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65

  葉堂和高宇根本沒把白頭軍這樣的匪寇放在眼里,到了山腳下,片刻都未停歇,直接下令,全軍沖鋒,頂上山去,剿滅匪寇。【】[]
    白頭軍所在的山包并不大,坡度相對平緩,即便風軍從下往上攻,難度也不大。在進攻的時候,風軍箭陣率先難,shè出的箭矢如飛蝗一般,不斷地落進白頭軍的人群里。
    另一邊,白頭軍也有放箭回shè,只是他們的箭陣即不成規模,又缺乏力道,即便有箭矢shè進風軍陣營,也起不到多大的殺傷。
    單從雙方的箭shè就能看出一方匪寇和正規中央軍之間的差距。雙方的戰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雙方人馬還未直接接觸到一起,白頭軍就被風軍的箭陣shè得大1uan,最后扔下上具尸體,如一盤散沙似的向山頂撤退。
    見狀,葉堂、高宇心中暗笑,匪寇如此不堪一擊,估計再用不上半個時辰就可以結束戰斗了。二人連番催促麾下的將士全追敵,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結束戰斗。
    不過葉高二人忽視了一點,白頭軍可是安丘郡內實力最強、成立最早的匪寇集團,安丘郡數次剿匪,主要剿的就是白頭軍,但數次都以失敗告終,其中不是沒有原因的。
    當風軍追至半山腰的時候,突然聽聞頭頂上方轟鳴聲陣陣,人們抬頭向上一瞧,不嚇得臉sè頓變,只見一輛輛裝滿巨石的沖車從山頂呼嘯著滑滾下來,更要命的是,山上寸草不生,即樹木,又凸起的山石,風軍完全暴露在山坡上,想找個躲避之處都沒有。
    葉堂和高宇也沒料到匪寇竟然準備有這許多的沖車,此時再想下令全軍撤退,已然來不及了。即便山坡的坡度不大,但沖車下滑的沖力還是猶如雷霆萬鈞,當沖車滑進風軍陣營之后,慘叫聲四起,哀號聲一片,一輛沖車在人群中碾過,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數以十計的風軍士卒被沖車碾壓得粉身碎骨。
    山頂的沖車越滑越多,仿佛永止境似的,風軍陣營已被撞得七零八落,毫陣形可言,再這樣下去,估計一萬風軍都沖不上山頂,得先被匪寇的沖車壓死、壓光。
    葉堂和高宇終于意識到強攻已然沒有可能,二人不敢耽擱,急忙下令,全軍撤退。風軍想撤,白頭軍反而不依不饒的從山頭上反殺下來。
    為的一名匪寇,身罩黑sè靈鎧,身高足有六尺,膀大腰圓,仿佛鐵塔一般,手中持有一把黑sè的九轉斷魂槍,如猛虎下山,嗷嗷怪叫著沖下山來。
    不用問也知道,這必是匪寇的頭目。葉堂、高宇對視一眼,前者說道:“高將軍,我帶著兄弟們先撤,我來斷后!”
    “撤?”高宇冷笑一聲,傲然說道:“賊人不知死活,主動殺下山來,我們還懼他做甚?”說著話,高宇刀,迎向黑sè靈鎧的匪寇。
    “擋我者死!”黑sè靈鎧的匪寇口氣也夠大的,見有風將向自己沖來,他不躲不閃,大喝一聲,掄刀就劈。
    高宇是招武令出身的風軍將領,能在高手如云的風軍當中占有一席之地,靈武自然也是極為厲害的,雖然不如同期的雷震和南業,但也差不到哪去。
    見對方一刀劈來,他大喝道:“來得好!”接著,雙手擎刀,硬接對方的重劈。
    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劇烈的聲響,匪寇頭目的一刀結結實實砍在高宇的刀桿上,這一刀的力道之大,真仿如泰山壓頂一般,鮮少遇到敵手的高宇被震得象出膛炮,直挺挺的倒飛出去。
    由于山坡的關系,他足足飛出六七米遠才摔落在地,而后又向山坡下滾出七八米,這才勉強停下來。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他整個人灰頭土臉的趴在地上,動也不動,不知是死是活。直至周圍的風軍士卒沖上來攙扶時,他才象簧似的從地上起,把過來的士卒全部推開,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低頭一看,暗叫一聲厲害,原來他雙掌上的靈鎧已完全被震碎,雙臂的靈鎧也出現許多裂紋,鮮血順著虎口絲絲滲出。
    此人的靈武修為怕是不在雷震和南業之下啊!高宇咋舌。自己連人家一刀都沒接下來,隨大王南征北戰這么久,還從未碰過如此厲害的對手!他被匪寇頭目一刀震飛,葉堂又驚又怒,來不及查看高宇的傷勢,他輪刀迎下匪寇頭目,二話不說,上來就連劈三刀。
    匪寇頭目不急不忙的揮刀招架,把葉堂的三刀全部擋開,緊接著,回手一刀,橫斬葉堂的脖頸。
    好快的刀!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只看對方的刀,葉堂就知道自己遇到了勁敵。
    他來不及格擋,盡力彎腰閃躲,同時連退了三步。沙!匪寇頭目的刀幾乎是貼著他的頭頂掠過的,即便有靈鎧護體,葉堂仍感覺頭皮一陣陣涼。
    既然刀法上打不過對方,只能在靈武上見真章了!葉堂反應也快,當機立斷,使出十成十的靈氣,舉刀由下而上的挑出,靈1uan·極隨之釋放出去。
    嗡!
    靈1uan·極生出的靈刃鋪天蓋地,就連山坡上的塵土都被卷起好高,同時還伴隨著鬼哭神嚎般的呼嘯聲。
    匪寇頭目非但未怕,反而還咧嘴笑了,說道:“閣下還有點本事!”說話之間,他手中的靈刀亦是霞光萬道,同樣釋放出靈1uan·極,毫投機取巧的與葉堂來個硬碰硬。
    二人的靈1uan·極碰撞到一處,高下立分,匪寇頭目的靈刃堅韌比,把葉堂釋放的靈刃撞得支離破碎,隨后去勢不減,繼續向葉堂飛shè,而另有許多靈刃還未接觸到對方的靈刃,就被人家靈1uan·極衍生出來的勁風吹得倒飛回來。
    看到漫天的靈刃向自己劈頭蓋臉的飛shè,葉堂臉sè大變,此時再想躲閃,哪里還來得及了?
    千鈞一之際,在他的側方有人大叫一聲:“休傷葉將軍!”隨著話音,又一記靈1uan·極由側方飛shè過來,把匪寇頭目的靈1uan·極擋住。
    葉堂還沒明白怎么回事,高宇已箭步竄到他身旁,連推帶撞的和他雙雙翻滾出去。
    在二人滾開的那一瞬間,數的靈刃幾乎是貼著二人的身軀飛過,將地面劃出一道道裂痕。
    葉堂和高宇兩個人釋放的靈1uan·極都未能把匪寇頭目一人的靈1uan·極徹底抵消,由此也可看出匪寇頭目的修為之深厚。
    等他二人從地上爬起時,再看向匪寇頭目,眼中都不自覺地流露出駭然之sè。
    匪寇頭目哼笑一聲,目光在葉、高二人身上掃動,冷冷說道:“你們風人想在莫國攻城拔寨,我不管,也管不著,但想到我的地頭上撒野,那可就得問問我手中的九轉斷魂刀了!”說著話,他單手持刀,分別點了點葉堂和高宇的鼻子,說道:“不服再來過!”
    再來?估計再打一場,自己二人都得死在他的刀下!葉堂、高宇互相看了一眼,再瞧瞧后面的士卒,見部下們撤得差不多了,二人故作鎮靜地說道:“賊匪,你不要囂張,我二人雖不是你對手,但有人能取你的腦袋!”說完話,兩人如臨大敵似的,xiao心翼翼地一步步后退。
    “想跑,沒那么容易!”有匪寇xiao卒還想追上去,匪寇頭目大喝道:“不要追了,讓他們走,我倒要看看,風軍之中還有誰能是我齊橫的對手!”
    齊橫?原來這人叫齊橫!葉堂和高宇都沒聽過他的名,不過這次可牢牢記在心里了,等兩人退到安全距離后,再不停留,轉身飛地跑下山去。
    葉堂和高宇率一萬直屬軍來剿匪,結果匪寇沒殺幾個,己方這邊倒傷亡數人,而且葉堂和高宇也是一敗涂地,被匪寇頭目齊橫打得毫還手之力。
    退下山后,二人一商議,這仗已不是他二人能打得了的了,要么退回軍營,要么請援。但敗得如此之慘,二人也沒臉回去向大王復命,只能硬著頭皮派出手下士卒,回主力軍營向大王稟明情況,請大王定奪。
    葉、高二人戰敗的消息很快傳到唐寅的耳朵里,后者聽聞,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葉堂和高宇的本事怎樣,他再清楚不過了,他二人合力都打不過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匪寇頭目,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看出唐寅的疑惑,樂天急忙出列,拱手說道:“大王,萬萬不可xiao看白頭軍啊!安丘郡以前曾經有數次剿匪,主要打的正是白頭軍,可幾次剿匪皆鎩羽而歸,還損兵折將數,最后竟拿白頭軍毫辦法,可見白頭軍絕非普通匪寇,葉、高兩位將軍的戰敗也是有情可原的!”
    唐寅輕輕恩了一聲,托著下巴沉yin片刻,環視麾下眾將,問道:“哪位將軍愿協助葉堂、高宇,再戰賊匪?”
    “大王,末將愿往!”
    知道白頭軍已不是普通匪寇,這下風將們都來了jing神,展鵬、陳修、楊冒、張程、孔炎諸將紛紛出列,cha手施禮,請纓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