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64

  唐寅和邱真走到南城城mén口的時候,這里已是人山人海,熱鬧非凡,至少聚集有上千的莫國姓。[]人們一各個掂著腳尖,伸長脖子,爭先恐后的向前觀望,互相之間議論紛紛,還不時的指指點點。
    唐寅和邱真互相看了一眼,快步走上前去,使了好大的力氣,才從人群里硬擠到最先面。唐寅抬頭一瞧,原來前方是公告板,板上貼有榜,內容是對來福茶館一案的調查以及懲處的結果,再往上看,是一顆顆血淋淋的人頭高高懸掛于公告板后面的城墻上,唐寅的那一把斷擺在最前面。
    這有什么好看的?看自己的風軍如何丟人現眼嗎?唐寅暗暗搖頭,正向退出人群,意中聽到周圍的討論聲。
    “這事根本不用調查,傻子也知道是風軍干的‘好事’!”
    “這倒是!不過沒想到連風王都是殺人兇手之一。上梁不正下梁歪,風王殘暴不仁,風軍當然也兇殘比了。”
    唐寅皺緊眉頭,面sè也漸漸變得凝重。
    “不要這么說,你們想想,各國王公,歷代的君主,有哪一個沒犯過錯的?但犯錯之后能做到以代,自斷頭的卻一個都沒有!風王或許是殘暴,但至少還有良心,還有氣度,我覺得風王比那些滿口仁義的王公強多了。”
    “是啊!殺害一人,以斷謝罪,如果咱們的大王也這么做,現在早就該變成禿子了!”
    “哈哈!”這話引來周圍一片笑聲。若是平時,借這些姓一個膽也不敢對君主妄加評論,可現在莫軍被打跑了,萬方城已歸風軍管轄,城內的姓們也就沒有那么多的顧慮了,平日里的積怨一股腦泄出來。
    “俗話說得好,民不與官斗,咱們平頭姓的命賤,招惹了官府,不死也掉層皮,被枉殺的人還少嗎?更別說招惹大王了。風王這次能甘愿受罰,確實挺難得的!”
    “說得對!如果咱們大王也能象風王這樣,恐怕連我也愿意去投軍了,咱們莫國又哪至于被風國打得這么慘?”
    “如果風軍霸占著萬方不撤走,萬方城可能就會變成風國的城邑,到那時,我們的大王就變成是風王了。”
    “換成風王也不錯嘛!”
    “喂喂喂,你們怎么能這么說,別忘了,你們可都是莫人……”
    姓們議論紛紛,說什么的都有,即有厭惡唐寅的,也有夸贊唐寅的,即有傾向于風國的,也有堅持忠于莫國的。這些姓雖然不能代表所體莫人,但是卻體現出相當多一部分莫人的心聲。
    唐寅邊聽邊琢磨,總算明白了邱真拉自己來此的目的。邱真要讓自己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沒錯的。按道說,一國侵占另一國的領土,帶有敵意的聲音應該是一邊倒的,而現在在莫人當中,竟然出現了夸贊唐寅、傾向風國的聲音,這是極為難能可貴的,也讓唐寅的信心瞬間膨脹了好幾倍,羞愧之感頓失,取而代之的是濃烈的興奮之情。
    他轉頭看向邱真,后者滿臉笑容地沖著他微微點下頭。唐寅也會心一笑,什么話都未再多說,拉著邱真,退出人群。
    在回城主府的路上,邱真說道:“莫國與寧國不一樣,我國和寧國的積怨太深,已到了你死我活、法化解的程度,所以當初我國與寧國jiao戰時,即便屠城、濫殺辜也沒什么,多一條或少一條罪行都影響不大。但莫國不一樣,莫國和我國的關系一直都是撲朔mi離,雖然互有防,但始終未生過大規模爭戰,民間不存在仇恨情緒,爭取民心也變得容易許多,正因為這樣,我軍在莫國的行徑才必須得xiao心翼翼,盡量避免傷及辜,以防落人口實。”
    唐寅點點頭,說道:“沒錯!你說得有道理!”
    邱真笑道:“大王能明白這一點,臣就放心了。”頓了一下,他恍然想起什么,說道:“大王,據說安丘郡匪寇橫行,已成大患,大王揮軍南下時,可順便出兵剿滅匪窩,為安丘姓鏟除禍害!”
    唐寅說道:“恩,我早有此意。匪寇畢竟是匪寇,不值一,等我軍南下進攻商宛時,一走一過之間便可將沿路匪窩一一掃平。邱真拱手說道:“大王明見!”
    隨著來福茶館的事件告一段落,風軍在萬方城的休整也隨之結束,唐寅留下兩千軍兵鎮守萬方,自己則率直屬軍主力繼續南下,矛頭直指安丘郡的郡城商宛,準備與安丘的地方軍展開決戰。
    雖說唐寅早已讓部下準備好馬車,但邱真帶他體察完民情之后,唐寅立刻改變了主意,決定還是騎馬出城。
    當初唐寅進城時,場景可謂是一片蕭條,大街xiao巷都看不到人影,現在他率領風軍出城,情況已大不相同,主街道的兩側都站滿了姓,人們翹以待,都想看看風王唐寅到底長個什么樣子。這一前一后的反差,可看出莫國姓對風軍的畏懼感已然大大縮減。當然,在莫國姓中還聽不見歡送聲,但同樣,也聽不到任何的叫罵聲。對侵略者而言,這已是巨大的改變了。
    商宛為安丘郡的郡城,也是安丘地方軍的集中所在,所以對于風軍而言,商宛之戰的勝負是決定風軍能否全面占領安丘的關鍵。
    此戰,以唐寅為的風軍勢在必得,在去往商宛的路上,唐寅令邱真派出使節,先一步趕到商宛,送勸降,勸郡高冠舉城投降。
    當然,唐寅對高冠的投降也沒抱多大希望,象郡這樣的高官也不是靠一兩封勸降就能說服得了的,就連邱真派出去的使節都是抱著一死的決心。結果還真被他們料對了,邱真派出的使節是有去回,再也沒能從商宛城里出來。
    即便早有預料,唐寅還是心中惱怒,傳令全軍積極備戰,只要抵達商宛,便立刻動進攻。
    當風軍行至安丘郡的兩縣jiao界處時,天眼和地的探子紛紛回報,在這附近,是綽號白頭軍的匪窩所在地。
    一路行來,直屬軍已連續剿滅三處匪窩。安丘郡的匪寇雖然彪悍善戰,但和直屬軍比起來,其實力還是有天壤之別,單單是雙方兵力就不成正比,直屬軍雖不至于是一走一過之間將其夷為平地,但也確實沒費多大力氣。
    對這個白頭軍的匪窩,唐寅也沒放在心上,行軍過程中,他只是隨口問身邊的眾將,誰愿帶軍剿滅匪寇。唐寅問完話,左右連個搭言得人都沒有。
    眾風將們都是報著立大功的心理出征,誰都不愿意去干剿匪這種1ang費時間又不討好還功勞可言的工作,聽大王問起,人們紛紛垂頭,生怕對上大王的目光便點到自己的名。
    見狀,唐寅也就不再客氣了,直接點名道:“葉堂、高宇聽令!”
    唉!見大王點到自己的名,葉堂和高宇輕嘆口氣,互相看了一眼,暗道一聲倒霉,不過還是規規矩矩地雙雙催馬出列,拱手道:“末將在!”
    “你二人率一萬將士,掃平白頭軍匪窩,天黑之前,回營復命!”唐寅揚頭jiao代一聲。
    “末將遵命。”葉堂、高宇二人應得有氣力,好在這里距離商宛還有段距離,不用擔心剿完匪后會趕不上商宛之戰,總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且說葉堂、高宇,率領一萬風軍,在天眼和地探子的指引下,去往白頭軍的老窩。
    白頭軍的據點位于兩座xiao山之間的山坳里,地形算不上險要,當然,話說回來,在整個安丘郡也找不到太險要的地方,這里畢竟是以平原為主,想找座山丘都困難,由于天氣干燥、水源匱乏,叢林更是沒有。放眼望去,皆是光禿禿的干裂土地,即便是山,也多是寸草不生的石土山。
    葉堂和高宇急于趕回軍營,去往白頭軍據點時,二人一個勁的催促下面的將士全行軍,別耽誤時間。
    等他們快要緊接白頭軍據點時,就見前方的山坡上站有一大群穿著雜1uan章的人。
    對方大概有三、四千人的樣子,衣服破破爛爛,而且1uan七八糟,有些是布衣布褲,有些則穿著破舊的盔甲,不過有一點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頭頂皆纏有白sè的手巾,遠遠看去,白花花的一片,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們竟然還打有旗幟。
    旗幟比他們的衣服完整不到哪去,上面布滿大xiao不一的窟窿眼,不過可以看出正中央繡的一個斗大的‘白’。
    不用問也能看得出來,這肯定是天眼和地探查到的白頭軍。
    葉堂和高宇張望過后,感覺又好氣又好笑,匪寇就這么點人,死守營寨都不夠,還敢出來迎戰,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值得夸贊的是,這支匪寇的消息夠靈通,竟然察到己方來攻,率先出來布陣迎戰。
    二人雙雙勒住戰馬,手搭涼棚,又向前仔細望了望,而后,葉堂和高宇不約而同地笑出聲來。對方在半山腰列的不是陣,什么都不是,就是松散的站在一起,對于這種不入流的對手,葉、高二將又哪會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