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70

  不用齊橫叫喊,推送沖車的風軍士卒都使出吃nai的力氣,一陣陣吶喊著把沖車推到城mén前。【】[]yuntvnetbsp;這時,為了防止誤傷,風軍的拋石機和破城弩都已停下來,商宛守軍趁著這個空檔總算在城頭上站穩腳,不過這時候再向城外看,外面鋪天蓋地的都是風軍,人家業已兵臨城下。
    轟!
    當風軍的沖車開始撞擊城mén和城墻時,重回城頭的守軍才紛紛回過神來,人們捻弓搭箭,跳上箭垛,探身向城下放箭。可是他們的箭支還未shè出,城下的箭支已先shè上來了。
    數十名跳上箭垛的莫軍當其沖,被風軍箭陣shè個正著,只是一瞬間,數十人就變成了黑sè的刺猬,渾身上下cha滿箭羽,尸體或是掛在箭垛上,或是一頭栽下城墻。
    商宛的城防本就不堅固,經受不起沖車的重撞,在連續撞擊之下,城mén最先被撞開,早已等得不耐煩的齊橫一馬當先沖殺進去,與此同時,城méndong里傳出一片慘叫聲。
    齊橫力大窮,又有一身jing湛的靈武修為,在戰場上,確有萬人不敵之勇。面對著密壓壓的守軍,他硬是從城méndong里殺入城內,所過之處,血流成河,尸體密布,這一會的工夫,慘死于他靈刀下的莫軍少說也有兩三號之多。
    這些普通的莫軍士卒并不是他的目標,他要找的是郡高冠。進入城內,他連續釋放靈武技能,把周圍的莫軍殺退,而后看到不遠處有一嚇得兩腿軟癱坐在地的莫軍士卒,他催馬沖了過去,一把扣住士卒的肩胛骨,將其硬起來,厲聲問道:“高冠在哪?說!”
    那士卒嚇得兩眼翻白,差點當場暈死過去,結結巴巴地叫道:“郡……郡大人向……向城內跑了……”
    他剛說完話,齊橫揮臂一甩,把那名士卒直接砸向城墻。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城墻上多出好大一灘血痕。齊橫早已打算好了,要立功就要立功,沒有什么功勞能比斬殺或活捉敵軍統帥更大的了。
    知道高冠向城內跑了,齊橫拍馬向城內追去。與此同時,大批的風軍也涌入城內,那些跟隨齊橫一同投靠風軍的匪寇們飛奔著追上他,七嘴八舌地問道:“齊大哥,我們現在往哪打?”
    齊橫回頭看了看眾人,揮刀道:“兄弟們隨我一起去活捉高冠!”
    “是!活捉高冠!”眾人齊齊答應了一聲。
    齊橫一心想捉拿高冠,立下功,帶著一干麾下橫沖直撞的殺入城中。他是看到了高冠,不過也僅僅是看到而已。當他在街頭遠遠的望見高冠時,有人已先一步出手了,暗箭。
    看不到暗箭人員的身影,只是隨著一團團黑霧生出,高冠的周圍憑空出現十數名黑衣人,連怎么回師都未搞清楚,高冠身邊的十數名親兵便已要害中刀,倒在血泊中。現身的暗箭人員只出一刀,立刻chou身而退,消失不見,緊接著,另有十數名暗箭人員現身,同樣是只出致命的一刀,殺完高冠身邊的親兵后,又憑空消失。
    高冠從沒見過這么可怕又詭異的敵人,嚇得臉sè大變,由數十名親兵護衛著,向前狂跑。
    不過他們快,卻快不到暗箭人員的暗影漂移,在他們奔跑的過程中,暗箭人員在其周圍時隱時現,但每一次現身都會伴隨著親兵的慘叫著,都會有親兵橫尸當場。
    說來慢,實則極快,高冠也僅僅是跑出二十步,原本身邊上名親兵竟未剩下一個活口,全部倒在地上,而后,一條條身影在他四周現身,將其團團圍在當中。
    高冠倒也強硬,明知不敵,硬不投降,猛的chou出佩劍,高舉過頭頂,大喊著向他正前面的一名暗箭人員沖去。那名暗箭人員連躲都未躲,腿一腳,正中高冠的下巴,后者悶哼一聲,兩眼翻白,當場暈死過去。
    他的身形還沒倒下,兩名暗箭人員從一左一右箭步上前,取出繩索,拉肩頭,攏二背,將其捆綁個結結實實,然后抓xiaoji似的將其起,轉身向城外走去。
    殺光保護高冠的名親兵到把高冠捆綁擒拿,只是眨眼工夫的事,就在不遠處的齊橫連同手下人都看傻了眼,人們不自覺地張大嘴巴,查點忘記呼吸,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過這么多的暗系修靈者,也第一次感覺到一群暗系修靈者的攻擊原來是如此可怕。齊橫并沒有手下人那么震驚,扼腕嘆惜倒是真的,只差一步,如果自己能再快一步,就搶到暗箭前面了!暗箭的出手太快,快到不給他任何出手的機會。
    當暗箭人員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他不冷不熱地嗤笑道:“你們的出手還挺快的,難怪大王那么看重你們!”
    沒有人理他,甚至都沒人多看他一眼,數十名暗箭人員默不作聲的魚貫而過。
    等暗箭人員都走遠了,齊橫的手下人才紛紛反應過來,一各個義憤填膺地嘟囔道:“神氣什么?有什么不了起的?”
    “齊大哥,高冠讓他們抓走了,我們現在怎么辦?”
    怎么辦?只能退而求其次了!齊橫暗暗搖頭,狠聲說道:“去郡府,你們都記清楚了,見人就給我殺,尤其是高冠的家眷,不可放跑一個!”
    “是!齊大哥!”
    齊橫錯失捉拿高冠的機會,把這口氣都泄到高冠的家人身上了。他們本就是土匪出身,殺人越貨,如家常便飯,在他們的心里根本就沒有良知二。以齊橫為的這一大群人殺進郡府,讓偌大的官邸變成了人間地獄,不管男nv老少、不管老弱病殘,一律屠殺殆盡。
    商宛之戰和唐寅預想中的差不多,輕松取勝,前前后后沒用上一個時辰就結束了,接近三萬的守軍,其中大半陣亡,另有一萬多人被風軍活捉,其中還包括郡高冠。
    高冠雖說不知死活,螳丵臂當車,但為人還不錯,忠心可嘉,唐寅本打算勸勸他,如果能歸降那是再好不過的了,后來聽說齊橫把高冠全家老xiao殺個jing光,唐寅也就干脆不勸降了,直接下令,把高冠處斬,人頭懸掛到城頭示眾,另外,他又讓邱真寫出告示,張貼出去,安撫民心。
    城戰結束后,風軍分別在商宛城內和城外駐扎下來。此戰,齊橫沒有立下功,但也有大開殺戒,死于他手上的莫軍沒有一千也有八,這至少可以證明了他歸順風軍的決心。論功行賞時,唐寅還特別表彰了齊橫,并封他為直屬軍第十兵團長。對此舞英是最為高興的,畢竟齊橫的實力擺在那里,有他加入,直屬軍的實力也能升一截。
    商宛的淪陷預示著安丘郡郡內已再成規模的莫國勢力,風軍基本已占領全郡。
    安丘不是大郡,又貧瘠落后,論有沒有被風軍占領,對莫國國力的影響不大,但關鍵是風軍霸占了安丘郡,下一步便可以直接威脅到泗水郡,這是最讓莫國難受的。
    隨著唐寅統帥的直屬軍占領安丘,平原軍和虎威軍的南下勢如破竹,三水軍和天鷹軍又在寧地連戰連捷,現在莫國朝廷也不得不重新估量風軍的全面入侵了。
    就目前的局勢來觀察,風軍并不是打下幾座城池就會罷手的,也沒有任何要解救yu國的意思,似乎風國真有一口氣吞并莫國的架勢。
    在商宛之戰后的第三天,消息傳回莫都鎮江,邵方聽聞是又驚又怒,緊接召集武群臣,商議到底要如此應對風軍的南下。
    朝堂上,左相郭輝分析道:“我軍在寧地的戰局十分不利,不過離我國都尚遠,有所挫敗也不足為慮,風國的平原軍和虎威軍固然厲害,但我國北上的中央軍已囤積在澤平郡,想來也能頂住平原、虎威二軍的南下,唯一麻煩的是風王親率的直屬軍,兵力雖然不多,未足十萬,但戰力強悍,又有風王親自作戰,極難應付。現在直屬軍已占領安丘郡,再南下就要進入泗水郡,大王要早做安排啊!”
    邵方聽后,恨不得上去甩郭輝兩耳光,他要聽的不是這些,而是應對之策。他沉聲道:“對目前局勢的分析不用你再贅述,本王心中自然明了,本王想知道的是如何頂住和反擊風軍!”
    郭輝被訓斥的一縮脖,垂不敢多言。
    邵方轉頭看向大將軍李進,冷聲問道:“李進,你身為大將軍,到了這個時候,難道就話可說嗎?”
    李進急忙出列,拱手說道:“大王,為今之計,我國只能動用后備軍了,把后備軍調到泗水郡,以應對直屬軍的南下。”
    邵方是不懂軍事,xing情是暴虐,但他可不是傻子。后備軍是什么,那是由剛征收上來的新兵和將要退伍的老兵組成的后勤軍,用這樣的軍隊去抵擋如狼似虎的風軍,不是以卵擊石、自尋死路嗎?再者說,鎮江到泗水千里迢迢,現在調派后備軍,還能來得及嗎?
    他挑起眉mao,身子前傾,yin陽怪氣地質問道:“李大將軍,這就是你給本王的意見?”