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67

  齊橫釋放出靈壓,以此來禁住唐寅施展暗影漂移,接著,他嘴角挑起,露出獰笑,轉回身,對著唐寅信手一揮靈刀,靈1uan·風釋放而出。【】[]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他所用的正是光明系修靈者對付暗系修靈者最常用的戰術之一,先用靈壓定住暗系修靈者,使其暗影漂移法施展,然后再利用暗系修靈者不能使用大范圍殺傷的攻擊技能這個缺點,以靈武技能將其斬殺。當然,這個戰術也需要一個先決條件,就是光明系修靈者所釋放出來的靈壓要足夠強大,另外,也要看對方修為的深淺。
    齊橫的靈1uan·風化成一道道的靈刃,刮起一面勁風,向唐寅籠罩過去,見靈刃距離對方越來越近,齊橫臉上的獰笑也越來越深,心中暗道:這回看你還往哪里躲?
    他正等著欣賞對方慘死的情景,可是很快笑容便在他的臉上僵硬住,原本站起原地的唐寅突然消失不見,再現身時,竟是出現在齊橫的正前方,二人的距離之近,鼻尖處的靈鎧都快碰到一起。
    “啊——”齊橫本能的驚叫出聲,他做夢也沒想到,在自己的靈壓之下,對方竟然還能使用暗影飄移。
    就在他震驚的同時,唐寅手中的雙刀也齊齊向他的胸口刺去。這時也就是齊橫,若換成旁人,恐怕非死在唐寅的刀下不可。
    齊橫反應快得驚人,他來不及細想,下意識地向下低身,身子仰面倒地,高大的身軀出奇的靈巧,在地上好像皮球一般,向后連連翻滾。
    他足足轱轆出三米遠,這才翻身站起,兩眼透出驚光,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
    唐寅沒有追殺,悠閑的站在那里,仿如兒戲似的搖晃手中的雙刀,說道:“想用這等強度的靈壓就定我的身,不知你是太高估自己還是太低估我了?”
    齊橫倒吸口涼氣,忍不住重新打量面前的唐寅,同時雙眼閃爍出詭異的jing光。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過了一會,他方開口問道:“你是何人?天下間擁有你這般修為的暗系修靈者并不多。”
    “我是唐寅!”唐寅并不隱瞞自己的名。
    “唐寅……啊?你是風王?!”齊橫變sè,堂堂的風國君主竟然親自下戰場和自己jiao鋒,這太不可思議了。
    唐寅聳聳肩,說道:“你的白頭軍頂不住我大風的十萬jing銳,即便你的靈武再厲害,也只是滄海一粟,渾身是鐵又能碾碎幾根釘?本王勸你,還是不要再做謂的掙扎,帶上你的兄弟,一并歸順于本王,不僅你自己沒事,還能給你的兄弟留出一條活路,何樂而不為呢?”
    “要我歸順你風國?哈哈——”齊橫仰面大笑,說道:“我若想投軍,早就投了,何至于等到現在?你想讓我歸順,也容易,先勝過我手中的九轉斷魂刀再說!”說完話,他振作jing神,凝聚靈氣,再次釋放出靈壓。
    不過這一次他釋放的靈壓比剛才要強大得多,其范圍也擴大到二十米之遙,就連和他有段距離的唐寅都有股喘不上氣的感覺。
    “看刀!”齊橫再次率先難,釋放出靈1uan·風。
    只是在強大的靈壓之下,靈1uan·風化成的靈刃也大受影響,飛shè的度比正常情況要慢上好多。如此靈壓之下,唐寅的暗影漂移是施展不出來,可利用對方靈刃度大減的空檔,他身形晃動,連續兩個滑步,險險的閃到靈1uan·風的攻擊范圍之外。
    沙、沙、沙!有數道靈刃幾乎是貼著他的靈鎧滑過,再慢半步,就得把他的靈鎧劃開。
    唐寅躲得險,但嘴上可不饒人,含笑說道:“即便本王不用暗影漂移,閃你的技能也是綽綽有余!”
    齊橫并非火爆脾氣,可在唐寅的挑釁之下,怒火直*腦mén,他大吼一聲,手中靈刀光芒大盛,閃現出霞光萬道,同時大喊道:“我看你這回還向哪里躲?!”說話之間,靈1uan·極也釋放出來。
    密集的靈刃鋪天蓋地,在法使用暗影漂移的情況下,唐寅也驚出一身冷汗,此時已顧不上是否狼狽了,他身子先是一躬,隨后如簧一般,向側方飛撲出去,落地后,又連滾帶爬的竄出數米遠,這才完全讓開靈1uan·極。唐寅灰頭土臉的站起身,強作鎮靜,依舊笑嘻嘻地說道:“只這點本事,就想勝我,太不自量力了。”
    齊橫的怒火越來越盛,怪叫一聲,又連續釋放出兩次靈1uan·極。
    靈1uan·極的攻擊范圍固然廣,威力也大,但在強大的靈壓之下,效果已然銳減,唐寅雖然閃得狼狽,但總算是有驚險的一一讓開。
    唐寅越躲越順,齊橫則是越打越氣,不斷的釋放靈武技能,就想著一招把唐寅斬殺。表面上看,戰場的形勢已經十分明朗了,齊橫占有絕對優勢,把唐寅*得上竄下跳,左躲右閃,險象環生,毫回手之力,而實際上情況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齊橫幾乎把他所學過的靈武技能都釋放個遍,但硬是沒傷到唐寅絲毫,自己反而累得連連氣喘。要知道他釋放靈壓已經夠耗費靈氣的了,再加上連續不斷的釋放靈武技能,體內靈氣耗損嚴重,再這么打下去,過不了多久體內的靈氣就會耗光,到時只能任人宰割了。
    打著打著,齊橫靈光一閃,也意識到不對勁了,唐寅只是一味的躲閃,耗費不了多少力氣,更不損耗靈氣,而自己不同,這么打下去,最后怕是要吃大虧。
    他急忙收招,不再猛攻,站起原地,冷冷凝視著唐寅。后者也把身形穩下來,對上齊橫的目光,笑道:“怎么不打了?不會是這么快就沒力氣了吧?”
    “哼!你故意出言激我,想耗光我的靈氣,你以為我不知道?”齊橫冷冷說道。
    呦!這個齊橫還真不錯,至少不是個四肢達頭腦簡單之輩。唐寅心中暗笑,直言不諱道:“竟然被你看破了,不過也沒關系,我們在身手上比高下!”說著,他雙刀合攏,化為狹長的鐮刀,然后輕蔑地向齊橫勾勾手指。
    齊橫見狀,怒火又起,不過很快他便意識到這還是對方的激將法,深吸兩口氣,把怒火強壓了下去,他冷笑道:“我也想瞧瞧風王的身手有多厲害!”話音剛落,他箭步沖到唐寅近前,力劈華山的一記重砍。
    唐寅橫刀招架,不過刀身傾斜,以巧勁卸掉對方重刀的力道。當啷!唐寅被震退半步的同時反手橫掃,回斬齊橫的腰身,后者不敢怠慢,急忙收刀格擋。
    兩個人,兩把靈刀,上下翻飛,又戰到一處。比力氣,唐寅不敵齊橫,比靈氣修為,唐寅也不占優勢,但是比身手,還沒有誰能在他之上。
    二人各有所長,各有所短,拼殺起來也異常兇險,一招不慎,便可能命喪當場,不過因為齊橫一直在釋放靈壓的關系,場上沒有勁風呼嘯,也沒有飛沙走石,相對而言比較平淡。
    觀戰的風將們面面相覷,看形勢,雙方似乎是勢均力敵,這么打下去,大王和齊橫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時候。
    葉堂向左右眾人使個眼sè,說道:“齊橫只是個匪寇,我們對他也不用客氣,與其讓大王單獨戰他,不如我們齊上,協助大王,斬殺此賊!”
    此話一出,立刻得到眾人的響應。高宇、展鵬、楊冒這三位與齊橫jiao過手的風將率先說道:“沒錯,大王千金之軀,區區匪類豈有資格與大王jiao戰?我們大家一起上!”
    “好!兄弟們一起上!”
    在葉堂四人的號召之下,十數名風將齊齊出動,各罩靈鎧,亮出靈兵,催馬沖向戰場。
    別看唐寅和齊橫在戰場上正展開你死我活的搏殺,但打斗當中,二人都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十數名風將風馳電掣的狂奔過來,唐寅和齊橫都有看到。
    齊橫急攻數刀,把唐寅*退,緊接著,他向后縱身,跳出圈外,而后沖著唐寅嗤笑出聲,說道:“我本以為風王要和我堂堂正正的比試一場,原來到最后還是要靠人多欺負人少!”
    唐寅用眼角余光瞄了瞄奔過來的部下,雙眼一瞇,樂了,說道:“齊橫,你要明白,本王是來剿匪的,而不是來和你比武的!既然是打仗,就要各憑本事,各憑實力,又何來的堂堂正正?”
    “強詞奪理!你們人多,我不奉陪了!”說完話,齊橫轉身往山上跑去。一個唐寅就夠難應付的了,再來這許多的風將,齊橫料自己難以取勝。
    他想走,唐寅還不肯放他離開呢。趁著齊橫收回靈壓的空檔,唐寅以暗影漂移直接閃到他近前,鐮刀順勢揮出,橫掃齊橫的脖頸。
    齊橫低頭閃躲,也不還手,繞過唐寅,繼續向前飛奔。
    他跑得快,可快不到唐寅的暗影漂移,后者如影隨形,緊纏著齊橫不放,二人打打停停,不知不覺間,眾風將已追趕上來,把齊橫和唐寅一并團團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