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63

  唐寅的話令邱真也十分感動,后者深吸幾口氣,收斂情緒,故作悠然地一笑,說道:“大王請放心,臣會盡力活得比大王更久。”
    聽他這么說,唐寅非但沒有不痛快之意,反而輕松了不少,拍拍他肩膀,笑道:“我也希望如此呢!”頓了一下,他把話題又轉回到郭訣身上,問道:“邱真,你說應重賞郭訣,那等我們打下安丘全郡,讓他做郡如何?”
    “不行、不行!”邱真腦袋搖得象撥1ang鼓似的,說道:“郭訣其人,不適合留在地方,他對莫國太忠誠,留在地方,日后必成禍患。”
    唐寅哦了一聲,說道:“是啊,他對莫國太忠誠了,這樣的人早晚都是個麻煩。”
    邱真正sè道:“忠誠可未必是缺點,只要大王運用得當,郭訣會比蔡頌、邵譽那些墻頭草更令人放心。”
    “你的意思是……”
    “調郭訣入朝廷。大王不是封蔡圭為御史中丞嗎?郭訣也可擔任此職,而且也更加合適!”邱真建議道。
    “好!就依你之見!”唐寅點頭應許,接著向屏風那邊望了望,說道:“我們閉會得夠久了,該出去了。”
    “是!大王!”
    唐寅和邱真不緊不慢的從屏風后面轉出來,兩人同是面表情,單看他倆的樣子,沒人能猜出二人剛才都商議些了什么。
    見大王已經出來了,在場眾人jing神同是一振,身子下意識地前傾,手掌緊緊握住劍柄,只等唐寅一聲令下,便可齊齊撲上前去,把郭訣碎尸萬段。
    唐寅環視眾人,最后,目光落在郭訣身上,語氣平淡地說道:“郭大人不畏君權,明察秋毫,據理力爭,終將來福茶館一案查得水落石出,堪稱忠良之典范。有此賢臣,只做區區一城主實在太屈才了,本王也不想埋沒人才,現升郭訣為御史中丞。”
    誰都沒想到,郭訣把刑罰都定到大王頭上了,大王非但未怪他,反而還把他升為三品要員,這太不可思議了。人們面面相覷,半晌回不過神來。有些xiao聰明的風將以為唐寅是故意給郭訣甜頭,以此來封他的嘴,紛紛說道:“郭訣,大王如此厚待于你,你還不趕快謝恩?”
    令人們又驚又氣的是,郭訣對三品的高官絲毫不為所動,義正言辭道:“風王殿下的好意微臣心領了,但微臣身為莫人,豈有在風國朝廷任職的道理?還望風王殿下收回成命!”
    “郭訣大膽!莫國瘋狗,果然不識抬舉!”風將們義憤填膺地瞪著他。
    唐寅沒有生氣,還樂了,慢悠悠地說道:“不管你是莫人還是風人,你都是天子的子民,這次本王是代天子討不臣,你不受本王封賞,便是不受天子封賞,難道,郭大人也有對天子不臣之心?”
    這個大帽子扣下來,足夠把郭訣壓扁的,后者臉sè頓變,稍愣片刻,立刻跪地叩,急聲說道:“微臣不敢,微臣領命!”
    哼!唐寅心中冷笑,有天子這個王牌在手,自己永遠都站在正統的那一邊,永遠都占據道德的制高點,辦起事來,實在是事半功倍。
    他含笑說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這次本王就不罰你了。但本王可以不罰你,可本王自己有錯卻不能不罰,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本王身為一國之君,更應以身作則。”說話之間,唐寅伸手抓起桌案上的彎刀,手腕一翻,使刀刃對準自己,橫臂抹了下去。
    “大王不可——”滿堂眾將見狀,不嚇得魂飛魄散,驚叫出聲,伸手想阻攔唐寅,但已來不及了。
    隨著寒光閃過,一大把黑絲從唐寅頭上散落下來,此情此景,不僅是風兵風將們目瞪口呆,就連郭訣也驚訝地張大嘴巴。
    他讓唐寅以代,實際上是恐嚇的成分更多一些,他牙根就不相信目空一切的風王唐寅能被自己這個區區的莫國平頭姓*得自斷頭,但是以此來挫挫唐寅和風軍的氣焰也是好的。可他萬萬沒想到,唐寅竟然真的這么做了,身為一國的君主,能不顧及顏面、心甘情愿的接受如此之重的懲處,這得需要多大的胸襟,至少不是莫國現任君主邵方能做到的。
    “大王!”不知過了多久,風將們紛紛回神,蜂擁上前,一各個俯跪地,七手八腳地撿起地上的短,雙手捧著,哆哆嗦嗦放到唐寅面前的桌案上。
    唐寅向眾人揮揮手,示意他們都先退回去,然后把斷抓起,向郭訣面前一遞,說道:“這是本王犯錯的jiao代,你拿去吧,懸掛于城頭,以此示眾,以儆效尤。”說完話,他又掃視其他諸將,冷冷說道:“士卒犯錯,將軍受罰,將軍有錯,本王受罰!以代之事,本王希望以后不會再生。從今日起,凡本軍將士,打家劫舍者,殺赦,凡濫殺辜者,誅九族,此為本王君令,即刻生效,若有哪些將軍對部下懲處不公,便以同罪論處!”
    在場眾將嚇得一哆嗦,以前唐寅也一直強調嚴明軍紀,可話是這么說,連他自己都不在乎,下面的將士們又怎么可能重視,但現在不同了,大王被*得以代,不得不當眾自斷頭,如此一來,哪還有人敢漠視法令?
    眾將紛紛跪地,齊聲說道:“末將遵命!我等必嚴明軍紀,日后絕不犯錯!”
    “恩!如此最好。”唐寅點點頭,看向仍在怔怔呆的郭訣,含笑把手中的斷抖了抖,說道:“郭訣,你還不拿走本王的斷?”
    郭訣身子一震,總算回魂,他快步上前,必恭必敬地接過唐寅手中的斷,接著退后兩步,撩衣襟跪地叩,大聲說道:“大王英明!”郭訣一直都叫唐寅風王,說明他還是從骨子里排斥唐寅的,現在改口叫大王,疑說明他在很大程度上已開始接受唐寅了。
    來福茶館一案只是件微不足道的xiao事件,與風軍動不動就屠城的行徑比起來,實在是xiao巫見大巫,但因為有郭訣的出現,而使這件事變得影響深遠。
    先,在風軍歷史上,有數次軍紀改革,但前幾次加到一起也沒有這次的軍紀改革的力度大,風軍由上到下都清楚看到,違反軍紀,連大王都要受罰,自己若是犯錯,只有死路一條,唐寅的以身作則,等于是從根本上杜絕了風軍軍紀的混1uan。
    其次,唐寅的做法,非但未影響他的聲譽,反而還廣受褒贊,贏得不少莫人的傾心。他本是犯有殘殺莫國辜姓之錯,但后來甘愿受罰,自斷其,在他身上,莫人看到明君賢主的影子,尤其是和近期近乎于瘋狂的邵方做比較,高低頓現。
    再次,便是郭訣的加入。風國的圖擴張太快,需要有大量的人才來支撐國家的壯大,如此一來,風國朝堂上的種族越來越雜,其中有風人,也有寧人、莫人等等,族群不同,造成派系不同,各黨派之間爭權奪勢,勾心斗角,但風國朝廷的整體風氣一直很正,并非唐寅有多英明決斷,而是因為風國朝堂上始終有一股敢于直言不諱的清流存在,郭訣便是其中的重臣之一。
    來福茶館的案子到此結束,涉案的侍衛營侍衛被全部處斬,參與其中的唐寅也以代謝罪。翌日,郭訣親自督導,在城中張貼榜,并把唐寅的斷和侍衛的斷一并懸掛起來。
    唐寅按照邱真的意思做了,現在他還看不出此事的影響有多深遠,但丟人顯眼是肯定的了,這時他已始令人準備馬車,等大軍南下出征的時候,他想乘馬車出城。唐寅隨軍出征的時候,如果不是身上有傷,都會選擇騎馬,他喜歡和將士們并肩而行,也喜歡騎著高頭大馬、受萬眾矚目耀武揚威的感覺,但這次,他實在沒臉再拋頭露面了。
    邱真聽聞此事后,搖頭而笑,隨即帶上兩只包裹,來找唐寅。見面之后,他把其中一只包裹給唐寅,催促道:“大王快換上!”
    唐寅沒有馬上接,不解地看著邱真,問道:“什么東西?”
    “便裝!”
    “便裝?”唐寅愣了一下,然后會意地點點頭,苦笑道:“你是讓我裝扮成姓模樣,混出城去,省得丟人顯眼是吧?”
    邱真搖頭,說道:“并不是這樣!大王現在換上便裝,隨臣出府去,聽一聽。”
    唐寅皺著眉頭問道:“看什么?又聽什么?”
    “民意!”邱真笑yinyin地說道。
    唐寅和邱真都換上便裝,沒帶任何的隨從,由城主府的后mén悄悄溜出去。今天天氣不錯,晴空萬里,蔚藍一片,惱人的風沙也難得的不見了,倒是氣溫更加炎熱,走幾步便讓人出一身的透汗。
    唐寅邊跟著邱真走邊問道:“我們要去哪?”
    “去看城南的公告,那里人最多,也最熱鬧。”邱真早已做好準備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