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66

  唐寅看了看請纓的眾將,含笑點點頭,說道:“展鵬、楊冒兩位將軍前去協助葉堂、高宇,務必將白頭軍剿滅!對了,至于那個叫齊橫的匪頭,盡量活捉回來,我想看看他到底是個什么人。【】”
    “末將遵命!”
    葉堂、高宇剿匪不利,唐寅隨即又派出展鵬和楊冒二將增援。由葉、高、展、楊四將合力剿匪,在唐寅看來已是十拿九穩,不管齊橫再怎么厲害,也不可能是這四將的對手。
    但戰事并沒有他想像中那么順利。展鵬、楊冒和葉堂、高宇匯合之后,風軍重整旗鼓,再次對白頭軍展開進攻,不過這一次葉堂和高宇xiao心許多,沒有再貿然進攻,而是在山下討敵罵陣,激齊橫下山一戰。
    齊橫倒是也不含糊,真就單槍匹馬下山,迎戰四將。
    葉堂、高宇、展鵬、楊冒合力戰齊橫一人,各自都使出壓箱底的本事,結果非凡未能戰勝齊橫,還被人家殺得大敗,險些傷在齊橫手上。
    兩將不是他的對手,四將同樣不是他的對手,消息傳回直屬軍大營,連同唐寅在內,上下一片嘩然。
    這一下,唐寅也不得不重新審視齊橫這個匪寇頭目。目前風軍當中,對安丘郡最為熟悉的莫過于郭訣。唐寅特意令人把郭訣找來,向他詢問齊橫到底是什么人,為何如此厲害。
    其實郭訣對齊橫也不是很熟悉,只知道他是匪寇白頭軍的頭領,靈武異常厲害。白頭軍只不過是一群由地痞流氓、通緝犯和亡命徒組成的烏合之眾,能在安丘生存下來,數次頂住郡軍的圍剿,皆靠齊橫一己之力。
    聽完他的介紹,唐寅奈地搖搖頭,這些信息對他而言毫價值。
    郭訣正sè說道:“當初郡府為了剿滅白頭軍,曾出動兩萬多的地方軍,可最后依然是大敗而歸,如果大王真想消滅白頭匪軍,只派一萬將士恐怕遠遠不夠,不如……”
    “不如怎樣?”
    “不如由大王率主力大軍,親自前往。”郭訣進諫道。
    唐寅托著下巴想了想,點頭道:“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他本打算盡快趕到商宛,與高冠為的地方軍展開決戰,但齊橫的出現打1uan了唐寅的步驟。既然早先已放出話來,風軍要幫安丘郡剿匪,唐寅可不想半途而廢,但派xiao股兵力根本拿白頭軍毫辦法,與其坐等,耽誤時間,還不如率主力大軍前往,徹底平滅白頭軍,再調轉回頭,全力對付囤積于商宛的莫軍。
    直屬軍主力改變行軍方向,浩浩dangdang的向白頭軍的據點而去。
    葉堂和高宇所率的一萬風軍,其聲勢自然不能與風軍主力相比。等唐寅率領大軍到達山下時,由山上往下看,風軍的戰陣一排排,一列列,將士們頭頂的紅纓組成一片紅sè的海洋,鋪天蓋地,邊沿。不用jiao戰,單單是風軍的這份氣勢就足夠讓對手心驚膽寒的。
    唐寅沒做停歇,馬上派出大將戰虎,去往陣前叫戰。現在在唐寅身邊,真正能算上頂尖級的武將也只有戰虎了。
    戰虎的罵戰很快讓山上有了動靜,隨著擂鼓聲陣陣,從山上沖下來一騎。這位連人帶馬一身黑,身罩黑sè靈鎧,手持黑sè的九轉斷魂刀,背披黑sè大氅,從山上沖下來時,殺氣騰騰,好不威風。
    葉堂和高宇二將看清楚來人,暗暗咧嘴,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唐寅,拱手說道:“大王,此人就是齊橫!”
    唐寅安坐馬上,默默看著對方,同時微微點下頭。
    戰虎和齊橫沒有多余的廢話,碰面之后,雙方連名姓都未通報,立刻廝殺到一處。戰虎身為風國的四大猛將之一,靈武修為一直都是他的弱項,他的厲害之處在于他那一身震天撼地的蠻力,不過這次他可碰到了克星。和戰虎一樣,齊橫也擁有一身令人聞風喪膽的蠻力,可是他比戰虎更為厲害的是,他的靈武修為也異常高深,各種頂級的靈武技能他信手拈來,而且還可以連續不斷的釋放。
    這二人在戰場上拼殺倒一處,沒出三個回合,齊橫跨下的戰馬就被震了個粉碎,二人在地上步戰,殺得你來我往,不可開jiao。只見戰場上飛沙走石,昏天暗地,叮叮當當的鐵器碰撞聲伴隨著轟隆轟隆的巨響聲不時傳進人們的耳朵里,靠近戰場的風軍士卒紛紛捂著耳朵連連后退,即便是遠離戰場的唐寅等人都能感覺到勁風一陣陣的迎面撲來只眨眼工夫,戰虎和齊橫已惡戰了五十個回合,二人打了個旗鼓相當,不分勝負。
    邱真邊觀戰邊對唐寅說道:“真想不到,在莫國竟然還有能和戰虎將軍打平手的匪寇,莫國果然是臥虎藏龍之地!”
    唐寅沒有他那么樂觀,他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戰場,眉頭越皺越神,臉sè也越來越凝重,喃喃說道:“只怕,戰虎也未必是此人的對手。”
    邱真大吃一驚,駭然道:“怎么?大王認為連戰虎將軍都打不過他?”
    唐寅苦笑,說道:“要勝此人,恐怕也只有元讓了!”說話之間,他身子周圍散出黑sè的霧氣,霧氣依附在他周身,凝而不散,與此同時,兩把如月牙一般的彎刀也出現在他掌中。
    見狀,邱真以及周圍的眾將同是一驚,紛紛問道:“大王要親自出戰?”
    唐寅樂了,掃視左右,說道:“難得遇到如此厲害的高手,我又怎能錯過機會?”
    “可是此人……”
    “你們不必擔心,齊橫固然厲害,但想傷我,卻不是那么容易的!”唐寅悠然說道:“諸位將軍為我壓陣!”說完,他雙腳猛的一磕馬腹,催馬沖了出去。
    唐寅策馬直奔,仿佛離弦之箭,很快便接近戰場,這時候,戰場上的戰虎和齊橫還在惡戰,仍未分出高下,唐寅喊喝道:“戰虎退,我來戰他!”
    突然聽到唐寅的喊聲,戰虎心頭一驚,急忙虛晃一招,跳到圈外,回頭道:“大王,你怎么……”
    戰虎想暫停打斗,向唐寅問明原由,可齊橫哪里肯讓他停歇,他不管趕過來的風將是誰,一心只想著把戰虎斃于刀下。他拖刀竄到戰虎近前,二話沒說,輪刀就劈。
    聽背后惡風不善,戰虎暗暗咬牙,正想回身招架,可背后靈壓波動,在他和齊橫之間憑空多出一人,這位不是旁人,正是敢過來的唐寅。
    唐寅雙手持刀,十jiao叉的向上一架,硬接齊橫這勢大力沉的一刀。耳輪中就聽當啷啷一聲震耳yu聾的金鳴聲,齊橫的九轉斷魂刀結結實實砍在唐寅的雙刀上,這一刀的力道之大,使以唐寅為中心,周圍三米之內的塵土齊齊被震飛到半空當中,唐寅腳下的地面亦出現數的裂紋。即便也是以力氣見長的唐寅,也法招架住如此強勁的力道,他幾乎使出渾身的力氣,才讓自己僅僅退后三步,不過他每退出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三寸多深的腳印。
    等他好不容易定住身形,感覺雙臂麻,虎口灼痛,胸腔的氣血陣陣翻騰。
    戰虎見狀,大吼一聲,掄錘yu擋住齊橫,唐寅深吸口氣,沉聲道:“戰虎退下!”
    在唐寅的命令下,戰虎奈,只得著巨錘,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回本陣,留下唐寅和齊橫對戰。
    等戰虎走后,唐寅將雙刀jiao到左手,轉動右手麻的手腕,同時上下打量齊橫,笑呵呵說道:“閣下的力氣不xiao啊!”
    齊橫現在可沒閑心和他聊天,他冷冷說道:“少廢話!你們想用車輪戰,老子奉陪到底!”說著,舉靈刀又向唐寅劈砍過去。
    剛才已接了他一招,唐寅知道齊橫力氣大得駭人,這回不再與他硬碰硬,施展靈巧詭異的身法,身子向旁一滑,如旋轉的陀螺一般,閃了出去。
    齊橫一刀,沒有砍中唐寅,卻把地面砍出一條兩米多長的大鴻溝。唐寅依舊是神態輕松,仿佛沒事人似的在旁說道:“光有力氣是沒用的,關鍵是52o小說下的身手還不壞,落草為寇實在可惜,有沒有考慮過投軍從戎?”
    在你死我活的戰場上,唐寅還有閑心說這種話,在齊橫聽來就是對自己的奚落。他勃然大怒,大吼道:“你找死!”說話之間,他輪起靈刀,對準唐寅的上中下三路,連斬三刀。
    他快,可唐寅的身法更快,后者施展暗影漂移,從齊橫的正前方直接閃到他的背后,雙刀齊出,**齊橫的左右后肋。
    別看唐寅嬉皮笑臉的有說有笑,但出手一點不含糊,恰恰相反,是又狠又毒,論哪一刀命中,都足夠要齊橫的xing命。
    齊橫心頭一顫,急忙向前竄出一步,險險避開唐寅的雙刀,緊接著,他轉回頭,怒視唐寅,哼笑著說道:“我倒看看,你靈壓之下,你的暗影漂移還怎么施展?!”說話的同時,他運動靈氣,釋放靈壓,只是一瞬間,在齊橫周圍十米之內的空氣都仿佛凝固了似的,沒有風,沒有空氣的流動,甚至連漂浮在空中的塵土都在空中定格,象是時間突然停止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