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69

  成功招降白頭軍,風軍繼續向商宛進。【】
    當晚,唐寅在營帳中所事事,想到今天剛歸順的齊橫,不知他在軍中適不適應,隨即去往齊橫的營帳。
    到齊橫的營帳還有段距離,唐寅便聽到一陣陣的喧囂聲傳來,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唐寅加快腳步,到了齊橫的營帳內一瞧,好嘛,里面好不熱鬧,或坐或站,有十多號人,正有說有笑的大吃大喝。
    見唐寅突然來了,帳內的眾人同是一呆,一個個身子僵硬,象是被定了格似的,動也不動。唐寅身后的阿三阿四沉聲喝道:“見到大王,還不施禮?”
    眾人回神,紛紛放下手中的碗筷,急忙起身,躬身施禮,齊聲道:“大王!”
    “諸位須多禮!”唐寅含笑擺擺手,環視眾人。
    現在齊橫和他的手下兄弟都已換上風軍的軍服,看上去jing神了不少。還沒等唐寅開口說話,阿三已先冷冰冰道:“你們不知道嗎?在軍中是嚴禁飲酒的!”
    齊橫嘴角挑了挑,不慌不忙的從桌案上拿起碗來,信手一揮,直接向阿三扔去。阿三反應也快,在碗砸到面前的瞬間,抬手將碗接住,然后目光yin森地瞪著齊橫。后者笑道:“這位將軍,你仔細嗅一嗅,我們喝的是茶,可不是酒!”
    阿三暗暗皺眉,低頭嗅下,確實沒有酒味,只有茶的香氣。唐寅隨手接過阿三手里的碗,走到齊橫近前,笑問道:“你們喝的什么茶?給本王也盛一碗。”
    沒想到唐寅竟要用自己的碗喝茶,齊橫怔了怔,然后說道:“我幫大王再換個新碗。”
    “不必那么麻煩。”唐寅搖了搖頭,然后隨xing的在桌案旁落座。
    唐寅毫架子大咧咧的態度讓齊橫對他的好感大增,接過茶碗,親自幫唐寅盛滿茶,說道:“這是我們自己帶來的苦茶,也不知道大王能否喝得習慣……”
    他話還沒說完,唐寅已接過茶碗,將里面的茶水一飲而盡。一旁有名士卒怯生生道:“大王不嫌茶苦嗎?”
    唐寅說道:“第一口是苦,接下來就越喝越香甜了。”說著,他把茶碗向齊橫面前一遞,說道:“再來一碗。”
    見狀,帳內眾人都樂了,包括齊橫在內。齊橫邊幫唐寅盛茶邊說道:“我還以為大王會喝不慣這種粗茶。”
    唐寅淡然而笑,話鋒一轉,說道:“接下來,我軍要進攻商宛,齊橫,我希望你能在此戰中多多表現。”
    齊橫把盛滿的茶碗遞給唐寅,正sè道:“大王請放心,屬下定會全力以赴。”
    唐寅悠悠說道:“我軍當中,還從未有哪個千夫長能統領三千多部下。如果你能在商宛一戰中立功,我便可名正言順升你為兵團長,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這話令在場眾人jing神一振,不約而同地露出喜sè。他們即是齊橫的部下,更是跟隨齊橫多年的兄弟,齊橫能做到兵團長,他們的地位也能得到相應的升。人們又驚又喜,紛紛扭頭看向齊橫。
    齊橫心中也甚是詫異,他只是草莽出身的降兵,想不到風王竟會如此重視他。他稍愣片刻,隨后拱起手,欠身施禮,大聲說道:“屬下絕不會讓大王失望。”
    “如此甚好!以你的實力,只要加以時日,日后的成就要遠在兵團長之上!”唐寅放下空碗,挺身站起,對眾人說道:“諸位都早點休息,明天我軍還要繼續趕路。”
    看唐寅要走,眾人紛紛起身,拱手施禮道:“恭送大王!”
    目送唐寅離開,眾人一股腦地圍攏到齊橫周圍,七嘴八舌地說道:“齊大哥,看來我們投靠風軍是投靠對了,風王很看重齊大哥呢!”
    “是啊,不僅親自來探望,還有點齊大哥啊!”
    齊橫邊聽邊笑,不以為然地傲然說道:“我若上沙場,可在萬軍之中取敵將級,風王看重我也是理所應當的,不過話說回來,風軍的確比莫軍要強,風王也比邵方那蠢材jing明得多!各位兄弟盡可放心,我們在風軍的地位只會越來越高,以后,也沒有人再敢來欺負我們!”眾人聞言皆咧嘴而笑。
    商宛,安丘郡的府。
    商宛是座大城,歷史也有數年,不過因為安丘郡經濟落后、又非戰略重地的關系,商宛顯得殘破不堪,城墻的許多地方都被風化,年久失修,由木頭樁子做支架,才將其穩固住,不至于倒塌。至于城外的護城河更可憐,河水早已干枯,只剩下一條環城的鴻溝,根本起不到拒敵的功效。商宛的城防只能用不堪來形容,城內守軍也僅僅兩三萬人,攻打這樣的城池,對于風軍而言毫難度。
    唐寅統帥大軍抵達商宛之后,只做了短暫的停歇,而后便號令全軍,對商宛展開進攻。
    先出戰的正是剛剛歸順于風軍的齊橫。齊橫騎著高頭大馬,手持九轉斷魂刀,在商宛的北城外耀武揚威的來回徘徊,同時大聲叫喊道:“高冠,別做縮頭烏龜,出城送死!”
    看著齊橫在兩軍陣前討敵罵陣,邱真轉頭問唐寅道:“大王,真要派齊橫打頭陣嗎?他剛剛歸順我軍,只怕其心有異啊!”
    唐寅點點頭,說道:“商宛之戰,正好可以驗證一下他到底是不是誠心投靠我軍!”該點齊橫的話他已經說過了,到底要如何表現,那就看他自己的了。
    見唐寅信心滿滿,邱真知道他已做到心中有數,不再多言。
    旁人或許不認識齊橫,但安丘郡郡高冠對他可謂是十分了解。白頭軍作為安丘郡郡內規模最大的一支匪寇,早成為高冠的眼中釘、rou中刺了,他也有數次派兵圍剿,結果都是大敗而歸,尤其是他親自統兵那次,連他自己都險些死在齊橫的刀下。現在看到齊橫隨風軍前來,幫風軍打頭陣,站于城頭的高冠心中一寒,不用問也知道,齊橫必是投靠了風軍,此戰恐怕也就更加兇多吉少了。
    高冠向前走了兩步,手扶箭垛,沖著城外大聲喊道:“齊橫,你雖出身于草莽,但畢竟是莫人,現在卻調轉矛頭,幫著風人打殺莫人,你可還知廉恥二?你的所作所為,讓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都會蒙羞!”
    “住口!”齊橫大怒,抬刀遙指城上的高冠,喝道:“莫人欺我、辱我、容不下我,而風王卻對我有不殺之恩和知遇之恩,我效忠于風王有何不對?何況風王乃奉天子之命討伐不臣,你等助紂為虐,早晚都是死路一條,識趣的乖乖打開城mén,繳械投降,如若不然,嘿嘿,可就別怪我齊橫刀下情,殺光你等叛佞!”
    “賊子可惡,執mi不悟,既然心甘情愿的做風國走狗,那你有什么本事就盡管使出來吧!”高冠狠狠拍下箭垛,退后兩步,不再理會齊橫。
    商宛沒有任何要出城迎戰的意思,擺出死守城池的姿態,唐寅也不再耽擱時間,傳令左右,擊鼓攻城。
    隨著唐寅一聲令下,風軍陣營鼓聲四起,轟鳴聲震耳,全體將士齊齊向前推進。
    “風、風、風——”
    風軍陣營在推進過程中,將士們一邊以武器擊盾,一邊高聲吶喊,各陣、各兵團的士卒幾乎步伐一致,每向前一步,都出悶雷一般的巨響,就連一里之外的地方都能明顯感覺到地面的震顫。
    很快,風軍便推進到商宛的shè程之內,沒等莫軍放箭,風軍的箭陣已先動了。隨著兵團長、千夫長持續的吶喊聲,風軍陣營響起一片嘭嘭的弓弦動聲,緊接著,數以萬計的箭矢從風軍陣營頭上騰飛起來,如烏云蓋頂似的落向商宛。
    噼噼啪啪——商宛的城墻象是下起冰雹似的,脆響聲不斷,被流矢shè中的士族慘叫聲四起。只是眨眼的工夫,商宛的北城墻就被密密麻麻的黑sè箭羽所覆蓋。
    這僅僅是風軍進攻的開始,隨后是拋石機和破城弩的攻擊,落石和弩箭不間斷的撞擊著商宛的城防,每一次撞擊,都讓商宛的城墻陣陣搖晃。
    在風軍如此強猛的攻擊之下,商宛的守軍別說還擊,就連在城頭上想找塊立足之地都沒有。從未經歷過大規模戰爭的地方軍還沒等和風軍直接接觸,便被風軍兇狠的進攻徹底擊潰心底防線,士氣全,大批的士卒尖叫著、哀號著連滾帶爬的逃到城墻下,縮著墻根底下,抱著武器直哆嗦,現在別說讓他們去打仗、拼命,就算讓他們站起來都很困難。
    一邊是八、九萬人的jing銳中央軍,一邊是兩、三萬人的地方軍,雙方實力的差距之大,已不是靠商宛那可憐的城防所能彌補的了,可以說戰斗由一開始就變成一邊倒的局勢。
    齊橫已受過唐寅的點撥,急于立功,現在見風軍全面占優,商宛的地方軍根本不堪一擊,他信心更足,催馬前沖,一口氣直接沖殺到商宛城下。見后面的風軍還沒有跟上來,他回頭急聲叫道:“沖車!快把沖車推上來,給我撞開城m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