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61

  唐寅心里認同郭訣的說詞,但嘴上可不會承認,不以為然地嗤笑著說道:“哼!口若懸河,巧舌如簧。”說完,他慢悠悠地問道:“郭大人,來福茶館一案你辦得怎么樣了?”
    郭訣正sè說道:“微臣已全部查明。”
    “哦?”唐寅愣了愣,笑問道:“本王給你兩天的時間,你一天都沒用上就查明真胤相了?”
    “是的,風王殿下。”郭訣言之鑿鑿地說道。
    唐寅凝視他片刻,幽幽說道:“郭大人,本王得醒你,在本王面前可不要夸大其詞,不然要定你欺君之罪的。”
    郭訣點頭應道:“這點微臣明白。”
    “恩!”唐寅也想看看郭訣查出的所謂真胤相到底是什么。他擺擺手,說道:“你起來說話!”
    “多謝風王殿下。”郭訣站起身,不急不緩地說道:“臣已查明,來福茶館的兇手皆為風王殿下胤身邊侍衛營中的侍衛……”
    他話還未說完,呂大怒道:“郭訣,你休要栽胤贓嫁禍!”說著話,他又對唐寅拱手說道:“大王,末將敢以人頭擔胤保,此事和侍衛營絕瓜葛……”
    “呂將軍先不要把話說得太滿,不然,等會就難以收場了。”
    “你……”
    “來人,帶罪犯和胤詞!”郭訣回頭,向外面大喝一聲。隨著他的話音,一群直屬軍士卒紛紛走進來,其中有人捧著托盤,有人則架著身著白sè囚衣的大漢。他們帶來的這些囚犯,各個都是遍體鱗傷,白sè的囚衣血胤跡胤斑胤斑,一各個搭拉著腦袋,也不知是清胤醒還是昏mi。
    等他們站定之后,郭訣手胤指囚犯,說道:“他們分別是侍衛營的趙虎、于常、張圖……”郭訣一邊點,一邊說,一口氣叫出十個人的名。
    呂心頭一顫,仔細打量,沒錯,這些囚犯確實是趙虎等人。他騰的站起身,怒道:“郭訣,你好大的膽子,敢對我侍衛營的人動胤用私胤刑?”
    “下官未用私胤刑,而是堂胤堂正正的公胤審!”說話之間,郭訣伸手拿起托盤上的一疊紙張,用胤力抖了抖,說道:“這些便是他們的胤詞,請風王殿下過目。{清風手打shouda8}”
    阿胤三走胤上前來,接過胤詞,回身遞給唐寅。后者低頭看了看,胤詞的內容基本都大同xiao異,不過和他聽過的卻有出入。當時侍衛們說是茶館掌柜的老婆脫胤光衣服勾引他們,而在口里,則說是掌柜老婆似有病態,臥床不起,侍衛奉胤命搜胤查時,見其衣胤衫胤不胤整,才起sè心,生出*念。
    唐寅暗暗點頭,這些口里的說詞明顯更加可信,即便不是真胤實情況,也相去不遠了。他正琢磨著,呂又不服氣地大聲嚷嚷道:“什么狗屁胤詞,這不是你nong虛作假就是你屈胤打胤成胤招得來的!”
    似乎早料到會引起這樣的質疑,郭訣不慌不忙地說道:“這些胤詞,絕對可信,因為有人可以作胤證?”
    “誰?”
    “邱相!”郭訣胸有成竹道:“下官審問趙虎等人時,就怕審問出錯,所以特請來邱相做旁聽。另外,下官是分開審問的,雖有動胤刑,但未做you胤,而趙虎等人的胤詞卻是一模一樣,如果真是屈胤打胤成胤招,那可就太巧合了吧!”
    “這……”呂語塞,轉頭去看邱真,唐寅以及其他眾人的目光也都紛紛向邱真投去,聲地詢問他是不是確有其事。
    邱真大方承認,點頭說道:“郭大人所言不假,當郭大人對趙虎一干人等審問之時,本相確有在場,郭大人的描述也沒錯,確實是對犯胤人分開審問,又未做you胤,趙虎等人的胤詞一模一樣也只有一個可能,他們說的是實情!”
    有邱真這位強有力的人證站出來說話,完美地封住在場每一個人的嘴巴,即便是呂,也如同泄氣的皮球,身胤子搖晃幾下,最后,力地坐回到席子上。
    如果郭訣請出的人證是旁人,眾將還敢表達自己的不滿,甚至是出言辱胤罵,但這位人證偏偏是邱真,眾將的頂頭上胤司,沒人敢多說什么,人們紛紛垂,選擇沉默。
    唐寅似笑非笑地看著邱真,yin胤陽怪氣地問道:“不知邱相和郭大人什么時候變得如此親近了?”更,就在52o邱真一笑,說道:“是大王指定郭大人查案,當郭大人找臣幫忙,臣實在法拒絕啊!”
    唐寅嘴角蠕胤動,似在說話,但又偏偏沒有說出聲。
    郭訣拱手說道:“風王殿下,趙虎等人已認胤罪招胤,不知風王殿下要如何處置?”
    唐寅心不在焉地說道:“依你之見呢?”
    郭訣斬釘截鐵地說道:“應按軍法論處。”
    唐寅凝視郭訣,拳頭握了松,松了又握,久久語。
    邱真低聲說道:“大王,君戲言,既然當初jiao由郭大人辦案,現在已有結果,可不能失信于人啊!”
    唐寅沒好氣地狠狠瞪了邱真一眼,最后把心一橫,說道:“如何按軍法論處,也jiao由郭大人去辦吧!”說完話,唐寅把杯中酒一口喝干,邊站起身邊索然味地說道:“莫國的酒太難喝,難以下咽,今日宴會,到此為止!”
    看到唐寅要離席,眾人紛紛起身,拱手說道:“末將恭送大王……”
    “風王殿下且慢!”郭訣總是和眾人唱反調,旁人在恭送唐寅離開,只有他出不協調的聲音。
    唐寅耐著xing子說道:“哦,對了,本王胤還沒給你獎賞是吧?你可向邱相去領兩黃金的賞錢。”他象是打乞丐似的隨意揮揮手。
    “微臣并非向風王殿下要賞錢。”郭訣表情凝重地說道:“微臣之所以挽留風王殿下,是因為微臣還沒有把案情jiao代完。”
    “還有?”唐寅挑胤起眉mao。
    “沒錯!”郭訣說道:“昨晚,微臣有去驗胤尸,現茶館的掌柜、夫人以及伙計皆是死于刀劍等利器之下,只有掌柜之nv不是,而是因外力導致頸骨折斷,窒胤息而死!”
    這話令唐寅以及在場的諸將臉sè皆為之一變,掐斷掌柜之nv脖子的不是旁人,正是唐寅。更,就在52o
    唐寅慢慢瞇縫起眼睛,幽幽問道:“你如此肯定?”
    “是的,風王殿下!”郭訣正sè說道:“掌柜之nv的頸部有明顯的抓印淤痕,顯然是被人硬生生的掐斷脖子,其兇手的手段,兇胤狠比,殘胤忍至極……”
    “咳咳!”邱真重重咳了兩聲,沉聲醒道:“郭大人,你只需講述案情即可,至于兇手的手段,你須多加贅述!”
    郭訣心胤神一dang,立刻意識到自己過于激動,說了不該說的話,他急忙拱手說道:“邱相醒的極是,是下官失言。”
    唐寅嘴角net沉難看,他緩緩抬手,指指趙虎等人,冷冰冰問道:“那郭大人認為是哪名兇胤犯殺了掌柜之nv?”
    郭訣說道:“兇手不是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趙虎等人,皆未修過靈武,即便有一身的蠻力,也不可能將人的頸骨一把掐斷,所以,兇手除了趙虎等人之外,還另有其人!”
    唐寅正要繼續追問,但葉堂、高宇等將再忍不住,紛紛緊張地站起身形,厲胤聲喝道:“住嘴!郭訣,兇手明明就是趙虎等人,你不要再節外生枝!”
    “既然風王殿下讓下官查案,那下官就一定得查得清清楚楚,jiao代案情時,也一定得jiao代得明胤明胤白胤白,豈能只說一半,這不是欺君之罪嗎?”郭訣毫懼胤sè地環視眾人。
    “你……”眾將還要說話,這時候,唐寅揮手說道:“好了,你們讓郭大人把話說完嘛,本王也想聽聽,另外的那名兇手到底是誰!”說話時,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郭訣。
    郭訣毫不猶豫地抬起手來,指向唐寅,震聲說道:“另一名兇手正是風王殿下!”
    嘩——此話一出,宴會大廳里一片嘩然,緊接著,沙沙的拔劍之聲不絕于耳,以呂為的十數名風將著佩劍,搶步沖到郭訣近前,不由分說,把他按跪在地,呂高舉佩劍,獰聲道:“老胤子劈了你這大逆不道的莫狗!”
    “住手!”關鍵時刻,邱真起身,喝住呂,然后轉頭言地看向唐寅。
    唐寅很少有象現在這般尷尬的時候,又羞又氣又恨,心里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他拳頭握得咯咯作響,過了好一會,才把心情平靜下來。
    他微微一笑,臉sè恢復正常,沖著眾人擺擺手,示意他們不必動粗,而后,心平氣和地問道:“郭大人,你說本王是兇手,可有證胤據?”
    郭訣艱胤難地站起身,伸手入懷,取出一條手帕,高舉到空中,說道:“這就是證胤據!”
    唰!人們的目光齊刷刷落到手帕上,手帕是純白sè的,上繡花紋,不過可明顯看出,手帕上粘有血跡。
    郭訣對上唐寅的目光,象連珠炮似的說道:“昨晚,微臣有連夜去勘胤察現場,在內室的角落里,剛巧被微臣現這塊手帕。手帕上的血跡是呈掌印型,顯然是兇手行胤兇完擦過手之后大意遺棄的。而當時的將士們皆是身穿甲胄,不可能攜帶手帕,即便帶了,也因有甲胄阻隔,不可能取出。另外,這塊手帕質地金貴,做工jing細,出于名家之手,非普通人家所能擁有,最為關鍵的是,手帕的兩角分別繡有‘風’和‘寅’,微臣在和風王殿下的仆從閑聊之時,得知風王殿下平日里所用的正是這種手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