他說的呂將軍是侍衛統領,可郭訣是昨晚才做上城主的,哪里知道呂是誰。他反應也快,眼珠轉動之間,已開口說道:“這只是xiao事,須煩勞呂將軍,大王也是順便向我了那么一下。”
    侍衛隊長笑了,點頭應道:“沒錯!確實只是一件xiao事!”說著話,他拍著腦袋想了一會,說道:“昨天犯事的那幾名兄弟應該都是第七陣的……”他回頭問手下人道:“還記得是哪一隊的嗎?”
    “第三隊趙老虎那幫人嘛!”有名侍衛滿不在乎地說道。更,就在52o
    “對!是老虎那隊的,具體都叫什么名,我也記不清楚了,郭大人再問問其他兄弟吧!”侍衛隊長聳聳肩,帶著手下人走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